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22.
    当我说出这番话后,窦笑明显的一顿,感觉在悬赏上也出了什么差错。

    通常,在联盟的内部发布悬赏一共有两种情况,第一:公开悬赏,买家发布订单,大家开始追杀,先到先得,但这样有一个弊端,接手的人多了消息也就杂了,非常容易买家暴露身份,所以比较适合公开的敌对仇家进行捕杀。

    第二:隐蔽悬赏,发布这种信息的买家一般会现在联盟询问有这种资质的人直接对接联系,如果没有满意的,再向外公布,由各路杀手进行判断接。买家会发布要求、难易程度以及匹配的价格等等,为了绝对保证到订单的私密性,当一人领取悬赏后,这则消息会即刻消失,直到杀手任务失败或者买家重新发起才会显现。

    但是夏尘风是我秘密杀掉的,我想对方绝对不会傻到对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女孩就进行群殴。

    窦笑在停顿了一下后,显然也明白了我的话,回道:“我本来还在纳闷呢,为什么买家会对一个小女孩就下达百万级的悬赏,直到看见你过来,我才明白这个小丫头不得了呀,就她身边那个绝顶高手我想起码得把悬赏翻一倍才好。”

    听到他说到此处,我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看来联盟内部的保密措施果然非常完善,即使接到了悬赏的杀手也只是拿钱办事而已,不会考虑过多,至于是谁杀了谁爹、谁给谁带了绿帽子,管我们什么事。

    可是当他说出贝小叶的存在时,我则立即露出杀意,把冥尺比向他说道:“你个垃圾,迅速消失,别逼我出手。”

    窦笑听后立即把双手举过头顶,露出了一脸假笑对我说:“家族内部有戒规的哦,可是禁止我们内部进行互相残杀的,虽说你是贝叔的亲儿子,但如果你敢破戒,我想以贝叔的为人也绝对会杀了你的。”

    他没有夸张,这是我老爸的风格,那个老封建一直认为祖宗说的话就是圣经。

    不过还没等我回应,窦笑却又把手放了下来,贪婪的眼神里喷出狂热,死死的盯住了我手里的冥尺,说道:“老祖宗也说过,这冥尺乃是族长的信物,不过历代都是有能者居之,可奇怪的是贝叔一向为人公允,为什么会把它传给你这个优柔寡断的人呢。”

    听到此处,我没在废话,当即一个鞭腿抽了上去,冷冷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不配拿它吗?”

    窦笑没躲,双手用力接住了我的攻击,并死死的抓住了我的小腿,但他却并没有往下和我继续战斗的意思,只是说道:“我不是说你不配,我的意思是我比你更配。”

    我说:“那还等什么,人活一世,面对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拿命去搏,拿血去换。”

    说罢后,当即收回小腿,转而用冥尺刺了过去,窦笑小撤了一步就躲开了,接着就从腰里拔出手枪指着我桀桀怪笑道:“拿着冥尺的人果然就是可以拿祖训不当回事呀。”

    转而眼神里露出了杀意,接着说:“越来越想得到它了。”

    这个垃圾已经完全惹怒我了,不过,他真会开枪的。

    就在伺机反攻时,身侧却突然出现了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的气势,还来不及多想,却见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直接打到了窦笑的胸口,随着骨裂声和他嘴里喷出的一大口鲜血,就只能跪在地上扶着墙角,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但他嘴里还是笑声不断,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犹如战神一般的存在嘴里说道:“牛犇,好狠的劲道。”

    牛犇却没搭理他,只是面色平和的盯着窦笑,以防这小子又使什么阴招。

    我说:“祖训就是祖训,虽然我拿着冥尺,但也不能违逆,你滚吧,我不杀你,回去取消订单,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窦笑使劲撑着墙面,几次后才得以成功起身,露出了被血染得通红的牙齿对我道:“一单悬赏而已,我并不在乎,但冥尺我一定会得到。堂哥,我始终都认为我不比你差,这东西本来就该属于我。我要和你赌一把,那个小女孩身边的人是个绝世高手,凭我的判断世上比她强的人绝对不多,既然我们不能直接交手,那我们谁能杀了那个高手就证明谁有资格得到冥尺,不过那个小丫头的命还是你的,你的信誉在联盟里也会继续存在。”

    我无奈的摇了下头,实在懒得搭理他,就对牛犇打了眼神,小胖会意,单手化掌为刀,带着一股凌冽的杀气,照着窦笑的胳膊就切了下去。

    牛犇的掌速不慢,可在他没碰到窦笑时,窦笑已经脱口而出:“慢着,我在幼儿园的燃气管道里放了炸弹,只要你杀不了我,明天的早间新闻绝对会播出这家幼儿园因为燃气泄漏,而被爆炸轰上天的消息,你打算让所有的孩子都跟着陪葬吗!”

    我说:“你在威胁我吗?”

    窦笑的神色有些癫狂,咆哮道:“我就是想让家族里的人知道,你这个心慈手软的废物没资格拿冥尺,我的手段、心性绝对比你更加配的上它,只要你不答应我的挑战,我就会炸飞这里。”

    我叹了口气后,心想道,又是一个执拗的人呀。

    老天爷总有着不同寻常的幽默感,为什么我们每个人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怎么得不到,而不想要的东西就在你手里攥着怎么扔也扔不了。

    我明白此刻如果和一个神经线已经绷到极点的人去对狠,那只能让双方更加的红眼,所以我语气平稳的异常,示意牛犇收手后,对窦笑说:“其实如果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垃圾,这把冥尺送给你都行,族里的人都知道我讨厌你们。但还是那句话:作为一个男人面对想要的东西,就要拿命去搏,拿血去换。什么时候你想要得到它了,光明正大的向我挑战就是,随时奉陪。但是现在,你立即回去取消悬赏,别影响我任务!”

    短暂的沉默后,窦笑没在言语转身离去,显然被牛犇那一拳打出的伤痛也不允许他在说些什么了,看来这伤没个一年半载也甭想养好了。

    直到他消失于夜色中,我的心里才踏实不少,这小子说的没错,单凭这一点狠劲,我就没什么资格拿冥尺。

    可正当我转过身去,考虑着怎么取掉窦笑放的炸弹时,牛犇却猛地给我一个巴掌。

    我怒道:“你打我干嘛!”

    他说:“小昭让我打的。”

    我骂:“那你他妈不会轻点呀,声音脆的就像在脸上扔了个摔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