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太长 > 蜕凡尘 第二十一章 师傅你的节奏我跟不上
    “还是我直接告诉您吧!”张不平想到自己昨天下午吸收的数量庞大的火毒,不由赶紧不等张大师拒绝就说道,“黄铜可以降低混合物的液化温度,不过却会降低器物的锋利度。”

    “而黄金可以增加混合的延展性不过却会降低器物的硬度!”

    “紫金可以降低混合物的密度而减轻器物的重量,但是却会带来器物的耐磨性降低!”

    “不过师傅,我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只要是黄铜,黄金或者紫金少于百分之一,混合物就不能液化。”张不平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黑金还有粘合紫金的作用,而紫金又能粘合黄金,黄金又能粘合黄铜。所以太少了就无法粘合成混合物!”张大师激动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再试下黑金,紫金,黄金,黄铜按照十比三比二比三。我觉得这个比例出来的器胚颜色最接近那块你给的黑色圆片。”张不平恍然大悟道。

    “不过师傅,还有个很奇怪的地方,我发现我炼的器胚强度远不及那块黑色圆片!”张不平有问道。

    “那是当然,你的水平只有五百煅,而这黑金至少也是要千煅才能完成基本的锻造,黑金器物最高可是可以达到两千煅的。那才是顶级的黑金装备。”张大师笑着说道,他对张不平半年就能练到五百煅已经非常满意了!

    “哦,那我们就来试下到底什么比例最好吧!”张不平迫不及待的说道。

    就这样,两人在炼器室里面试了半个月的时间,张大师边实验边教张不平千煅的手法及要点。张不平发现张大师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锻造了,而那会有大量火毒的的熔炼过程则是被张不平抢着先干完了!用张不平的话说这就是好钢用到刀刃上,让张大师保存体力,毕竟千煅手法是极其消耗体力的,而且张大师现在基本已经能达到一千五百煅的水平了。

    “嗯,这比例已经比那黑色圆片的硬度还强上不少,延展性也不错,柔韧性也更强,而且密度更大,质地却更轻盈。神奇啊神奇!”张大师拿着手里打造好的一把黑金宝剑啧啧称奇道。

    “师傅,这宝剑要怎么开锋啊?您还没教过我开锋呢!”张不平开心的问道。

    “好,我就现在叫你开锋。你看着啊,这剑要锋利,必须要用星辰沙打磨,打磨到吹毛断发的时候就差不多了,不过必须要再淬三次火,每次都是要先用用剑人的鲜血涂抹一遍剑锋再去淬火。这样炼出来的剑刃才可以削筋断骨,杀人不沾血。”张大师边从附近的杂物堆最底下拿出一块红色的小圆盘,边用小圆盘摩擦剑刃,边说道。

    “这就是星辰沙?怎么看起来就像铁沙一样呢?”张不平看着张大师手里的。

    “这星辰沙主要成分就是铁,只不过因为从天外降落的时候被天雷淬炼,又被天火煅烧,所以产生了质变!硬度和耐磨度比黑金还高,这就和人一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张大师一脸为人师傅的模样。

    “额。。。”张不平看着张大师的样子,不由得想起老夫子,怕张大师和老夫子一样,说起来没完,正要出声打断时却发现张大师已经继续说了。

    “不平,你师傅我七岁就被家里人卖过来铁匠铺当杂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也是受尽了冷眼热讽,好几次委屈得想自杀,不过都熬过来了,才有今天这成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特级炼器师!”张大师不管张不平想插话的说道。

    “不是要到两千煅才是特级炼器师吗?”张不平发现了一个插话点,乘着张大师的停顿赶紧说道。

    “到了一千五百多煅就已经可以申报了,一千五百多煅到两千煅只需要时间的积累就行。别插话!”张大师喝到,被张不平一打断,都有点忘了自己讲道哪里了!

    “是!”张不平吐吐舌头,看出似乎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额,不平!你也来了半年了,我一直没有问过你身世情况,不过我看出你应该不和你其他师兄一样出生于富贵世家,可对?”张大师决定当刀直入了。

    “额,是。我们家从小到大就没有钱过!”张不平被张大师的突然袭击搞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嗯,有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也别在意出生,师傅我比你还惨,还不是混到了今天特级炼器师!你家中双亲可在?”张大师又问道。

    张不平一听,心里咕哝了句,我不觉得惨啊,不过还是回道“额,不在了!我是被爷爷带大的。”

    “那你怎么不早说,你爷爷在哪?我们赶快接过来让他享享清福!你这不孝子”张大师一脸我错你了的表情。

    “我爷爷半年多前就去世了!”张不平想起爷爷就是一阵忧伤,有次他请假,到爷爷坟前给爷爷烧纸。却发现自己的通缉竟然还在!

    “哦,那你可还有其他的长辈?”张大师一脸错愕的继续问道。

    张不平想说张大叔两口子,不过想到张道长那仙人手段,不确定铁匠铺能不能保得住,估计肯定保不住。也就回答道“没有了!我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唉,没事,以后你记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张大师叹了口气说道。

    “爹!”张不平也对张大师心存感激,毫不犹豫的说了句。

    “胡闹!你喊我爹干嘛!虽然我们都姓张,但是我可不是你爹!”张大师厉声说道。

    “额,师傅你是闹哪样啊?徒弟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节奏!”张不平搞不懂张大师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咳咳,是我没讲清楚!你觉得我家晴儿怎么样?”张大师一脸期待的说道。

    “额,师姐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那身材更是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性格也是活泼开朗,俏皮可爱!”张不平把他听到的店里的伙计形容晴儿的话语说了出来,当时听完觉得好玩,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你小子行啊!平时看你和晴儿在一起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原来是个闷骚型的啊!”张大师哈哈大笑的说道。

    “额,师傅你在说什么?我有点听不懂的样子!”张不平一脸懵的样子。

    “装,继续装!我当年也是和你一样傻小子的样子!晴儿那边我帮你搞定!”张大师递过那把黑金宝剑给张不平道“你的血涂抹一遍,记住要完全包住剑刃!”

    张不平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了剑上。用那宝剑在手指上轻轻一滑,顿时鲜血四溢。

    “不用割那么深!你小子血有多么吗?”张大师一脸心疼的说道。

    “没事,我血多!”张不平土豪般说道。

    不一会儿张不平就将剑刃涂满了鲜血。还给张大师,张大师将剑伸进火炉后说道,你看这剑刃淬火一定要让火焰尖去淬剑刃,这样剑刃才不容易磕碎。

    张不平点了点头。之后重复三次后就淬火完了。张大师将剑交给张不平后,又拿出来一本书给张不平,说道“这里有本剑谱,乃是我年轻的时候偶然得到的。只是我资质愚钝,只练到第三式就无法在再寸进了。我看你气血充盈,力大无穷。说不定能有希望练到大成。配合这柄黑金剑,也可以在这乱世中保得一家性命无忧吧!”

    “额,这是啥?剑谱?”张不平好奇的打开了那书一看,发现一共九页,每一页一幅图,还有注释。封面上还写着四个大字《仙人九剑》。

    “咦!仙人九剑!这不会是仙人炼的吧!”张不平惊讶道。

    “呵呵,可能是吧!你先看看,我去找张掌柜说下特级炼器师的事情!”张大师看着张不平的兴奋神情,想到了自己以前刚得到这书的时候也是这副样子,不由感慨万千。

    “好的,我试试这剑法。”张不平也一起往外走去。

    “这剑法不能被别人知道,财不外露,懂吗?”张大师忽然变脸道。

    “好,我就在这里炼,哪也不去!行了吧!”张不平缩了缩头道。

    “嗯,我炼成了前三式,这第一式练到眼到剑至就算是炼成了,你有问题可以来问我。我走了!”

    “好。”

    张不平细看起来仙人九剑的第一式,只见那姿势只是一招提剑向前,可以刺上下两种变化。

    张不平又看向简介,上面写道“第一式,仙人指路。上可攻眼,颈,心三处要害,下可扫腰,阴,大腿三处易中处。要诀为快,本式为起手式!不求伤敌,只求造机。”

    张不平想了半天才明白造机大概是制造机会的意思。不由对于这写仙人九剑的人的语文水平深表怀疑。

    大概记清楚了第一式的几个关键的点,张不平就开始舞起来了。

    “喝!喝!哈!哈!”张不平的招式忽上忽下,练的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到了眼到剑至的速度。张不平觉得自己应该算是炼成了,于是出门去找张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