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20.
    我咂么着嘴认真的想了下,其实这问题吧,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主要还是看她怎么想。

    脑子里否定了一个又一个龌龊、下流的想法后,摇了下头感叹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呀,怪不得她都三十多了还嫁不出去,就这要求,能找到娶得了她的才怪。

    我就不明白了,大龄青年谈个恋爱咋就这么难呢!

    既然都有结婚的想法,又比较中意对方,互相谦让一步能死呀!

    贝小叶看了下表后,起身说道:“天色快黑了,一会夏岚她们彩排,我们先回去吧,我有正事给你说。”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你把单买了吧,我身上总共不到二十块钱,一会晚了还得打车回去呢。”

    贝小叶叹了口气:“服了你了,第一次约会,也好意思让女同志付账。”

    我说:“要不是有你在,我早跑了。”

    贝小叶笑道:“就你这个扣劲,活该你单身。”

    白天越来越短了,我俩溜达在小区幽静的公园里,我的心里一直缓过情绪来呢,贝小叶见到我这个样子说道:“怎么,还在想办法呀,干脆霸王硬上弓呗。”

    这不废话嘛,我要打得过你,早把你推进小树林了。

    我傻笑了一声,不知道说啥好。

    她说:“这几天绝对会有人来刺杀夏岚的,我已经感觉到有人来过了。”

    听到这,我当即收回情绪,皱着眉问道:“没有动手吗?”

    贝小叶轻轻一笑:“杀手就是杀手呀,角色转换的真快。”

    我急道:“说正题吧,到底怎么回事。”

    贝小叶看着天上越渐圆满的月亮,长长的吐了口气,对我道:“她被人跟踪了,但可能是因为有我在,或者他察觉到了别的什么潜在的危险,迟迟没有下手,可奇怪的是,我在周边游走过几个来回,仔细的辨别着每一个人,还是没把他揪出来。”

    我问:“你的想法呢。”

    她说:“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我不能随便暴露身份,否则后患无穷,我想着,这几天你能不能在这周围隐蔽下来,暗自的追踪一下,我无法分身到同时顾及到夏岚与对方。”

    她说完后我点了下头,仔细的又看起来周围的环境,对她说:“这不难,这是只是普通的小区,如果贸然的出现凶杀案,还是对一个孩子下手,绝对会因为轩然大波。到时候官方出马,所有人都会很难。所以我料他是因为最近夏岚要演出的原因,每天都处在人群之中,对方无法安排出意外事故,他肯定也在等,等一个时机。”

    可贝小叶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反而对我说道:“彩排开始了,我要赶紧回去了。”

    在她转身离开的同时,我也直接进入了距离最近的一个单元楼层中,在阁楼楼梯的窗口内,直接翻身越上了楼顶。

    我站在楼顶向四周望去,仔细的分析着任何一个可以进行伏击的角落。

    可是认真的想了一下后,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惊弓之鸟了,夏岚只是一个屁大的小孩子,想取她的性命太容易了,甚至从她身边路过时假意碰上一下,在用力撞到要害部位都能得手,还至于用得着远程狙击这种高射炮打蚊子的方法吗。

    但下楼是的同时我又在想,贝小叶不会那这种事情来骗我,既然她说有人就一定有,只是对方居然能厉害到让她都发现不了,本事也确实了的。

    关于夏岚的身份早晚都会暴露这点,我们并不会很意外,只是没想到对方的动作会这么快而已。

    不过现在急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对方会在什么时候下手,而是他为什么还迟迟不下手。

    难道是他已经察觉到贝小叶的存在了吗,那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相当复杂,假如对方知道了夏岚这一个私生女的身边却安排了这么一个高手在贴身保护她,只会让人更加觉得这个女孩的重要性。

    那到时候可能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暗杀了,而是会想法办置于她死地,不这么做,谁也睡不舒服。

    被反杀的例子太多太多了,一颗仇恨的种子远要比一颗邪恶的大树要可怕的多。

    到楼下的时候,我给小昭去了电话,简单的问了一下她对那份架构图目前能分析出什么情况,还说了一些我自己现在的处境。

    小昭在电话里讲到:“贝小叶是王牌,如果她暴露了我们完全就没了优势,后期一系列的安排都是离不开她的,就目前的形式来讲,如果对方组织知道有贝小叶这么个高手在,那她对敌方的威胁要比夏岚这样一个小姑娘要大得多。如果在必要的情况下,你可以暴露身份,借势走出我们计划的第一步,以第三方杀手的身份进行截杀。你可以趁机做掉过来的杀手,并把消息散布出去,因为断指之前拿到悬赏的时候已经侧方打听到是谁发布的了,如果没什么意外,那来的人也肯定是那个组织派来的。”

    我说道:“好的,那我最近就在这附近守着吧,不过我们第三方为什么要杀来的人,目标应该是小女孩才对,双方无法凑成动机呀。”

    小昭说:“如果你能成功的解决对方,而不是以夏岚的保镖的身份的话,那来人的组织自然已经开始怀疑了,他们会暂时的把侧重点转移到你身上,会转而花些时间调查你,我们暂时的目的就达到了,这点时间足够我们走出下一步。”

    我说:“我好像有点理解你的意思了。”

    小昭说:“窦包,事情的进展比我们预计的要快一些,本来我们的第一步是要走在对方来刺杀夏岚之前的,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现在唯一可以让对方把注意里从夏岚身上引走的就是我们先发制人了。必须让他们认识到,还有比杀掉夏岚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但是,我需要你给我一些时间,千万不要着急,走错一步,就可能让我们全军覆没!”

    听完后,我淡淡一笑问她:“小昭,我们认识多久了?”

    小昭先是一怔,然后回道:“有二十年了吧,你想说什么,你知道我脾气的,少跟我用你矫情那一套,你要是敢说什么谢谢这类狗屁的话,我会发火的,上次惹我生气的人现在坟头草都有三米高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她说这些,心里的愧疚感又更加的重了,叹了口气后,便对她说:“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我店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少几个情趣用品,是不是你偷拿着自用了?”

    小昭:“你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