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悟命传 > 正文卷 第四章:炼剑
    “好!好一个这是命!我的徒弟有崛起之望!命儿,我的那些仇家要是找到你,先可着他们的圣子,圣女杀,让他们那些所谓的圣地没后!啊哈哈哈!”老道士摸着胡子笑道。

    悟命也是微微一笑,“师父,是非善恶我心里有把尺子,他们只要不招惹我和你,我可懒得去招惹他们,传承了几百年的大教,还是多少有点底蕴的!你可不想让你自己的徒弟被圣地追杀的满地跑吧!”

    “哦!那是,当初我就是被追杀的走投无路,这次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我会把你教成比那些圣子圣女强一万倍的强者!”

    悟命捶捶胸膛,“那是必须的!”

    黄昏,傍晚。破旧的道观。

    夕阳的余晖洒在地上,给长满杂草的地表铺上一层金色的被子。天边的火烧云形态各异,惟妙惟肖,火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

    “师父师父,你不说教我武功吗!现在我都没事了!快点啊!”悟命站在道观门前,焦急的看着里面的师父。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急!我不是得想想吗!走,带你去个地方!”老道士出来了,手中握着一把连悟命都没见过的剑。剑自发出微弱的寒光,剑身纹着一条龙,悟命瞧近看,“应龙!”

    “师父!这就是你的剑!好帅!”

    这剑名应龙,是一把名剑,曾经不知屠过多少人,光是前年的饿狼就是十几万条,悟命仿佛在剑的上方看见几个骷髅。

    “妈呀!”悟命吓了一跳。

    “小傻帽,这剑怨气太重,上面沾着的是十几个圣子圣女的怨魂,千万别碰啊!你会着道的!”

    老道士拍了拍小道士的肩,然后便径直走去。

    悟命只好跟上。

    “师父咱们要去哪里啊!”悟命发现他们正在往山区前进,就快进入碎叶城临近的断横山脉了。那里可有很多山妖的,听闻有几个堪比城主的大妖,在山脉中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到了你就知道了!放心,你害怕了?”老道士道。

    “怕是没有,就是得头一次来这里新奇!”

    又过了一会儿。

    “到了,看见前方那个小屋了吗!”老道士带我们来到了断横山脉的深处,这里竟然有户人家,炊烟渐渐升起,狗的叫声此起彼伏。周围是连绵不断的群山。

    “厉害,住在这里的,一定是高人!”我们自言自语。

    “高个屁人,就是一打铁的。”老道士苦笑。

    随后道:“打铁的,我来了!”

    从房屋后面走出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铁锤,嘴中叼着一根旱烟,“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耍剑的!”

    悟命感到奇怪,“一个打铁的,一个耍剑的。什么嘛。”

    “打铁的,给我打一柄剑,剑长三尺,握柄一定要是百年蛇皮缠的,至于材料,跟我的一样,寒铁玄晶。”

    “你的剑不是挺好的呢吗?”那铁匠道。不由自主向天空吐了个烟圈。

    “不是给我的,那,我徒弟,孙悟命。”老道士把一直观察四周美景的悟命拉到自己旁边。

    “你徒弟!咳!开什么玩笑,他能担起你的担子?”抽了几十年旱烟的老烟民差点被烟呛到。

    “可以。”老道士眼神坚定。

    “我告诉你啊,别跟我打趣,那几个圣地,不是碎叶城几个巅峰世家可以比的。传承成百上千年,他,可以吗?”说着瞥了一眼悟命。

    “我可以!我什么苦都吃过,我不怕的!哪怕是什么危险,我都不会退缩!”悟命拳头又握紧了。

    “你这一点跟耍剑的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哈哈。”打铁的用那满是泥的手蹭蹭衣服。道:“行,三尺,寒铁玄晶。不过,他能拿的起吗?”

    “可以。”老道士又俩字可以。

    “对,我可以!”悟命道。

    打铁的走向房后面打铁。“吭坑”声不绝于耳。

    “那行,悟命,我去山林里面给你打点野味,你在这里等着啊!打铁的打铁,快,你先呆着。”说完便走了。

    悟命一个人在园中观赏,“好期待啊,终于可以不被坏人欺负了,我要努力变强!不管什么危险!哪怕是死!”

    “天生我材必有用,诸位莫说少年穷。待到百杀红瞳日,才恨时光太匆匆。”

    悟命借景生情,慢慢吟来。

    “哟,你这是做的还不错,跟谁学的?”打铁的壮汉将剑打好了,用纸包着。

    悟命害羞地搔搔头,“自己即兴吟来的,哇!师叔打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师叔?”打铁的道。

    “难道不是吗,你和师父很熟,师父武功高,你在这深山中定居打铁,想必武功也很好,而且岁数,也跟师傅差不多,不是师叔是什么?”悟命笑道。

    “嗯~不错,观察力还算可以,师侄过来,看看这柄剑,我给他取了一个名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师叔道。

    “什么啊?”

    “斩天!”打铁的衣服无风自动。神态自若。

    悟命大吃一惊,“斩天!这名字太霸气了!我的天!师叔,我很喜欢!你真是太有才了!”

    师叔摆摆手,“你比我有才,刚才那首诗,要是发表出去,一定火!”

    又道:“我们这代人啊,浪迹江湖数十年,只为在江湖上留个名头,忽略了太多的东西。爱情,亲情——真是待到百杀红瞳日,才恨时光太匆匆啊!”

    “你们两个谈什么呢,这么起兴?”师父回来了。手中还拎着一只斑斓大虎。

    他将大虫扔给打铁的,然后看看那把剑,“命儿,看出点什么来了吗?”

    悟命立即答道,“师父,他没有剑鞘!”

    “知道为什么吗?”师父皱眉,眼神严肃。

    悟命想了想,摇摇头。

    “让我来告诉你,此剑名斩天,无剑鞘是因为,这天地便是他的剑鞘!”

    “天地便是他的剑鞘!”悟命喃喃。

    “命儿,我想让你知道,真正的剑客,是不需要剑鞘的,他们放荡洒脱,率性由心!不服这天!便斩了这天,不服这地,便挑了这地!他们的心中没有神,没有佛,因为,神,佛是用来杀的!他们的信仰!就是自己!”

    悟命的心在颤抖!

    “师父,徒儿牢记在心!”

    老道士吼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接下一句!命儿!”

    悟命道:“明日愁来明日愁!”

    “走,跟师父练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