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二十九章 同行
    百寻谷百寻秘地,近三千名练气后期修士,分成一百组站在巨大的传送阵中,所有人的传送令牌皆执于左手。

    随着传送阵发出淡淡微光,传送令牌上也出现一点光茫,光茫迅速延长与阵光相连,恰似一道闪电闪过,传送阵上己空无一人。

    罗扬将手中已成废铁的令牌扔掉,与吴真打个招呼正要离开,一名三十岁上下的青脸男子突然喊道:“各位同门请等一等,听我说两句……”

    正待四散分开的人群一滞,紧接着一个粗野的声音响起:“宁老二,有屁快放!”几声窃笑跟着传出。

    宁老二青脸更青:“各位同门,你我皆是孤家寡人,如何斗得过十字岗同盟、湖右七世家这等势力……”

    经过不惜代价的收购,最终十字岗有四十二名修士进入秘地。

    湖右二十八人,其中不包括罗、吴二人。

    “你说怎么办?”一名双十少女问道。

    “联合!”青脸中年说的意气风发。

    “谁当头,你吗?”一名年青道士嘴角不屑。

    青脸中年肃容道:“有能者居之……”

    年青道士更加不屑,转头向众人曰:“谁觉得自己无能!”

    众人一怔,随即一哄而散,其中夹杂着某个粗野的笑骂声:“宁老二,老子无不无能,你可以回家问问你婆姨……。”

    宁老二青脸转黑,一言不发自顾而去。

    在宁老二表演的时候,罗、吴二人己拿出洛离交给二人的玉简对照了一番。

    众人散去不久,二人即确认了位置,同时松了一口气——运气不算坏!两人被传送至快到秘地四分之一的位置,如果全力赶路,二十天足够到达目的地。

    秘地核心,指的是秘地最精华的地方,而不是指秘地中心,事实上是在秘地的一角。

    每次秘地传送,最远也不会过秘地中心线。所有人都分布在中心线以前的地方,两人正在平均线。数息后,赤、银两团遁光,先后破空而去。

    二人是有目的而来,一路上对任何灵物皆不理会,碰到妖兽能躲就躲,不能躲就绕。

    三日后终于碰到了躲不了,也绕不过的大麻烦,一群火鸦在一只二级初阶鸦王的带领下,对二人发起潮水般的猛攻。

    大麻烦不仅仅是相当于筑基初期的鸦王,和上百只一级火鸦。还有所处的地形,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罗扬边战边退,吴真则执弓引而不发,防备着围绕二人急速转圈的火鸦王。

    火鸦仗着鸟多势众,围着两人狂吐火焰,罗扬手执千均矛左冲右突,杀得火鸦鸟毛乱飞。

    鏖战近三个时辰,火鸦己阵亡了三分之一,精疲力竭的罗扬忽然露出笑容,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黑呼呼的丛林。

    “战!”罗扬吼声震天,千均矛横、拖、搅,汹涌的火焰四散而飞。

    火鸦王终于感觉到形势将失控,一声厉喙冲向罗扬,遍布罗扬周围的火鸦同声尖叫,数十道火焰将罗扬围得水泄不通。

    罗扬不敢大意,千均矛轻抖,每一抖即有八道矛尖射出,“扑!扑……!”声中,前方数十道火光被射落,罗扬跳出火场直扑鸦王。

    鸦王冲至近前,拳大的蓝焰从口中喷出,直击罗扬。

    罗扬神情慎重,大喝:“战!”——似有涛涛的巨浪自矛尖传出,一股气旋轰然击中蓝焰。

    蓝焰微滞继续前进,罗扬夷然不惧,矛刃横扫在蓝焰正中,蓝焰火光四射,己小了大半。

    鸦王兴奋尖叫,又一朵拳大蓝焰喷出,罗场感觉炙热似将空气点燃……!

    弦鸣箭疾——火鸦王猛的翻转,玄铁箭擦着鸟颈而过。

    红晶锣迎风暴涨护住罗扬上方,蓝焰扑在红晶锣上愈燃愈热……。

    罗扬大吼出声:“战!”——长矛幻出滚滚波涛,后浪卷着前浪,前浪携着后浪,一往无前直扑鸦王。

    鸦王惊怒扇翅,一支红羽自双翅中心脱体飞出,直奔罗扬眉心……。

    罗扬单拳向天,共工正身决流转全身——拳羽相撞!

    只觉右手如被沸汤浇透,炽热顺着手臂疯狂上卷,一团团精血于右臂经脉中对炽热层层阻拦,最终将炽热化于无形。

    弦鸣再起,身中玄铁箭的鸦王惨叫一声,卷进千均矛激起的滚滚浪潮中。

    上空火鸦群感到头领郧落,惊慌失措乱飞乱叫——数声弦鸣,三只火鸦中铁箭自半空坠下,剩下火鸦失去鸦王指挥,惊恐之下四散而逃。

    罗扬将鸦王尸体收入袋中,与吴真头也不回电射向前。

    二人刚近丛林,叮当、轰隆的战斗声传入耳中,十余名修士在树林上空殊死拼杀,两人不想节外生支,绕出一条弧线准备溜之大吉。二人冲出丛林范围停下,互望一眼转身重新冲向丛林上空。

    吴真弓成满月,三箭连珠将一名正欲偷袭的修士射落凡尘。

    变生肘腋之下场中大乱,一名双十少妇驭一朵莲台冲来怒骂:“无耻偷袭!”

    罗扬冷笑,十打二,还有脸说‘无耻’二字。

    抬千均矛将少妇发出的凤钗法器击碎,离少妇只数丈之遥。

    少妇不料罗扬如此强悍,莲台一转,准备逃之夭夭。

    弦鸣入耳,少妇花容失色!

    罗扬横矛扫飞一方锦帕,己近少妇丈内,右拳直轰少妇前心,少妇面如死灰!

    ——“轰!”罗扬将一面贴在少妇身前的蓝盾击飞,盾牌推着狂吐鲜血的少妇飞退。

    四周叫骂声起,围攻两名女子的修士迅速围拢,将罗扬圈住。

    罗扬执矛横扫,将一剑、一印击飞数丈,避过一枚飞转的金钱,流枫突然下沉,重拳击在一红脸大汉的肩膀上。

    “咔嚓!”骨折声中,壮汉从飞行法器上击落,——生死不知。

    转瞬之间,一死二重伤,场中陷入死寂。

    罗扬掉转流枫喊道:“重烟师姐,带你朋友先走……”

    重烟与一名十八、九岁,嘴角鲜血淋漓、脸呈乌青色的女子迅速脱离战场,驭飞剑腾空出围。

    罗、吴二人盯着对手,并肩后退十余丈后,转身呼啸而去。

    少妇望着四人离开方松了一口气,刚才若不是小师弟最后一刻将凌光盾拦在身前,自己必然郧落。此人的实力己远远超出了练气修士的正常范畴,为何自已却从未听过此人名声!

    罗、吴二人飞离树林上空不远,己见重烟二人等在前方。

    吴真皱了皱眉:“这位师姐中毒了吧?”——重烟点头!若不是师妹大意中毒,二人怎么会被缠住,险些郧落。

    吴真拍储物袋,将一只玉瓶扔给重烟:“清崎丹,服下调息半个时辰即可。”

    数次结伴冒险,重烟自然知道吴真的手段,与师妹降落地面后,倒出一粒清崎丹让师妹服下,就地疗伤。

    吴、罗对重烟的不通俗务早有领会,当然不会介意重烟自作主张,相视一笑为女子护法。

    丹药对症,半个时辰后女子已逼出毒素,重烟又与女子对面抵掌而坐,又小半个时辰,女子伤势竟己全愈——玉女心经果然有独到之处!

    只是——两个修炼玉女心经的女子,结伴行走江湖真的好吗?

    罗扬见二人己无事,抱拳道:“重烟师姐,即然……”

    “我们和你俩结伴!”重烟用不食人间烟火的语气打断罗扬。

    “咳!咳!”罗扬被呛住:“二位师姐,我俩受人之托,只怕不太……”

    “知道!洛离师姐托你的……”重烟的师妹,用同样不食人间烟火的语气打断罗扬。

    “咳!咳!咳!咳!”罗扬再次被呛。

    重烟瞟了师妹一眼:“天罡峰内门弟子云想容,剑修。”

    “知道!主修玉女心经!”罗扬翻翻白眼,看都不看眼中惊奇的云想容。

    吴真赶紧上前,向重烟二人抱拳:“两位与洛离师姐很亲近?”

    云想容摇头:“不熟,洛离师姐没熟人。”

    吴真奇道:“不熟,你怎么知道……是洛离托我们办事?”

    云想容偏着头沉思一会:“我不告诉你。”

    吴真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罗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吴真:“叫你能……你倒是能呀!”

    吴真哭笑不得。

    好半响罗扬才收住笑声,打量数眼将自己视若无物的两位少女道:“如果你们也是为‘中戊厚土’而来,我们不宜结伴。”

    “我们为兰心碧玉而来,除了兰心碧玉什么都给你们。”云想容的坦诚让罗扬无地自容。

    “兰心碧玉,秘地居然有兰心碧玉!”吴真啧啧惊叹。

    见罗扬用不解的目光看来,吴真解释:“兰心碧玉是破心魔的圣物……”罗扬顿时食指大动。

    “可惜!”吴真轻叹:“兰心碧玉只适合未破身的少女。”

    “你妹……”罗扬怒道:“你丫能不能一次说完。”

    转头向二女:“二位师姐可知道兰心碧玉的准确方位?”

    重烟点头:“在真幻湖边。”

    “真幻湖!”罗扬点点头道:“与我们的目的地不到半日路程。”

    罗扬向二女抱拳道:“二位师姐若不嫌弃,我们就结伴同行。”

    “嗯!”云想容点头:“不嫌弃!”

    罗扬脸一黑,驭起流枫穿空而去,吴真哈哈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