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昧旦晨兴 第四十六章灵种
    罗扬带着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看着头顶的聚灵珠轰然炸开,百余道光华四散而飞,蒙在聚灵珠上的青烟己无影踪,珠内空空荡荡。

    几息之间,刚刚还聚集着数百人的地方只剩罗扬孤鬼一只,罗扬默立半刻,驭动流枫而去。

    罗扬入定醒来,共工正身决己突破到三层,这次突破大慨用了数十天吧!不知外面的争夺如何了。

    罗扬的栖身之所是棵需数人合抱的大树,其底部有一刚够成人穿入的洞口,极为隐秘。罗扬在采摘树下的一棵灵草时偶然发现。此树己中空,罗扬布下敛息阵法,就当成了洞府。

    算了算时日,道誓有效期早过了,此时该走的,不该走的大概都走的差不多了吧!

    罗扬飞出“洞府”,漫无目的的前行,天空森林寂静异常,除了偶尔停下来采摘灵物,罗扬就象旁观者一样漫步。

    一阵轻风吹过,罗扬居然觉得有些刺骨。——风!罗扬四面打量一番,立即恍然!天外的罡风正时不时的漏出一两丝侵入天空森林,看来天空森林也不是想呆多久呆多久。

    剧烈的破空声传入罗扬耳中,罗扬苦笑,还真有不走运至今也没拿到灵种的。

    顺着声音看去,一只胁生双翅的大猫愣愣的冲到罗扬身前,罗扬一招手,就将大猫禁固在掌中。

    “果然只是灵能,似乎有了灵智,真是奇哉!”

    罗扬一边将手中的灵种捏出各种形态,全能不顾其“吱!吱!”惨叫,一边亮出长矛,等待一场可能的战斗。

    这只送上门的插翅虎灵种,虽与罗扬的灵台毫无契合现象,但不等于其无用处。以罗扬对灵种有限的了解,这只灵种估计得是上品,甚至极品,其对相契合的修士来说几乎是无价的,罗扬不打算白白相送。

    两道身影追打着冲入罗扬视线,罗扬睁目细看,不禁啼笑皆非……。

    打斗的两人此时亦看清罗扬,皆是怔住,数息后其中一人狂笑:“姓占的,你特么认命吧!”

    二人罗扬都挺熟,狂笑的阮思城,发呆的占军。

    占军已知与插翅虎无缘,叹息一声而去。

    罗扬心中略一盘算,将灵种递给阮思城:“思城,若有幸回族,我的事别向他人提及……所有人!”

    阮思城只当罗扬怕其宣扬私藏昆仑丘令牌,当即答应:“那是自然,罗哥只管放心。”伸手接过灵种道:“罗哥,天空森林灵种极好,不要轻易做选择。族中长辈曾提及,以我的炼体能力,至少能抵御一年的罡风侵袭,罗哥功力远超于我,有的是时间。”

    罗扬笑道:“与灵种快些合体吧,再等就要掉阶了!”

    阮思城点头,运转功法,手中的插翅虎渐渐暗淡,半柱香后即渺无影踪,身前的阮思城头顶同时现出一具猛虎下山的宝相,猛虎冲着罗扬无声大吼,数息后大片灵光突兀出现,卷起阮思城瞬间消失。

    “出来吧!”罗扬懒洋洋的开口。占军的身影自数十丈后的一株巨木后闪出,遥视罗扬。

    “有话快说!”

    占军是在阮思城炼化灵种时回来的,并未刻意隐藏气息,自然瞒不过罗扬。

    “我甚是奇怪,阮兄好似对灵种并不迫求,若是如此,罗兄何必进昆仑丘。”

    “这是我的事,好奇心太重……难怪你喜欢猫!”

    “喜欢猫?”占军不解摇头。

    “只有一种修士对灵种不甚感兴趣——”占军盯着罗扬的眼睛。

    罗扬的眸光清澈无瑕。

    “误入边荒的外来修士。”

    罗扬的眼睛微眯。

    “看来我猜对了……”

    占军对罗扬的敌意毫不在意。

    “现在我们有了谈判的基础!”

    罗扬轻笑:“谈什么,占兄请讲。”

    占军抱拳:“还请阮兄先证实为域外修士。”

    罗扬思考片刻,点首,——拍储物袋,五、六件灵器绕身旋转。

    “够吗?”罗扬淡淡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占军。

    占军艰难的咽下口水:“太够了。”

    灵海被压制的边荒修士不会闲得发慌,用海量资源炼制这么多法攻灵器,这点占军确信。

    “阮兄肯定想离开边荒吧!”占军很自信:“我可让阮兄如愿……”

    罗扬双目暴睁!

    “阮兄不需激动,听我慢慢说……”

    占军对罗扬的失态很满意,也不拿捏,很快将情况说明。

    边荒界只是大东洋外海的一座超大岛屿,其南、东、西三面穿过外海都是浩瀚的大东洋,唯有北面是大东洋内海的一部分,这部分的对面是修真界顶级宗门“无尽剑宗”的领地,两地虽隔着茫茫大海,却因利益互通往来,占氏所在的家族就在这互通中有一席之地。为此占氏与其它势力联合,于成千上万年间在内、外海之间有数的岛屿上建起了一系列的补给基地,其中艰辛与暴利此处不表。

    令人意外的事,在这千万年间,这些家族的修士无数次进入天空森林的过程中,他们逐渐掌握了一些情况——天空森林传送修士确实无一例外都在包括内、外海的大东洋内,但并非毫无规律可循:在特定的地方传送,有极大几率进入北方的内,外海,而不是令人绝望的大东洋深处。

    虽然大东洋内、外海的广辽依然让人难以想象。但数千年来,占氏等族却凭借着这点先机,与散布于大海的基地,确实保住了远超其他家族的修士。

    占氏兄妹,就掌握有这些特定地点的资料。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实力不弱的占氏兄妹,不惜花大价钱,以一枚道誓符确保修士在天空森林的绝对安全。

    困为占氏三兄妹回归的几率,远非其他人可比。

    “如阮兄愿与我合作,我传送的时候,请阮兄护法。”占军信心满满。

    “灵种到手,一刻钟就会降阶,天空森林如此辽广,你凭什么笃定能赶到特定传送点。”罗扬提出疑问。

    占军拍储物袋,拿出一个紫色玉盒,道:“只要不出天空森林,此紫星金所铸玉盒可保灵种三个月不降阶。”

    罗扬恍然,手中灵光微闪,出现一个与占军所拿同样的紫星金玉盒,正是得自大掌柜储物袋中的战利品。

    “说说要我做什么?”罗扬觉得自己己没什么筹码,遂认命!

    “好说,阮兄我们不如边走边谈。”占军甚是欢喜,向罗扬抱拳。

    数日后,两人顶着逐渐刺骨的冷风,逼近一座石山。这座石山罕见的上、下两方都完全深入到天外罡风中,却不见其被罡风侵蚀。石山方圆数十里,其上寸草不长,阴森森令人胆寒。

    “看见那个洞沒?”占军努嘴。“此洞连通天外罡风……”见罗扬脸色大变,赶紧解释:“只是漏了一个小洞,手指那么大……”说完伸出小指比了比,接着介绍:“石山內部被罡风侵袭得极历害,内中四通八达,不知何故其内竟然诞有数处灵泉。”然后用一种“你懂的”表情看着罗扬。

    “高阶灵种?”罗扬点头,道:“占兄好心人呀!这种秘密都不藏私,承情!”

    罗扬一本正经的抱拳谢过。

    占军尬笑:“那个……无妨!阮兄……这就到了咱们合作的时候呀!”

    罗扬笑而不语!

    占军苦笑:“我等体修比起阮兄这些气修,无论遁法和飞行灵器都多有不及,这遁速……所以抓获灵种非阮兄帮忙不可!”

    罗扬不再矫情,点首道:“自当尽力,只是……”

    罗扬皱皱眉:“先前一个多月时间,为何你不与你族兄妹合作。”

    占军满脸凄苦:“我三兄妹一直就守在这儿呀,只有我运气不好,一直未得到合适灵种。直到道誓符时效将至,为免节外生枝,我两位族兄妹才先我而去。”

    遂又咬牙切齿:“我又找了十余日,好不容易发现插翅虎灵种,却被阮思城那厮坏了好事——插翅虎啊!极品灵种啊!”占军捶胸顿足。

    罗扬略觉违和,汕笑道:“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要不……咱们现在就……合作。”

    “如此最好!”占军一马当先遁入石洞。

    刚入石洞罗扬就明感觉洞内的罡风远大于洞外,前进数十丈后身上的衣袍已被吹得猎猎作响,约莫到达石山腹心时就不得不运起共工正身决加持肉身,削骨的罡风开始考验罗扬的体术。

    罗扬跟着占军在石山内部探寻,石山内果然被天外罡风侵蚀得千穿百孔,不由得提足精神以防意外。

    罗扬在刚进天空森林时,也曾对所遇到的各种形态的石山有过兴趣。只是不管罗扬用任何方法——千均矛、各种灵器,都无法破坏任何一块石头。翻来复去的折腾、攻击也无法让任何一块石头,掉哪怕一点石屑,这天空森林中石头的硬度可见一般。

    直到两人精疲力竭,灵种倒是出现几次,只是要么等阶不合占军的意,要么不与占军的血灵台契合,总之这一整天是白忙活了。

    占军虽说心情不爽,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与罗扬商量先去休息,明日养足精神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