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和令狐冲的差距
    华山派遇袭的消息一经传出便闹出轩然大波。

    再联想到前不久嵩山派带着一帮人一起上华山的那一幕,很难不让人浮想翩翩。

    也因为这个缘故,当华山派飞鸽传书邀请其他三派共聚华山后。恒山派、衡山派和泰山派都欣然同意。

    定逸师太、莫大先生和天门道长纷纷带着自己的徒弟们一同前往华山汇合。

    只是他们还在路上奔波,暂且不提。

    这一日早上,莫问洗漱好后,便拿着天峨剑径自前往思过崖。

    令狐冲早已经等在那里,他看到莫问走上来,便笑着说:“小问,准备好了?”

    莫问点点头,笑着说:“大师兄,咱们好久没有切磋了。”

    令狐冲也点点头,感慨说:“是啊,我们好久没有切磋了。”

    他看着莫问,笑着说:“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刚拜师没多久,拿着扫把跟我打的那一次。那时候我还想,我这个师弟力气真大。”

    莫问挠了挠头,想想自己在这个世界小时候的事情,也是颇感有趣。

    两个人说笑了一会儿,之后,莫问便正色说:“大师兄,咱们开始吧。”

    令狐冲也颇有些严肃地看着他:“开始吧。”

    他们二人便均闭口不言,开始各个提气。

    就在他二人准备比试的时候,有几个人悄悄摸了过来。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悄悄躲在一块远处的石头后面,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见二人正要比武,便捋了捋胡须,颇感兴趣。

    就在这时,他突然抬起头,看到远处一个身影朝这里走来,躲在另一处山崖下面,却是他那个师侄岳不群。老者轻哼一声,似乎对对方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也只是冷哼一声,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令狐冲和莫问身上。

    令他意外的是,几个晚辈也悄悄抹了上来,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探头探脑。其中一个妙龄女子古灵精怪的,显然是岳灵珊。余下的,便是陆大有和林平之,他二人生怕岳灵珊会破坏了令狐冲和莫问之间的比试,因此当岳灵珊提出要来看二人比武的时候,便毫不犹豫跟了过来。

    林平之更有一点小心思,他最近对华山剑术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却有些东西始终摸不透,因此便希望借观看二人比武感悟一二。

    就在岳灵珊探头探脑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父亲躲在哪里,正有些惊讶,刚想开口,却被眼疾手快的陆大有一把捂住嘴巴拉了下去。他对岳灵珊拼命地暗示不要开口,然后低声说:“师妹,别让师父发现我们。”

    他显然知道,师父来这里的目的,自然是放心不下令狐冲与莫问两人,怕二人会在比武中受伤,顺便也想看看两个人武功都到哪一种程度了。只是,师父这人好面子,岂能被他们发现。

    岳灵珊挣脱了他的手,一脸生气地看着他,刚要开口就看到林平之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二人不要说话。

    却原来,是令狐冲和莫问要开始比试了。

    莫问率先出招,他在拿出天峨剑的那一刻,整个人心便沉浸在剑身之上。他向前一刺,招式一出,便如同惊雷一般。

    令狐冲先叫了一声好,接着手中佩剑一挑,便要荡开天峨剑。莫问岂能让他这样,便变刺为扫,手中一转,天峨剑便避开令狐冲的攻击。

    令狐冲也跟着一变招式,又一次点在天峨剑力道不及的地方。

    这下,莫问又不得不变招了。

    他二人一个仿佛万丈波涛,来势汹汹,每一招都仿佛要将面前拦路的一切拍得粉碎。

    另一个却仿佛水中的蛟龙,无论风浪多大,却总是蛟龙入海,畅通无阻。

    一个大开大合,气势逼人,每一招都仿佛雷霆自九天而来。

    一个灵巧轻快,游刃有余,每一招都能攻敌必救,直击要害。

    只是短短十数回合的工夫,两个人面前便是一片光影闪动,分不清到底是剑还是剑身上的反光。

    此时太阳正缓缓升起,斜长阳光将两个人的身影在崖壁上拉得极为高大。远远看去,就仿佛两个巨大的神将在互相比试一般。

    岳灵珊在那里看得惊心动魄,忍不住问陆大有:“猴子,你说是大师兄厉害还是小问厉害。”

    大有也是看得津津有味,闻言后边忍不住说:“我觉得他俩都厉害。”

    岳灵珊噘嘴,显然不满意陆大有的说法。

    就在这时,林平之忍不住开口说:“还是大师兄厉害一些。”

    岳灵珊突然感兴趣了,便扭头问:“小师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平之却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场内,过了一会儿方才似自言自语地说:“莫师兄虽然每一招都声势惊人,但是大师兄却总能找到他的破绽。每次大师兄一出招,莫师兄就不得不变招,否则就会被大师兄抓住破绽。现在莫师兄还能仗着体内浑厚的内力与大师兄颤抖,时间长了必然会越来越被动。”

    他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到:“若我是莫师兄,该怎么摆脱这种不利局面呢?”

    他眼神中闪过某种激动的神色,似乎有所悟,却一时抓不住奥妙所在。

    岳灵珊有些不满他对自己的态度,气鼓鼓的刚想说什么,却被陆大有拦住了。陆大有自然看出来,自己这个小师弟显然悟性极高,观看小问和大师兄的比武有所收获。

    因为莫问的缘故,他对这个小师弟还是颇为照顾的。知道因为青城派的缘故,小师弟险些被害得家破人亡。再加上他对众人都和善的很,也一直被看作是小问的跟班,自然师兄弟对他也照顾得很。

    眼见小师弟有所收获,便容不得小师妹打扰了。

    他便悄悄对小师妹说到:“小师弟有所收获,咱们先别打搅他。”

    岳灵珊不满地看了林平之一眼,却也知道分寸,便嘟囔着嘴朝一旁躲了躲,生怕影响到他。

    她扭过脸,便生气地朝场内看去。

    场地上,莫问自然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利局面,他眉头微皱,脑袋中在仔细思考破解之道。

    在剑术的理解上,他和大师兄的目前可以说有相当大的差距。

    如果说他刚刚渐入佳境的话,大师兄已经到达精益求精的地步了。

    虽然,在华山剑术上,莫问的造诣也是颇深。但面对号称破天下一切招式的独孤九剑,这点造诣还是不够看的。

    难道就这样一直到被打败?

    莫问有些焦急,但还是耐着性子想着破解之道。

    这时,他突然看到太阳渐渐升起,阳光已经将思过崖照得格外明亮。

    他心中一动,便有了计较。

    只见他用力一扫,迫得令狐冲向后一退,接着剑身一翻,接着剑身将太阳光发射向令狐冲的眼睛。

    令狐冲眯着眼,向后连退几步。

    莫问得势不饶人,浑身蓦地化作一座高峰,脸色紫气发动,紫霞神功径自使出。

    他体内的真气向来中正平和,在攻击上自然不如后学的紫霞神功。且两者因为都源自道家学说,便有许多共通的地方,是以施展起来,竟然能借助紫霞神功调动全身的真气。

    再加上他脚下如云似风一般飘忽不定的步法,他的每一招攻击,竟然比先前又快了一分。

    令狐冲失了先手,此刻也只能被迫采取守势。只是他对剑术的领悟已经到了极高的地步,抵挡之余,竟能够频施反击的招式。

    渐渐的,莫问蓄势而来的攻势竟被他渐渐消磨殆尽。

    当莫问势如破竹的气势渐渐消弭后,令狐冲的反击招式也越来越凌厉。如此一来,莫问竟慢慢丧失了主动。

    到最后,他不得不凭借自己的内力和步法进行防御。

    而令狐冲则仿佛脱笼的蛟龙,一招快过一招,一招强过一招。

    莫问的攻势被抵消,防御竟也变得千疮百孔起来。到最后,竟只能勉强抵挡,疲于应付。

    最终,令狐冲抓住他招式中的破绽,剑背打在他的手臂之上。

    莫问手中的佩剑险些脱手,却不得不停下来。

    倘若刚才令狐冲不是用剑背的话,怕他的手早就受伤了。他提着剑,苦笑着说:“看来,大师兄你的剑术已经臻至大成了。”

    他勉强稳定心神,这是才察觉到自己体内真气竟消耗大半。他忙调转玉清洞微诀,站在那里缓缓恢复自己的真气。

    令狐冲也停在那里,却察觉自己后背竟然湿了大半,脚也有些发软。虽然自己凭剑术胜过师弟一头,但内力上却差了许多。倘若莫问的剑术再精进一些,怕今天输的就是自己了。

    他站在那里,恢复了些许体力,方才笑着说:“小问,你的剑术也不差,更何况你这随机应变的机灵劲儿,师兄也比不上。”

    刚才莫问利用剑身反射太阳光这一招,便是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若不是自己剑术上造诣确实非凡的话,怕那一下便会吃了大亏。

    莫问笑着摇了摇头。

    他刚想说话,便听到莫语在脑海里打字到:“宿主,你还有2次挑战机会,挑战失败,你会失去本世界继续做主线任务的机会呦。”

    莫问一顿,有些苦笑,自己和大师兄之间的差距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他定了定神,之后方才开口到:“好了大师兄,咱俩都打累了,就去里面稍稍坐坐吧。”

    他扫了一圈,若有所指地说:“咱们今天这一场比试,可是有不少人暗中观望呢。”

    令狐冲惊讶到:“竟然有人暗中偷窥?”

    他略一想想,便失笑到:“是了,定是太师叔,怕是他看了这一场比试还要嫌弃我不争气来着。”

    莫问摇了摇头,突然听到莫语在脑海里提示到:“叮,林平之对华山剑法的领悟,已经到达小有所成的巅峰,还差一个机缘就可以步入渐入佳境的地步,请宿主继续努力呦。”

    莫问心中一动,便扭过脸来朝着几人隐身的地方笑着说:“大有师兄、师姐、师弟,你们都出来吧。”

    令狐冲眉头一挑,颇有些惊讶地看向那里。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岳灵珊、陆大有、林平之依次走了出来。

    令狐冲一见他们,便皱着眉头说到:“小师妹,你们怎么来了?要是让师父发现你们上山的话,岂不是又要罚你们了?”

    岳灵珊撅着嘴说:“不早就被发现了。”

    陆大有咳嗽一声,防止他穿帮。

    莫问笑了笑,看着兀自有些激动的林平之,笑着问他:“林师弟你有什么收获?”

    林平之抬起头,激动地将自己的感悟一言一语说了出来。

    令狐冲惊讶地开口说:“没想到小师弟你竟然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

    接着他便当众给林平之讲解了他感悟中的一些谬误所在。

    他的一言一语,不仅让林平之茅塞顿开,感悟颇深。就连在一旁听着的莫问也受益匪浅。不知不觉之间,他对华山剑术的理解,竟然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然,还没有就此提升到精益求精的地步。

    林平之越听越激动,到最后,竟然开口说:“大师兄,要不咱们比试一场?”

    话一开口,他便有些后悔。

    岳灵珊也在一旁恼怒地说:“好你个小林子,竟然这么不懂事。大师兄刚比过一场,怎么可能再和你比试一场?”

    莫问笑着插嘴说:“林师弟,咱们比试一场吧。”

    林平之刚才还有些不好意思,听到莫问这么说,便抬起头,有些惊喜地说:“莫师兄,真的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