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我岳不群为了华山崛起什么都愿意
    因为莫问的一声喝问,大厅内瞬间竟安静下来。一时之间,暗地里说话的那一位也不敢说什么了,显然有些忌惮。

    而天门道长也借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哼道:“反正,泰山派的香火不能在我这里断绝了,你们谁想投靠嵩山,敬请去投靠吧。我泰山,就当没有你们这样的人!”

    左冷禅皱了皱头,他缓缓开口说道:“天门道长,你这就不对了。五岳并派是人心所向,岂是众位有了投靠我嵩山的心思?我左某人从来不做危急五岳派的事,你莫要误会了。”

    他扭过头,看向岳不群,笑着说:“岳掌门,你说如何?”

    岳不群看着左冷禅,淡淡地说:“左掌门心是好的,不过五岳剑派合并一事,如今看来却不是什么好的选择。我看,不如我们还是搁置再议吧。”

    左冷禅见状,扭过头看向定逸师太,还未说话,并听到定逸师太冷哼到:“左盟主,我恒山都是女弟子,就不掺和什么并派的事情了。”

    衡山派的莫大先生原本是闭上眼的,此刻竟也睁开眼,赞成到:“却是如此,咱们五岳派并派一事,多此一举了。”

    左冷禅见状,便知道这一次是自己计划落空了。他便冷哼一声,不再提这件事情。接着,他便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并派的事情那就从后再议吧。不过还有一事,我左某当了这么多年的盟主,也是该换个人当当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哪位掌门想要当这个盟主呢?咱们五岳向来以实力为尊,这一次,又有谁能够独占鳌头,成为下一位五岳盟主呢?”

    众人心中一凌,却知道这是左冷禅赤裸裸的阳谋。这五岳当中,又有哪位掌门的实力比得过他呢?

    一时之间,众人暗暗发苦,明知道这盟主多半会被左冷禅夺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就在这时,岳不群却哈哈大笑起来:“左掌门,我看不如这样,既然是选盟主,也可以让弟子代师父出战。岳某不才,就让我徒弟令狐冲和莫问代我参战吧。”

    左冷禅冷笑到:“岳掌门,怕是不妥吧,倘若如此,这徒弟要是当了五月盟主,你这个师父又岂能受他节制呢?这岂不是让徒弟背负一个违逆师父的罪名吗?”

    岳不群笑着回到:“怎么会呢?倘若他们要是有一个有幸当了盟主,这华山掌门一职让给他便是了。”

    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引起众人的惊呼。令狐冲更是当即跪在地上说道:“师父,弟子岂敢这般冒犯。”

    莫问见状,也跪在地上说:“请师父收回成命。”

    另外几个掌门见状,也不由得暗自纳罕,这岳不群竟能牺牲自己?

    岳不群转过头看着两位弟子,柔声说道:“痴儿,为师一心光大华山派门楣,你们倘若能当上五岳盟主,为师岂能为了一己之私断送华山光大的机会呢。冲儿、小问,快起来,莫要辜负了为师的一番心意。”

    令狐冲见状,泣道:“师父,弟子怎敢做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请师父收回成命。”

    岳不群忽然怒喝道:“令狐冲,你莫不是要气死师父才行?为师一心光大华山派门楣,为了这个心愿,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你令狐冲难道要让我华山派光大的希望就此被扼杀到摇篮当中?你这是孝顺吗?你这是忤逆啊!”

    令狐冲见状,吓得急忙磕头说:“师父,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做不到这等忤逆的事情啊。”

    就在这时,莫问突然将他拽了起来,沉声道:“师兄,你魔怔了?你纵然是当了华山派掌门,师父仍然还是你师父,莫不是你以为你当了掌门就断绝师徒关系了?更何况,咱们师父这些年为华山操劳不已,你难道不想让他好好享受几年?大师兄,你不要在这里陷入到魔怔了,光大华山门楣是咱们师父一直以来的愿望,你岂能不听师父的,让他这个愿望落空?”

    令狐冲一怔,方才恍然,接着有些羞愧地对莫问说道:“还是小问你想得通。”

    接着,他一脸羞愧地看着自己师父:“师父,徒弟知道错了。”

    岳不群冷哼一声,接着赞赏地看了看莫问一眼,心里想,还是小问理解我。

    殊不知,莫问这也是不得已。他心里想着,倘若不能这般让自己和令狐冲上场,自己岂不是不能和左冷禅比试了,那自己的扭曲值不是得不到了。毕竟,有一个抽奖机会呢。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一切要拉令狐冲起来的原因,他可不想最后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就灰溜溜地离开这里。

    定逸师太见状,不由得赞叹道:“岳掌门,你为了华山当真是鞠躬尽瘁啊,贫尼敬佩。”

    天门道长也点头说:“还是岳掌门看得开,合该华山当兴啊。”

    就连莫大也睁开眼看了看岳不群,接着说道:“岳掌门,不错。”

    就在这时,陆柏冷笑着说:“五岳派选盟主,原本就是掌门的事情,若是按照岳掌门这般,岂不是任意一个五岳弟子都可以竞选盟主了?”

    岳不群笑着说:“如果你们嵩山有什么俊杰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左掌门舍得让出掌门之位就行。”

    他为了广大华山门楣,一切都可以豁的出去,自然是要极力让令狐冲和莫问去参加比试。定逸师太、天门道长和莫大先生毕竟都受过华山派的恩惠,也都对左冷禅近些年的行事颇为反感,自然也赞成这般而为。无非是华山和嵩山争夺这个掌门之位,与其让野心勃勃的左冷禅继续当五岳派的盟主,还不如选华山派的令狐冲或者莫问来当这个盟主比较好。

    因此定逸师太便点头说:“贫尼觉得可行,五岳剑派向来以实力为尊,这么多年都是咱们这些老骨头在为五岳剑派操劳,也是时候该换些新鲜的血液了。”

    天门道长和莫大先生也点头称是。

    左冷禅见状,便知道其他四派已经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了。他眯着眼,阴冷地看向华山派中的令狐冲和莫问两人,过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既然岳掌门如此有魄力,我左某也不会拦住,就让令狐贤侄和莫贤侄也参加盟主选举的比试吧。”

    他又换了个语气,冷冷地说道:“只是,刀剑无眼,两位贤侄到时候还是要小心些。”

    令狐冲和莫问心中一凛,顿时知道左冷禅这是起了杀心。但是他们毫不畏惧。

    令狐冲看向自己的师父,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五岳剑派的盟主。

    而莫问则心中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这下终于可以和左冷禅比试了。虽然自己心里也不清楚最终结果如何,但获胜的希望是极大的。

    就这样,五位掌门议定了比试的章程,接着便动身去校场参加比试了。

    比武场上,几位掌门坐在场边的座椅上,并没有急着进场比试。毕竟,令狐冲和莫问这两个晚辈加入比试,让他们多少有些落不下面子。

    岳不群捋了捋胡子,接着转身对莫问说:“小问,你先下场,和诸位师兄弟比试比试,然后再和几位师叔们请教下武功。”

    莫问拱身称是,接着他便从华山的队伍里走了出来,脚下一动,便如一团浮云一般飘到比武场中。他这身手一露,便让五岳剑派里的众位弟子们惊叹不已,一时间议论声四起。

    左冷禅坐在比武场北侧的位置上,看向场外,眉头微皱。他冷哼一声,便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弟陆柏。陆柏会意,朝泰山派中的玉玑子使了使颜色。

    玉玑子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咬牙从泰山派的队伍里走了出来。他一个纵身跃到比武场上,看着莫问,笑着说:“莫贤孙,我见你轻功不错,一时心喜,想要考教几招。你可愿和我比试。”

    莫问闻言,笑嘻嘻地拱手说:“多谢泰山派的太师叔下场指教,晚辈不生荣幸。”

    玉玑子捋着胡子笑着说:“那里,那里,贤孙,一会儿可不要留手呦。”

    莫问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嘴里却接着说道:“太师叔,晚辈可不敢造次。有太师叔在这里,晚辈连先动手都不敢,岂能一会儿冒犯太师叔。”

    玉玑子眼睛一亮,笑着说:“好说,好说,你尽管出手,不过,确实一个晚辈不该先出手,就让太师叔我先来测测你的深浅吧。”

    说完,他便拔剑出鞘,径自朝莫问杀去。

    场外,定逸师太冷哼一声,对旁边坐着的莫大先生说道:“这玉玑子真是倚老卖老,这等欺压小辈的举动也能做出来?”

    莫大先生咳嗽一声,并没有答话,他抬头看到对面坐着的天门道长早已经脸色涨红,正恨恨地盯着场上。他心中一叹,又想起自家衡山派里一堆不服管教的师弟们,也是心有戚戚。

    场上,莫问侧身避开玉玑子的招式,左手一挥,天峨剑连剑鞘都没有出来,只是在手上一个翻转,便打在玉玑子伸出的手腕上。玉玑子便感觉手腕处传来剧痛,接着,手中的剑便脱手而出,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莫问见状,慌忙后退,一副惊慌失措地样子:“太师叔,弟子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玉玑子也后退几步,抬起右手一看,发现手腕红肿不堪,显然是不能握剑了。他顿时觉得脸上发臊,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回泰山派的队伍当中。

    这下,比武场下顿时议论纷纷。才一个回合,泰山派的耆老玉玑子便败在莫问手下。不知道是玉玑子拿大还是实力真的不行。

    场下,岳不群也躬身给天门道长表达歉意:“道长,我这徒儿有些放肆了,他竟趁玉玑子师叔毫无准备突下重手,确实是有些无礼了。这里代我向玉玑子师叔表达歉意,等小问下场了,我定要他登门赔罪。”

    天门道长摇了摇头,有些颓然地笑到:“岳掌门,不要这样,我泰山多了几个吃里扒外的师叔,竟妄图以大欺小,输了便是活该。我岂能再怪罪贤侄。莫贤侄他少年英才,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高深的武功,便是我也万不是他的对手,有些人下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说完,他竟有些激动地站起来,高声对着场内喊道:“莫贤侄,你当真是少年英才,华山有你和令狐冲,合该大兴啊。我泰山自认不如!”

    众人一阵哗然,没想到天门道长竟如此果断。

    莫大先生也笑着说:“天门师弟,你竟如此果决?也罢,我衡山上下也无一人是莫贤侄的对手,莫贤侄,我们衡山派也自认不如。”

    定逸师太坐在那里,笑着说:“我们恒山也是颇为看重莫贤侄和令狐贤侄,这场比试,我们恒山派也自认不如!”

    这下,场下更是一片哗然,三位掌门连连发话,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一时间,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了场上。

    这华山派的弟子,竟然真的如此厉害?竟一下折服三个门派的掌门?

    左冷禅脸色顿时阴冷起来,他盯着场下的莫问看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浑厚洪亮,竟将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一时之间,众人都为之失声。几位掌门互相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的惊讶和忌惮。左冷禅厉害如斯,莫问能不能打得过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