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五岳会盟,好戏开场
    山山脚下,一行人正缓步向上行走。

    最前面的,是一个活泼的妙龄少女,她几乎是一蹦一跳地行走在山路之上,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她很高兴,因为这是近一年来她难得的一次出行。

    仿佛是离开牢笼的百灵鸟,她一路上很是活泼。

    这不,刚走过一段山路,她竟嫌弃后面的人走得太慢,站在那里扭过脸喊道:“大师兄,你快点!”

    后边,一行人中一个俊朗的青年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扭过头看自己的师父,见师父不过皱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这才放下心来。他走上前去,笑着说:“师妹,慢一点。”

    他们的师父,最终只是冷哼一声。

    他们的师娘却扑哧笑出声来,看着前面这两个孩子,竟扭过头去对他们的师父说:“师兄,你看,像不像咱们小时候?”

    师父的脸上稍稍抽搐了下,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大对劲。

    余下的师兄弟们,则嘻嘻哈哈地看着前面的一对情侣,有说有笑的,心情显然放松到了极点。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莫问,嘴角挂着微笑,眼神里却闪过一丝苦涩。

    终究不过是一个梦罢了。

    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只不过,这梦太过真切了一些。

    系统这一刻只是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宿主。毕竟,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暂时不能告诉宿主罢了。

    莫问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他继续向前走。

    他师父岳不群扭过头来,看向他,见他情绪有些低沉,便问道:“小问,你最近有什么心思吗?”

    莫问抬起头,勉强笑着:“没什么,只是修行路上多了一些苦恼罢了。”

    岳不群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却叹了口气:“小问,为师也帮不了你太多,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有时候,多想想多做做就可以了。”

    莫问点了点头,笑着说:“知道了师父。”

    岳不群见他这般,便不再继续开口。

    宁中则也扭过头看了看莫问,她有些担忧,总觉得莫问心里还藏着其他的事。只是,她暂且把这种想法藏在心里。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呢。

    莫问静下心来,将自己的杂乱心思全都掩藏起来。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完成最终的任务,也算圆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执念。

    华山师徒一行很快来到嵩山派的宗门内,早有嵩山派的弟子将他们迎进大厅内。

    此刻,五岳剑派聚集一堂,盟主左冷禅高高坐在大厅正中的位置上闭目养神。他的左边是陆柏,右边是丁勉,两个人俱都面色不善地看向岳不群和莫问这一对华山师徒。

    岳不群则微笑着向其他四派的人打招呼,接着,便引着众位弟子在华山派的位置上坐下。

    他环顾一圈,见恒山的定逸师太、泰山的天门道长以及衡山的莫大先生俱都向他看来,便点头微笑致意。接着,他便看到闭着眼的左冷禅睁开眼看向他,虽然微微一怔,但岳不群还是笑着朝左冷禅也点头致意。

    左冷禅则冷哼一声,他目光扫了一圈,接着缓缓开口:“既然大家都到齐了……”

    就在这时,一位嵩山派的弟子走了进来,他站在那里对左冷禅双手抱拳禀告到:“掌门,少林的方证大师以及武当的冲虚道长到了。”

    “哦?”左冷禅有些动容,急忙起身对其他四派掌门说道:“诸位,我们一起去迎一迎吧。”

    几位掌门也不敢怠慢,纷纷起身相迎。

    这边,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各带着自己的弟子在几名嵩山派弟子的引领下已经来到大厅前。左冷禅上前走了几步,笑着说:“哈哈,方证大师、冲虚道长,真实稀客啊。你们二位一起来,我五岳剑派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急忙上前一步。方证大师念动佛号:“阿弥陀佛,左盟主可安好,我和冲虚道长不请自来,还请多多见谅。”

    左冷禅笑着说:“哪里,哪里,你们二位能来见证我五岳剑派的大事,是我们的荣幸。我左冷禅还能说什么呢,高兴还来不及呢。”

    方证大师笑了笑,接着扭过脸来看向岳不群,笑着说:“岳掌门,好久不见。”

    岳不群笑着抱拳说:“方证大师,好久不见。”

    方证大师笑着看向岳不群身后的莫问,眼睛一亮:“这边是和令狐冲一起并称华山双侠的莫问莫少侠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冲虚道长也点头道:“无量天尊,莫少侠当真是英雄少年,看来合该华山大兴啊。”

    他二人说完以后,便看到莫问身子一阵抽搐,脸上也有些抽搐。冲虚便好奇地问道:“莫少侠,你这是最近身子有些不适?”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莫问,之间莫问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倒不是,只是刚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阵阴风,吹得人有些发冷,让诸位见笑了。”

    他有些苦笑,这无意间又完成一个任务,有些让他措手不及。只是,这系统强行灌注真气的方式实在太让人无语。

    这大庭广众的,看起来像是自己那什么一样。一瞬间,他都有些心虚想要低头看看自己裤子。这感觉,太不对味了。

    也因为如此,当冲虚问起来的时候,他便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敷衍过去。

    只是,他的话却让有些人不舒服了。

    只见有人冷笑着说:“什么阴风,怕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有些受不起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的夸赞吧。”

    莫问扭过头来,却看到是嵩山派的熟人费彬,他笑了笑,不理会这些。费彬冷哼一声,眼神更加阴冷了一些。

    左冷禅哈哈笑着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他的身上,之间他笑着侧过身,邀请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向里面走去,嘴里还说着:“咱们五岳派人才辈出,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你们要是见到一个就夸赞一个,怕就没有时候了。咱们还是屋里说话吧。”

    说完,他便引着众人径自回到大厅里。当他路过莫问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却掩饰得很好。

    莫问也无所谓,他现在看开很多,所谓左冷禅阴狠的神情,也不过如是。

    众人在大厅里纷纷坐定。

    左冷禅大马金刀地坐在大厅正中,环顾一周,接着便缓缓开口说道:“今日,魔教前任教主任我行重出江湖,魔教虽然发生了些内乱,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倘若我们不能齐心合力的话,怕今后江湖又会生出不少乱子来。今日,左某召集五岳大会,为的就是和大家好好商议一下咱们五岳派的将来。”

    众人心中一凛,都知道,正戏来了。

    之间左冷禅继续说道:“咱们五岳虽然联盟,但是实力还是比较松散,也容易被魔教各个击破。譬如衡山派的刘正风,勾结魔教长老曲洋,却不肯认罪便是一例。再譬如前段时间,华山派被来路不明的杀手偷袭,又是一例。若长此以往,咱们五岳剑派可就要危在旦夕了。因此,我提议,不如咱们五岳剑派合而为一,集五家之长,共同对抗魔教。”

    他顿了顿,看向几位掌门:“诸位,可否愿意和左某一起共商大局呢?”

    泰山派的天门道长第一个拍案而起,他站在那里,朗声说道:“不劳烦左盟主挂念,我泰山自有传承以来,香火便未曾断绝,因此五岳并派的事情,就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他身后突然有人开口说话。

    天门道长扭头,发现却是自己的师叔玉玑子。他不免有些吃惊:“师叔,你这是什么话?”

    玉玑子痛心疾首地对他说:“师侄,你这是要害我们泰山派啊。左盟主也是为大局着想,你试想下,倘若五岳不并派的话,万一魔教来袭,我泰山上下如何自保?因此我觉得,左盟主的建议非常好,应该并派。”

    天门道长气得直哆嗦:“师叔,你竟然这样?你难道忘了我师父当年是怎么说的吗?”

    玉玑子冷哼道:“师侄,你怎么还是这样顽固。五岳并派是大势所趋,岂能让你这般螳臂当车。师侄,你最近操劳太重,脑子有些混沌,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你再如此,还怎么领导我们泰山派?师侄,莫要自毁前程,把泰山往绝路上逼。”

    天门道长颤颤地举着手指着玉玑子,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站在岳不群身后的莫问见状,不由得暗叹:左冷禅还真是一个枭雄,竟然为五岳并派暗地里做了这么多的谋划。只是可惜的是,他的一些举动却多半受挫,却不知道他被离地还有什么谋划。

    过了一会儿,天门道长被自己师叔气得拿出掌门令牌就要扔出去。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岳不群身边的林平之却忍不住说了一句:“玉玑子道长,你身为泰山派的人,竟然吃里扒外和嵩山派勾结在一起,难道你不拍其他几派耻笑吗?”

    天门道长闻言一怔,接着看到玉玑子正两眼放光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掌门令牌,突然若有所思。他急忙将令牌收进怀里,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师叔。

    大厅里轰得一声议论开来,显然,对于玉玑子的行为,好多人都有些看不惯了。

    玉玑子有些气急败坏,扭过头来刚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阴阳怪气地说到:“人家泰山派的事情,你一个华山弟子又插什么嘴呢?莫非你华山派也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莫问皱着眉头,转过身,冷哼道:“什么人在胡言乱语?”他声音洪亮,竟震得整个房梁嗡嗡直响,一时之间,竟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少人露出诧异地目光看向莫问,惊讶他这般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的修为。

    就连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都忍不住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就连左冷禅都冷哼一声,忍不住看向莫问。他的眼中充满了凝重,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预感,莫问是他完成五岳并派梦想的一大阻力。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