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一十二章 余师伯,您不必这么客气
    自从莫问在福州城外教训了青城派的两个弟子之后,整个福州城都疯传开青城派齐聚福州城谋划福威镖局家传辟邪剑谱一事。以至于福威镖局提高警惕,对青城派自然起了十万分提防。

    这让暗地里谋划一切的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大为恼火。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先是命令自己的几个徒弟先暗中潜伏下来。等到议论声渐渐消去之后再突然施展雷霆一击。

    松懈下来的福威镖局自然不堪一击,从总镖头林震南到各个镖头纷纷被拿下。因为自己儿子还活着,余沧海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什么人都杀。是以除了将林震南夫妇以及他那个小儿子林平之抓走以外,余下的镖头们不过一个个挑断手筋腿筋,全都放他们一条生路了。

    因为事情泄露,余沧海也不敢在福州多待,他们连夜上路,准备径自返回青城山去。

    只可惜,他们是这样子想,事情却并没有朝着他们想象的方向发展。

    当天夜里,贾人达被于人豪、罗人杰两师兄弟支使着去厨房烧洗脚水。他心里不忿,心里知道这是因为他们几个一向看不惯自己曲意逢迎余人彦师弟,又眼气自己跟余人彦走得近,所以变着法子排挤自己。他也知道自己师父一向喜爱“英雄豪杰”这四位师兄,对自己不怎么喜欢。是以无论他们怎么欺负自己都不会为自己出头。于是贾人达忍下这口气,心里盘算着将来自己师父百年以后该怎么一一收拾他们。

    只是,他这报复还需要好多年才行。而别人对他的报复,却来得很快。

    他刚一进厨房的门,就被人从后面敲晕了过去。

    莫问低着头看着这个刚才嘴里兀自骂骂咧咧的贾人达,皱着眉头将他托在一边,接着开始将他衣服解开……

    于人豪和罗人杰站在那里,两个人有说有笑,眼睛忍不住时时瞟向灰头土脸的林震南一家。他说着说着,便忍不住问道:“罗师弟,你说这林震南一家功夫不怎么样,辟邪剑法师父也教过咱们,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可师父为什么还这么看重这辟邪剑法。莫非真的有什么辟邪剑谱不成?”

    罗人杰看着他,低声说:“怕应该真是,你想,这龟儿子功夫不咋样,可他爷爷林远图的剑法可是威震东南的,当年咱们师叔祖可是亲眼见过的。所以说啊,这林震南一家是丢了先祖的能耐。他们没学好,咱们可得好好学着,不能让这一门功夫平白地因为他林家这些不孝子孙而白白失传了。”

    他们两个在这般调侃,一句话一句话都传到林震南夫妇和林平之耳朵里。他们三人又气又恼,一个个相顾而视,神情却又是说不出的颓然。

    就在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于人豪看去,确实贾人达低着头端着一盆水走了过来。于人豪看见他就生气,刚想开口就骂,就看见一盆水迎面泼来。他反应不及,被淋了一身,顿时感觉冰凉刺骨。

    “龟儿子!”于人豪破口大骂,刚抹了一把脸,就听到对面冷哼一声。一睁眼,却看到自己师弟罗人杰软软的倒在地上,眼睛大睁,显然是被人点中了穴道。

    他刚想骂什么,却感觉**一痛,接着软软地躺在地上。

    他眼睛却看得清楚,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贾人达的衣服走了进来。这人是谁?他心里想着,却听到林平之惊喜地开口说:“莫少侠?”

    “是华山弟子莫小问?”于人豪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莫问则有些尴尬,因为林平之这一嗓子,隔壁的几个青城派的师徒全都被惊动了。

    然后他的脑海里叮的一声,提示他任务已经完成。接着,浑身上下真气猛然暴涨了一下。他已经习惯了这般,倒还没有什么。只是,接下来的任务提示却让他有些暴跳如雷。

    “恭喜宿主开启支线任务二,从余沧海手中救走林震南一家,任务完成,奖励绝世宝剑一把,任务失败,惩罚无。(念在宿主是被林平之坑了,这一次任务没有惩罚)。”

    莫问心里吐槽说:“莫语,你是因为知道我完不成,才这样说的吧?”

    莫语打字道:【冷笑】宿主,你是不是很想要惩罚,要不试一试改走辟邪剑谱路线?隔壁家的大督主很受欢迎呢。

    莫问不再言语,径自跑过去将林震南一家三口的穴道点开,接着低声说:“一会儿你们只管向前跑,别管我,也别迟疑。有多远跑多远。”

    林平之急了:“那不行,要走一起走,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自己一个面对青城派这群狼心狗肺之人。”

    莫问冷笑一声:“就跟你留下来能帮我多少一样。”

    林平之刚想说什么,余沧海则已经在窗户外面冷哼着说道:“他们也不用走了,莫贤侄,你也留下来多盘旋几天吧。上次和你师父一别,倒是让我想念得紧啊。”

    林震南夫妇脸色瞬间惨白,林平之也讷讷着说不出话来。

    莫问倒是眼珠子一转,转过身笑着说:“余师伯,侄儿倒想留下,只可惜一来师父让我下山游历,却吩咐早早回去。二来这青城山我人生地不熟,一个人过去容易住不习惯。等改天我师父有空,”我再随师父一起去青城山拜访师伯您。至于这一次,嘿嘿,恕侄儿我不能听命了。“

    余沧海咯咯地笑着:“倒不必等到下次,这一次先留下来吧!”

    他对于这个华山派弟子,却是恼怒得很,几次三番破坏自己的好事,却是要好好教训一下。

    话刚一说话,他便破窗进来。右手里剑招凌厉,左手也跟着蓄势待发。

    莫问拔出佩剑伸手一栏,两柄剑相撞,旋即又各自荡开。这个时候,余沧海的左手也跟着打了过来。莫问迎面一掌。两只手相碰,又立刻分开。

    莫问倒退了十多步,余沧海则晃了晃身子。

    莫问这下清楚,自己这位青城派掌门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想要从余沧海手下救走林震南一家,怕是要多费些功夫了。

    他站在那里,笑着对余沧海说道:“余师伯,何必这么客气,嘴里拦不住,就要伸手拦我。我这做侄子的可受不起。”

    余沧海只是冷哼一声:“嘿嘿,你这小子倒也着实厉害,比我青城弟子还要优秀几分。这样子,我就更不能放莫贤侄你走了。”说完,他开始运气,想要尽全力拿下莫问。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惊呼:“什么人!?”

    余沧海一分神,被莫问抓住机会,他上前挥剑,招式凌厉。余沧海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只得先行防御。他右手不疾不徐挥剑接招,左手则继续蓄力。这下,他准备使出自己独门绝技摧心掌出来。

    他瞅准时期,挥掌上前。

    就在这时,莫问左手中突然出现一个拂尘,他挥动拂尘上前一扫,根根丝线如铁丝一般扫过余沧海的手掌。

    这一下子,便在余沧海手上扫过十几道血痕。这下让余沧海大吃一惊,他急忙后退,伸手一看,只见手上血淋淋的。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莫问,却并没有在莫问身上看到有拂尘的痕迹。这是什么功夫?

    余沧海心里猜疑不已,却不敢轻易出手,只好站在那里兀自迟疑地看着莫问。

    莫问笑嘻嘻地站在那里耍了几个剑花。

    余沧海不敢上前,只好冷哼着说:“贤侄,你这一招倒是闻所未闻。”

    莫问笑着说:“启禀师伯,这些不过是江湖杂耍,不算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两声冷哼。

    一声来自余沧海,却是对他这种说法不屑于股。

    另一声则来自他的脑海里,却是莫语对他这种诋毁系统的话有些不满。

    但不论如何,他们两人就僵持着。任凭外面已经闹成一片,他们两人也分毫不动。

    余沧海脑子转了转,冷笑着说:“师侄的名字一向不被外人知道,想来是岳师兄最近才培养出来的俊杰。只是可惜啊,师侄这心思还没用到家,这一招调虎离山怕是用差了。”

    莫问笑嘻嘻地说:“余师伯您教训的是,只可惜外面的人可不是师侄的同伙。”

    余沧海脸色变了变,却仍旧有些怀疑:“师侄你这。”

    他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阵风袭来,蓦地一惊,手中戒备着一扭头,却不过真的是一阵风。他急忙扭过头去,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就连林震南一家三口也不见踪影了。

    这可怪了?他脸上顿时冷汗密布,急忙转身走出门去。

    小巷内,莫问搀扶着林震南夫妇一路向远处跑去,他们三人兀自陷入到混沌当中。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逃出生天,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林平之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脑子里也是一片浆糊。他几次抬头看向莫问,刚想说什么,却始终开不了口。

    这太偏离他的常识了,他始终闹不懂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只有莫问知道,但他此刻却顾不得解释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向前跑去。虽说利用了“穿墙术”逃了出来,但是也不过是逃到院子外面罢了。余沧海随时都可能追过来,要再追上来,他可就没办法了。

    不为别的,等他刚用完这一次穿墙术以后,系统莫语突然叮的一声,在脑海里提示到:“因为宿主已经连续使用10次穿墙术,穿墙术使用期限到期,技能消失。”

    莫问心里吐槽说:“莫语,你有病啊,我使用过10次了吗?”

    莫语继续在他脑海里打字说:亲爱的宿主,我就是有病,你能怎么滴?你就是使用过了10次,能怎么滴?

    还真不能怎么。

    莫问此刻对他颇为无奈,且没空理会他,谁知道莫语突然发什么疯。他此刻,一心只想带着林震南一家三口离开……

    等到余沧海追出院落之外的时候,莫问几人早已经没有踪影了。远处既没有马蹄声也没有车轱辘转动的声音,因此余沧海也不清楚他们去了那里。漫漫长夜,四周一片漆黑。这让余沧海和随后赶到的记名弟子都一脸郁闷。

    到手的鸭子,飞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