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18.
    换了阵地后,我转而继续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美女,如果这里再失守,我就能只能冒着被揍的风险,去电梯口下面了。

    咳,我发现一个人还是不要轻易的放飞自我比较好。

    就拿我来说,已经完全的由苦瓜脸转化为骚浪贱了。

    以前看大白兔都是偷偷的瞄,现在基本就是明目张胆的往沟里面瞪。

    “你坐这里干嘛,身上还一股豆浆的味道?”断指看着我的样子,奇怪的问道。

    我白了他一眼:“有没有点时间观念,这都几点了。”

    断指往手上吐了口吐沫,抹了抹脑袋上的三七开,对我道:“那走吧,记得啊,今天必须给我点面子,你欠我的,我悠哉的日子从今天起就没了,你这个愚蠢的东西。”

    我起身跟在他身后,两个人今天心情似乎都很不错,并没有着急的直接去目的地,反而是心有灵犀的在商场手扶电梯口蹲了一会……

    “变态!”“流氓!“不要脸!”“呸!”

    当无视了众多的夸赞的语言后,我俩的腿也麻了不少,便在最后一个白色内内消失的时候,互相心满意足的点了下头,起身去办正事。

    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偏远的省份首府,总得来说比不上沿海大城市的繁华,但因为本地的各路豪绅、恶霸非常多,所以某种情况下来讲,对于我们生意未必会比大城市差。

    可不管怎么讲,对于装备的需求方面,还是明显比不过大城市,这就导致了我们这些顾客选择性非常的少。

    在断指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老城区一条古朴的商业街内,可能是因为城市规划的原因,这里一直都保留着那种红漆、砖瓦、大字牌匾的传统店铺。

    整条街道都充斥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在街角处,有一家门面不大的传统服饰店,走进看去,里面挂满各式各样的旗袍、马褂、唐装等等传统的服装。

    柜台前坐着一个打扮和《街头霸王》里面春丽一样的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见到我们进来后,立马露出了一脸职业的假笑。

    她的表情和断指那满脸的淫荡有一种极为不协调的反差,断指对她说:“小丽妹妹,你看哥哥对你好吧,有生意从来都是第一时间想到你,晚上哥带你去意大利餐厅吃牛排怎么样。”

    小丽对她一嘟嘴,嗔道:“想到我还那么久来一次,你看我这个破手机,想你了连条消息都发不出去。”

    断指甩了一下他那三七开,对她说:“买!”

    小丽对她抛了个媚眼后,我立即掏出一张金卡递给她抢断了她的视线,然后她对我微微笑着点了下头,示意我跟上她。

    跟到后房的仓库内,里屋有一处办公桌,里面坐着一位带着老花镜的阿姨,见到我后淡淡一笑,我当即又掏出两张卡给她。

    她笑道:“不知公子需要什么款式。”

    我说:“西装、裤子、领带纯黑色、衬衣深灰。”

    她绕着我开始打量起来,我知道她在判断我的体型,这人当真厉害,居然都不用尺子量,用眼睛就能看出我需要的尺码。

    她时不时的在我身体袖口领口等部位捏上一下,继续问:“有什么要求吗?”

    我说:“适合活动手脚,但不要太宽松,我喜欢紧身一点的。”

    她点了下头:“材质呢?”

    我说:“我讨厌汗水,最好是具备那种类似棉麻的质感,但不要太粗糙,尽量和外衣搭配一点。”

    说完后,见她对小丽点了下头,小丽会意,立即从腿上拔出一把手枪,对着墙边穿着衣服的道具模特连开数枪。

    然后小跑了过去,取下衣服递给我看,虽然西服上的表面有几个枪洞,但是并没有穿透过去,显然里面还一层防弹材质,那个阿姨撕开了里面的内衬拿给我看同时说:“这是小店独有的技艺和布料,运用现代科技的防弹碳化硅以及江苏独产丝绸加以混合,绝对零穿透又具备丝滑的轻柔感和舒适感。”

    我摸了上去,确实有我需要的效果,然后对她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我们又来到了一家餐厅,饭店厨师是个大胖子,满脸络腮胡子在端着把菜刀跟李逵一样,见到我们掏出金卡后,立即示意老板娘摆出暂停营业的牌子。

    接着我们随他来到了地下室。

    里面的灯光犹如白昼一般,断指抱怨道:“老金,把灯调暗点,烤白薯呢吗?”

    老金看到断指似乎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对他怒目一瞪,狠声道:“你这孙子还敢过来,欠我几顿饭钱了。”

    断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你就这么做生意呀,我给你带来的客户没一千也八百了,招待一下怎么了,这个扣劲。”

    老金咬着牙根,对他骂道:“你他妈跟外面那个娘们说呀,我都跪了一个月搓衣板了。”

    断指:“……”

    在他俩闲扯的这段时间,我在枪械的展柜里溜达了起来,这里的武器款式很多,甚至说是很全。

    长的、短的、扔的、刺的,应有尽有。

    但我有自己喜欢的品牌,格洛克24A,这枪防寒、防水、防泥。工程塑料螺纹式握柄,12发子弹容匣,完美适配各类型的消声器。

    确认后,我便直接对老金说:“两把,八个独立弹匣,四百发子弹。”

    因为到饭点了,不可避免的又让断指我们俩蹭了一顿水煮肉片。

    估计老金又得多跪一个月。

    一处网吧的处理器机房内,一个带着耳钉看起来特别阴柔的男孩在电脑上随意敲击了几下,显示器中立即闪换出了另一套操作系统。

    我强行中断了断指让他先发种子的意图,这个小青年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说道:“哥,你确定需要这些东西,虽然我不该多问,但我能感觉到你的行为非常的愚蠢。”

    断指连忙点头,我转而又掏出一张金卡递给他,同时说道:“这张是用来封口的,让你黑出来联盟总部以及各省分部的架构网这件事,我不想除你以外还有第二个人知道。”

    小青年撇了下嘴,没有接过来,反而继续对我说道:“哥,这卡我可以不要,你放心我明白规矩的。但我还是要说,你的想法非常疯狂,如果可以的话,别那么做。”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示意他拔出U盘,便把金卡插在他的上衣兜里,转身离去。

    今晚,有夏岚的彩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