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普天独乐 > 正文卷 第二章 太守府中梅几多,泉中有妖险几许
    ……

    日上三竿,老头不在,烧水吃饭可都得靠自己做,院里可是没有井的,山中却是有泉,也不远,就在竹林背后。

    担着两个大桶便出了门,老头常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压不死你”,起初是担不动的,一时忘了是少年身,又是个贵公子,哪来的力气,可接了水,这也后悔不及,老头又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脾气一上来,便死撑着要担回去,言“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我可不是大丈夫,怕死怕事怕麻烦,更怕自个儿脾气”,老头言他是个“拧种,和你爹一样”,他也笑呵呵的应了。

    八个时辰,将两桶水完完整整的搬了回去,他就是和这两桶水杠上了,老头伸出大拇指,道“虽然蠢,但还是值得鼓励的,算半个汉子,赶明你要是不哼哼,才算真汉子”,这姑且算是这是第一次表扬他。那天倒是没细想倒头便睡,算是累坏了,可谁知道第二天浑身酸痛,老头忒阴险,死命的给他摁摁按按,疼的他直咋呼,三天没下床。

    骂骂咧咧过了几天,待能下床活动,却觉得浑身轻松,就像是练武之人、修身之士开了穴窍,只能归于老头的“推拿按摩”神通。他敢说这老头要是在前世,定是请都请不来的顶级按摩师。

    安心凌摇了摇头,往事不堪回首,就让它随风去。

    又伸手拍了拍竹子,满是惋惜,道:“好是好,要是老头子不回来,过几天你就不好了。”

    这竹子似乎有灵,竟然摇了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拍打所致,或是真的是知道它的命运。

    那“清太守”是不会知道自家公子爷在外面担水的,否则那一把老骨头可得和老道拼命——他恨不得将安心凌捧上天,哪里能让公子爷做这粗事、

    十年前公子爷随老道上山,莱定郡城夹道相送,清官老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先是摆了八百席送行宴收了不知多少礼,又拐着众人相送二百里,一老一少一副父子热情难断的作态,却不知公子爷只是拉着“清太守”道:“爹,你今天收的礼五成不能动。”

    那“清太守”一副舍不得的样子,紧紧拉住安心凌,道:“别啊,爹可就指望着这点银两养老……”

    “六成。”

    好家伙!这比鸳鸯阁的姑娘还黑!这鸳鸯阁的姑娘那是个个人面桃花,长得如同妖孽,莱定三绝它便占其一。

    清太守一脸肉痛,道:“好好好,爹分你五成。”

    “六成。”

    一副这老头脸还惺惺作态,也真是不知羞,只听他踌躇半晌道:“你这也,行。”

    这不答应就变七成了,敢不答应?

    只可惜道两旁的宾客看的云里雾里,只道是父子情深、

    安心凌走近泉水。

    泉水自然清澈见底,竟让人生出一种不可将其玷污之感,据老头言这泉里镇压着妖物,当初本想着杀了一了百了,只是这妖心善,他最终下不去手,那妖物也愿意镇压泉眼,便就此作罢,这十年倒是没见过,估摸着是躲着老头,被人硬生生堵在泉眼十年,不知道这妖物在不在乎,反正要是他,定是会怒的。

    两个大桶直接丢在泉水里,荡漾起阵阵波纹,却不见一只游鱼,可能这就是应了老话“水至清则无鱼”,也或许是被那妖物吓跑,他自个倒是不怕,一则是没亲眼见过,倒不是怀疑老头,实是老头说起这事时候醉醺醺,也不知道是不是醉后的胡言乱语,一则是他从心底里觉得这么清的泉水是不会有什么绝世凶妖的,何况老头自个都说这妖心善。

    然而事实总是事与愿违。

    似乎是木桶扰了泉水清静,一圈圈皱纹画出了一张脸,是个少年。

    安心凌除却好奇便是畏惧,在他的印象中,只有绝世大妖老头才会选择镇压,对老头说,这镇压远远比斩杀麻烦的多。

    一道墨绿色光芒闪烁,一个少年泉中飞出,绕着他转个不停,小鼻子不断嗅着,竟然显得煞是可爱。

    “你是老头子说的镇压在泉中的妖物?”

    少年缓缓点了头,独特的声音响起:“是哦。你是凡人!怎么好像你不是很怕我!”

    少年皱了皱眉,又道:“你是那老头的徒弟?”

    安心凌缓缓点了点头,俩“人”默不作声。

    半晌,那少年仿佛见到鬼一般跳进了泉水里,只有两道目光依然感觉的到。

    “你是那老头徒弟!”

    他不知道那少年为什么如此恐惧,莫非是那老头做了什么事?没想到,这老道平日里装模作样,暗地里竟然下如此狠手!

    这少年真是绝世大妖?

    人道鼎盛,妖物之势不止弱了三筹,万年前人怕妖,现在虽说不上妖怕人,可也差不多了。自打十八年前断肠谷一战,张道虚出了三剑,妖王元空接了三剑而陨,妖物便被打断了脊梁骨,张道虚倒是彻底扬名了。谈及张道虚,就得提那三剑,其一称错镂金环,只因其剑磅礴之势,其二称缥缈无形,因其无形无相,其三称定山河,老头虽不屑他的性格,却也言道“此剑一出,军中无将”。

    他不去想这少年是怎的一回事,只当没见过,既然相见两不喜,何必再逢两相厌?也不去打这少年的主意,兔子急了还咬人,老头可不在身边,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没人救自己。

    担着两桶水,回头望去,不由得想起曹淋,这曹淋是冠军侯之子,曹家和他家算是世交。

    这曹淋可是个狠人,大他四岁,却叫他哥,本是说笑,可这朝夕相处,又尿的到一个壶里,假哥也就成了真哥了。至于说那曹淋是个狠人,这就得说他十万里雪花银子砸出去,硬生生是雇佣到两个高手出去抓妖物。

    “要小的不要老的,要嫩的不要粗的,男女皆可。”

    这副嘴脸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怀。

    不知羞耻的当着整条街,整个鸳鸯阁的人便喊了出来,事后人都言这“侯府公子早当家,敢娶妖物作红纱。水嫩娇小百般变,肤白貌美芙蓉花。”

    这事一出,那冠军侯曹宪可算是出了名,就连那书生皇帝都笑着题了弄联道:“将军沙场万人敌,府中幼子已承风。”

    自然免不了挨糙汉子老爹一顿毒打,两只狐狸妖物留了下来,有时侯爷喝醉,甚至还赏几点碎银。据说是存了下来,要雇佣杀手剁了曹淋,他也不怕这一公一母晚上给他的兄弟来一刀,从此进宫做了皇帝眼前红人!

    现在也不知道两只狐狸还在不在,以前他倒是摸过两次,这能化形且境界不高的妖物可是少见,倒是狐之一族得天独厚,不仅天生可化形,而且化形后貌美自然。就是不知这是悲剧还是喜事,不少士大夫也都喜养几只狐妖作伴,一则狐妖多半喜近孤高,不粘人,侍奉杂事时胜过小妾争宠,一则劳累时可与狐妖修养片刻,聊聊人生百态,世态炎凉。

    只可惜,那曹淋也是无法修炼,据说是先天不足,和他一样。至于没人收他做徒弟,只是因为本是小的那小子看不上,本事大的不愿去,他那老爹向来不讨人喜,连带着那皇帝赏赐的飞鸳“红姑娘”都被人称为食人血染红的骷髅鸟。

    说到那段时间,那可真是逍遥。

    谁能想到四岁公子和八岁世子一个比一个早熟!俩人阴笑着走进青楼的日子可不少,有人言“你这小鸟也敢飞进大鸟窟”,却被俩人一句“废话再多让你变成无毛鸟”堵了回去。

    这自然是说笑的笑话,大多都是汉子言道。这青楼姑娘可都喜欢的紧,公子哥不玩,只是听乐识人给赏钱,至于那世子……

    这莱定城繁华,青楼红阁数的上名的便十几处,至鸳鸯阁到飞凰洞,哪个不是闻名地?只是这鸳鸯阁太过出名,就连当今淑妃赵仙儿都是出自这里,这还怎的攀比,不过俩人自然是没有厚此薄彼,赏钱都是一样的多。

    甚至好多地还留着公子的墨宝,虽尚且稚气未脱,但也算是不错,那“除却巫山不是云”,可至今都被裱起来挂在寒烟楼大红牌匾旁,都言这是太守家公子亲手赐字。

    当年临行时候,公子的私宴上除了鸳鸯阁,剩下楼阁的管事可是尽数赴会,你是想不到一个个粗糙大男人浓妆艳抹,在那扭着身体惺惺作态,这得多让人揪心。

    派了赏钱,又言道“待回来时大宴作乐三十天”打发离去这才算作舒心。

    众人都是笑着离席,唯独那曹淋挺着小肚子哭兮兮道:“哥你这一走万一回不来了,以后青楼可谁陪我逛。”

    安心凌见他这幅姿态,竟也微微心痛,这一走还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结果半路听到传闻后来才知道,这死胖子他一走便扑进了青楼喝的伶仃大醉,言道:“这和老子抢莱定第一膏粱子弟的小鬼终于不见了,这和老子抢头牌的小鬼终于不见了。”

    结果自然是被侯爷老爹拽回府里一顿皮鞭伺候,直疼的那小胖子赌咒发誓,说是:“老子以后要盖个青楼!夜夜笙歌!”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名字他都帮曹淋想好了,就叫“怡红院”。

    说不得那小胖子和他想到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