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昧旦晨兴 第四十七章灵泉
    如此过了数日,这一天清晨两人调息完毕再次进入石洞,转了近两个时辰,百无聊赖的二人正打算出洞调息一翻。

    一道灵光从两人身前掠过,占军脸现激动,大喊:“阮兄,抓住它。”

    在占军出声同时,罗扬己看清了灵光的面目,一只方圆约寸半,圆滚滚的雪白蜘蛛。

    流枫向前电射,数息后己接近蜘蛛,蜘蛛似感不妙,毫无征兆的斜掠,就待冲进一道只有手臂粗的石隙。

    罗扬闷啍一声,硬生生停下遁速,左拳猛然击出,呼啸的拳风覆盖了石隙,冒然撞上的蜘蛛顿时八脚朝天的弹出,却顺势飞进了旁边的洞穴。

    罗扬驭动流枫,与占军前后掠入,这座石山四通八达,更有许多成人穿不过的石隙,若是没有占军血灵台对蜘蛛的感应,只怕早己跟丢。饶是如此,半个时辰后在一道灵泉旁,占军终于彻底失去了对蜘蛛的感应。

    罗扬跌坐在灵泉旁,慢慢吞纳着灵泉散出的精悴灵力。数丈外,占军垂头丧气的盯着蜘蛛消失的峡长石隙发呆。

    半柱香后,己认清事实的占军终于用无尽婉惜的声音招呼罗扬:“罗兄,事己至此,先出去吧!”

    罗扬目无表情的跟上占军的脚步,将要离开这方石穴前,忍不住回头看向那方灵泉,心中疑窦愈烈!

    此后十余日,两人对石山内部进行扫荡般的清查,占军终于再次感应到了蜘蛛灵种。

    蜘蛛在占军的穷追下胡冲乱窜,却不料被其同伙堵住去路。罗扬挥左拳连击数记,封住了灵种右路。右手食指轻弹,灵能击打在左窜蜘蛛后腹部,蜘蛛在空中翻出连串跟头,突然下沉向后,企图自占军胯下钻过。占军脸露鄙色,右腿前踢,腿风堪堪扫到灵种。灵种尚未及稳住身体,即被一只手掌握住。

    罗扬微笑着将灵种递给占军。

    “阮兄,千万记住,你日后若在咒怨之地外进阶金丹,雷劫之下,血海灵台必会异变,不管结果如何千万不要试图作些什么,否则肉身崩溃,绝无侥幸!阮兄——后会无期!”

    占军一边叮嘱,一边心满意足的催动灵力,手中的人面雪蛛逐渐暗淡,灵云卷过,占军连着法相皆被传送出天空森林。

    经过十余日的搜寻,占军终于如愿以偿,在罗扬助力下成功获得极品灵种——人面雪蛛!罗扬待占军传走,再认真确认了数遍占军的传送坐标,小心的刻入一块玉简内,转身向石山飞去。

    一日后,罗扬进入石山内部,其内的罡风比起十余日前又更凛冽!罗扬七转八弯,熟练的拐到了一道灵泉旁。

    灵泉方圆约两尺,深约尺半清澈见底,泉底时不时冒出一两个气冒,那是泉眼在向外喷博气体,在凡人的眼中这是一道平常不过的泉眼。而做为修士的罗扬则明显能感到灵泉发散的精纯灵气。

    探手入泉,微冷!

    运转共工正身决,泉水开始荡起道道涟漪,向着泉壁扩散,无声的在泉壁上消失。

    罗扬皱眉,三劫无生正法带着灵力在泉内搅动,平静的泉水围壁流转,泉面冒出愈来愈多的大、小气泡。

    罗扬心中微动,加大输出,气泡之下的泉内居然冒出了一片光华,越来越亮。

    不过片刻,白、青、黑、赤、黄,五道细微光华自泉面升起。

    五道毫光不过半分长,比发丝还细十倍,却如明珠般将方圆数丈照得纤毫毕现。

    毫光离泉半尺,就这么耀眼的于半空耸立,罗扬的心中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缓缓收功,将手抽离灵泉。光华慢慢的遁入泉眼,罗扬盘腿跌坐,脸上神色有若半夜遇鬼。

    半响后,罗扬终魂兮归来,喃喃自语:“果然是五煞灵泉!五煞灵泉啊!五煞灵泉为什么是在这该死的边荒啊!该死的昆仑丘啊!该死的天空森林啊!啊!啊!”

    罗扬的脸阵青阵红,一会愁容满眼,一会欣喜异常,突然又痛苦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心有万念的罗扬终于腾身站起,疯魔般的切齿大吼:“——不是说,不得灵种,永固三层吗?反正天空森林灵力充沛,练体材料也不缺,食材亦够吃几年。老纸就这么修炼下去,若修为松动,我就去夺灵种,离开这鸟地方,眼不见为净。若修为真的无寸进,我就当罡风是个屁……”偏头再看了一眼灵泉,怒吼:“总不能眼看着五煞灵泉无动于衷吧!老纸没那么傻,绝不甘心。”

    心灵的桎梏被释放,罗扬长出一口气,十余息后心如止水。

    罗扬盘膝而坐,半柱香不到己物我两忘,三劫无生正法带着灵能轻轻覆盖在灵泉表面。泉面再次沸腾,五色光华升起,三劫无生正法驱动灵气缓缓裹住黑色光华。黑光似乎大惊,四方乱窜企图夺路而逃。

    灵气愈来愈盛,黑光终于动弹不得。

    罗扬放开经脉,被灵气严密包裹的黑光无声钻入。

    罗扬本能的操纵着黑光在经脉中穿梭,虽略有凝滞,终是无惊无险到达灵山之下。

    黑色的水灵山立即感应到了黑水煞灵的出现,灵山一仰一伏似是抗拒,又似无比期待。

    煞灵围着水灵山不紧不慢的徘徊,寻找着可供利用的弱点,半刻钟后方才稳住。

    酝酿数息的黑光一瞬间似乎亮了数倍,一头撞在灵山之上,灵山轻颤数息,发毫无伤。

    被弹回的黑光则在灵山前东倒西跌,继而又四处乱窜,似乎想找到经脉出口,逃之夭夭。

    数十息后,三劫无生正法终于再次控制住煞灵,再一次做冲击灵山的准备……。

    三个月后,罗扬物我两忘,一道黑色的煞灵循着经脉接近灵山,罗扬己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的冲击了。

    几经踌躇,灵煞终于义无反顾的冲向黑色的水灵山,灵山一阵颤抖,猛又向内收缩。

    煞灵奋起余勇,再次一头撞去,“波”的轻响,煞灵终于消失在灵山内。

    半刻钟后,罗扬睁开双目,眼现狂喜——历时三个月,炼化了水煞灵。

    遂又皱眉:“特么的这罡风越来越伤身了……烦脑啊!”

    随后开启自嘲模式:“哥们就特么的硬挺,古人曰得好——只要功夫深,几几磨成针。不将灵煞吃完,哥们是不会罢休滴……”。

    再一年多,在洞外略作休息的罗扬冲入石洞,在灵泉旁入定。

    不一会灵泉开始沸腾,只是原先的五道煞灵,只剩下一道赤煞孤零零的淌洋其中。罗扬迅速调整肉身,极力将罡风袭体的痛楚置之度外。

    二个时辰后,终于物我两忘。

    二十个月前,罗扬在此处入定只需半柱香而已。

    火煞灵慢吞吞的穿过罗扬的经脉接近灵山,畏畏缩缩的调整了半天,终于一头撞向火灵山,灵山颤动,却完好无损,再来……。

    半个时辰冲击无果,疲惫之极的罗扬出了石洞,全身肌肤被罡风割得深可见骨,鲜血淋漓。

    罗扬在洞外盘膝坐定,拿出丹丸疗伤。雄浑的药力浸侵下,罗扬身体上的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只一个时辰,伤痕累累的罗扬又满血复活。

    从储物袋中拿出早煮好的灵兽肉,罗阳一边补充肉身能量,一边检讨得失,制定方略,为下一次炼化煞灵作理论准备。

    一个月后,物我两忘的罗扬驱使火煞再次向火灵山发起冲锋。

    ——所谓水到渠成,“波!”的轻响后,火煞灵一头扎进灵山不见。

    满身创痕的罗扬收功站起,脸露喜色——这一年多的苦难终于接近尾声!

    罗扬弹身而起,最后看了眼灵泉,转身正待离开,忽然轻“咦”一声——血海灵台居然在疯狂转动!

    “灵种”罗扬心中一动,四下打量,感知之内并无灵种。

    十数息后,罗扬将目光投向脚下的灵泉——灵泉依然清澈见底。蹲下身体,罗扬迟疑的将手伸入灵泉。

    “抓到了!”

    将手从泉内缩回,手掌似是虚握,罗扬却确定手握实物。

    将手平放至眼前,罗扬放出神识,手中灵种在识海完全展开——一棵迷你铁木。

    罗扬不再犹疑,从储物袋中拿出紫精金玉盒,将灵种放入,飞快的冲出石洞,盘膝跌坐开始疗伤、进食。

    待身体完成恢复,罗扬拿出玉盒,盒内的灵种刚嗅到自由的灵气,即被罗扬握于掌中。

    识海中的铁木根须俱见,一片片的树鳞环绕木体,最上方九重贝状树叶团成莲花式,莲心是一枚菠萝状的花苞,其内散发出的灵能极为浓郁!

    罗扬很确定这是一枚极品灵种,一枚很少见的灵植类极品灵种。

    按照边荒的说法,灵兽、灵虫等动物类灵种法相主攻、防,而灵植类灵种法相主辅助。

    不知这枚铁木法相有何特点?

    罗扬极力在脑海中梳洗对灵种的贫乏认知,终是一无所获。

    两日后,罗扬在二十一个月前占军传送的地点激发灵种,片刻后灵云挟着铁木法相与满目疲惫的罗扬消失于天空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