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所谓修仙者 > 分阴阳 第四章 起始
    那人便是白雪铃。

    虽说那日给予他的刺激极大,但李铭却记不得太多自己是如何脱险的经过。

    那时什么都是模糊的。

    各种各样的液滴飞溅,赤红色的剑气,白色的剑气、雪、血、洞穴,万千景观混合在一起,数之不清的无法分辨的气味四处弥漫,虫子的甲壳和兵器碰撞发出的颤音。

    种种,种种。

    他在混乱中唯一清晰感受到的就是白雪铃紧缠住他腰部的那只很厚实的手掌。

    女性的手按理来说都应是纤纤,她却不一样,她的掌中有一样的山沟一样的沟壑,手指上有如岩石一样凸起的死硬老茧。

    白雪铃的茧和劳务所产生的茧有大的差别,她大拇指和食指侧面的茧特别厚,几乎将整根手指的厚度都增加了一个级别,也正是这两处的茧让她的手感觉起来十分畸形。

    她抓的又极紧,隔着衣服李铭都觉得硌人。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练剑所至的。

    李铭并不嫌弃这样的一只手。他在那个世界里生活了这么久,真正的吹弹可破可一次都没见过。甚至于对于这种受过磨难的肌肤,他抱以更多的敬意。

    那场战斗称之为战斗或许并不准确,那应该是一场屠杀。

    他还记得他所看见的东西。

    那时他额头上的冷汗都要结成冰了,一切突然就落下,他的头发也随之落下。重新入目的是一地五颜六色的肉酱,那应该是虫子化作的。

    以及一个平原。

    那是以他为半径两里远的圆形平原。这个范围内的地面被不知名的力量削去了一层,上面没有雪,只能看见黑红色的土壤。白雪铃就抱着他站在最中央。

    抬头看向天空,天上到处都是不知有多厚的乌云,只有自己头上是空的,好像有一根擎天巨柱从天穹上直插下来,把那一个圆中的乌云都击溃了。

    那也是他这段时间中唯一一次看见天空。

    而不久前还存在的房间,柱子,台子,以及那个遥不可及的山洞口,都似泡影一样消失了,四周再也没有任何的高低差,一眼可以望见尽头处断了一半的山壁和它裸露在外的岩层。李铭并不清楚在这之前这里是不是平原,但他想大概,应该,不会是。

    自然界从没有如此标准的圆。

    他记不得是什么时候这个陌生女子就把她还有些凉的脸靠了过来,他和她的脸颊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她的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哽咽,随后不知有几滴温热的液体滑落到李铭的胸膛前,结出好几朵冰花。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像一支安眠曲:

    “回家了。我的孩子。”

    ……

    李铭就这么有些茫然的代入了自己这个“孩子”的身份。

    而他也在后来彼此胆怯又热烈的交流中得到了一些他疑惑的答案。

    比如这里是元塔,他现在就是在夔洲附属州青州中。

    又比如她叫白雪铃,他和她是母子关系,再比如他们从前属于青州人城的一个大家族。不过家族的事情白雪铃没有多说,只说家族已经破灭掉了,在那场致死家族破灭的战争中,他因不知名原因陷入了沉睡,自那以后她们就在等,等他醒来,今年是她们等的第十六个年头。

    那年他两岁。

    还有一个她就是白雪崖。

    她说白雪崖本来没有名字,是白雪铃赐给她名字的。

    在这里取名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按她所说,取名本来有很多规则,不过因为当时家族都已经没了,白雪铃身边又只剩她这么个侍女,她就只好把“白雪”的姓赐给她了。

    那个已经没了的房间是她设置好的灵气节点,李铭在那里靠着节点的强大灵力维持沉睡,灵气会源源不断的通过那个台子,也就是维生台,输入他的身体。房间里的守护阵法十分强大,理论上来说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但这毕竟是理论上,而实际上也确实是发生了意外。

    本来李铭只要一醒,台子就会自动通知白雪铃过来,那些虫子应该是把部分阵纹挖断了导致这一部分的功能失灵了,幸好李铭误打误撞地把手动阵法启动了,不然还不知道结果如何。

    白雪铃说虫子是西妖域的一脉小虫妖,可能是得了什么天材地宝导致变异才获得了入侵节点的实力。

    它们并不强,她当时搞出那么恐怖的动静一是激动,二是愤怒,三是慌了神。

    她说那个节点虫妖一共深入了十四步,李铭换算出大概有八米的样子,已经挖断了两个阵法,而后面那个护灵阵它们已经挖了五年了,不出意外的话再给它们一百年也挖不断。

    脱险后他就一直被她背着,她一直跑,无论昼夜。她跑的很快,非常快。有晚他睡的有些迷糊,白雪铃误以为他睡着了就放开了力气跑,那次李铭看见了音爆云。

    但李铭仍然觉得这不是她真正的实力,她还可以更快,应该是怕太快了身体产生的抖动会他吵醒所以才抑制了力量。

    她跑的越快,轻微的颤动就越多,平移的状态就越难以维持。

    白天没事的时候白雪铃跑着跑着就会尝试和李铭聊天,大部分只是一句没头没尾的单句,有的时候会连说几句话,李铭一直静静的听着。她并不是很会聊天,经常自我终结话题搞得李铭想接话刷存在感都找不到借口。

    与白雪崖会和是在十月十一日。

    与她会和并没有给白雪铃的奔行带来任何改变,只是前行的队伍中又多了一人。她一直跟在离白雪铃不远的地方,其实要不是这次捕猎,李铭根本没有看见她正脸的机会。

    她们已经在外流浪了十六年,而李铭醒来,她们流浪的理由也就被消灭了,现在是要回家。而那个家距离它们现在隔了一万多里,差不多隔了半个地球,不过按照她那么恐怖的奔跑速度,李铭觉得不会等太久就会到。

    李铭对于元塔大小的参照单位是青州。青州属于夔洲,而夔州如青州这样的碎片附属州一共有上十万个。

    这里的引力系统可能有点有问题,不然就是每个州之间隔的特别远,李铭也不清楚。

    在然后,就是现在了。

    十月十九日晚,雪。

    天上变黑了,云层就更黑,中间也变成了黑色,地面也灰蒙蒙的,只有他们这一圈地方还是白色。

    冰冷的现实压制了李铭胡思乱想的能力,或者说身临现实,终究还是要以现实的方式去思考。在这样严肃的异界中他就不由得少了些诙谐,小心思都被压在心底,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了。

    李铭脚边燃着一堆柴火,白雪铃坐在他旁边半米远的地方。他们现在已经换了一处地点,不过三人呆的位置却没怎么变,白雪铃仍和李铭呆在一起,白雪崖仍在树上面警戒。

    那只被白雪铃一剑插死的猎物早被白雪崖剥去了皮,现在正安静的被一根树枝串着,被挂在另一处火堆上烤。金黄金黄的,溢着油脂,看上去很可爱。

    在这样的风雪中做功生火来根本不可能,这两堆火是用法术生的。李铭认为她们在暗中维持着火焰的旺盛。

    可按照省力的角度去思考,只点一堆火肯定比点两堆要轻松的多。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白雪铃要花费力气给他单独生一堆火。

    是不想让自己看见血腥的东西吗?猎物剥皮的时候他悄悄瞟了几眼,那场面确实挺血腥的。

    现在李铭不时看几眼不远处的那堆燃的更大些的火,眼里羡慕的神色不停的流。

    他甚至有时候都会想:“要是她能看见自己冷就好了。”

    若是白雪铃看见了自己的囧态应该会想办法让自己暖和起来的。可惜她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半低着头,呆呆地看着火,脸上还红红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可能白雪铃觉得火太大会让他不安就没在火大的时候维护。最开始的时候它燃烧的非常猛,现在早已经萎成了茶杯大小,虽然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要熄,但在她的暗中操作下死活就是不熄。

    想灭不掉,要燃不成,这火也是命苦。

    仅仅茶杯一样大的火苗自然无法带给李铭什么暖意,甚至比起这么干坐着,他还是觉得白雪铃的背要暖和点。他现在已经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那张新“床”了。

    嗯,睡着很舒服。

    但李铭毕竟心理上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些害羞。

    更何况对于自己这个“李铭”的灵魂,以及自身的存在,他的心中还有着歉意和怯意。

    “求背”这么难以为情的事情,他短时间内不可能主动要求的。而且本来下地就是他先开的口。

    李铭盯着小火苗,隐秘地握了握冻僵的手。

    在下地之前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想念脚踏在地上踏实的感觉,现在看来果然是想多了。什么对大地的眷念在寒冷的威胁下还是见鬼去吧。

    李铭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很薄的白衣,它有一些保暖的作用,这个保暖不是指它材质的本身御寒效果,而是指它的功能。

    他认为自己这件衣服可能是一件“法器”。因为衣服的袖子上很多纹路凑近了看就会发现其实是由很多细小的线段连在一起组成的,这些线段并没有组成任何艺术图形,而仅仅只是无穷无尽的几何图形叠加。

    就像是汉服上的花纹全变成了cpu晶体管放大图一样,李铭是不信这样的纹路只是装饰花纹。

    它的御寒功能虽然有些效果,但这个效果到底好不好,那可能就要因人而异了。

    反正李铭觉得还是冷爆了。

    他一直不敢让自己显露出冷的状态而强忍着颤栗。至于这么做的理由他自己也不怎么能说清。

    雪花乱飘,却始终落不到李铭的头上。他仰起头,静静的看着积累在自己头上越来越多的雪,不经意间就露出了个笑。

    这停在空中的雪正是他实有性的明证。

    没了网络,没有电子设备固然令人悲伤,但在这种奇幻面前那就都不算什么了。

    这可不是魔术或者骗术,这是真正的,可以对物理世界造成影响的力量!

    这是法术的威能。说真的,他觉得这玩意实在是帅爆了。

    “旻,喜欢雪?”白雪铃看见李铭第一次露出笑容,忍不住问道。

    李铭下意识答:“没,我只是觉得挺厉害…”

    他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白雪铃这突然的一句不在他预算好的句子内。李铭连忙又接上一句,就像给上一句的“不完美”画上个句号。

    “雪花停在了空中,很神奇,其他的雪都在飘~”

    他暗自庆幸自己应变够快,身体却放松了警惕,一不小心就打了个寒战。

    白雪铃本来还在微笑,见李铭打颤,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就在那一瞬间李铭突然感觉有一层泡泡一样的膜薄以白雪铃为中心把这一片地方都罩了进去。果然,下一秒他就看见有雪花停在了不远处的空中,而风也再也感觉不到了。

    白雪铃眉头紧皱,她突然呵斥道:“过来!”

    李铭吓了一跳。

    白雪铃之前语气一直都很温和,从没这样和他说过话。

    他不是很懂女人,她这是生气了?

    李铭缩了缩脖子,低下了头,如同被夺命阎王推着一样向她坐着的地方挪动了几步。

    他现在突然有点怕她。虽然身为穿越者居然怂成这个样子很丢人,但他就是怕啊!!万一凉了怎么办?

    白雪铃愣了一下,她意识到自己刚才吼的那句好像并没有夹带温柔。而自己好不容易构建的温和的形象可能也就因为那一吼而毁于一旦了,虽然她的确只是担心孩子冷。

    其实之前李铭提出下地走走这个要求的时候她是很不想同意的。

    她颇有些慌乱的咬着嘴唇,手不安分的捏着裙子。站起来也不是,不站起来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李铭低着头,站在她面前。

    白雪铃问:“冷…么?”

    李铭道:“不冷。”

    “要不火再大点?”

    “不用不用,现在就很好。”

    “……”

    “……”

    两人相继无言。李铭一站起来酝酿在小腹处的温暖就消散了,现在又让身体这么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他更冷了。

    李铭开始抖了起了腿。

    白雪铃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他的颤栗,她心中一疼,牙一咬,再也顾不得其它,直接伸出手抓住李铭的小臂就把他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这是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即便白雪铃知道这么做非常合理,心里也仍然忍不住紧张。

    “刚才,声重了…”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