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昧旦晨兴 第四十一章 任务
    七个月的时间,罗扬虽然为灵器操碎了心,功法方面却也没放下。灵气不够,就用灵石代替,七个月来,以平均每天消耗三块中品灵石的速度,确保了修为没有耽误。

    四个月前,罗扬即突破,进入了筑基二层,比吴真及二女还要快。

    同时筑基期该掌握的术法也修习完毕,所练制的数件灵器亦操纵自如。

    最终罗扬炼制了七件灵器!

    两件外观与流枫一模一样的飞行灵器,两件飞行灵器外观虽一样,性能却截然不同。

    一件以火灵材为主材,刻录的也是火系阵法,这件灵器的特点是,在战斗中极其敏捷,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

    另一件以速度作为唯一标准,使用的是罕见的风系主材,刻录的也是风系阵法,用其配合浮光掠影遁法,真是天作之合。

    两件防御法器,一件是以秘银为主材,刻录水系阵法的凌波屏,——一面双扇屏风。

    一件是以赤炎精为主材,刻录金系阵法的盖地砧,一块黑呼呼的破砧板。

    一件重攻灵器平川锤,一件攻击性神识灵器摧心铃,最后就是量产了五块的,防御性神识灵器——潮生佩。

    潮生佩因为是量产,所以五块都取的一样的名字,名字来自所刻录的阵法——碧海潮生。碧海潮生阵,亦是罗扬数月来刻录得最辛苦的阵法,且一刻五枚。

    罗扬回宗前,与吴真结伴先回了一趟家,作为罗氏子弟,筑基后回家族报备是必要程序。

    罗扬走完了家族程序后,回家与家人团聚了数日,顺便将己经用不上的法器和丹药作了处理。

    罗扬本想在风扬城将自己缴获的灵器卖掉,但一了解行情,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器宝行给的价格简直是坑人!

    卖给器宝行的灵器,一般都是来路不明。器宝行以销赃的心态来收购,会给出高价才见了鬼。

    既然这样还不如交给父母,罗扬的父母作为初阶阵法师,自然有销售渠道。

    数件上品、极品法器的价值对于罗俊资、洗环己经是很大的财产了,等罗扬拿出十几件灵器、五枚筑基丹,及其它辅助筑基的丹药、一大堆各种灵材时,两人直接傻了眼!

    罗扬进宗以后,父母家人所给于的支持虽不多,但罗扬知道父母是尽了力的。

    单是这几年从家中拿的制阵材料,几乎就能将家里的积蓄掏空,这批物质肯定能让父母轻松很多。

    其实罗扬还有一个目的,希望五枚筑基丹,能激起父母修真的信心!

    十七年的时间罗俊资仅进两价——练气七层,冼环的生存压力比丈夫少一些,有更多的时间修练,十七年晋了四阶,现在练气八层。

    绝大多数资质差的家族修士,最后自己放弃,最主要的原因是筑基丹太珍贵了,有价无市是常态。

    现在筑基的希望摆在眼前,罗俊资、冼环不过四十出头,还是有一博的机会的。

    云顶宗对内、外门弟子采用的是放养政策,但绝不是放任。

    比如弟子筑基后,年内需完成宗门指定的一个强制性试练任务。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主要是测试弟子的综合能力。

    试练优良的弟子,将成为内门弟子,及格的为外门弟子,试练如不过关,将被宗门劝退。

    宗门对试练结果的执行,一向是极为彻底——筑基内门弟子留在宗门,外门弟子分驻各地,不过关的,仅保留记名弟子名份,不再留在宗内。

    如罗氏子弟罗容村,就是试练不过关劝退,而罗容声则成绩优良,留在宗门担任执事。

    筑基弟子试炼被劝退的大约有四成,及格的也大约四成,优秀的仅两成,可见试练绝不是走过场。

    罗扬的试练任务很快下来——临时加入一组荣耀堂小队,至天水原极南的某地清除一群鬼修。

    鬼修即是修炼冥功的鬼物,云顶宗乃道门正宗,自然不会容鬼物在领地横行。

    十数日后,经过一系列传送、飞行,荣耀堂金丹护法云辉真人,带领三名筑基弟子,己至鬼修的巢穴外——一处规模宏大的墓葬遗址。

    之所以说是遗址,是因为此墓葬所在极其偏僻,早己无后人祭祀。

    墓葬入口倒塌的石栏、牌楼,显示着墓主人生前的地位。云辉真人当先而行,四人排成纵列,沿着丈半宽的入口向下深入墓穴。

    荣耀堂是云顶宗专司对外杀伐的部门,又称——兵堂!云辉真人虽然只是金丹初期修为,但既然能担任荣耀堂护法,其实力就得到宗门承认。

    云辉真人方面大耳,皮肤呈古铜色,不善言辞!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双眼如鹰隼般锐利,一开一合之间似能洞穿一切。

    两名筑基期修士,韩召筑基后期修为,白面无须身材欣长,四十岁上下。

    过迁筑基中期,三十五六岁,脸上有一枚金钱般大的紫斑,不苟言笑。

    罗扬修为最低,刚刚筑基,老老实实跟在队伍最后。

    罗扬修真数年,都是在青云宗核心区域活动,虽然也多次进入十万大山、入过秘地,但鬼修还真没碰到过。

    墓葬的地下规模,比地表更大,四人走了二刻钟才下完台阶,此时四人所处之地,己是一片黑暗。

    幸好修真者筑基后,视力己不受光线影响。

    一阵阵阴风,夹在四人的脚步声中拂过,罗扬猛一抬手,左臂闪过一道乌光,千均矛尖立时升起一团青烟——一只伺机偷袭的鬼物化为烟尘,云辉停下脚步,略一思索后,依旧向前迈进。

    身后响起轰隆隆的声音,罗扬不用看也知道,墓门已闭上,瓮中捉鳖,大慨就是这个意思了。

    再向前行半刻钟,一座巨厅出现在众人眼前,与其说是巨厅不如说是大殿。

    大殿长百余丈、宽五十丈、高过十丈,其间雕梁画栋、云堆玉彻!殿顶嵌着一排排,发着蓝光的夜明珠,地面皆是青玉铺就,极尽奢华!

    大殿两旁各摆有上百张玉椅、玉桌,大殿尽头是九级玉阶,玉阶之上,是宽达丈许的盘龙玉案,玉案之后是发着金光的龙椅——整个就是金銮殿的架势。

    罗扬正四处打量,忽有所感!

    ——龙椅之上一名着龙袍、戴金冠的老者正目视四人,老者历目如茫,沉声道:“你等为何无诏入殿?”

    罗扬三人以云辉真人马首是瞻,并不理会老人,只是慢慢向云辉靠拢。

    云辉双目紧盯上方,顿喝一声:“阳寿即己尽,还不快快投胎去,朗朗乾坤,岂是你等鬼物可留恋之地!”

    “大胆!竟对朕无理至斯,快快拿下……”龙袍老人显然生前是人主,被云辉呵斥,顿时大怒。

    老人话音未落,鬼影憧憧,从大殿各处冒出,将四人围住。随着一声声尖嚎,各种形态的鬼怪,一拥而上。

    罗扬一眼望去,脸色即己难看,诸多练气期的小鬼就不算,筑基期的鬼修足有十来个!

    一名穿内宦服饰及一名着银色盔甲的鬼修,罗扬竟骇然看不清他们的修为,加上龙袍老人,此地竟然有三名金丹期鬼修。

    一朵炫目的赤莲,自云辉真人胸前透出,赤莲上淡淡的血茫瞬间扩大,直扑向金丹期的太监,及将军鬼修。

    与此同时,罗扬三人亦动手——韩召轻拍腰间,一顶斗笠散出浓浓青光飞出,斗笠迎风涨至十数丈宽,青光直接罩向七、八名筑基鬼修。

    事出突然,众鬼修躲闪不及,被青光卷起,罩在斗笠之下。

    过迁并指于眉心,念咒数息——脸色微红,指尖猛然指向被斗笠罩住鬼修:“急急如律定——炎!”

    斗笠中的鬼修预感不妙,大声尖叫挣扎……紫茫自指尖迸出,瞬间冲入斗笠!斗笠外还有四、五名筑基鬼修,在过迁念咒之时,己冲过来准备援手……。

    罗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千均矛泛着耀目红光,挥劈而下——握碳流汤!

    紧接着叠翠流金、流景扬辉、焦金流石、流风回雪、万流归海,将数名鬼修圈入矛影。

    鬼修被罗扬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逼住,竟然一时无法脱身!

    紫茫冲入青光,即刻燃起熊熊紫火……。龙袍老人本来老神在在的脸色,己然被愤怒覆盖,厉喝:“住手……”

    紫火刹那弥散,青光中的鬼修目露恐惶,四散冲向青光,试图逃出斗笠范围,青光一时被撞的忽闪忽暗!

    韩召冷笑,一口解血喷在斗笠尖上,青光立即凝实!紫火卷过——斗泣内的鬼修,惨叫声中化为青烟。

    云辉真人以一对二,却还占着上风,赤莲如风随影般,绕着二鬼修乱转。

    太监操纵着拂尘,似对赤莲极为忌惮,东躲西闪生怕被血茫挨着。

    将军持一根长枪,虽不似太监样,被赶得到处乱窜,却也不敢让赤莲靠近,只在边缘被动防御。

    很显然,不但韩召、过迁有备而来,云辉真人的法宝,亦是克制鬼修。

    斗笠内鬼修刚被炼化,一方玉印即在韩召上空三尺现形,韩召略带得色的脸瞬间惨白!

    此时韩召不仅身体空虚,且刚吐了一口精血,根本无力躲过金丹鬼修的法宝一击。

    玉印“当!”的撞飞了一块破砧板,虽光芒略敛,还是毫不停歇砸下!

    韩召正闭目待死,一扇双页屏风挡在其身前,锐气己挫的玉印击飞屏风后略顿,韩召闪身堪堪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