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所谓修仙者 > 分阴阳 第三章 你的力量不值一提
    其实有很多东西看一眼就能看清楚。

    但所有的伟大都不是能由屈服在“不可能”之下的人造就的。他不是开拓者,也不是成就伟大的人,现在心中涌现出生机,只是因为不想再死了而已。

    死个屁啊!他不想看着自己被时间以无法抵抗的恐怖力量再杀死一次了!那种毛都干不了的感觉实在是太吔屎了!

    而且同一个人死两次也太扯了。

    摇门并没有作用,刚才的晃动只是错觉,李铭很快就发现了这点,于是他侧过身,耸起肩膀大喊着向门撞去!

    “咚!”

    “我靠!t痛死了!!”

    他怒骂一声,眼神更加狰狞,又退回原位,再冲了过去。

    霎时间,房内“咚咚咚”的闷响混合着破了音的嘶吼声不绝于耳,他不断地蓄力,冲撞,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疼痛被忘记,疲劳也奇迹一般消失不见,李铭撞击的次数越来越多,势头越来越猛,撞击的力度却越来越小。

    李铭最后一次撞去,这一次却没有再后退,他靠在门上,眼冒金星,每一次呼吸都像是针扎。

    他干咽了一下舌头,再也控制不住喘气,身体如同一滩烂泥一样滑落到了地板上。

    他这时才发现予自己新生的新身体居然弱到这种地步,脑子里笑着自嘲,居然比以前一天狂撸四次以后还要虚。

    他使劲将嘴里分泌的那点口水咽下,感受着它划过干涩喉道的刺痛,闭着眼抬着头,看着眼前漫天星。

    肩膀要碎了,身体真的太弱了。

    他睁开眼,看见的画面更黑了,这里黑一块,那里黑一块,黑色的斑点混杂着无数金星覆盖了他的所有视界,什么都看不清楚。

    李铭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从撞门的行动上来说当然是失败了,但他同时也知道,这只是自己在重新蓄力,而不是彻底完蛋。

    半小时后。

    李铭体会还未完全消退的疲劳感,心中百味陈杂。上一次感到这种程度的劳累,还是在五年前了。

    他也说不清自己是怀念还是憎恶从前,但如果只把过去当养料来看,从这疲劳中感到生机就是必然的。

    这是搏求生机的奋斗感。或许这样做最愚蠢,但他绝不会后悔。

    他决心自己不会死在这里,好不容易活下来了,怎么可能还死!

    这次不是世界艹他了,他要艹世界!

    没错,老子就是这么狂!

    李铭一手抓住门,又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

    那种傻子一样热血的撞门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了,到现在他只有如一匹缺了腿的老狼捕杀猎物的狠劲。

    李铭环顾房间一周,一手按住还痛着的肩膀,踉跄地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根柱子那。他端详着上面的雕纹,计算着哪里最容易挖断。

    他需要工具。如果有哪怕一根小树枝,他破坏掉这扇门的几率也要大的多。

    他心里已有了定数;一天。一天再怎么说也可以刨出个十厘米的凹槽,不过三天,他就能把这根柱子弄断,三天内他肯定死不掉。

    他找准一条龙形雕刻的腹部。这里刻下的凹槽比较深。李铭伸出手指,使劲在那上面扣了一下。

    顿时,一种划过黑板一样的异样感如闪电般从指尖传到了他的灵魂深处。

    “我靠!”

    那条张牙舞爪的巨龙静止在那里,两颗大眼珠子里似乎迸出了嘲笑的神情。

    李铭摸着手,心中分外操蛋。

    一直待在这里肯定不行。但似乎现在并没有任何可以出去的办法,这可怎么办?

    他环顾一周,想再找到什么端倪。哪怕是任何可以自救的想法的引子也是好的。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发着蓝光的台子上。

    这整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人造物,无论是柱子上的雕刻还是门,亦或是平整的地板,这么看的话这个房间里哪里都可能藏着机关,但如果缩小一下范围…这个台子就变成了最特殊的。

    只有它敢明目张胆的发着光。

    他突然想起自己最开始好像就是在这个台子上坐着的,还坐了不少的时间。那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李铭虽然不能确认,不过他还是笃定了这个台子存在猫腻!

    他拖着头发来到了台子前,伸出手在上面摩挲了几遍却并没有感觉到如眼睛所看见的那些发着光的纹路。

    皮肤传来的感觉告诉他这个台子是光滑的。

    他有些不信,换了只手又摸,果然还是光滑的。

    李铭低俯下身,习惯性地眯着眼睛仔细观察起了这些纹路。

    这是是个由内及外的蛛网一样的复杂结构,但它的排列并没有如蛛网那么简单。那些纹路本质上是个凹槽,只是里面淌着一种蓝色液体才看起来像是一体的纹路。

    摸不到凹槽,应该是覆盖在台面上的那层玻璃一样的东西搞的鬼,它太透明了,他之前一直没看见。

    它们彼此交错,互相连接,展现出惊人的几何美感。最令李铭感到惊讶的,就是他发现这些纹理的一三组是可以互补的,就像两个齿轮可以卡在一起一样。

    然后二四组也可以互补。

    然后一三组互补的形状又可以和二四组互补。

    再然后,这四组互补出来的图形如果离远了看,居然好像是个很小的,八卦中的,乾卦??!!

    这并不是他对图形十分敏感,而是这些线条都发着比周围线条更亮的光,只要不瞎都可以一眼看出来。

    而在这个图案的对面,还有个坤卦。

    他诡异的觉得这些组合起来的图案有点像按钮,就像老式智能机的三大金刚键。

    李铭挑起眉毛,鬼使神差地用手指按住了这个“乾”卦上的线条。

    乾的条纹瞬间就暗了下去。

    “喵喵喵?”

    他凑的离台面再近了些,又伸出另一只手按住对面的坤卦。

    就在他另一根手指落下的那一秒,两圈明亮的光突然从那两个“按钮”中激射而出,它们沿着台子上的纹理迅速流动,快要撞在一起时又彼此穿过,凡是这它们流过的纹理都暗淡了下去,当它们流动到彼此发源地两个按钮上的时候,整个台子就完全熄灭了。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熄灭,房间也就同时陷入了黑暗。

    黑暗中,李铭呆若木鸡。

    十秒钟后台子再度恢复了光亮,却不是蓝色的了,台子上的纹路中流的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红色的液体。

    那些红色液体的光芒像心脏的脉搏一样跳动着,只要稍稍离的近了点,就会立马感到一种奇怪的饱腹感。

    他吓得后退了三步,又连忙退回到了门那靠着。

    这东西有点邪门。

    照照光就能饱腹实在是有些超出他的想象,而且这种饱腹感很奇怪,就像有人强行给你塞了一块大馒头在身体里,把血管都撑爆的那种。

    这就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一些什么不好的东西了。李铭靠在门上,看着那些红光一会微弱,一会强烈,房间里的墙壁地板反射着光也随着它一起跃动,更是感觉别扭。

    突然,李铭听见自己身后传出了一种极为细微的机械物件运转的声音。

    那声音虽然细小,但很密集浑厚。

    他刚要回头查看,门就突然打开了。说是打开其实不太准确,因为那多半是他靠在门上的身体强行把门撑开的。

    那种机械运转的声音似乎只是在解锁。

    他连忙重新爬起来,戒备的观察起了门外的情况。

    李铭之前想过门外面是什么景色。看房间内的布置颇有古香古色,他还以为会是在什么戒备森严的楼内,或者是一座高山之上,开门就是巍峨青山连绵,但现在他真正看见的,却只是一个破烂到不能再破烂,脏乱到不能再脏乱的小山洞罢了。

    看不见任何一个人影,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也是,没有人会在这个垃圾堆里站着的。

    一时间他都愣了。

    不远处就是出口,那里发着耀眼的白光,就像把“我就是出口,我就是希望”写在了脸上一样,但李铭根本不敢向前迈步。

    山洞的隧道壁上还有很多恶心的小孔,一些奇怪的液体和气味从那些小孔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来,他看着那些液体就觉得不对劲。

    怎么感觉,有点诡异啊。

    他心里有些慌。

    李铭连忙回头看了台子一眼。台子依然发着红光,一切都和之前一样,好像并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

    他咽了一口口水,轻轻地又把门关上了。

    李铭回到台子前,他认真的再把手指按上那两个原本发光的纹路,想尝试着重新把门锁上。

    但这一次却怎么也没有改变了。它们就像是一次性用品一样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那两个点上的纹路已经不再发光。

    “糟了。”

    也说不上是什么糟了,但李铭就是觉得真的糟了。他不安分的把自己的头发捡起,当成围巾一样绕在了脖子上,多余的部分就塞入衣服里。

    如果要跑,这样也方便点,虽然似乎根本无处可逃。

    如果把这个建筑的风格比作精密的山水画的话,那么外面那个山洞,以及那些液体也异味就是一团丢在臭水沟的卫生纸。这两者的风格相差太大了,大到不正常。

    他看着这红光,联想到外面的那些玩意,又看见自己一尘不染的身体和这身白色的衣服,不由得联想到了献祭一类的东西,这种猜测合着恐惧发酵,变得越来越强。

    这时,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小虫,它在地上爬着,很快就来到了李铭脚边。

    李铭被这黑乎乎的虫子吓了一跳,当看见原来只有这么小一只后又松了口气。因为不敢一脚踩死,李铭规避着它的行进路线让到了一边。

    虫子一直在朝着门那里走。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突然横插进他的脑中。李铭不由得使劲吞了一口口水。

    它走的太有目的性了。自然界没有直线,但是它走的居然是尼玛的直线。

    “日。”

    李铭用“反正它也打不开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静观其变。

    踩是不可能去踩的,他没鞋子,鬼知道这虫子的体液会有什么效果?万一直接爆炸了呢?

    李铭这么担忧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他确实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很久以前住校,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一只虫子爬了脸,过了一天就肿起来了,肿的很厉害,一周才消。隔壁床位的同学更惨,他把虫子拍死了,那一周,他直接住院。

    这异界的虫子,而且极有可能是仙侠玄幻魔法科幻生物文明大混杂等高武世界的虫子,他真的不敢踩。

    虫子在门前停下,它的口器位置则迅速伸出了一根细长的管子。

    它喷出了一点硫酸一样的液体,那液体滴在门上,居然把门上的木头腐蚀出了一个小洞。

    李铭还记得这扇门有多么坚不可摧。

    这时门还没穿。

    他意识到了不对,想上去把它弄走。只要牺牲一下右臂的袖子就好了。

    但他还没走近,就又捂着鼻子退了下来。

    那几滴小小的液体散发出惊人的恶臭,如同一堵透明的墙一样断绝了他继续前进的想法。那种液体简直就像是温了百八十天的老矛坑。不,还要更臭,那不是普通的臭,还附加上了一种反胃和眩晕的buff。

    就这一犹豫,那虫子就已经喷射出了第二股液体,这一次的更多,门一下子就被腐蚀出了一个足以容纳它进出的小洞!

    李铭捂着鼻子,眉头紧皱,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很快,另一只虫子就通过小洞钻了进来。它们的模样相差无几。

    两只小虫在那转起了圈,似乎在等待什么。

    李铭眯着眼睛,注视着那个小洞。

    第三只出现。

    他又后退半步。

    第四只。

    他再后退半步。

    没有虫子从那个洞里钻过来了,这短暂的恐怖似乎已经结束了,但李铭盯着洞口的眼神却越来越紧,他有种感觉,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突然,李铭瞳孔大缩,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

    有一滩黑水从小洞外流了进来,但那不是真正的黑水,那是无数的刚才的那种小黑虫!它们用恐怖的数量展现着自己的力量,李铭彻底慌了。

    黑水没有停止延展,它们流动的方位迅速转向了李铭所在的位置。这个房间的地板可是完全平整的,不存在凹下去的地方,毫无疑问,这只可能是它们主动向着自己这里跑的!

    “日!”

    李铭最后的侥幸心理完全破碎!

    他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台子那爬了上去。

    他这时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这个房间或许并不能和虫子联系到一起。

    他脚下的台子发出的那些红光有着驱散虫子的作用,那些虫子都停在台子一米远的地方转圈,就是不敢上来。他们在台子周围围成一个圆。恶臭也被红光隔绝了,什么也闻不见。

    之前还视如猛兽的红光却瞬间变成了护身法宝,李铭来不及感慨,也来不及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注意力就又被门外发出的敲打声所吸引。

    他原本以为自己虽然没保住未来的安全却保住了当下的,但当他看见那只从门中插进来的巨大虫子的口器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没有立即弄死那只混进房内的虫子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我靠!”

    之间一只大了那些小虫子上千倍的大虫子从它破开的洞口中探进来了半个头,那头上镶着四颗圆溜溜的血红色复眼还在不停转动,最终猛地停在了他的方向,那其中如同碎裂了的镜子一样倒映出无数个李铭惊恐的脸。

    “日日日日!!!”

    然后第二只大虫的口器又探进了,接着又是第三只,第四只!

    可能是门框做的足够坚硬,这些虫子虽然能进来头和口器,却怎么也无法把身体也送进来。

    但这携着死亡的口器离他也就不相差两米,它们晃来晃去的,不时还瞬间伸长脖子向着他这里猛地咬一口!

    红光无法阻挡它们散发出来的恶臭,一波又一波令人眩晕的臭气就这么一次次的扑打在他的脸上!

    李铭自然没有见过这种阵仗,顿时腿就软了,他吓得目光呆滞的瘫软在了台子上,还好没有尿意,不然他觉得自己肯定守不住闸门。

    此时他脑中什么想法,什么计谋,什么智慧都没有了,只管一遍遍的念着那个:“死定了。”

    门上的木屑不断的被撞飞,洞口越来越大,眼看着它们就要冲进来了!

    他不敢再觉得这红光能护他周全!

    一股冷风吹来,掀起他鬓边的发丝。

    外面,大概是雪天吧。有一片雪花旋转着飞进来,躲过虫子的肢节口器,落在了他的脸上。雪花瞬间化成了雪水,像是他的眼泪一样流下。

    “砰!”的一声,门碎了,亮光从外面射入,寒流也一起窜进来,果然是雪天。

    好几只虫子聚作一片黑影迅速遮盖了入口,他的视界暗了下去。

    这下是真的死定了。他这么想到。

    突然,有谁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那不是虫子的“嗤嗤”的声音,而是真正的,人所发出的声音。

    那是一种语言!

    李铭虽然并不记得自己听过这种语言,却莫名能知道它的意思。

    他分辨清楚了,她说的是:

    “剑极,无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