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悟命传 > 正文卷 第十七章:啊,疼死啦(三)
    “啊!疼死啦!”老龟被悟命的剑刺中,尽管是龟壳,但还是奇痛无比。

    悟命看着斩天,会心一笑。

    木槿跑过来,看到悟命额头上的汗,“悟命哥哥,怎么样了,你刚才太帅了知道吗?”

    “要不你是妖孽呢。”白子龙调侃道。

    下面的人山人海都看呆了。

    慕容建城揪揪哥哥的衣袖,“哥,咱们追上他可能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慕容欧呆滞的点点头,他已经被刚才那一招吓到了。

    “小兔崽子!早知道不让你试试了,没想到啊~你还是个寻灵师,懂得地势寻灵法!刚才这一招借助山里小龙脉的灵气来打我!你你——哎,不说了,越说越疼。”

    老龟大吃一惊,这小子比自己一开始预想的要强,要聪慧的太多。那三个老家伙一定喜欢。

    “原来书上说的没错,真的可以借天地大势来为己所用,但是这副作用貌似有点大,什么死后魂归地府,阎王诅咒,不得六道轮回!一看就是骗小孩的,要是真有,我就把阎王杀了,让你不让我轮回!

    ------

    “初冬啊,那个会天机法的小姑娘给你了,待会你去领过来,炽夏,孙悟命那小子虽然持剑,但没走剑阵那一条道,走的是武道,所以就不要和贫僧抢了。”

    三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屹立在碎叶学院门口后方的大山中,也就是刚刚悟命调走天地灵气的那座山上。其中一个穿着袈裟的老人对旁边的两位老人说。

    “不行!坚决不行!这小子虽然没走天道,但手中拿着剑,与贫道有缘。”

    那个名叫初冬的女尼姑道:“炽夏,是不是世上哪一个拿剑的就与你有缘啊!”

    “额——”炽夏老道不知如何回应,干脆耍无赖,“这小子我要来了,玄武剑阵,朱雀剑阵他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

    “诶!你个老不休!耍赖皮是不是,我这达摩六十四拳可不是吃素的!”那名和尚打扮的老人道,差点撸起袖子。

    初冬老尼揪着深愁高僧的耳朵,“你就是吃素的!都别给我抢!他刚才有使出游龙步法!我那里还有他的全本,游龙步只是从哪里抄过来的而已!还不全!”

    “都别争了!”炽夏道,“这样吧,让这小子拜咱三个为师,这样谁的功法都能学到了,怎么样?”

    深愁高僧与初冬老尼思索一阵后,相继点了点头。

    ------

    “槿儿,你跟我去天赐宫吧!”悟命拉住木槿的手。

    “啊?天赐宫,那里可是三位院长的亲传之地,我去,有些不好吧?”木槿脸蛋通红。

    “没事,那几位院长肯定会喜欢你的。走,子龙,保重!!”

    子龙向悟命挥手,“悟命保重!”

    “哼!”慕容兄弟俩道。

    “可怜的咱俩还得去灵鹫寺,那些和尚可固执了!还不能吃肉!”慕容建城道,一副苦瓜脸。

    “哎,等过几天让爷爷给咱们弄出去吧,去小学院也比在这强。”哥哥提议

    “嗯”

    悟命和木槿挽手走进了大门,子龙与南宫玥则被冷脸王带走了,要是他知道冷脸王就是他的师父不动战神谭山,打死他也不去!

    身后几千学生将分批次的攻击老祖,只要老祖觉得有那么点感觉,像挠痒痒似的,那就是天赋异禀,可惜,自悟命之后,再也没有可以让老祖吃痛的武者了。

    选拔如火如荼的开展着,悟命在碎叶学院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碎叶学院大门的牌匾上,写着这四个字:碎叶必兴

    悟命与木槿来到了天赐宫。

    这座宫殿与其他各宫殿不同,其他各个宫殿都是老祖宗飞上来后建造的,唯独天赐宫!乃是本来就有的!

    有老人传言乃是天赐之宫,有绝世功法!

    不过那些都是无稽之谈了。

    “哎,这宫殿里怎么没人啊,三位院长那?”木槿走进门,环顾四周。

    这里没有金碧辉煌的墙壁,也没有刻着栩栩如生石兽的柱子。

    一切从简,这是天赐宫给两人的印象。

    “哎,碎叶学院是没钱了吗?”悟命摆手,大声叫道:“是人是鬼你出来啊!为老不尊!”

    突然从屏风后面传出声音,“大胆,为幼不敬的孽子!”

    “我还不学了!”悟命咧嘴,右手持斩天,左手握着木槿的手,朝着大殿外面走去。

    没到悟命走上三步,屏风后面三个老人就出来了。

    一个老尼姑,一个僧人,一个老道。

    “我的小子祖宗啊,我们给你开玩笑呢,别走,别走!”

    深愁高僧身手矫健,眨眼睛便到了悟命身边,握住悟命的右手,“小祖宗,刚才是在开玩笑呢,回来,回来吧。”

    “呵呵,我也在跟你们开玩笑呢。三个老不羞。”悟命转身。

    “啊~”三个老人搔搔头。

    三个老人不知所措,想给悟命一个下马威,磨磨他的性子,没想到居然被反下马威了。

    初冬老尼觉得气氛不对,赶忙道:“悟命啊,你也看到天赐宫了,我们三个老家伙是天赐宫的宫主,碎叶学院的院长,你既然来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徒弟了,在学院没有什么跪拜认师礼节,就一人叫我们一声师父得了。”

    悟命并非为幼不敬之辈,听话的叫了三声师父。

    炽夏老道与深愁高僧得意洋洋。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有这么一个徒弟,此生无憾了。”

    悟命看着他俩望着楼顶,一脸无奈,这哪有高手风范,再怎么说也是神武境高手,“伪无敌境”啊。

    相比起来,初冬老尼好多了。

    “槿儿,快认师父!”悟命道,瞅瞅木槿。

    “啊,小女木槿,拜见三位师父。”

    “嗯,侄媳快快请起。”炽夏老道道。

    “啊?不是,我们不是那啥。”木槿脸色通红,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天见了悟命,她的脸就一会红一会不红。

    悟命也是连忙摆手。

    “悟命,木槿,你们过来,我带你们去住的房间,你们小两口住一间还是两间?咱们天赐宫人不多,但是房子还是不少。”

    “两间!”

    “两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