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17.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来到了断指的家门口,在小吃摊要了碗豆腐脑、两根油条和一屉小笼包,边吃边等他。

    因为上次在夏尘风家里把我的衣服全都弄成血渍了,就直接扔到了那里,这次我必须要重新的定制一套,以及采购一些必要的装备。

    我的身份向来隐藏的很好,基本没有人知道我是联盟中人,所以我除非在必要的情况下,从不需要在联盟的商会里露面。

    可如果我自己单凭金卡去采购的话,他们肯定会把我当做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或者把我当成在哪里碰巧得到金卡的外行来糊弄我,我亲眼看到过一个刚入行的小兄弟去买把枪,他们却给拿了九块九包邮的义乌货。

    而断指却长期混迹于联盟的各个角落之中,人脉及广,有他在外对接的话,极大的增加了我的便利性。

    我抬表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这孙子还没下来,早晚他得死在女人肚皮上。

    百无聊赖的我坐在餐桌前不知道该干嘛,因为已经过了用餐高峰期,此时没什么生意,老板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而她也没什么要收摊的意思,我便打算在这耗上一会。

    左顾右盼期间,我居然注意到这老板居然还挺漂亮的,虽是从事着这种粗活,但皮肤白嫩,侧身看去她那一双标准的杏眼中却有着一种淡淡的迷朦。

    我偷瞄了好久,可她却一直在低头玩着手机,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不过从她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在发消息,因为她一会伤心、一会生气、一会又无奈的摇着头。

    终于,和我预判的一样,她哭了出来。

    嘿嘿,有戏看了,我点了一根烟,冲她笑了出来。

    我这人有个贱毛病,也可能是职业病,就是没事喜欢看人琢磨对方在想什么,我总想从对方的眼神、语言、行为举止等等判断出对方的一切。

    当然也不否认是防备心理太强,就是那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感觉,事实上,谁有功夫搭理你呀,大家都那么忙。

    在我笑的同时,女孩哭的更厉害了,你们以为我只是单纯的在看热闹打发时间吗?

    愚蠢,我堂堂的天下第一杀手,怎么会干这种无聊的事。

    我是在等她伤心欲绝趴桌子上痛哭流涕的时候,伺机逃单!

    这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一声,女孩却没在打字,对着手机发出了语音:“你不用过来,我已经收摊回家了。”

    说完后,便把手机插进兜里,站起来收拾东西。

    在她转头看到我傻乐的那一刻,终于爆发了,我期待她那悲痛欲绝的痛哭流涕也终于发生了,只不过她没有趴在桌子上,而是向我砸过来一瓶豆浆。

    嘴里还骂道:“笑什么,看到别人失恋你开心是吧,你个单身狗!”

    我嘴唇吧唧了两下,还是放糖的。

    不过老子岂是那种受了憋,却还能忍气吞声的人,当下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对她狠声道:“汪~汪~汪~”

    女孩:“……”

    就在这时,蒸屉的对面站却突然站了一个身着笔挺职业装,头发锃光瓦亮,看起来和我年纪差不多英俊青年。

    女孩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对他冷冷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青年说:“我从你没出摊的时候就在旁边了,只是,只是没有勇气出来见你。”

    女孩说:“那你现在怎么又有勇气了。”

    青年说:“我打算走了。”

    女孩说:“哦,那就走呗,干嘛要告诉我。”

    青年说:“我就是想来和你说声对不起,对不起我耽误了你这么久,对不起让你陪我这么久。”

    女孩说:“没关系,你走吧。”

    青年眼泪流了出来:“我们认识二十年了,一起从小山村来到大城市,我当初给你承诺过,要让你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我创业还不到一年公司就失败了,外债欠着一百多万,面试的工资没一家能给到四千的。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工作、什么都没了,我太累了,这种疲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对不起,我扛不住了。”

    女孩说:“那你去死吧。”

    青年站在原地没有动。

    女孩抓起了桌上盘子,照着他脸色就扇了上去,‘啪’的一声后,青年的脸上出现了一大块紫红印记。

    我咽了口吐沫,看着都疼。

    女孩骂道:“你个废物,连死的勇气都没有还活着干吗。”

    青年低头不语。

    女孩说:“你说没有房、没有车、什么都没有,那我是什么?我陪你上一个高中、一个大学、选择同一个城市来打拼,我又得到什么了,为了给你创业提供资金,我天还没亮就得跑到这里来想着能多赚点钱。我把好好的工作都给辞了,就为了能离你近点,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你,让你能全身心的办好自己的事业,我有和你要求过什么吗?你光想着失去了什么,却从未珍惜过你有什么,一个只会说对不起的男人配不上我,你走吧。”

    女孩说完后,就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地面。

    许久后,青年放下了手里提包开始收拾起摊位来,女孩也站起身来,看着他,青年微微一笑:“我现在已经有死的勇气了,还怕干活着吗!”

    女孩瞪了他一眼:“那你怎么不去死呢。”

    青年说:“我本来也没打算去,我是想说换个城市、换个环境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女孩说:“德行,一消失就是几天,还要死要活的,你就是欠揍。”

    青年嘿嘿一笑,趁女孩没注意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女孩用着沾满面粉的手指弹了青年脑门一下。

    青年说:“我以后不会在和你说对不起了。”

    女孩问:“那你要说什么?”

    青年牵起了她的手,轻声道:“谢谢!”

    趁着他俩在很恶心的腻歪时,我,逃单了!

    “孙子,你敢吃霸王餐!”

    “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