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三十章 团灭
    边赶路,罗扬边与两位师姐“探讨”战斗经验。

    重烟在十万大山数年厮杀,亦不缺与修士作战的经历,虽然修练玉女心经不通人情俗物,战斗本能、经验却极为让人放心。

    云想容却是初次离宗,纯属战斗小白,空有不输重烟的强大战斗力,却轻易着了别人的道,不仅没有发挥实力,反成了重烟的累赘,若不是巧遇罗、吴,今日境况实在堪忧。

    既然己结伴为队友,罗扬自不会如重烟般,对‘小白’云想容不管不顾,一路不厌其烦的向云想容灌输一些战斗常识。

    所幸云想容天资卓越、触类旁通,教授起来倒也不算废力。

    罗扬不仅与重烟数次结伴入十万大山,更曾两次与洛离并肩作战,且每次皆是生死一线,故对剑修的战斗方式亦有所得,经一天多‘探讨’,云想容虽不至成为老鸟,却也不再是纯纯的‘小白’。

    红霞自天边升起,罗扬吸入第一缕日精,共工正身决缓缓驱动,半个时辰后方散功站起。

    用过食物,朝阳己铺满大地,四人迎着晨风秋露驭器赶路,经过数个时辰的打坐调息,四人此时状态己极佳,飞行到午时,至一谷口停下。

    此谷口两边皆是连绵的万丈群峰,练气期的实力休想翻山而过。

    谷口上方仅十余丈,皆被七彩云雾缭绕,七彩云雾乃天下间最邪门的虹樟,练气修士沾着即亡。

    此处即是秘地的中心线,在入秘地的第六日,四人终于到达此处。

    洛离曾告诉过罗扬,秘地中心线只有唯一的一道山谷可行,毫无疑问就是此处了。

    谷口此时聚集了千余名修士,有的闭目调息,有的聚集交谈,更多的人则围在谷口骂骂咧咧。

    四人略一打听,即明白原由——天魁、天虚、天珏、天微四峰上百名弟子,在数名真传弟子的带领下堵住了谷口。

    看来不仅仅是世家加入此次争夺,宗门大佬亦是对‘中戊厚士’志在必得啊!

    青云九堂十二峰,至少有四峰卷入,且结成了盟友。

    四人飞近谷口时,谷口己呈白热化状态……。谷外修士在一名二十余岁,黑脸虬髯,练气大圆满修士带领下,与堵在谷口的百余修士对恃。

    黑脸修士显然不善争辩,此时己暴跳如雷:“汐拙,你是一定要为难咱们了!”

    对面白脸无须的汐拙优雅一笑:“师命难违,还请渡岳师兄海涵……”

    “涵你妹……”黑脸师兄渡岳大骂出口,掌中八尺风铜棍带起罡风己拦腰横扫而过。

    早有准备的汐拙并指轻点,飞剑自腰间迸出,飞旋半周,剑气与罡风纠缠一处……。

    即己动手,怒骂之声瞬间响彻全场,守谷修士虽人少,却似布下一道阵势,合力之下,居然毫不废力拦下漫天乱飞的各种法器。

    罗扬冷笑一声:“盤石挪地阵!”

    向同伴一打眼色,持矛上前装模作样刺杀一番,袖中六、七枚碧绿色、鸡蛋大的球丸,夹在各种光华中,神不知、鬼不觉分别射向特定位置……。

    球丸在压力下相继炸开,一蓬蓬惨绿色的烟雾迅速罩住谷口,十余声惨叫此起彼伏,绿烟挨着谁,谁就脸色剧变,惨叫不己。

    汐拙侧身闪过一团绿烟大喊:“快闪开,别让阴鳞烟沾上。”

    四峰修士听到明鳞烟皆是色变,两下中分一哄而散。

    渡岳哈哈大笑,与同伴掀起罡风,将毒烟尽数驱向四峰修士。

    待烟雾散尽,渡岳向汐拙“呸!”了一口,大笑穿谷而去。

    罗扬夹在人流中,一幅若无其事的表情飞入谷中,不一会,谷口只剩下百余面面相窥的四峰弟子。

    天近黄昏之时,众人已穿出山谷,千余修士迅速分流,可谓游鱼入海。

    罗扬四人离开人流。遁速暴增,其间看见一朵极珍贵的三级降霜花亦是毫不停留。

    三级降霜花的价值,可是五容花的十几倍,而秘地妖兽的等级最高不会超越二级,若在十万大山,四人是万万不会错过,只是此时罗扬对三级灵物己毫不动心——与先天灵物相比,三级灵物就是渣。

    降霜花下,一对乌黑的眼珠见四人离开,重新缓缓闭上。突然又怒吼出声。

    数团液体自上罩下——罗扬不屑一顾,不代表其他人也会放过降霜花。

    夕阳西下,晚霞将天空映成一片赤海,霞光下十余道遁光衔尾追来,罗扬皱眉降下法器,四人驻足防备。

    汐拙与另一名白衫修士并排而立,目若冰山,阴毒的盯住罗扬,恨声道:“偷偷摸摸,上不了台面的狗东西……”

    罗扬勃然色变,淡淡光华没入身下,逼音成线:“血祭!”

    吴真、重烟、云想容掌心各逼出一滴血珠,掌中玉符己化为虚无。

    千均矛发出滚滚涛声,罗扬大喝:“战!”——狂怒的浪潮将汐拙的飞剑卷了个无影无踪。

    汐拙脸色大变!旁边白衫修士擎出一根长戈,长戈一阵模糊,化为数十道戈影没入浪潮中。

    一绿一青两柄飞剑绕过罗扬,与十余件各种法器缠斗。

    弦鸣声中,玄铁箭若暗夜流星穿梭不休。

    罗扬以一战二,不过数十息就将两名真传弟子杀的头冒冷汗。但重烟、云想容两把飞剑,即使在寒玉弓的助阵下,亦是步步紧缩,己呈不支之态。

    罗扬待最后一点青茫没入土中,冷笑一声:“起!”战场周边顿时冒出重重青雾,二、三息即己罩住全场。

    汐拙目不能视,正欲升空跳出青雾,耳中传来罗扬炸雷般的喝声:“战!”

    “咔嚓!”汐拙勉力放出的一面牌状防御法器,被罗扬近距离击成两半。

    汐拙亡魂俱冒,匆忙中一记苏秦背剑,飞剑挡在背心。

    千均矛顺势击中飞剑,飞剑哀鸣声中化为寸半小剑下坠,汐拙一口鲜血带着碎肉喷出,尚来不及求饶,首级即被罗扬挥拳击爆。

    千均矛射出三道矛影,继而三影合一,将即要窜出青雾的白衫修士截下,白衫修士大惊告饶:“我乃天虚峰亲传弟子,你不能杀我。”

    “战!”千均矛当头斩下,数十道光影将一枚折扇法器打得东倒西歪。

    “战!”千均矛似从中而折,矛尖轰飞戈影,罗扬揉身而上,右拳击出。

    白衫修士有目如盲,闻恶风及身己大骇,仓促间与罗扬对轰一拳,口中鲜血狂喷暴退。

    白衫修士知道己至生死关头!一咬牙,两枚青丸弹手飞出……。

    罗扬眼光一凝,待看清来物,大喊:“退!”——亡命后射。

    “轰!轰!轰……”的暴炸气浪将罗扬掀飞。

    烟雾散尽,灰头土脸的罗扬四下一扫,心中大定,三名同伴虽也狼狈万分,总算逃出生天,看模样亦未受到什么重创。

    青木雷,这种金丹级的战略兵器果然可怖,若白衫修士不是在目不能视的情况下击发,罗扬估计自己很难全身而退。

    对面数十丈外,身受重伤的白衫修士在两名同伴的护持下正欲逃走。

    “战!”千均矛化作数十道流星轰然而至。

    “住手,住手,我们认输……”白衫修士气极败坏。

    罗扬欺身上前,一名修士上前阻拦……。

    两把飞剑迎头将白衫修士罩住。

    罗扬执矛斜挑,阻拦修士惨叫一声,己被开膛破肚,花花绿绿的内脏流了一地。

    见两把飞剑己缠住白衫修士,罗扬飞身截住正欲逃窜的另一修士,十息以内将其胸口洞穿。

    白衫修士保命底牌已用掉,而所有同伴皆己被杀,更是胆寒……。及至长戈被罗扬扫飞,不由大叫一声掉头就跑。

    寒玉弓若满月,玄铁箭如流星,白衫修士惨叫一声,胸插铁矢掉落地下。

    四人降落迅速打扫战场,收起战阵、拿走战利品、毁尸灭迹,折腾了半刻钟,方驭起法器离开现场。

    四人在星光引导下疯狂赶路,至子夜方找了一处隐秘山洞降下遁光。

    吴真拿出食物,众人激战两场,又赶了一天路,早己饿的前心贴后背——狼吞虎咽,吃下十余斤灵兽肉方心满意足。

    各人将缴获的战利品摆在一处后,罗扬吃了一惊,十余位练气修士的家当,竟然出乎意料的丰厚。特别是两位亲传弟子的储物袋,使罗扬生出,以后是不是要专做亲传弟子买卖的念头。

    四人将七、八万灵石,大量的灵丹、灵矿、灵草以及数十件法器均分后,开始拿出空白玉简,复制缴获的各种有用的修真资料。

    罗扬此时正拿着一枚自汐拙储物袋中搜出的玉简——巨大的幸福感充满心胸。

    玉简开篇四个字——乾坤倒转!作为将阵法、禁制列为必修的修士,罗扬自然知道乾坤倒转的来历。

    乾坤倒转是与抱山道君同时代,另一位绝世强者乾元道君所著。

    乾元道君乃顶级宗门——玄真宗的首席道君,其实力在同时代修真界绝对在前五之列,也正是乾元道君,将战斗法师这一称号推上顶峰。

    如果说单挑,尚有数人足已与乾元道君抗衡的话,多人群殴,却无人敢触玄真宗锋茫。

    玄真宗在乾元道君带领下,曾以七对十九,将对方道君全数斩杀,致使合纵围剿玄真宗的六大顶级宗门元气大伤。

    此战后,玄真宗隐隐有修真界盟主的气势,气焰嚣天之下,竟然开始发起灭六宗的攻略。

    此事终于引起了所有顶级宗门的警惕,在有可能被全界围杀的形势下,玄真宗才与元气大伤的六大顶级宗门达成妥协。

    五百年后乾元道君飞升,却留下了战斗法师的赫赫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