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拒 > 纨绔子弟 第十四章惹了麻烦
    “怎么,苏婉柔,有你什么事吗?”小男生站起来,一脸欠揍的表情。

    正是晋州伯阳郡太守的小儿子,段平。

    此子生来娇纵,每每出言不逊,师兄弟们都曾被他言语伤及。不过也都念在他还是顽童,又是伯阳太守最心疼的小儿子,不与他多做计较。

    “本小姐!看不惯!”苏婉柔双手叉腰,盛气凌人。

    段平冷笑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看他长的俊俏,我说他几句,你就不开心。我早就注意了,逆羽一来,你那色迷迷的眼睛就一直盯着他了!”

    被这小屁孩说中了心事,苏婉柔又羞又恼,胸前波浪翻涌,她实在被气的不轻,说话也不利索了:“你,你,你胡说!”

    眼角里早已满含了泪花,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虽然苏婉柔是个颜控,这是事实,大家早就知道了。可是段平的话说得仿佛她有多么不堪,多么不知羞耻一样。

    一众修士们盯着场面上争吵的两个人,也都分分胡言乱语起来,有些话甚至说苏婉柔生活不检点,水性杨花!

    就在这时——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贯穿全场!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看到那段平一手捂着脸颊,脸颊上印着五个鲜红的手掌印。

    他的脸色惨淡,满面惊恐,一手发抖地指着眼前的一个少年。

    “小屁孩?有妈生没爹养,你家里人是没好好教过你吧!”

    吴宇甩甩手,刚才那一巴掌,打的自己的手也都生疼!

    本来,他就想动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若不是苏婉柔出面,仗义执言,他早就冲过去了。

    现在这小屁孩,说他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把那么漂亮的姑娘说得梨花带雨?

    什么都可以忍,偏偏这个不能忍!

    看着漂亮女人被人欺负,而他在旁边干看着,这是男人吗?

    管他是小孩子也罢!

    管它是以大欺小的跌份行为也罢!别人爱说说去吧!

    更不管这小屁孩是太守儿子,还是将军子孙,就算是皇帝老儿,他也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当着他的面欺负女人?

    还欺负一个替他仗义执言,挺身而出的侠女!

    不打,留着过年吗?

    吴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痛快!

    “你,你,你敢打我!”段平先是骇惧,而后脸色竟变得极其狰狞。

    这哪里还像是个小孩子?

    一看就知道,平常得有多霸道了。

    也是,场面上哪个没被这小屁孩奚落过?打又打不得,倒显得自己没风度,跟小孩一般计较。更何况,伯阳太守的面子,不能不给吧!

    可不动手,段平那是得寸进尺的主!

    你让一步,他便进一步,最后都快到师兄弟头上拉屎拉尿了。

    师兄弟们被他折腾的苦不堪言!

    现在,这一巴掌,声音嘎嘣脆的,打在段平的脸上,往日里被欺负惯的师兄弟们听着,心里那是一个舒爽!

    “打得好啊!”有人低声叫喝。

    “我早就想揍这个臭小子了!他有今天,是活该!”

    “好!逆!羽!”段平一字一句,重重地咬着音,念每一个字仿佛都像在吴宇身上啃下一块肉来!

    段平的年龄不大,十四岁的模样,此时的眼神却极为狠戾,根本不像同龄人那般。

    当着一众师兄弟,被这个自己口中的废物打了一巴掌!

    这种感觉,让谁都无法忍受。

    “你!等!着!”

    段平伸出手指,狠狠地戳着吴宇的身体,一字一戳!

    整整戳了三下!

    他转过身,直直的穿过道场,往楼上去!

    他要去找他的哥哥段西来。

    他要报仇!

    “喂!这么就想走啊?”吴宇冷喝一声道:“问过你师姐同意了吗?”

    说着瞥了一眼苏婉柔。

    段平顿住,略略回首道:“现在还管别人,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说完便匆匆离去。

    看着段平的身影消失在道场上,吴宇到不觉有些好笑。

    自己这算是惹了个麻烦了。上午还被董师兄千叮咛万嘱咐的,这下直接撞枪口了。

    可这真不怨他。

    “师弟,逆师弟。”苏婉柔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吴宇面前。

    她的脸色一片羞红,眼眸看着吴宇扑棱棱的。

    “你还好吧!”吴宇一笑,“这臭小子,嘴太损,你别往心里去。”

    苏婉柔一手勾着脑袋,倒是没有说话。

    吴宇不由打量了几眼,这女孩约莫十五岁年纪,却是生的花枝招展,姿色十分不俗,身材也是极好。

    尽管身穿灰色修道服,可是玲珑曲线,却将那寻常不过的衣服撑得凹凸有致。

    “我,我叫苏婉柔。”少女朱唇轻启,一手指着吴宇道:“刚才还是多谢,师,师弟。”

    吴宇凝眉,这苏婉柔难道是个结巴?

    倒是可惜了这副模样。

    苏婉柔忽然伸出小手,捶捶脑袋,稀奇古怪的,也不知是何意思。

    “嗯,脑子还有些不正常。”吴宇心中下了定论。

    “师弟,你长得真的好俊俏。”苏婉柔似乎鼓起很大的勇气,整个胸部也挺起来,她显得很兴奋地说道:

    “你知道吗我第一眼见到你我的天呐我就觉得哇老天开眼了!”苏婉柔一口气说道,不带喘气的,“我就想该怎么和你说话然后那个段儿子他竟敢那么说你我我真气死了你能明白我说什么吗?”

    “大概…能懂。”吴宇皱眉。

    “我是那种深度颜控属于一见到帅哥就走不动道那种然后脑子里会长出各种奇怪的联想当然至于我想什么东西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你也别想知道嘻嘻。”苏婉柔故作可爱的露出一抹微笑。

    吴宇听着颇费劲,擦擦额头的冷汗。

    “段儿子那个狗东西等我回宫我一定让父王好好教训他们啊呀我说漏嘴了你你就当没听见好了。”苏婉柔捂住嘴巴,然而苏宇已经猜到,苏婉柔或许是皇宫里的某位公主!

    苏婉柔顿了会儿又说道:

    “刚才你真的很惊艳到我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挺身而出保护我还连累你得罪了段平他刚才一定是去找他哥哥段西来去了段西来现在的修为已经突破橙级初期如果他真的出手你麻烦可就大了!”

    “橙级初期!”吴宇心道不妙,自己果真惹到了一个大麻烦。

    现在他连修道入门都没摸得,就惹到了太极台二层的修士!

    他自然知道在修行一道中,相隔一个小阶,差距便已经很大。

    更何况太极二层和太极一层,那是整整一个大阶的差距!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我在他们便不敢将你怎样!”苏婉柔拍拍吴宇的肩膀,一副从此以后,我罩着你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