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七十章 呸,康敏你也有今日
    屋子里,康敏一把抓住段正淳那只想入非非的手,娇笑着问他:“段王爷,你是不是真的是一只色中饿鬼,这些年没少祸害良家妇女吧。想我康敏当年,也是这么被你骗上手的。”

    段正淳柔声道:“敏敏,我只对你一片痴心。”

    康敏咯咯笑着:“是吗,那我可不信。”

    段正淳一本正经地说:“我可以发誓,我段某若不是对……”

    正说间,他却被康敏用小手捂住了嘴。康敏看着他,柔声道:“你的心思,我怎么能不知道。不过啊,我还是想要听你的心亲自说一说。”

    段正淳笑到:“好啊,你伸手摸一摸。看它是不是遇到你了就扑棱扑棱跳个不停。”

    康敏笑着,伸手就去摸向段正淳的心口,只是刚到心口的时候,她突然飞快出手,快速点住段正淳的穴道。

    段正淳一怔:“敏敏,你这是为何?”

    白世镜也推门而入:“敏敏。”

    他扭头看见段正淳,突然勃然大怒:“好你个贱妇,几日不见竟然敢偷了男人。”

    康敏面不改色地将自己滑落在肩头的衣衫拉好,站在那里对着白世镜笑着说:“世镜,你不是对我说什么都可以做吗?那你把他杀了!”

    她伸手指着段正淳,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似乎在指着一个全然不相干的人。

    白世镜却愣住了,他扭头看向段正淳,突然脸色大变,伸出一只手也指着段正淳说:“段,段,段王爷?”

    远处,站在树梢上的乔峰和莫问二人正在看戏。莫问捋着胡子嘴里不住啧啧着,他有些遗憾,这康敏翻脸太早,白世镜来的太快,不然他们会看到一出好戏。

    乔峰却脸色铁青,很是难看:“这康敏真是不守妇道,我兄弟尸骨未寒,她竟然招惹这么多人。”

    莫问摇了摇头,笑着说:“乔帮主,继续看下去,好戏还在后面呢。”

    乔峰看了莫问一眼,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却还是忍住了。他相信,莫问不会害他。

    于是他扭过头来,耐着性子看下去。

    只是莫问却嫌听得不真切,拉他一起到房屋的一角听起了墙根。乔峰虽然不愿,但为了得到最终的真相,却还是和他一起悄无声息地躲在那里。

    屋内,康敏开始用言语讥讽白世镜,想要他下狠手杀了段正淳。为了刺激他,康敏还亲自刺了段正淳一刀。

    这位风流成性的段王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年的那个可人的情妇,却是最想要他命的那个人。

    在康敏自言自语一般的言论中,段正淳知道了康敏的个性。她得不到的,就一定要毁去。就譬如当时她贪恋乔峰一般,既然乔峰这位大侠一直无视她,使得她一腔痴心付与无物。那她就毁掉他,不让别人也得到了。

    乔峰外在听得清清楚楚,几番想要动手,都被莫问止住。

    莫问知道,这后面还会有一个人过来。

    果然,当白世镜被康敏言辞刺激得忍不住动手想要杀了段正淳的时候,屋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

    “白世镜,我的喉咙好痛啊!你好狠的心!”

    如鬼魅一般的声音从那人影的喉咙里传出,这浑身穿着黑色衣服披头散发的身影,仔细看去竟然和死去的马大元颇有相似的地方。

    白世镜浑身哆嗦,脸色惨白。他本来心里就藏着不少愧疚,终日里忧心忡忡,此刻被这身影一下,竟然跌坐在地上。他双目失神,嘴巴张开又合住,几番勉强之后,才把一句话从喉咙口欧吐了出来:“大元兄弟,我,我对不起你!”

    不管康敏如何咒骂,白世镜却仿佛陷入到回忆之中,他站在那里,自言自语间竟把自己如何偷偷溜入康敏房中有了鱼水之欢,如何被康敏设计不得不杀了马大元。又如何跟着康敏一起陷害乔峰。

    这些事情一一说出来以后,躲在墙角的乔峰顿时心中充满了一腔的怒火和悲愤。

    他和白世镜是结拜兄弟,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结拜兄弟竟如此对他。

    莫问看着他,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可怜人啊。”

    可怜一个英雄,竟遭逢这些不幸。

    乔峰不能自已,只是内心悲痛。

    好在,这一切无需他自己承担。

    在康敏的咒骂声中,白世镜把一切都吐了出来。也许他心中不信眼前这人是他兄弟马大元的冤魂,但做了亏心事,一直愧疚的他自然要一吐为快。

    不管之后如何,现在的他是满足了。至少死前终归做了件好事。

    那身影既然得到了真相,伸手就扼断了白世镜的喉咙。这位丐帮长老,死相竟如同他那位可怜的兄弟马大元一样。

    就在这身影准备杀了眼睛里充满愤恨的康敏时,乔峰终于忍不住冲了进来,伸手便将那人挡住。

    “你是谁,我义父义母是不是你杀的?”

    那认出了这个身影,自然不能放过。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这身影见了他转身就走,乔峰于是也跟着追了出去。

    莫问笑嘻嘻地跳进屋里,见康敏看着他,眼睛里带着媚笑,便笑着捋着胡子说:“你这女子当真是祸国殃民,只可惜贫道我有心无力,自然对你销魂蚀骨的美妙身子不感兴趣。哈哈,你今晚是在劫难逃了。”

    他扭过头,看向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段正淳,笑着说:“段王爷,温柔乡是英雄冢,你今日可是明白了。”

    段正淳苦笑道:“我段某识人不明,倒是让道长见笑了。”

    莫问捋了捋胡子,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身点住见势不妙就要逃出去的康敏,又转过身来点开段正淳的穴道。接着身子如鬼魅一般飘忽到了外面,点开兀自睁大双眼站着的阮星竹和阿朱、阿紫姐妹。他见阮星竹眼中带了一分幽怨,带了一份恼怒,便笑着说:“王爷受伤了,夫人且去看看吧。”

    阮星竹听完心中焦急,便径自冲了进去。阿朱也跟着进去了,只有阿紫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问莫问:“喂,老道士,那康敏漂亮不漂亮?”

    莫问捋了捋胡子,笑着说:“不如你娘有灵性。”

    阿紫笑嘻嘻,接着便跑了进去。

    这会儿的功夫,阮星竹和阿朱扶着段正淳走了出来。他们急着回去,便只是跟莫问打了声招呼,便径自离开了。

    而阿紫却没有出来。莫问咳嗽了一声,大声说:“阿紫,闹够了就回去。”

    里面阿紫呀的一声,显然有些惊讶。但仍旧过了一大会儿,她才匆匆走出来。一出门,阿紫扭头看到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莫问,便笑着说:“老道士,你什么都不知道。”

    道长捋了捋胡子,笑而不语。

    阿紫便跑了出去。

    只是,莫问依稀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显然,她在等着乔峰回来。

    莫问摇摇头,他径自走到屋里。一进屋,便看到被阿紫用五花大绑绑住的康敏。她此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只是,原本能勾起人无尽欲望的脸上,多了无数道纵横交错的纹路。这是用蜂蜜抹就的,细微处,还能看到一丝猩红的痕迹。

    莫问了然,这康敏的脸是被阿紫给毁了。作为一个看过老爷子原著的人,他不由得在心里幸灾乐祸:呸,活该,你康敏竟然也有今天!

    殊不知,那虚无缥缈房间里的胖子,也是这般动作。

    这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情。

    莫问站在那里,看到康敏闭着眼斜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脸色很是平静。似乎,阿紫在划她的时候下了些麻药,让她以为阿紫不过是在她脸上胡写乱画。殊不知自己引以为傲的脸蛋,早就被阿紫给毁去了。

    她依稀感觉屋内多了一个人,便睁开眼睛。她眼睛一亮,笑着说:“道长,我被绑的难受,帮我松一松。”

    这声音酸酸软软,听到耳朵里,会自然萌发一种男性的自然反应。只可惜,上辈子是女人的莫问已经到了某种对女相也不甚在意的地步,毕竟天天都能看到更刺激的,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更何况,他现在的这具身体,也算是有心无力,所以莫问只是感觉她声音有点媚,其他的便没啥反应了。

    莫问只是站在那里,捋了捋胡子,啧啧称叹。

    康敏见莫问许久没有反应,便知道这老道长心硬如铁。她暗自咬牙,刚想说什么,又见一个人闯了进来。

    来人却是乔峰,他刚去追那个披头散发的黑衣人,却因为天黑的缘故,被那黑衣人利用声东击西的法子逃脱了。他只得回来,想要从康敏嘴里问出来带头大哥是谁。

    一进屋,他便看到屋子里这诡异的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心道老道长这是什么爱好。

    莫问见他脸色有异,便咳嗽一声:“这是你那个小姨子干的好事。”

    乔峰一听,便叹了口气:“阿紫真顽皮。”

    康敏一听,便嗤笑道:“乔大侠,乔帮主,你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一遇到段正淳便跟条狗似的在后面摇尾巴吐舌头?难道连带头大哥是谁你都不想知道了?”

    乔峰冷哼一声:“我乔某人做事堂堂正正,那容得你来评说。阿朱是段王爷的女儿,段王爷便是我的岳父。既然如此,我和他在一起有何不可?”

    康敏咬牙切齿:“那阿朱定然是一个无耻的贱人,我都得不到你,她怎么能得到?该死的,乔峰,你怎么能喜欢别人?”

    乔峰诧异:“我为何不能喜欢?”

    康敏突然神情一变,娇笑道:“乔大哥,乔大侠,你抛弃阿朱,我便告诉你带头大哥是谁?行不行?”

    就在这时,阿紫跳了进来,指着康敏破口大骂:“好你个丑八怪,真是丑人多作怪,你自己看看自己丑成什么样,还装成这样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嘻嘻,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说完,她便举起手中早就藏好的镜子,对着康敏脸上照去。康敏睁大眼睛,看到镜子里突然多出一个丑八怪出来。她起初只是以为阿紫不过是朝她脸上胡写乱画,但看仔细以后便发现自己脸上多了许多道伤疤。她大吃一惊,惊恐到整个面容都全部扭曲了。这一下,自己就更丑了。

    接着,她双眼一瞪,眼珠子翻白,已经没气了。

    乔峰来不及救她,只能看着阿紫,想要说她,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只能叹了口气,扭头就走。阿紫有些慌了,便赶过去,嘴里喊着:“姐夫,姐夫,我只是吓唬吓唬她,谁知她这么不经吓。”

    莫问瞧着他们远去,摇了摇头。

    “还不到时候呢。”莫问捋了捋胡子,自言自语。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