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拒 > 纨绔子弟 第十二章进教习楼
    尽管吴宇前身是一个对父亲言听计从的人,可他自己却有着极强的逆反心理。

    高中辍学之后,吴宇没有听父亲的建议,去职业技术学院就读,也没有去参军,只是一个人离家出走。

    经历了一番打拼之后,果然什么都没成功,只做了建筑工地的一名小工。

    那是上个世界的命运,这个世界又会发生什么呢?

    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他依然有一颗作死的心。

    修炼,不断提升修为之类的话,这几日他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可是他实在对修道一途没什么太大兴趣。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死也不愿意踏入仙门。

    只是,他想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就像上个世界,他一直苦苦追寻的。

    人究竟为什么而活。

    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没有找出答案。

    修仙,无可无不可。

    人生,走一步看一步。

    尽管吴宇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干什么,但他却深深的知道,自己不想干什么。

    他不愿意被凡事束缚。

    他渴望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希望自己像一只逆势上扬的飞鸟,是它身上闪光的羽毛。

    可是,尴尬的是,他的确不知道做什么好。

    也许,人生的归途,始终都在路上。

    吴宇步下教习楼,已经是晚上了。

    一轮明月高悬,满天星辉。

    小玉坐在门房的椅子上,单手撑着小脑袋,摇摇晃晃地打瞌睡。那模样着实可爱,吴宇都看得有些呆了。

    他实在不忍心叫醒睡的香甜的美人。

    小玉终于啪嗒一声扑倒桌子上,却是惊醒了,一脸茫然的东张西望。

    而后站起身,伸展开双臂双腿,扯了一个舒服的懒腰。

    圆润的粉唇撑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脸也变形了。

    正当此时,眼角的余光瞥见,吴宇正对着她,嗤嗤的笑。

    “喔!”小玉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心里自嘲:“羞死了,一点丑态,竟然被少爷撞见了。”

    “回吧!”吴宇脸上含着笑意,让人既温暖又舒服。

    小玉揉揉眼睛,似乎还想在睡一会呢!

    “好累呀~”小玉又打了个哈欠,随意问道:“少爷,事情怎么样?”

    吴宇将那令牌亮出来,给她瞧。脸上得意。

    “逆羽?这是什么?”小玉盯着令牌上的几个字,她很好奇,难道不应该写着少爷的名字,“吴宇”两个字吗?

    吴宇神神秘秘地摇头晃脑。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玉嘟囔着嘴巴,显得颇为不削。

    吴宇并不理会,绕过她,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发现小玉没有跟上来。

    回身,只见小玉委屈巴巴地望着他,语气哀婉地说道:“少爷,我走不动了~”

    吴宇叹了口气,只好走回去,蹲在小玉面前,没好气地嚷着:“你啊,就是犯懒了,还找这种借口。”

    小玉吐了吐舌头,趴到吴宇的背上,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

    “你,你是要勒死我吗?”吴宇喘着粗气说道。

    小玉讷讷地松开手,趴在吴宇的背上,眼睛朦朦胧胧地望向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

    吴宇背着她走着,无暇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小玉仿佛披了一身洁白的婚纱。

    小玉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却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少爷,你听没听过七夕的故事?”

    “嗯。”

    “少爷,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

    “哎呀,你一定知道的。你看,月亮那么圆——”

    “嗳,少爷,你应该听说过月亮老人吧?”

    “月亮,它就是个球,哪里来的老人?”吴宇忍不住吐槽,玉兔都上天了,月球表面坑坑洼洼,哪里有神话说的那么好。

    “一定有人的,也许他在看着我们呢!”小玉一阵挣扎,脑袋从吴宇的肩膀伸出来,眼睛盯着他的脸。

    “哎哟,你别动!”吴宇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小玉安静下来,这下趴在吴宇的背上,却是没再说话了。

    没一会儿,便传来温柔的呼吸声。

    远远的,总算看见登云阁的烟火。

    身上背着一个人,吴宇自然走不快,而且身上慢慢的出汗了。

    今天跑了那么多路,也没休息,回来还背着小玉这个累赘,吴宇感觉两只腿都不像自己的,跟装了铅一样重。

    “少爷,你以前有像这样背过别的女孩吗?”

    “没有。”吴宇随口答到。很快就到家了,他想念舒服的大床……

    小玉嘴角洋溢起一抹微笑。

    “嘻,我也没让人背过。”

    (昨天情人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当然,单身狗不配过情人节,呜呜呜~)

    吴宇睡的很香甜,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并不是因为,路走的太多,也不是小玉太重,而是他现在还是个没有一点修为的白身!

    撑撑筋骨,吃了包子白米粥,这才舒服了,浑身也恢复过来。

    果然,修仙界的吃食,就是不一样。吃下去的效果,立竿见影。

    今天吴宇已经决定了,去教习楼,去见识见识,修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一想,心里不觉还有点小兴奋呢!

    一来到教习楼,见到昨天的门房修士。门房修士对他颇有好感,心里也挺好奇吴宇的身份,冷长老不仅亲自接见了他,还破例给了他修士令牌。

    要知道这修士令牌也不是随便给的,特别现在根本不是招收新弟子的时候,那得等到明年夏初。

    再者,教门中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说新生中的朱自圆,便是山下焦阳郡太守的儿子,甚至还有皇亲国戚——当朝公主苏婉柔!

    可以说每一个人,身世背景都相当深厚。

    唯一一个走了狗屎运的秦时明,虽然没什么身世背景,那也是经由秦川秦长老亲自举荐进来的!

    眼前这吴宇,他到底是什么人?

    门房修士摇摇脑袋,猜不出来,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想清楚了,这个少年的身世绝对不简单!更何况昨日他还帮自己解决了一桩心事!

    门房修士接过修士令牌,抱拳微笑着打招呼:“逆羽兄,恭喜恭喜!在下董情钟,以后我们便是同门师兄弟了。”

    “董师兄,客气客气!”吴宇客套,抱拳回礼:“以后还需您多多关照。”

    做人嘛,低调一点。更何况吴昊告诫过他,他的身份姓名,不能告诉任何人,连父亲也都要瞒着。

    吴宇可记在心上。

    董情钟将吴宇请进去,陪着他往楼上行去。

    “不知师弟对我教门可有些了解?”董情钟好心问道。

    吴宇摇摇脑袋,的确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董情钟追问道:“一点都不知道吗?”

    无我教也算天下大教派,不可能一概不知的。

    “那倒也不是。”吴宇想了想,“你可知道那太极图一样的圆台是怎么回事吗?”

    “太极台?”董情钟略吃惊,这是修仙门派最寻常的事物,这有什么奇怪的?却仍是答道:“那是修道所在。”

    想了想,又补充道:“太极台共有七层,修为每精进一级,便升一层太极台,一直到第六层。第七层又叫通天台。师弟请看——”董情钟说着伸手一指。吴宇目光追随而去,便看到昨日所见的犹如一个圆盖的,黑白阴阳相交的云层。

    “那便是通天台。”董情钟说着看了看吴宇,见他似懂非懂,又接着说道:“修为精进,并非易事。要想从第一层进入第二层需要通过‘问道’镜的考验,如此,每精进一层都需经过一次考验,方才能进入下一层。”

    吴宇忽然想到昨日在“问道”亭外遇见的怪异之事,原来那光那声音,是在里面接受考验的师兄们发出来的。

    “原来如此。”吴宇点点头。

    董情钟见不远处就快到太极台了。

    那太极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修炼功法,打坐冥想的师兄弟们。

    个人天赋不同,有些人即使辈份算是他的师兄,修为却仍止步在第一层太极台。这也是十分可悲可叹的无奈。

    临要分别,董情钟又嘱咐道:“逆羽师弟,凡在我教修道者,身世背景皆不一般,你对人待事还需谦虚谨慎,不可莽撞。”

    吴宇抱拳,“多谢董师兄提醒。”

    说着,董情钟转身,才要离去,又想到什么,说道:“昨日师弟上楼一定累坏了吧?”

    吴宇尴尬的笑笑,上楼就花了三个小时,能不累吗?

    董情钟却是哈哈一笑道:“我忘记告诉师弟了,门房处有垂梯,可直接通达顶楼。哈哈哈,师弟可别怨我啊。”

    吴宇咬牙,却不好发作,嘴上笑着道:“无碍。告辞!”

    心里早已经骂起来了。

    外表看起来老实忠厚的人,也会有坏心思!

    这是自然,小玉可一点没给董情钟面子的,他自然想让吴宇他们吃吃苦头,报复一下,只是不想吴宇竟然还进了教习楼,成了他的师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