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幕之后 > 章节目录 32.
    我滴个了亲娘嘞!

    见到这个熟悉的身影后我激动的眼泪差点没流出来,恨不得抱着她猛亲一通,贝小叶却眼带寒光的向我示意赶紧走,我会意后,立马出了两人的交手范围。

    花木兰战穆桂英,我这个大官人还是赶紧去找金莲吧。

    那银发女孩冷哼一声,便一个鞭腿向我猛地踢了过来,可这时在看贝小叶把短刺突然向她滞空的大腿插了下去,自己的腿也弯膝顶了上去。

    银发女孩眉毛一皱,本以为那狠烈的一踢会依照惯性让她身体产生破绽,可当贝小叶出手后,她却愣生生的收住劲道,反而单腿撑地的脚上一扭,那条腿始终处于在空中的鞭腿,又照着贝小叶反抽了过去。

    贝小叶心里自然明白以她的能力,肯定硬抗不下的,只得再次施展那鬼魅的步伐,脚下连续扭蹭几下就滑出了攻击范围。

    这短短交手不过数秒间,可把我看的确实心惊胆战,此时的三人已经拉开距离,那女孩却突然变成一副平淡如水的眼神,并摆出了一副格斗的架势,嘴上说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爱较真,但凡我想不通的问题不管付出多大的带价都要弄明白,而现在,我对你们的身份和目的极为的好奇,你们两个,谁也走不了。”

    如果和一个人交手的话,对方露出了愤怒、杀气、胸有成竹、视死如归等等各种情绪,都不需要担心,因为冷静的直觉绝对可以给你做出最完美的判断举动。

    时刻保持着冷静,不管应对着什么事情,绝对能让你的成功率增加百分之八十。

    可是如果对方只有这种淡然如镜的神情,那你就要担忧一下了,因为在他的眼里,解决麻烦就像是日常的吃喝拉撒一样,根本不需要花过多的心思。

    这种眼神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装出来的,除非具备那种极致般自信的镇定,比如说:张三丰、逍遥子、扫地僧、独孤求败。

    要么就是那种久经人世大变,已经悲惨到麻木而成的淡然,比如说:狄云、萧峰、杨过、张无忌。

    不过,杨康、谢逊、游坦之、慕容复等人又表示不服。

    其中,林平之同志当即阐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及对本书作者平白无故的提到自己名字而表示强烈谴责,他发言:“你们这是在比惨吗,我连自己下面都切了,你们拿什么和我比!”

    众英雄意味深长的盯着他,笑而不语!

    同时,田伯光、海大富、岳不群、东方不败等人带着怒气与不甘正在赶来的路上,誓死要在此次事件中讨个说法。

    扯远了,可是从眼前这个银发女孩的年纪来判断,怎么也和这两者联系不到一起去,不过唯一能确认的是,她是个毋庸置疑的高手。

    贝小叶同样明白这一点,当下向我一点头,身形一动便也向她攻了过去,那银发女孩显然也明白眼前这个黑衣女子才是要害,如果先把她解决了,在来对付我也不迟,所以根本不看我的就和贝小叶动起手来。

    我知道,如果贝小叶和对方生死决杀,那胜负自然由未可知,可要凭她的本事缠住对方,给我制造出时间,就那简单多了。

    我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几个健步就跑到了窗户底下,头也没回的就翻了进去,快速的跑到了电梯口。

    可是电梯门开的时候,让我比贝小叶出现更加惊讶的是,断指站在里面,把口罩拉到下巴处正贼兮兮的看着我,显然也是吓坏了。

    见我认出他后,便猛地把口罩又拉了上去,把楼层按到了中间一层,然后对我道:“你们刚才在下面的举动我全都看到了,那顶楼的土龙肯定也能,我想他们肯定已经设好了埋伏就等着你上去呢。”

    当电梯门开后,断指便拉着我到了一处还没装玻璃的窗口前对我说:“这是个好地方,刚才我一直蹲在这里都没被人发现,而且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两人打斗的情况,以你的枪法绝对可以暗算掉那个红毛丫头。虽然她长得完美,但毕竟没发育全,身材还没显露出来,也不可惜。”

    我白了他一眼,不过从高空俯视下去,确实有一点上帝视角的味道,但是毕竟现在是晚上,又隔着这么高的楼层,很难命中目标的。

    不光这个,两人的动作实在太快,身形的移动基本不会在原地停留超过一秒。

    这样看来一时半会也难分胜负,而在楼上的人也时刻注意着地面两人的本事,不敢过多插手,只能等待着我的上去好进行伏击。

    我不能浪费贝小叶给我争取的时间,当即决定了,由楼梯走到楼顶,然后在想办法跳到他们的楼层进行突袭。

    和断指说了我的想法后,让他赶紧离开这里,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但我还是问了出来:“你为什么会在这。”

    断指紧了紧腰带说:“我过来出差的,刚才在那个赌坊的门口,我见你蹲在地上和一个女的说活,本想搭个茬的,可见你露出金卡后,就没敢过去,怕影响你。谁知道你走后,那个老板娘就把你的出现告诉赌坊里的人了,紧接着你就被围,我赶紧通知了贝小叶。”

    我无奈的摇头一笑,紧接着他又吐了口吐沫,恶狠狠的骂道:“那个臭老娘们,钱比她命都重要,我直接把她弄死在收银机了,也好,死在钱堆里。”

    我没说什么,只是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便直接奔着楼上跑去。

    可是,还没等到我们的脚步迈开,却从楼上和楼下同时传来了一阵嘈杂奔跑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