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三十九章 神识
    云本杰筑基七层修为,乃宗门百艺堂的注册炼器大师。

    修真百艺排名前四的炼器、炼丹、制符、阵列(法),其职业等级皆分五级。

    以炼器为例分为,第一级:炼器师、第二级:炼器大师、第三级:炼器导师、第四级:炼器宗师、第五级:炼器大宗师。

    划分标准就是能炼出何种等级的器宝,第一级对应练气修士使用的法器,第二级对应筑基修士使用的灵器,第三级对应金丹真人使用的法宝,第四级对应元婴真君使用的真宝,第五级对应化神道君使用的灵宝。

    每级又可按所炼器宝的品相分阶,比如可练制下品灵器的称为初阶炼器大师,可练制中品灵器的称为中阶炼器大师,可练制上品灵器的称为高阶炼器大师,可练制极品灵器的称为顶阶炼器大师,云本杰即是顶阶炼器大师。

    云大师也是痛快人,三言两语后即言归正传。

    云大师如此爽利,说到底是因为云家对云想容的重视。

    先不说云想容的嫡女身份,十九岁的筑基剑修放到哪个家族也不容忽视。

    四人组在秘地纵横捭阖,风头一时无两,云想容作为其中一员,在云家大佬心中肯定大大加分。

    爱乌及屋之下,云氏为一位前途远大的嫡女剑修,添加其在盟友心目中的份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亦是常情。

    众人很快将自己的灵器规划,向云大师阐述一遍。

    重烟是剑修,本命剑就能做一切,攻击、防御、飞行,所需炼制的灵器皆是作为备用品。最后确定炼制一件飞行灵器,两件防御灵器。

    吴真比重烟多一件攻击灵器,作为被迫近战时备用。

    罗扬决定炼制六件灵器,二件飞行灵器,二件防御灵器,一件攻击灵器,还有一件类似听涛铃的神识类灵器。

    作为一位浸道一甲子的炼器大师,云本杰根据众人对灵器性能的要求,很快就罗列出材料清单。

    三人把己准备的材料拿出来给云大师过目,重烟、吴真就算了,罗扬拿出的材料,让云大师大吃一惊。

    罗扬得了三位筑基修士的身家,其中有一块人头大的浅灰色矿石,很快被鉴定为二级秘银,赤炎精亦是品质极佳的二级材料,这两项皆是极难得的,炼制防御灵器的主材。

    罗扬自火山得到的灵材,云大师更是爱不释手,那件庚金云大师推断至少三级,用来作为炼制法宝的主材都卓卓有余。

    罗扬现阶段自然不用炼制法宝,将合用的材料一划拉,不仅炼制自己灵器的主材足够,还能完全弥补重烟、吴真的缺口。

    吴真握着一块罗扬从火山得到的,黑呼呼的方解石英,再也不肯放下,临时央云大师加炼一尊丹炉。

    主材趁手,辅料收集起来就容易多了。

    众人直接委托妇人帮忙,妇人作为炼器工场总部的一名管事,对这些行内事自然驾轻就熟,遂笑呤呤点头答应。

    材料集齐后,接着是构思炼器方案,这却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

    云氏早为众人在炼器工场找好了客房,就是这栋小楼的二层。

    每日三人既早早恭候,云大师带着数名精通灵器设计、规划等方面的专家莅临指导。

    某一日,罗扬心中一动,皱着眉头沉思了半刻钟。几日的探讨,云大师数人对罗扬己是极为重视。

    阵、器本来就有相通之处,况且罗扬有前世理论高数的基础,故而往往会提一些出人意料的建议,有些很浅薄,有些却能发人深省。

    罗扬得到乾坤倒转传承后,在其中曾看到过一篇阵法与器宝相关的论术。

    今日突然产生一些想法,但都极不成熟,只是灵器关乎自身实力、安全,罗扬也顾不得很多,抬起头略显局促道:“云大师,各位大师,我这有个贻笑大方的念头,说出来还请各位包涵。”

    云大师与专家团眼光相互交流片刻,云本杰笑道:“没有什么贻笑大方的说法,小友请讲!”

    罗扬向专家致意后道:“灵材无论如何搭配,似乎都无法解决,灵器性能方面的一些负面因素,能不能尝试……跳出材料的范畴作考虑!”

    云本杰待罗扬说完,脸色己显的凝重,扫了专家团一眼,向罗扬点头:“愿闻其详……”

    罗扬道:“各位大师,鄙人于阵道略有涉猎……。”

    云本杰当然不会将罗扬的谦辞当真!

    秘地试练结束不久,即在宗门引起轩然大波,以罗扬为首的四人组可谓大放异彩。

    若不是执律堂梏于真君强势警告,四人想过这般风轻云淡的日子——那是妄想!

    即便如此,云湖七世家亦数次来人,对罗、吴旁敲侧击,罗、吴烦不胜烦。

    云想容作为四人组的当事人,自然亦是被关注的对象——秘地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

    虽说云想容性情殆淡,不喜与人交流,云家却是不屈不侥,轮番上阵,经过数月斗智斗勇,终于将云想容秘地三十日经历都了解通透。

    而正因为云想容性情殆淡,云家对其所言极为信任。

    当罗扬等人的能力展现在云氏面前时,云氏高层很快做出,巩固云想容与其他人友谊的决定,遂让云想容以朋友名义,主动提出为三人炼制灵器。

    这等好事罗、吴当然不会拒绝,才有今次四人组,入云器飞扬练器工场一行。

    云本杰作为云家核心成员,对罗扬在秘地展现出的能力,亦如明境。

    ——战斗法师、破幻阵、入八门金锁阵如平地、以阵破阵,哪一项拿出来,也不能简单称作,对阵法‘略有’涉猎。

    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罗扬接着道:“吾闻有将阵列刻于器宝的炼器手法,不知各位大师有何看法!”

    云本杰点首,一幅不出所料的神情,笑道:“阵法录于器宝,是炼器的一项重要工艺,但有数点为难之处……”

    罗扬起身向云本杰抱拳:“在下孤漏寡闻,愿洗耳恭听!”

    相处数日,云本杰己知罗扬性情,坦言道:“难处有四:一则成本,灵器录入阵法,需增加十余道提纯、合成工艺,天论是人力还是材料,成本皆大大增加。”

    言下之意,人力就罢了,现有材料肯定不够。

    “二则技艺,器、阵相合极难把握,此点……鄙人或可勉为其难!”说是勉为其难,只看云大师的神色,那是颇为自信。

    “三则精血,录入阵法的灵器,敏感度太高,血祭时普通鲜血可不行,需用精血血祭。”

    众人炼的可不是一件灵器,少的三件,多的六件,若因炼器损了根本那真是得不偿失。

    “四则阵法大师——刻阵的阵法大师,不但要在阵法上达到一定水准,最难的是,不但对其神识强度要求极高,且极度考验其微操手段,若非……”

    云本杰本想说,若非请动金丹级阵法大师,此事休提!

    突然想起罗扬的炼器清单中,有一件神识灵器,鬼使神差顺了一句:“小友阵道之学自不待言,若对自己神识有把握,可去器房一试!”

    专家团谔然——云老大,你没老糊涂吧!

    罗扬乃胆大包天之辈,略一思索,即断然应允。

    云大师话己出口,只能领了数人至器房。

    去器房又穿了两进庭院,器房远不是众人所想的零乱。

    百余平方的大屋中间燃着地火,地火罩上架着三尺高,长、宽皆二尺的青铜器鼎。

    器鼎左右,各一方长丈余,宽半丈,高三尺的石桌,桌上琳琅满目放了些工具。

    数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一位花甲师傅的带领下忙碌。

    花甲师傅见云大师带生人前来,略显不悦,云大师苦笑说明来意。

    花甲师傅现出惊讶神色,一拱手。

    ——这是请“罗大师”赐教的神情,以罗扬的脸皮厚度,亦不禁显出一丝红潮。

    在来器房之前,云大师向罗扬简单介绍了测试的程序,罗扬在路上反复推敲了一番,自认程序上己准备成熟。

    罗扬数步踱至青鼎旁,周边的少年好奇的看着“罗大师”。

    箭在玄上——罗扬一咬牙按照程序放出神识,随着时间的推移,花甲师傅的表情,由无所谓到动容,由郑重到激动……。

    一刻多时间后,鼎内“嘭!”的一声,罗扬灰头土脸后退——羞愤欲死。

    抬头正欲自嘲数句,但见花甲师傅、云大师、专家团如同见鬼般盯着自己。

    转头望望,吴真一幅啥也不懂的表情,而二女更是无动于衷。

    “咳!咳!”罗扬装作被烟呛到,尴尬一笑:“这个!这个……云大师,在下惭愧……。”

    云本杰脸上惊容慢慢平缓,故作漫不经心道:“无妨,无妨,有一句话,鄙人不知当问不当问!”

    罗扬一怔!不当问就别问呀,道:“云大师有话不妨直说……。”

    云本杰挤出一丝笑容,有些局促不安,挥手让众少年退出,放低声音道:“若小友觉得不便回答,可将我下面的话略过,吾决不会有任何芥蒂……”

    罗扬见云本杰说的郑重,亦是收起办砸事后的不安情绪,肃容抱拳道:“若实在不方便回答,在下先说一句抱歉!”

    云本杰抱拳回礼道:“如此,请小友勿怪鄙人唐突无礼……小友!是不是修习过神识类功法?”

    罗扬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