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拒 > 纨绔子弟 第七章掌门大人
    绵密的细雨噗噗地拍打在桃花伞上,一片片粉嫩的花蕊翩然落下,吴宇仿佛置身于芬芳的汪洋,他迷醉了。

    此时的吴宇被江素文用法力托举着飞升,细风吹拂着他俊朗的面容,几窜雨珠也扑洒到他的脸上,身上,而他一身青灰色长袍在雨光山色的浸染下,更显惊艳。

    江素文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男子,她感到一种别样的气息,那是不同于孩子的气息,那是只属于成年人的稳重和成熟。

    当然,令她更为着迷的则是,他那极为反常的淡定和从容。

    按理来说,一个修行者,十五年修为尽毁,应当是郁郁寡欢,形神落寞,甚至是悲痛欲绝,一蹶不振!

    可他非但没有,却一副阳光灿烂的神色,这是多么强大的胸襟,才能如此!

    想着,不觉又瞄了一眼吴宇。

    正当此时,吴宇也正对着她笑呢!

    四目相对,江素文只感到一阵电流激荡进冰冷的心房,一时间春暖花开。

    “仙女姐姐,我脸上难道有什么脏东西吗?”吴宇笑着,笑容阳光,声音很温暖。

    “咳咳,咳咳。”这一声“仙女姐姐”,叫得江素文上气不接下气,咳嗽起来,连连摆手。

    “你怎么了?仙女姐姐,这么冷的天,你可得保护好玉体,若感风寒,就不好了。”吴宇投来关切的目光。

    江素文不敢直视他,脸上红扑扑的,心里也扑通扑通地跳,她的纤手抚摸着上下起伏的酥胸。

    “咳咳,灵台已到,掌门就在大殿上等着你呢。”

    桃花伞自动收合,被江素文背到身上。

    灵台,是一方圆形广场,可容纳万人!

    灵台之上晴空万里,远观流云,波起云涌,群山万壑,犹如跪拜臣子,从四面八方倚势伏倒向灵台所在。

    一轮圆日当空,如同赤色炎瞳,俯查大地。

    “你不进去吗?”一想到要独自一人去见掌门,吴宇心中紧张起来。

    “咳咳。”江素文脸憋的红,点点头,不说话。

    吴宇有些看出来,江素文是真的听不得仙女姐姐这个称呼啊!

    但他偏要喊,一抱拳:“仙女姐姐,有缘再见!”

    谁知,江素文一听,却是一转身,朝着灵台下方,纵身一跃——跳崖了!

    吴宇赶忙跑过去拉她,可江素文的身影却化作一道红缨,消失不见了!

    “还真是位烈女啊!”吴宇感叹。

    转过身,巨大的宫殿,仿佛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等着他自投罗网。

    “没事,有怪老头神识相助,总该不会认错爹妈。”

    吴宇一边走一边宽慰自己,“没事,一定没事,小玉,怪老头,天才少女江素文都没识破我的身份,掌门肯定也不会。”

    然而,心里另一种想法却冒了出来,“可万一,万一呢!这里的人个个神通广大,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凌辱我呢!”

    正想着,一声威严庄重的呼声从天灵盖传来,并瞬间贯穿全身。

    “吴宇!”

    吴宇听得一怔,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是掌门在呼唤他!

    跨过巨大的宫殿大门,内厅里已经站满了修士,他们分列在大厅两侧,垂手站立,神态恭敬。修士中头发花白者居多,男修士为主。黑发修士甚少,女修士则点缀其间。

    在大厅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焚香炉,焚香炉为一人高,三人合围大小。大厅上方端坐着一位中年修士,隐身在烟雾之中,看不清面容。

    大厅内装饰华丽,雕刻多梅兰竹菊。大厅穹顶绘画瑰丽,似乎是一幅远古部落交战图。穹顶镂空,可见碧宇。

    吴宇从未见过这样的气势,即使有神识相助,内心却也是十分紧张胆惧。

    “吴宇!”

    那威严冷肃的声音再次响起,语调里多了些不耐和怒意。

    “是…”吴宇轻声答道。

    “前日之事,吾意汝可知乎?”语音稍稍和缓,却依然庄重。

    吴宇有些没听懂。

    “事之缘起,皆由于你。若你往日稍有收敛,行事知轻重,心存善念,东府之祸何来哉?”

    吴宇沉默不语。

    “汝可知乎!”大厅上的声音顿时加重,犹如晴天霹雳!

    吴宇有些明白了。大概还在训斥呢!不过这一切,似乎与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所以听着便听着,随意应了一句。

    “罢了!”烟雾缭绕中的人影大手一挥,“从今日开始,你只需努力修炼——”

    “掌门大人!弟子已是凡夫肉身,对于修炼一途,不再抱有期望,还请掌门,收回成命。”吴宇躬身,大声说道。

    “你说什么?”那身影前屈,显得不可置信,“你叫我什么?掌门大人?”

    吴宇额上沁出冷汗,他不曾想,竟然会犯如此低级错误。急忙改口:“父亲,我的意思是孩儿已经不适合修道一途了。”

    烟雾之后的黑影,重重叹息一声。吩咐道:“即日起,全教戒备,提防外来闲杂人等,特别是东府人员,要严加禁止!”

    “诺!”四下修士齐声应道。

    “嗯,都退下吧!”

    黑影招呼一声,修士们便陆续退出大厅,化作一道道飞虹,消失天际。

    方才还拥挤的大厅,现在已经空荡荡,吴宇打量着安静的宫殿,这安静中有一种紧张和恐怖,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冷寂。

    “你过来,快过来。”

    神秘的声音,从香炉后传出,仿佛结冰的河流,带着一丝凝滞的语调。

    吴宇的双腿有些发抖,心脏跳不停,他害怕掌门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特别他刚才并不是叫的“父亲”,而是喊的“掌门大人”,哪里会有儿子这么叫父亲的?精明的掌门自然敏锐地察觉到这里面的蹊跷。

    “宇儿。”高大的身影从大理石宝座上,缓缓走下来。那是一个中年人强壮而成熟的身躯,素锦的长袍下,有着发达的肌肉,宽厚的肩膀充盈着力量和生机。

    此时,脑海中一段清新的记忆填充进来——神识又在发挥威力了。

    幸亏神识的帮助,方才场面上众多陌生的修士,他竟然全都认出身份。有司职药坊的修士,也有修士总教习,还有近卫武修统领等等等等。

    尽管初见都是陌生面孔,可是只要眼睛扫过那一张张脸之后,随之与其相关的记忆,便在神识的相助之下,提取出来。

    眼前强壮的中年人,一副坚毅的面孔,脸部线条硬实又粗犷。这便是无我教首席大掌门,蓝级巅峰大修士吴昊。除了吴名之外,在无我教,论修为高深,没人是他的对手。

    在吴宇的记忆中,父亲总是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神色凝重,似乎背负着无法推卸的重任。

    害怕,一见到那张严肃的脸,就不由自主的紧张。

    这是一种无法抹去的感觉。

    以至于吴宇也摆脱不了那种恐惧。

    宽大的手掌带着威压按到吴宇的肩上,一股沉重的压迫下,吴宇喘不上气。

    “你怕我?”冷肃的声音,带着一丝痛惜,“还是恨我?”

    “没有。父,父亲。”吴宇尴尬一笑:“真没有。我就,就是觉得十五年来,孩儿一直勤于修炼,对父亲疏于孝道,现在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也趁此好好陪陪父亲。”

    “宇儿,你这是什么。”吴昊盯着吴宇看着,很是怪异的说道。

    吴宇脸色一红,赶紧拉起衣领。他才想起来,这是玉儿咬的,偏偏被吴昊一眼就看到了。

    “啊,这是蚊子,咬的。”

    “蚊子咬的?这么大口吗?”吴昊背过声,略带讥讽道:“还咬出唇花,这蚊子可了不得。”

    “可不呢!”吴宇厚脸皮的往下接,胡乱扯道:“毕竟是咱们这的蚊子,兴许吸收了天地精华,于是行事也顿悟出了法门,吸血自然独创了一些章法——”

    “一派胡言!”吴昊一声顿喝,“竟敢当面欺辱,戏弄寡人!你给我跪下!”

    吴宇被吓得一哆嗦,却是呆呆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你要忤逆寡人!”严厉的眼神,从那深邃的眼眸中射出,仿佛一柄利箭,寒光乍现。

    吴宇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凶猛地撞击到腿上,他支撑不住,膝盖便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

    难道身份被识破了!吴宇绝望地想到,这下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