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都市青帝 > 都市卷 第72章 护国府震怒
    严,景,沈三家随从,此时宛如做梦般,他们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家的家主会这么轻易被一个毛头小子杀死。

    不管怎么说,堂堂三名罡气宗师,就这样被一人斩尽,简直不敢想象。

    虽然三家除了家主以外,还有几许宗师坐镇,但怎能跟自家家主比?

    “陆玄青,你找死,竟敢杀我家老祖,我沈家不会放过你的!”

    沈天机撑着伤口道。

    “正好,我也不会饶过你们沈家,包括你们两家”

    说着,陆云看向严,景两家众人,这些不过内劲或暗劲罢了,陆云根本懒得出手,不过一个眼神,这些人便已经瑟瑟发抖,有如泰山压顶。

    只有沈天机死死撑着。

    “好,好,陆玄青,待我回去禀告各位长老,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说完,沈天机带着沈家众人狼狈离开,而其余两家的人也连滚带爬跑出陆家大院。

    陆云长发猎猎,手持青剑站在那里,并没有追,因为他想屠灭整个西漠大家族,顺者生,逆者死!

    陆云若想在西漠站稳脚跟,就必须让西漠的人知道他陆玄青的手段,闻他陆玄青之名而恐惧。

    “瑶瑶,带爷爷去医院,我去去就来”

    斩婴剑变小挂回腰间,陆云一步踏出,缩地成寸,朝着中央区域去。

    九辰区,这里布满豪宅,每一栋别墅最低价都是百万,而这里整整有十几栋,都是严家所住之地。

    此时严长丰坐在主位上,不怒自威,他是严家长老级的存在,除了严秋之外,他在严家便是天!

    “陆玄青?是江北那个被人传得沸沸扬扬的陆大师么?”

    严长丰坐在家主位上,即便严秋死了,也看不出他有那么一点伤心或者愤怒。

    “是的三叔公”

    旁边,严长洛答道。

    严长洛,严家隐世不出的绝世天才,区区二十九岁,便已达到外劲宗师境界,其实力深不可测,居他人言,严长洛早已经突破罡气宗师境界,可与京都魏家魏大少魏志空比肩。

    也从而,武道界立了一个天骄榜,这个平台只有每个月才会更新一次,而每一次更新,都会有新的强者超越某些天骄,当然,每一战都必须有人公认,亲眼目睹,要不然,你自己说自己很厉害,要排天骄榜第一,谁会信啊?

    强如严长洛,也不过排第二十四名,而魏志空则排位于第十八名……。

    “居说,如今那个江北陆大师不过十九岁,便已经是名外劲宗师,天骄榜排名第十七?”

    严长丰悠闲道。

    似乎这个江北陆大师对于他一点威胁都没有,在他眼中有如一个小人物。

    “但……既然能杀死家主,那么,他就绝对不单单是一个外劲宗师这么简单,怎么说也应该是个罡气宗师大高手……”

    严长丰摸着胡须,若有所思。

    “呵呵,不满二十的罡气宗师,难得啊,难得啊!哈哈哈!”

    ……

    景家,现在景家众人已经乱成一锅粥,他们不像其余两家一样有多名宗师坐镇,如今家主死了,也就只剩下一名客卿长老了。

    此时,老者站立在大堂中央,面无表情的望着门外。

    “他,来了”

    ……

    沈家别墅内“哼!他陆玄青算什么东西?!真以为我等好欺负么?!”

    “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死家主!”

    “岂有此理!”

    大堂上,三位老者怒气冲冲,已有其中一位拍案而起,从此老者身上,爆发出磅礴的气息,压得沈家一众小辈喘不过气来。

    ……

    此时此刻,京都,护国府内,同样怒气冲天。

    “该死的陆玄青,当我护国府不存在吗?!”

    红衣小。萝,莉愤怒至极,一拳打在水泥墙上,墙面倒塌,露出一个直径半米长的洞。

    花凤舞在一旁低头不语,而楚天和王冲更是瑟瑟发抖。

    因为,这红衣小萝莉可是一位活了上百岁的老妖婆,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要不然陆云闹得沸沸扬扬,估计现在这位老妖婆都不会出关。

    “发出逮捕令,让燕山那几个家伙去把这个陆玄青捉拿归案!”

    “是,老府主!”

    花凤舞领命,赶紧夺门而出,她是真的不想面对这位老妖婆。

    护国府建立在京都八脚山,此山并非一山,而是由八座山聚拢而成,似有八卦之意。

    此时,一座小木屋内,宁紫阳在为一名老者倒茶,此老者白发苍苍,双眼微闭,单手落棋子,一棋落定,有如一位绝世高手杀入敌方阵肉内般,大杀四方。

    而对面则是一名年轻人,此人古衣猎猎,似如翩翩公子,而插在他旁边白色长剑,不时透露出一股寒气。

    “师傅……”

    “嗯”

    宁紫阳刚想说什么,却被白发老者阻止住了。

    “赵贤侄,你对这事怎么看?”

    白发老者问道。

    “江北不过一个小地方,能出陆玄青这样的真龙,属实难得。”

    “不过,就是傲气了些。”

    “咚!”

    黑子落下,白发老者微惊,就赵良辰这一子,便已经把他杀得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