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令人羡慕的段王爷
    乔峰坐在火堆前默然不语。

    这位顶天立地的汉子,这些天见证了自己养父母和授业恩师相继被人暗害;也经历了寻找当年带头大哥线索无果,却被人诬陷为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更是在前往边关以后,见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留下遗书。这么多天下来,哪怕他脊梁再坚挺,也险些被突如其来的一些列变故压垮。

    幸运的是,他收获了一个对他仰慕至极、不离不弃的阿朱。

    更幸运的是,还依然有人相信他的清白,愿意为他寻找真相讨还一个公道。

    看着坐在一侧闭目养神的老道士,乔峰心中暗暗感激。他又扭头看向阿朱,见她正低着头嘴角带着笑,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那里玩弄着。

    天下之大,总有我乔峰容身之所。

    乔峰心里吐了一口气。

    他扭过头,对莫问说道:“前辈,马夫人说大理段王爷就是当年的带头大哥,不知道这段王爷身手如何,我该去哪里找他?”

    莫问眼睛也不睁开,只是淡淡地问道:“你真以为段王爷是带头大哥?”

    乔峰怔道:“不是吗?马夫人总不可能连白长老也会骗吧?”

    莫问接着问道:“你以为阿朱骗过马夫人了?”

    阿朱一抬头,有些讶然:“啊,我露出什么破绽了吗?”

    莫问也不戳穿,只是问:“马夫人和你说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吗?”

    阿朱歪着头想了想,突然有些懊恼的说:“呀,我被骗了!”

    乔峰有些茫然:“阿朱,你不是伪装得很巧妙吗?为何说被骗了呢?”

    阿朱扭过头,撅着嘴地对乔峰说:“乔大哥,你忘了马夫人曾经说了一句,‘今晚的月亮真白啊’,想来是这一句我没答对露出的破绽。”

    乔峰先是一愣,旋即愤怒地说道:“康敏这个贱人还真跟白长老有不可告人的奸情啊,竟然有这等私密的悄悄话,该死,她险些误了我大事!”

    他有些生气,就想起身回去去找马夫人的麻烦。但莫问轻哼了一声,却瞬间让他怒气全消。乔峰坐在那里,苦笑着对莫问说:“莫道长,让你见笑了。”

    莫问双眼睁开一道细缝,淡然地说:“乔帮主,你修身养性的功夫还不到家啊。你这会儿过去,马夫人会怎么办?哼哼,看样子你活该被人算计。”

    乔峰挠了挠头,爽朗地笑着:“前辈,乔某确实少了些定性,不过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好办法?”

    莫问笑到:“你倒是爽快,这样,我们看看马夫人为什么要让你去找段正淳。不知道这位风流成性的段王爷,当年是不是和马夫人有过什么交际。”

    乔峰显示恍然,随机冷哼了一声。他看不惯这些水性杨花的女子,更何况自己兄弟的死,说不得和马夫人有什么关连。

    阿朱在一旁插嘴道:“老道长,那倒何处寻找这大理段王爷呢?”

    莫问摇头晃脑,故作高深地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两位,说不得咱们一路走下去,就能见到这位段王爷了。”

    阿朱撅着嘴嘟囔着:“老道长你又故弄玄虚了。”

    乔峰苦笑着摇了摇头:“阿朱,莫开玩笑。”

    他坐在那里,爽朗地笑着:“既然天教我要会一会这大理段王爷,我便会一会他。看看这位大理段王爷,当年和马夫人有什么交情。”

    绿竹如林,小径成荫,一条溪流在一侧蜿蜒而来,一渔夫在青苔丛生的大石头上怡然垂钓。

    莫问捋着胡子悠然欣赏着美景,不紧不慢地走在这小道上。

    阿朱则牵着乔峰的手走在他身后,时不时看向一侧节节青翠的绿竹。她眼中带笑,腮边有桃花一般的嫣红,嘴角微微翘起,脚步也十分悠然。

    有这样一位女子在侧,乔峰的脚步也跟着慢了不少。

    他们三人一路走来,过了垂钓的渔夫,扭头又看见一个打柴的樵夫。那打柴的樵夫原本见了他们三个心生警惕,但又很快认出为首的那个白胡子老道是谁。不过是大半个月的功夫,中无敌的称呼便已经传遍整个江湖。虽然无论多少人暗地里不服气莫问这个称谓,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老来丧子的老道士,确实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只是,他的身份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樵夫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到莫问对他招了招手:“那个樵夫,你来,你们家段王爷是不是在前面?”

    樵夫一惊,尚且没有反应过来,莫问便点了点头笑着说:“看来是了,你且安心打柴,我们并无恶意,只是去拜访一下这位闻名已久的大理段王爷。”

    樵夫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自己的武力在莫问面前不值一提,便知趣地扭头就走。看样子,怕是要先去禀报他们王爷去了。

    莫问也不理会,只是扭头对乔峰笑着说道:“看来说书的说的还是不甚可靠,这王子乔装在民间寻美,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轻易置身险境呢。我想大概那些故事中的机缘巧合,多半是王子算计好的。像咱们这位段王爷,放下身段去找自己的老相好,怎么会身边不放几个高手呢。”

    乔峰则淡然地说了一句:“看来这位大理段王爷倒是风流成性。”

    莫问看着他,突然笑着说:“你说,这康敏是不是也是段王爷当年的老相好?”

    乔峰眉毛一挑,刚想说什么,却有些默然。他自然是想到了,怕是康敏这个**年轻时还不知如何呢。可怜他那个兄弟,竟娶了这样一个女子入门。

    此后,乔峰便不再说什么,只是眉头紧皱,似是很不开心。阿朱自然体会到乔峰此刻的心境,便倚靠在他身边,伸手就要抚平他紧皱的眉头。乔峰见状,便展颜一笑,眉毛自然平顺了。

    见他们这般,莫问摇了摇头,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成就感。不为别的,只为这一世乔峰注定不会悲苦。

    只是,许久不说话的系统在他脑海里吐槽到:“你又没获得什么奖励,有毛线的成就感。”

    莫问翻了个白眼,但旋即一怔:“系统,你可以在我脑子里说话?”

    系统回答道:“可以啊,我恢复了。”

    莫问哦了一声,便将其抛在脑后。

    接着他的注意力便被溪边桥上的一幕给吸引住了。

    清澈的溪流上,一座竹桥横在那里,一个浑身穿着一件靛青色长袍,腰间系着玉带的中年男子左手正捋着鬓边的一缕长发,右手慢悠悠扇着一柄上面写着苏东坡水调歌头的墨玉竹扇悠然站在那里。

    他眼的前方,一个貌若三十岁左右的江南少妇穿着一件水青色的裙子,赤着脚站在碧竹做的竹筏上,两只白玉的胳膊撑在那里,嘴里唱着江南小调。

    莫问站在那里,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叹到:“这大理段王爷当真令人羡慕不已。”

    他正要说话,突然看到一个紫衣服的小姑娘突然笑着从另一边跑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被渔网绑住的樵夫。却正是刚刚莫问他们遇见的一个。

    显然,这紫衣服的小姑娘定是使了什么法子戏弄起这位樵夫来。

    莫问摇了摇头,心道这一家子都不那么让人省心。

    这时,那王爷也看到了这女子,便合上扇子,翩然一跃落在溪边。他慢悠悠走过去,先是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接着笑着说:“这位姑娘,你……”

    还未说完,他脸色便突然一变,急忙侧身躲开小姑娘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他左手飞快探出、径自抓向这小姑娘的手腕,手一翻,小姑娘的原本手心向下的左手便翻了上来,只见小手里正捏着几根细长的钢针,针尖上泛着绿油油的光泽,显然涂上了某种毒物。

    王爷皱着眉头,冷哼一声:“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歹毒,你是谁家的弟子?”

    小姑娘笑嘻嘻地不说话,突然一翻身,右手也跟着伸了过来。王爷自然注意到他的变化,只是伸手一打,小姑娘哎呀一声,右手里捏着的几根针应声落地。

    王爷脸色有些难看了:“你这小姑娘怎么这般胡闹,再这样,休怪本王下手无情了。”

    小姑娘苦着脸,有些怯怯地看着王爷,她向后一步嘴里说着:“您,您是王爷?小女子有眼无珠,还请王爷见谅,我这里给您磕头赔罪了。”

    说完,她就要屈膝跪下。王爷伸手要去拦,却突然看到小姑娘向前一探,手中竟多了一把绿油油的匕首。王爷大怒,一把拍在小姑娘的手腕上,接着反手就将小姑娘打飞如去。

    眼见这小姑娘就要面色惨白就要跌入水里,突然有一个身影落在她身边,伸手一接便将她轻轻抓住。他站在那里,捋着胡子笑着对王爷说道:“段王爷,小孩子不懂事,你可不能下这么重的手,不然有你后悔的。”

    王爷站在那里,脸色难看:“这小小年纪就如此心肠歹毒,若不好好教训一通,将来还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的祸害呢。”

    他又盯着老道士:“道长莫不是如今江湖上盛传的‘中神通’前辈吧,不知道长您来此地有何贵干。”

    莫问捋着胡子,故作高深的说:“无他,只为三件事而来。”

    王爷神色凝重,一边示意其他人不要靠前,一边问道:“不知道道长为了哪三件事。”

    莫问笑着提了提手中的小姑娘,见她兀自装作晕过去的样子,便笑着说:“第一件事,就是为了这个从小被父母心狠送出去的小姑娘。不知道竹筏上的夫人可否过来一趟,这姑娘身上有些标记需要你验一验。”

    他这句话一出,有两个人脸色立刻变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