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悟命传 > 正文卷 第五章:三年!
    “师父,咱们要去哪啊?”悟命被师父抓住的手生疼。

    “炼剑吗~快走啦!”老道士道。

    不久,他们便到了一处旷野,四下无人,也无兽。

    “这地方还行,没有什么大型猛兽,还空旷,主要是一座小型龙脉的龙头,灵气很重!悟命,我们就在这了!”师父将应龙拿出来,寒光凛凛,着实吓人。师父将斩天递给了悟命。

    “谢谢师父——”还没说完只见悟命的右手和斩天一下子沉了下去,一起陷在地下几公分深处,“咔吧”悟命的肩肩胛骨传来声响,同时还有悟命自己。

    “嗷呜!师父,这这是什么,太重了!嗷呜!疼,疼!”悟命大吼。想方设法要将手拿出来,但却无能为力。

    “师父,你坑我!”悟命喊道。

    “为师这是为你好,现在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手拿出来,至于抬起斩天,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行。快!天黑之前拿不出来就不让你吃饭!”老道士转身便走。

    “喂!师父,你这也!哎~”悟命叹气,这把剑重的离谱,师父说这把剑的剑身材料和他自己的一样,那应龙也是这么重!咦!

    悟命心传来阵阵心颤。

    “啊!啊!啊!”悟命不断尝试,可,可斩天始终纹丝不动,自己右手都红了!

    “不行,师父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既然他认为我行,那我一定就行!啊!”他在尝试一次,这次可是把小时候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

    “诶!动了,动了!一厘米,就是一厘米,大拇指和小拇指都出来了!对了!我挖土,我在手周围挖个大坑,这样斩天不动,我手岂不就出来了!我怎么没有早想到!”

    悟命动手开挖,什么也不想,一个劲儿地挖,后来终于挖出个四五百立方厘米大的坑,他的手出来了。

    可是太阳也快落山了,自己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拿起那把剑。但是也不能将剑放在这里不管,那毕竟是以后要出生入死的兄弟!

    “哎,不走了,一顿不吃能有什么,在这里看着剑就好了!顺便练习臂力,争取早日提起他!”悟命下定决心,不回去吃饭了。

    “一个,两个,三个------一百零三十五,一百零三十六。”悟命竟在剑旁边做起了俯卧撑。

    此刻已是满天星斗,银盘高挂。

    “悟命。命儿!”师父找到了他。

    “你为什么将手拔出来后不回去吃饭?”老道士问道,紧紧握着悟命的手。

    “师父,身为一个剑客,要是把自己的剑都丢了,那还是剑客吗?”

    “哈哈哈——命儿,你通过考验了,这是我给你出的第一个考验!身为剑客,必须寸步不离自己的佩剑,剑在,人在!”

    老道士屡屡胡茬。

    “好哈,师父你,你!”悟命脸都气红了!闹了半天竟然在耍他!

    “诶~别生气了,来,师父将肉都带过来了,保准你吃个够。”

    悟命大口扒肉,“师父,你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以前不带我吃啊?”

    “哈,以前,以前是以前,我要是天天给你吃,你就会怀疑我是不是一个穷的要命的老道士,以前我不是没打算教你剑嘛!”

    “切!”悟命拿手剔牙,然后漫不经心的将肉渣土出去。

    师父整理整理衣冠,郑重得道:“悟命,我现在给你一个重大的任务。”

    少年赶忙站起身来,整理整理衣服:“师父您说。”

    “三年,在这三年内,你必须将这柄斩天提起来,而且能骄傲地不费力的舞上一段。”

    “三年!师父,我相信我可以!我一定会很努力的!”悟命昂首挺胸,充满着自信。

    “嗯,我相信我的儿——”老道士好像咬到舌头了,“那什么,命儿,那我先走了,你在这锻炼吧。”

    “诶不对师父!你给我把斩天拿回去啊!”

    老道士摆摆手:“我是不会碰你的剑了!这三年都是,饭我会给你送过来!”

    “啊?”悟命感觉自己找到了被坑的感觉。

    三年,就这么快,似乎只是眨眼一瞬间,没多长。

    王八会这么说,老道士也是这么说的。

    悟命是被坑了,每天吃喝拉撒都在那个小原野,没日没夜地练臂力,练提剑。

    功夫不负有心人——

    “师父!我成了!我成了!我可以提起剑了!”悟命高兴得在旷野狂奔起来,“我成啦!”悟命提剑,磅礴的气势随即扑面而来!这剑实在太重了!乃至一举一动都使身边的空气颤抖!

    悟命使劲向前挥去!一股气浪打在前面的大树上,水桶粗的大树立马就断了!向后栽去。

    “我的吗亲!这就是斩天吗!太强了!”

    “命儿!你知道你现在几岁了吗?”师父不知不觉中走了过来。

    悟命摇摇头,“师父,徒儿这几年潜心修炼,不知道时日,更不知道今年几岁了。”

    “你十七了。”老道士上前摸摸他的头发,几年没见,已经及腰,如果把手指长的胡子减去,还真不知他是男是女。

    “命儿,你十七了,你成年了。”老道士眼睛里面打转,不时豆粒大的水珠划过,

    “这十七年,我是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啊,我这几年曾无数次幻想,你要是提不起——”悟命一把抱住他。

    “师父,什么都别说了。我,我都饿了,走,咱们去老张那把头发胡子弄弄,吃饭去。”悟命也是滑下泪珠。

    一老一少走在旷野,肩并肩,大声喊道:“我成功了!”

    “我说耍剑的,你这徒儿几年没出屋了,这么长啊!”老张是一名一剪头发的,常年在永恒街一片流浪剪发,看见乞丐,免费剪发,穷人也是,正因为如此,永恒街这邻里乡亲都给他叫“好人剪。”不知什么时候,哪个屁孩子来了一句“好人贱。”老张这一世英名就不保了。

    放心,这不是咱家命儿。

    “没什么,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是训练训练徒儿。快剪吧。”老道士道来。

    好人贱伸手,老道士一时蒙了,随后怼了他一拳,“干什么,你看我两像能交得起钱的人吗?”

    “那什么,他这太长了,费劲!俩铜子儿。”

    老道士撸起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