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三十八章 潜龙
    罗扬筑基成功次日,吴真即至洞府拜访,至于重烟、云想容——指望修习玉女心经的剑修,通晓点人情事故,那是痴人说梦!

    数日后,洛离使人送来一个玉盒作贺礼。

    洛离练成紫霄奔雷剑不久即闭关,这份贺礼自是事前所备。

    罗扬打开玉盒后,即大喜过望,熟读三界总纲的罗扬,很快就认出了大名鼎鼎的千年丹参。

    此参是四阶灵药,可练制供元婴修士服用的疗伤圣药小还丹。

    很显然洛离送此物给罗扬绝不是让其自用,而是让罗扬送去功勋堂换取荣耀点。

    ——千年丹参,功勋堂作价三百荣耀点,洛离师姐真是善解人意。

    罗扬显然低估了丹参的年份,功勋堂的鉴定结果是一千二百年,作价五百七十荣耀点,加上先前八百二十点,罗扬应有一千三百九十荣耀点。

    罗扬喜滋滋拿过功勋堂执事递还的身份令牌,输入法力,令牌背面立即现出两行字,第一行是,贡献点:十一万七千三百五十二点。

    罗扬将秘地之行的收获,全数兑换了贡献点,加上以前积蓄后,成了暴发户。

    下一行字是,荣耀点:四千三百九十点。

    罗扬揉揉眼,数字没错。

    ——尼码的,是不是有人想坑老纸!

    熟悉前世银行套路的罗扬大怒,将令牌扔回给执事,黑着脸道:“荣耀点不对,改过来!”

    执事亦是筑基修为,本想呵斥罗扬,但怕真的出错,赶紧重新核对。

    十数息后,执事看在令牌所含巨大财富的面子上,强忍怒气道:“经核对,所给于的荣耀点并未短少!”

    罗扬一翻眼:“我说过少了吗?……多了!”

    “多了……”执事一怔,狐疑道:“多了多少……”

    “三千……”罗扬虽心如刀割,还是据实而报。

    三千荣耀点事关重大,执事赶紧拿了罗扬令牌转身推门,进了身后护法办公室。

    ——不一会,办公室传来咆哮声!罗扬听到了至少十个“滚”字。

    数十息后,灰头土脸的执事,一脸谦卑的从办公室“滚”出来,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一转头将令牌扔到罗扬面前,怒吼道:“立即滚……自本堂出去,否则治你个扰乱本堂秩序的罪名!”

    罗扬谔然,灰溜溜出了功勋堂。

    出了功勋堂,罗扬即直奔灵库,肚中嘀咕:“你妹!不用白不用,以后宗门问及,这执事和里面的护法也走不了。”

    既然银钱凑手,罗扬不免大手大脚。

    五行遁术一千一百点。

    三瓶作为炼体术药引的三尾狐精血,共一千两百点。

    咬咬牙,花两千点买下抱山传承中提及的一项宝物——‘两仪银杏实’。

    抱山是这么形容两仪银杏实的——此物为云顶宗特产,不仅对辅助修习十丈红尘有奇效,还是一件极品的纯阳灵物。几乎可以压制,甚至是克制,所有的阴属性负面效果,能拿下就一定不能放过。

    最后九十点,刚好买下一件残缺的万里无踪符,因为这张符制作时出了小瑕疵,所以激发成功率只有三至五成。

    若侥幸激发,效果与正版符一模一样,瞬移三万里。

    正版符也有卖,一千二百荣耀点,比五行遁法略贵!

    修士身携一张万里无踪符,出宗厉练的安全系数必大增。

    据说云顶宗这种符的出产用百年来计算,一百年或能出产个十张八张。

    罗扬又到灵库二层,专供筑基修士的库房,采购了五大瓶牵机散。

    牵机散的功用,有点象筑基版的浊血散,但不象浊血散受众那么广,浊血散几乎适用于所有的一级炼体术。

    牵机散其实是一种剧毒药,主要功用是供毒修修习某种毒功。

    有趣的是,共工正身决能吸收这种毒素,并转成能量为己用,用其作催化药,是修炼共工正身决的最佳选择。

    但此药成本高昂、炼制极难,据某德高望重的灵库执事说:“二十多年前灵库放过一瓶,这五瓶是二十多年来首次有货。”

    罗扬豪不犹豫将五瓶通通兑走——两万贡献点一瓶,共十万贡献点。

    再用一万七千贡献点买了些必备的丹药后,罗扬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祖师堂宗政房,三名道士围坐在玉桌边品茗。

    ——玉桌中间一页信笺,信笺上抄录了罗扬在灵库的采购清单——五行遁术、三尾狐精血、两仪银杏实、万里无踪符、牵机散等等,略去的是价值一万七千贡献点的各种丹药。

    横涛手扣桌面,道:“基本上可确定,罗扬修习的功法有——三劫无生正法、共工正身决、十丈红尘。”

    椋辽嘿嘿一笑:“再加上矛战四绝,五行遁术,这是在复制抱山祖师的手段哈!”

    横涛难得展颜:“此子大慨在庆幸大获丰收吧!”

    椋辽面露古怪之色:“这厮定会纳闷,兑五行遁术,为何还附送浮光掠影遁法作添头。”

    横江掌教摇头道:“老道看重的倒是此子的心性,见重利亦不忘本份。此子他日成长起来,倒是可委以重任。”

    横江说的显然是罗扬提醒功勋堂执事,三千荣耀点之事,若是得知,罗扬只是对前世银行套路杯弓蛇引,不知会不会将其赶出宗门。

    横波亦是点头:“罗扬在秘地杀伐决断,不想尚持赤子之心,甚慰……。”

    椋辽抚掌大笑:“也不枉师兄堂堂元婴真君,煞费苦心的将两仪银杏实塞进灵库,用三尾银狐精血换了三尾狐精血,上好的万里无踪符硬写上残缺二字,五瓶牵机散花的成本至少三十万贡献点吧!”

    横涛莞尔:“份内之事,谈不上煞费苦心……”

    横江掌教偏首向椋辽道:“无论如何罗扬都是你天玑峰弟子,这后继之事师弟酬请自决便可。”

    椋辽摆出一幅当然不让的表情:“若罗扬有潜龙之质,吾必助其一飞冲天!”

    罗扬满心欢喜的回到洞府,今日灵库之行真是心想事成。

    ——最后以天道禁固得授的五行遁术,竟有浮光掠影这等上佳遁法附赠,不知抱山遗泽中为何未提及,许是时日久长,改了规则……而三劫无生正法,此次更是得授筑基、金丹期两大境界功法。

    听传功真人言下之意,结丹之后,宗门就会授于自家完整功法……。

    罗扬正在胡思乱想,灵材室一名杂役赶来禀告道:“吴真执事约你明日卯时一刻去丹室一叙。”吴真即已筑基,身份自然转为执事,罗扬点首谢过。

    修士筑基后,本可使用传迅符,但罗扬等人因筑基时日太短,尚未有空修习此术,故有事仍需使人传递。

    次日一早,罗扬进了丁:11号丹房,不仅吴真在,重烟、云想容亦在。

    吴真见人到齐,一边抬手与罗扬打招呼,一边道:“今日商议的是灵器之事,罗哥你的灵器有着落吗?”

    罗扬轻拍储物袋,十余件灵器飘于身前,正是先后击杀三名筑基修士所得。

    吴真吃了一惊,手指罗扬说不出话来。

    罗扬收起灵器道:“我打算将这些灵器通通出手,另外打造数件使用。”

    吴真点头:“如此的话,你这趟没白来。”

    指向云想容:“云师妹乃出于铁山云家……云家嫡女,此事当落在云师妹之手。”

    铁山云氏——罗扬有些吃惊,铁山云氏不仅是炼器不凡,族中尚有一位元婴初期的真君老祖坐镇,平湖七世家加起来亦不及铁山云氏。

    四人出了东天门,传送至风扬城。

    铁山云氏家族驻地之外,最大的炼器工场就在风扬城。因为风扬城拥有云顶宗势力范围力最庞大的城市地火群。

    一进风扬城,罗扬就闻到一股烟火味。

    三人跟着云想容七弯八转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一栋五层的楼房前。

    楼层最上方挂着一块赤匾,上书四个金字——云器飞扬!正是云氏在飞扬城的总部。

    楼下一层,是宽达十六个门面的大商铺,四人未进商铺,直接从旁边火巷穿过,从一扇角门到了五层楼房后方。

    穿庭过院好一会,待得罗扬鼻中的烟火味愈来愈浓时,云想容站在了一座小楼外。

    一名中年妇人快步走来与云想容打招呼:“六姑娘,快领你师姐弟进来,到了自家反倒生份了。”

    云想容也不介绍大家认识,一言不发跟着妇人进了小楼客厅。

    小楼客厅有六、七十个平方,四周是些摆件、盆景。中间一张长丈许,宽半丈的水晶矮桌,矮桌前摆了一组木沙发。

    妇人请众人座下后,有侍女端上茶具、灵果。

    妇人在沙发最左手的位置落坐,先招呼大家吃茶、吃灵果,随后自我介绍。

    原来这妇人是云想容的堂嫂,练气八层修为。因各种原因修为难以指望,遂被家族派往此处做一名管事。

    妇人显然早己知晓众人来意,只说精通练器的师傅马上就来,请各位稍候。

    虽然重烟、云想容不搭理众人,罗、吴二人亦不会失了礼数,赶紧自我介绍说了些客气话。

    闲谈了一柱香不到,侍女领了一名五短身材,黑脸膛中年汉子进门。

    黑脸中年进门即带了股烟火味,妇人忙起身行礼,罗、吴亦站起相迎。

    黑脸中年客气了几句后落坐,中年妇人先介绍了三位客人后,又将黑脸中年介绍给三人认识。

    ——这位黑脸中年乃云想容的亲叔叔,与云想容他爹同父异母,大号——云本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