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28.
    当她跟我说完这句话时,我突然想到这个姑娘以前肯定是经常出入这里的,如果我直接问她的话,要比我进去冒风险要好一些。

    便蹲下身来拿出一张金卡摆在她眼前,问她:“认识这个吗?”

    女孩的眼神中闪出一丝异色,我读不出来是害怕、兴奋还是希望等等,这种人的眼睛里虽然是那种最原始的欲望,但都是假的,只要可以暂时满足他们需求的某一个点,哪怕条件是要他们杀了自己的亲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确认她完全看清后,我收回了金卡,问她:“能站起来吗,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女孩使劲的用手撑了下身子,但是失败了,我叹了口气后,从足浴店旁边的商店给她买了瓶矿泉水和几根士力架,递给她后,便把她从地上掺了起来,搀扶着她走到了一处黑暗到看不清人脸的地方。

    掏出手枪对准她的太阳穴,说道:“接下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多说,不要少说。我问的就是我需要了解的,每一个答案我都会去验证真伪,不要骗我!”

    被冰冷的枪口指在脑袋上,换做谁也无法镇定下来,但这个女孩给我感觉来看,似乎是受过太多的这种威胁或恐吓,并没有喊叫或者表现出过多的恐惧,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几口人,地址是在哪里。”

    她说:“我叫周小甜,以前是一家名叫天运贸易公司的出纳,但已经失业很久了,家里四口人,父母还一个弟弟,家里的住址是竹龙这里的2栋503。”

    我说:“我记下来了,接下我的问题如果你有半句假话,我就去这个地址当着你面杀了你全家,最后在杀你。”

    周小甜哭了出来,我没有理会:“刚才你出来的院子,里面是做什么的,我需要了解里面的一切,最短的总结告诉我。”

    周小甜哽咽道:“这里面是一家地下赌场,老板和这里土龙有些关系,两人一个坐庄一个卖货。”

    幸亏没有进去,我继续问:“你在这里多久了,在里面做什么,我想知道货的来源,有办法吗?”

    周小甜说:“我在里面快一年了,本来是被一个畜生骗的染上了毒瘾,后来的工资不足以支撑我的开销,便经过朋友介绍来这里当荷官,打算偷偷黑一些赌坊的赌资,不过被发现了,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把枪口使劲的在她太阳穴上顶了一下,狠声道:“别逼我强调第二次,我问你什么,答什么,我需要了解的是货源,不是你有多惨。”

    周小甜语气透露些惊慌:“我真的不知道具体的货源从哪来,但是昨晚上我回家的时候,看到院里的人从那边二栋里提出来几个黑箱子,足足有二十个人左右守在周围,我能感觉到就是那个味道,肯定是你需要的东西。”

    看来工坊和土龙是在一起的,也就省了在分开行动的时间。

    我说:“把你手机给我,我转给你钱。”

    她说:“我没有手机。”

    我便掏出来身上还剩下的几百块把整的都塞进了她的口袋:“金卡不能给你,以你的身份如果去用这个东西,活不到明天的。”

    说完后,我慢慢的退出黑暗,朝着二栋楼走去。

    站在楼下我查抬头看去,这明显是一幢还没完全封顶的烂尾楼,但使用痕迹明显,而且楼层之中还映射出来的灯火通明景象,显然居住在这里的人还不少,低廉房价让居客根本不在乎这些。

    不过,当我的脚步还没迈进这座大楼的门口时,我的脑子突然一闪,越来越感觉到刚才那个姑娘的话有蹊跷,会那么巧吗,她的家里居然和土龙的老巢是同一栋。

    想到这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刚才她说的那些都是在骗我,我不在乎她的个人信息是真是假,我根本没功夫去验证那些,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吓唬她的理由罢了。

    可这种话吓唬普通老百姓还行,对于一个敢在赌坊黑钱的人来讲根本作用不大,而现在我明显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她假意报出土龙所在的地方引我过去,等我走后,然后在去赌坊里用这个消息为筹码去换些她需要的东西。

    想到这不禁苦笑一声,但是现在比被这个女人骗了更让我无奈的是,我的周围已经聚集了不下百十号手持各种刀棍的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