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昧旦晨兴 第四十五章道誓
    罗扬若有所思的望着头顶倒扣的巨大光球,光球内五光十色,各种形态的物资来回穿梭。

    这就是传说中天空森林的“聚灵珠”?

    传说聚灵珠每次出现都会放出百数十件等阶不同的灵种,是天空森林比较靠谱的灵种源,看来传说也不尽是胡说。

    光球四周己聚集了超过三百名修士,该来的应该全来了。罗扬看了眼身旁的占氏兄妹,占召满脸肃穆的问众人点首,翻手己将道誓符拿到手中,以灵力开声,高声道:“各位听我一言……”正在聚灵珠下评头论足,惊叹谋划的各种声音顿时被压下。

    “天空森林灵种无数,但——也要有命才行!占某以为,我等不应在此白白流血,故有道誓符一枚……有愿与占某等互不攻伐的道友可誓盟入符,各凭机缘。”占召说完,手举道誓符四顾。

    “道誓符……”

    “特么的,山寨的吧”

    “肯定高仿!”

    “筑基二逼,敢有道符,呸!”

    “王三嘴,你特么的才二逼,筑基怎么了,信不信筑基的老子锤死你。”

    “哎唷,刘大混子,妈批的欠收拾……!”

    四周乱成一团,各种惊叹……吐槽。

    “占兄,可否将道誓符与弟一观。”

    一位赤衣大汉向占召抱拳。

    “权兄,请……”

    占召微微一笑,道誓符脱手飞向“权兄”,道:“还有人要看,亦无妨。”

    权姓汉子乃一知名符箓师,将道誓符握于手中片刻,点首:“货真价实的真品道誓符——哪位兄台还要查验……”

    一刻钟后道誓符回到占召手中,占召收起道符:“以誓入符的道友不得主动攻伐其他入符道友,再无其他制约,各位意下如何!”

    四周再次响起讨论声,争吵声……。

    ——入符者不得主动攻伐其他入符者,这话看着没毛病,但事实上把入符者结成了一个松散联盟。因为入符者攻击未入符者沒有制约,反之亦然,很容易就形成两大派别。当然这其中也有空子钻,比如四个兄弟,二个入符,二个不入。需要的时侯,未入符的抢东西,抢到了偷偷交给入符的。罗扬非常肯定有人会打这种主意——比如正缩在某角落正不时打量占召的数名黑衣人。

    只是事起仓促,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能达成上述协议就是极大成功了。

    而且罗扬认为,总是企图侮辱他人智商的,大多智商都需充值。

    罗扬无比确定,闯进天空森林的数百修士,不论其外貌是如何“善良”、“憨厚”、“怯懦”、“小白”,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棍,至少以自己曾做过的“坏事”,绝成不了其中的佼佼者。

    “占兄,我等愿入誓!”权姓汉子领着数人率先表态。

    一刻钟后场上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入誓,未表态的不过三、五十人。

    占召驭动飞行法器至一空旷所在向众人抱拳:“道誓符有效期三十日,过期失效,有意入誓道友请移驾!”

    数息之内,两百余修士以占召为核心围成一圈。占召即刻以灵力激发道誓符,道誓符被毫光包围升空,滴溜溜转动数息,两行文字行云流水般滑出符箓,上行书——不相攻伐,下行——违者天诛!

    占召率先弹指,指间一滴鲜血破空沾上符箓。十数息后,沾染了数百滴血液的道誓符一阵乱颤,放出点点毫光,争先恐后沒入下方修士身体。道誓符及道文则慢慢消散,终于无踪。

    “这是誓成了!”罗扬感觉到身体内似乎多了种莫明的感应,却并不违和。随后左右又有数百道相同感应围绕四方,这应是周边这数百名入誓修士了。稍稍抬头,数十名未入符修士依然看的津津有味,甚而评头论足——“呵呵!”罗扬心中冷笑——不知死活!

    数十息后,占召果然如期而至,抱拳笑曰:“两位阮兄,盟誓己成,你我及诸位道友至少三十日内是做不成敌人了,只是……那些位,阮兄怎么看?”占召眯着眼,看似随意的瞄了瞄未入誓修士们。

    罗扬探手,千均矛斜指前方,哈哈大笑:“天不诛,吾诛……”

    “竟与兄不谋而合!”

    占召左手负后,右手执红樱与罗扬并肩大笑前冲:“与兄相识晚矣!”

    数百入誓修士中分出了十余队人,每队或五、七人或十余人己向散落各处未入誓修士包抄,显然是早有谋算。

    那些尚留在原地的修士中,一部分己在跳脚,因为他们有亲族或友人正是被围攻的对象,而他们入了道誓符,对围攻他们亲友的“敌人”却是无可奈何。

    另一部分还在纳闷的修士迅速反应过来,拿出灵器,追着“友军”们的身尾加入围攻——特么的有便宜竟然不通知老子……不为人子!皆是愤愤不平。

    数十道矛影将一名措手不及的中年修士圈住,乒里乓当的将其放出的灵器击落。罗扬全力驭动流枫瞬息攻入其三丈以内,澎湃的浪击崖岸声刚传入中年修士耳中,千均矛夹着裂空之势荡开其匆忙祭出的铜锏,洞穿了其胸腹。

    罗扬扯下失败者的储物袋,中年修士带着死不瞑目的羞愤坠向天外罡风。

    千均矛毫不停留,如蛟龙般缠上了一枚金锤,金锤主人长相憨厚,似一名和气生财的酒楼大掌柜,正被包括罗扬在内的三名修士狂攻。

    另两人皆着白色长衫,郎才女貌举此亲昵,大概率是对狗男女。

    二人对罗扬吃干抹净又想截胡甚为不满,男的皱眉,女的撇嘴,道:“这位道友,吃相略显难看哈!”

    罗扬大笑:“不相攻伐,违者天诛!”

    趁着大掌柜被情侣一波猛攻,罗扬收起千均憾然逼近,连轰数十拳,打得大掌柜血如泉涌。两位情侣见罗扬与大掌柜贴身而战,生怕误伤“友军&039;”引发天诛,赶紧收回灵器,面面相觑。

    数息后女子侧脸看了眼另一战团,一名黑衣修士正被三名剑客杀得狼奔鼠窜,垂死挣扎。

    狗男女对视一眼,默默的冲进战团,置外围三位紧急刹车,差点憋出内伤的“友军”于不顾,三拳五脚将黑衣人打趴,理直气壮的拿走储物袋,掉头默默的向另一处战场飞奔。

    两刻钟不到,除了三、五条腿快的杂鱼,聚灵球下全是“友军”。

    罗扬大大方方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两个储物袋的物资拿出整理好,其间尚文雅的向一对狗男女点首致意,狗男女亦矜持的回礼。

    和平环境就是好,一点都不用担心被掂记!

    阮思城一脸奥脑的看着罗扬显摆,正待上前搭汕,头顶的聚灵球光茫忽而暗淡,下方的修士们齐齐抬头,聚灵球内喷出一缕缕的青烟,慢慢的将其包裹起来,其中乱窜的灵种在若隐若现中加速奔驰。

    “老天保佑”身旁的阮思诚小声嘀咕。

    “靠天不如靠己。”罗扬传音:“虽然不能出手攻击别人,攻击灵种还是可以的,重要的是掌握分寸。”

    阮思城在心中默默点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光球表层的青烟愈来愈浓,聚灵珠内的灵种也愈加模湖。下方修士的焦燥情绪愈加明显,不少人因抢位皆发生了口角,若不是惧怕天诛,只怕早有几拨人打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是幸运儿,能如愿得到契合自身的更高等级的法象灵种。

    只有罗扬例外,对于这种认知以外的修行方式,罗扬其实是心有疑虑的,哪怕抱山道君曾向往过修习法像。

    抱山道君必竟没有真正修行过法像,罗扬从宗门资料中也从未阅到过,有修真界修士修习法像后,回到修真界大杀四方的纪录。

    罗扬相信,浩远修真史肯定有修真界修士曾经修习过法像,并回到修真界,毕竟两界不是封闭的,代价足够大,还是能互通的。

    这说明要么修真界修士修习法像后有不可言的隐患,要么修习法像的修士离开咒怨之地后有不可言的隐患,或者兼修了法像的修真界修士回修真界后,其所得抵不上付出。

    无论哪一种后果都值的罗扬深思,因为罗扬是必须要回修真界的,哪怕前途漫漫。

    且不说罗扬在边荒界举目无亲,他杜撰的身世根本经不起阮氏的推敲,真的引起阮氏关注,单是解释不清矛战四绝的传承就足以招来三阮的举族追杀,三阮可是有数名元婴大修的超级家族。

    最重要的是,边荒修士是被咒怨压制灵海的,罗扬的法体双修,在边荒界是不会有前途的。强如抱山道君亦是二十年一筹莫展,以罗扬现在的修为与当年的抱山比实有云泥之别,罗扬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但让罗扬感到痛苦的是,元婴修为的抱山用了二十年才回到修真界,现在仅仅是筑基修士的罗扬要多久才能回去,如果短时间回不去怎么办?边荒修士未得灵种,其修为将一直会被压制在筑基三层,这个规则对外来修士是否亦然,而昆仑丘是边荒界获得高阶灵种的最大可能,错过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最令罗扬心惊的是,他的血海在来到边荒界后确实生出了灵台。

    灵种到底是缘起——还是缘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