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太长 > 蜕凡尘 第七章 山洞遇险
    既然万事俱备,扇子也有了,张不平就开始生火了。之前在牢里被鞭子抽掉了身上的火折子,不过这里的岩石都是白色略微有点透明的石英石,是可以打出火星来的。张不平很快找了两块石英石将枯叶点着了火。

    枯叶引燃了树枝,又因为叶子上面有很多泥土,而枯枝上也长了很多苔藓。所以不一会就有滚滚浓烟从火堆里面升起。

    张不平赶紧打开传家宝,奋力的煽动着浓烟往山洞入口里面灌。烧了半个时辰,那本传家宝竟然没有一点变化,张不平甚至把它试着丢进了火里,依旧雷打不动。

    张不平捡来的枯枝败叶都烧完了。也没见有什么东西从洞里出来,看来山洞里面是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

    张不平又等了半个时辰,看着洞里面的烟也渐渐散去了,才从已经冷却了的草木灰中捡起了自己的传家宝。张不平拎起传家宝来拍了拍,传家宝又和之前一样了。

    张不平将传家宝重新放入怀里,才慢慢的走向了山洞洞口,这山洞是个葫芦状。入口小,但是里面却蛮大的,不过它的结构是接近入口的那个洞窟大,再里面还有一个洞窟就小了很多,而且那小洞窟内有山泉渗出,十分潮湿。所以一般采药人都在大洞窟休息,在小洞窟取水。

    张不平略微低着头走入了洞窟内,沿着大洞窟内壁向右走去,不一会就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就摸到了一个突出小石台。

    “嘿嘿,幸好我还记得这里有个油台。”张不平开心的说道。

    张不平又往小石台旁边摸了一下,摸到了一个凹坑,在凹坑里面摸出来一个火折子,再用火折子点亮了小石台上的油灯,瞬间整个洞窟都亮了起来。

    这个小石台里面装的都是采药人捕获的野兽的肥肉放在小石台里熬成的,灯芯则是一种十分耐烧的枯藤。

    张不平还记得那时候爷爷告诉张不平,一般的采药人都是很团结的,因为药山总是充满了危险和意外,谁都有一不小心失手的时候。所以他们走的时候也丢了块野兽的肥肉到小石台里,而且还换了根新的枯藤。

    想到有关爷爷的往事,张不平的情绪开始有些低落。

    张不平转过身,打量了下洞窟内的情况。

    “啊。。。”张不平惊恐的叫出了声。就在张不平跑到洞口的时候,张不平反应过来,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于是张不平放慢了脚步,听到后面一直没有动静,张不平的好奇心就起来了。

    最终,张不平转身回到了洞窟。因为有了油灯暗淡的灯光,张不平终于看清楚了洞内的情形。只见一只只老虎豹子,财狼,毒蛇趴在洞窟内的各个地方一动不动。

    张不平开始还有些害怕,后来发现这些野兽好像真的是一动不动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张不平小心翼翼的靠近着一只趴在地上约莫着有一丈长的老虎,走进了才发现这老虎也太瘦了!一副皮包骨的样子,而且一直耸着脑袋。张不平都走这么近了,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张不平终于走到了老虎身边,发现这老虎应该是死了,因为听不见老虎的喘气声,也看不到老虎呼吸时身体的起付。可是老虎身上没有任何伤口,附近也没有任何的血迹。难不成这老虎是被饿死的?张不平脑海里冒出个奇怪的念头。

    张不平用脚踢了踢老虎的头,发现老虎的头很轻,轻到有点不像话。张不平忍不住用手抓住老虎头提了起来,只听见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整只老虎瞬间干瘪了下去,就只留下了一副老虎皮。张不平看着老虎空洞洞的眼窝,心里一阵发毛。

    “嗯?”张不平似乎感觉身后有风,要知道这洞窟就一个洞口,就算外面刮大风,洞里面也不会有太大的波动。

    张不平刚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身都是血的人影,可能是油灯的灯光太暗淡,也可能是那血影的速度太快,张不平觉得似乎那血影的边界竟然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还不待张不平发出惊呼,那血影的拳头就已经像雷霆万钧般打在了张不平的胸前。张不平似乎听到了自己的肋骨骨折的脆响,然后眼前闪过一道光亮后就重重的磕到了洞窟内的石壁上。

    “哎呦喂,我的头好痛啊!”不知过了多久,张不平突然捂着头坐了起来。

    随后张不平想起了之前的那个血影,和自己受到的重击。张不平赶紧摸摸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摸到的肋骨都在,看来刚才那事是错觉!

    “咦,不对!我的传家宝呢?”张不平忽然发现自己贴身放好的那本淡黄色的无字书没了,否则自己应该摸到的是那本书才对。

    难道是被那血影抢走了?张不平郁闷的猜测道。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边上就只有那当时来不及丢掉的老虎皮。再看看四周,发现洞口传来了一抹光亮。难道天亮了?

    张不平起身勾着腰走出了洞窟。发现外面已经有了亮光,但太阳却并没有出来!张不平又回到了洞窟内,心里一阵庆幸,才过了一夜,那祁灵芝精应该还没有被找到吧。

    张不平吹熄了油灯,此时外面的亮光已经把洞窟内的情形照的一清二楚。张不平发现地上所有的野兽都是和那老虎一样只剩下了一层皮。张不平心里暗暗惊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昨天那血影打晕了我却没有杀我,只是抢走我的传家宝。而且这地上的野兽也不知道和那血影有什么关系。

    张不平把每个野兽都掀了掀,发现全部野兽的骨头都脆的不像话,稍微抖了抖就成了骨粉。

    “我记得爷爷说这些皮毛都是可以卖钱的,而且越完整的价钱卖的越高,我去!我这里好歹也有一二十件皮吧!那不是发了!”张不平忽然想到。

    张不平开始把每一个野兽的骨头都抖成骨粉,从野兽的嘴里倒了出来。可是这些毛皮还是太多了,张不平将毛皮叠好后用枯藤绑好。试了下,背着这些皮自己走平路都费劲,更不要说是山路了。

    将毛皮放下后张不平有点纠结,到底是藏好这些毛皮再去找祁灵芝精,还是先把这些毛皮想办法运出去,再回来找祁灵芝精。经过昨晚上的惊险。张不平已经意识到了药山的危险。而且自己的传家宝已经丢了,成仙的愿望也就无从谈起了。

    想起自己把爷爷给的传家宝给弄丢了,张不平心里一阵难过。坐在那堆毛皮上,张不平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有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想了半天一拍脑袋,我去,我好像长高了!他记得昨天晚上他进入洞窟只是稍微低下头就可以了,可是现在必须勾着身子才能进来。

    张不平赶忙跑向洞口,试了下,他发现自己真的长高了。而且张不平还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哪都不疼了。

    张不平又撸起袖子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发现昨天还是淤青一片的地方现在已经只剩下一片淡淡的印迹,摸上去有种痒痒的感觉。

    张不平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确认了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是真的,一夜之间自己就长高了,而且身上的伤都奇迹般的好了。

    张不平越想越觉得这个洞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赶紧跑到洞窟外面,发现这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不过山间的雾气还是没有散去,所以稍微远点的地方依旧不能看得很清楚。

    现在还是应该开始去找祁灵芝精了,张不平心里决定,至于那些皮毛,就堆到里面那个潮湿的洞窟里面,那里一般没有人去,而且光线照不到,估计别人也很难发现。

    说干就干,张不平又鼓起勇气进了洞窟,把毛皮提进了里面的的小洞窟,放在了一个完全没有光线的角落。

    看到小洞窟内有水张不平觉得自己有点渴了,就双手合十捧起了一些山泉水准备喝,一张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的脸出现在了水面倒影中。

    这是谁?张不平心里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加上小洞窟内的光线实在是太暗,所以张不平捧着水来到了大洞窟内。大洞窟内的光线充足,张不平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错。自己咋变成这样子了,自己那可爱的大饼脸去哪了?张不平觉得自己今天好像突然长大了好几岁一样!

    “额,不会是我实际上昏迷了好几年吧?”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昏迷了好几年自己早饿死了。

    张不平这时候脑子里面开始有点凌乱了,索性走到采药人铺的稻草梗上躺了下来。

    张不平估计现在自己就是站在张大婶面前,张大婶也不一定能认出自己来,因为自己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不仅长高了,连脸也变了,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变的壮实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不平眼神空洞的望着山洞的顶部。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