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系统你玩我啊 > 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乔峰、虚竹,过来认你们各自的爹
    当段王爷和王夫人在小镇再一次相遇的时候,莫问正在山中某个山腰里盘膝打坐。

    他在蓄养精神,为最后一战做万全的准备。

    虽说为了保险,他请求乔峰和无崖子届时搭手相助。然而莫问依旧放心不过。

    在整个天龙世界里,扫地僧的战斗力一直是一个谜,不知道究竟高到何种程度。

    是以,莫问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更何况此前他还曾亲身体会过一次。

    在和无崖子等人互相探讨武学上的心得体会后,莫问借着系统索要《天地不老长春功》和《六合八荒唯我独尊功》的机会,将逍遥派的种种武功都梳理了一遍。

    虽说最终还是没能让他突破筑基期,但至少,他的底子已经铺好了。

    用系统的话来讲,就是终于开窍了一回,等到这个世界结束,他就能立刻突破筑基期。

    筑基期之后,他将正式开启修真之旅。

    虽然系统语焉不详,但对于筑基期莫问还是充满了各种憧憬。更何况,前五个世界之旅结束后,他将拥有自己的身体,之后便不再是魂穿。

    莫问全力以赴,只为了完成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主线任务,只为了任务奖励里那一份筑基心得。

    当太阳透过层层树叶在地上射出斑驳的光影时,莫问睁开眼睛,目光瞥向少林寺的方向。他,要去那里了。

    少林寺门口,一干僧人举着齐眉棍将汹涌的人潮拦截在大门之外。

    玄慈、玄难等人站在大门处皱着眉头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略有些担忧,生怕这些江湖人中夹杂了一些阴险诡诈之徒,趁机来他们少林闹事。

    玄慈测过身子问一旁的玄渡和玄痛:“二位师弟,寺里可布置好了?”

    玄渡双手合十:“方丈,一切都布置好了,定然不会让宵小随意冒犯的。”

    玄慈点了点头,接着又转到另一边看着玄难:“玄难师弟,这逍遥派和咱们非亲非故,可无崖子前辈的弟子虚竹却曾是咱们少林的弟子,你说可以用这层关系来和他们交好吗?”

    玄难摇了摇头:“方丈,虚竹虽然忠厚善良,可那莫道长毕竟是无崖子前辈等人的救命恩公。更何况,莫道长一口咬定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就藏在咱们少林寺里,无崖子前辈或许有心说和,但说到底,还是会帮莫道长了结这桩恩怨的。”

    玄慈念了声佛号,只是叹到:“看来这凶手怕是真的就潜伏在咱们寺里了,可惜,我们前前后后找了多少院落,却找不到这人潜伏的踪迹。可惜,可惜啊。”

    玄难点头,也有些叹息不已:“阿弥陀佛,咱们少林如今又迎来一个多事之秋啊。”

    他突然想起来一事,便问道:“师兄,那山下藏着的叶二娘,却是怎么回事?前几日又见她发疯了,哭着闹着想要自己的孩子。”

    玄慈一顿,侧过头看向玄难,见他目光澄澈,便知道他并不知情。玄慈脸色阴晴不定,最终万般思绪还是化为一声佛号,只是低头不语。

    玄难见他这般,虽然摸不到头脑。却也不说什么。只是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毕竟这个叶二娘曾经是四大恶人之一,盗窃杀害幼儿无数,虽然被莫道长废去了全身武功,但扔给他们少林寺,却也是烫手山芋一个。更何况,莫道长到底安得什么心他尚且不知,但方丈在这件事情上的所作所为却有些令人生疑。

    莫不是,叶二娘是方丈的旧相识?

    玄难心中突然跳出这样一个想法,却先把自己吓了一跳。

    阿弥陀佛,他心中默念佛号,却忧心忡忡。

    少林寺门外,群雄之中人们正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从远处分割开来。

    却是一群声势浩大的人正从山脚下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群莺莺燕燕的少女,确实灵鹫宫的女弟子们。而他们的身后,则跟着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武林群雄们。

    只不过,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其实比之前少了很多。无崖子重出江湖后,对他们曾经过一番梳理,那些罪大恶极又心怀叵测之徒,被他抓来给虚竹当材料吸尽内力。虽然虚竹最初也万般不愿。但禁不住莫问三番五次提及这些人昔日的罪孽,虚竹对这些罪大恶极之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于是,有大半的洞主岛主最终都成了武功尽废的普通人。而那些罪孽不重又已经彻底臣服的洞主和岛主,责备无崖子恩威并施彻底收伏。

    否则的话,无崖子宁愿他们都成了废人,也不愿为将来留下隐患。

    这群人径自走到少林寺僧人面前方才停了下来,接着他们又从中分出一条道路,无崖子等人缓缓从后面走来。

    玄慈见状,也不好托大,便带着一干师兄弟迎了过来。

    他双手合十,对着这位鹤发童颜、风度翩翩的老人说道:“阿弥陀佛,无崖子掌门,贫僧这厢有礼。不知道莫道长何时能来,贫僧想问下道长为何一定认定凶手就在少林寺内呢?”

    无崖子捋着胡子笑着说(他被莫问影响得也喜欢这般卖弄):“方丈有所不知,恩公曾和讨论过此事,他曾告诉我说,这凶手这么多年一直隐姓埋名,怕是因为有更大的谋划。”

    他想了想,接着又说道:“恩公还曾说过,少林的玄悲大师怕也是死在这个人手上。他曾到过玄悲大师死后的现场查看,发现凶手的杀人手法和杀害他儿子的手法几乎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人。”

    玄慈眉毛一挑,却有些生气了。

    他有些信了,中无敌那个老道士所言应该是真的,这凶手定然藏在少林寺中。只是他仍旧念了声佛号,叹到:“阿弥陀佛,贫僧也要招出这个贼子来,只是,莫道长这番举动却是过了。佛门本是清净之地,如今却为了私人恩怨闹得这清净之所人声鼎沸,却是有些不该。但愿莫道长能找到凶手,不然这少林寺就要遭受这无妄之灾了。”

    他正说着,却突然听到远处有一个人朗声笑着:“慕容博,萧远山,你们倒是真的来看热闹了。好,好,好!”

    众人急忙抬头看去,却见一人突然从远处飘来,仿佛一团青色的云朵,从上空远远飞来。

    “凌空虚度?!”

    有些江湖侠客竟然喊出声来。接着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中无敌这惊人的身姿。

    莫问很享受这些人抬起头看自己的眼神,他嘴角微微翘起。但接着,目光却看向少林寺大门正上方角落里趴着的两个黑衣人。

    他突然拔剑出鞘,嘴里大喝一声:“看见!”

    众人只觉得眼前剑光一闪,少林寺的院墙上却突兀飞出两个人影。接着轰的一声,少林寺的院墙竟被莫问劈开了一个大洞。

    众人哗然,顿时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时,却有个稚嫩的声音从逍遥派里传了出来:“爹爹,爹爹,老道长使出来的这一招,是不是你当初说过的无形剑气?比咱们家的六脉神剑还要厉害一份的无形剑气?”

    众人心中一凛,急忙竖起耳朵想要听段王爷怎么说。

    但却只听到段王爷训斥了阿紫几句,便没有了下文了。众人的注意力又一次集中在从天上飘然落下、仙气十足的老道长身上。

    而还有些目光,则落在堂而皇之站在少林寺众人身前的两个蒙面黑衣人身上。

    他们一个身材魁梧,眼神凌厉;一个身材消瘦,眼神奸诈。看起来,却都不好惹的样子。

    乔峰见状站了出来,他指着那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黑衣人仰头笑了几声,接着却说道:“好孩儿,你看我是什么人。”话音刚落,他便扯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一张满脸沧桑的面容来。乍一看去,竟然和乔峰有七分相似。

    在场的江湖人士,有的都已经惊讶地喊了出来。

    乔峰也是一震,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您是?”

    这位老者看着乔峰,一脸柔和地说道:“好孩儿,我是你当年跳崖自杀的爹爹。”

    他看着乔峰,一脸柔和地说:“孩子,当初我跳下山崖,被一棵树挂着衣服,这才没有死去。后来我爬上山,越想越不对。哼哼,他们说我想要偷窃少林武功,我便偷给他们看。这些个中原武林的大侠们,一个个自命清高,可你爹爹我这么多年来却发现,他们虚伪的紧。他们既利用你杀我们的族人,又暗地里提防你。哼哼,中原的侠客全都不可信,都是些阴险狡诈之辈。”

    他转过身,指着少林方丈笑道:“这老和尚你别看他一副道貌盎然的样子,只可惜,当初就是他撺掇武林群雄埋伏咱们一家三口,后来,竟然还不守清规,和一个女子生了一个娃娃。那女子后来在娃娃背上点了几个香疤,便是为了记住这玄慈方丈。哈哈,他们逼得咱们一家人骨肉分离,我便让他们骨肉分离。孩子你可能不知道,这女人后来成了四大恶人之一,专门偷人家的孩子玩弄,便是因为她的孩子被我抢走偷偷扔到少林寺门前。呵呵,要是不信,你大可找一个少林寺的小和尚看看他的后背。什么少林寺,什么戒律清规,我呸。”

    他的话刚一说完,虚竹便瞪大眼睛看着他和玄慈:“老前辈,你说方丈是我爹?”

    众人一片哗然,就连少林寺的僧人们也不可思议地看着玄慈和虚竹,却看到他们二人脸上轮廓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这下,在场的江湖人全都议论开来。一时间少林寺门前热闹非凡。

    就在这时,莫问突然朗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仿佛平地惊雷,竟然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直响。众人一个个不语,都看向这位中无敌前辈。

    他们心中分分想到,这位老前辈当真是内力惊人。

    莫问站在那里,冷冷地说道:“萧远山,你们家的恩怨贫道不想管,在这里,我倒要找一个罪魁祸首讨个公道。慕容博,当年你传假消息害得萧远山一家家破人亡,前段时间又四处杀人,哼哼,你倒是好算计。”

    另一个黑衣人却冷笑着:“老道士,凭你怎么说都无妨,我却是不认。”

    莫问笑着说:“你不必承认,毕竟你儿子已经是个废人,你们慕容家也成了昨日黄花,如今只要把你杀了,这江湖上就再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慕容博,你们家的事原本我不想管的,可你不该杀了我孩子,所以你请死吧。”

    说完,莫问身形一动便冲了上去。

    黑衣人见状,扭头就要朝少林寺里跑去,莫问却哪能让他往里面跑,大喊一声:“无道兄,乔小子,过来帮我。”

    接着黑衣人面前便出现一个白发飘飘的老者,他站在那里朗声笑道:“你还是回去吧。”

    说完,便一挥手将老者推了回去。

    黑衣人无奈,只得向另一边躲去,但乔峰也已经赶至,双掌拍出,强大的掌风逼得黑衣人后退一步。

    就在这时,莫问挥剑杀到,凌厉地剑招只刺向那人的后背。

    黑衣人却也厉害,只是身子一抹,又踩在莫问的剑上向外跑去。乔峰见状拍了一掌过去,黑衣人只是嘿嘿两声,却是双手一动,竟然将乔峰的掌力返还回去。

    乔峰此前变得到叮嘱,要小心慕容博的斗转星移,此刻,他立即后退,险险避开慕容博这突如其来的一招。

    慕容博得空,立刻身子一跃朝后飘去。

    在三人的包夹之中他还能借机逃脱,足见他身手了得。

    只是,莫问却突然手中多了一柄飞刀,他一挥手,一道劲风射了出去。黑衣人慕容博刚刚向后飘去,还未转身逃离,就感觉一道寒光闪过,接着他咽喉上便中了一刀。

    “好快……”

    蒙面的慕容博怔怔地看着莫问,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接着,便没了气息。

    众人骇然,谁都没有料到,莫问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就连乔峰和无崖子心中也是凛然,他们暗暗想到,若是莫问突然来这么一手,怕他们也是接不住。

    莫问却松了口气,他脑子里已经得到系统的提示,主线任务完成了。

    就在这时,系统告诉他还有几秒钟他就要回归了。于是莫问笑着对乔峰和无崖子说道:“大仇得报,贫道也可以含笑而终了。”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莫问竟然盘膝坐在那里,微笑着没了气息。

    一代高人横空出世,竟然只是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大仇得报之后便羽化飞升,中无敌之名,当真是一世无敌。

    只是很快,这些都化为泡影。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