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全能奶爸 > 正文卷 第五章 鬼子兵与花姑娘
    换好衣服后,大家都再次躲在了柴火堆里,紧紧地挨挤在一起,脸上还要做出害怕的表情。

    虽然都抹着锅灰,也看不清啥表情。

    摄影机的镜头,也只是轻轻一扫。

    然后鬼子兵就进村了。

    放枪,烧房,鸡飞狗跳……

    一个鬼子兵来到村民家后院的围墙边撒尿,发现了她们,然后哇啦哇啦乱叫起来。

    “花姑娘滴,有花姑娘滴!——”

    一大堆鬼子兵狼一样包围了过来。

    她们跑不了了。

    鬼子兵扑了上来。

    她们开始挣扎惨叫。

    是真的挣扎惨叫。

    那些男群演们,饥渴难耐,趁机揩油,在她们身上乱抓乱摸。

    一个长得猪一样肥壮的家伙,将杨雪堵在了围墙边的角落,嘿嘿地笑着,口水都流下来了,那表情,比真正的鬼子兵还要恶心可怕。

    杨雪吓得腿肚子有点发抖,她有些后悔接这个活了。

    对方怪叫一声,扑了上来,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直接抓向了她的胸口。

    杨雪本能地一脚踢过去。

    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嗷——呜——”对方惨嚎起来,捂着裆部,在地上翻滚。

    杨雪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假的,反正吓得转身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刚才换衣服的帐篷里,小心脏砰砰地跳,上气不接下气。哎呀妈啊,吓死我了。

    几分钟后,这个镜头拍完了,群演的姐妹们陆陆续续都回到了帐篷里。

    大家都很狼狈。

    本来脸上就抹着锅灰,这一下,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撕烂了,有的姑娘胸口脖子都被抓出了血痕,有的姑娘胸罩带子都被扯断了。

    都在痛骂。

    “d这算不算猥亵啊,那些混蛋来真的啊!”

    “根本就是趁机揩油!”

    “这种活咱们以后不能接了,太不划算了,被整了一顿,才一百块钱。”

    “就是就是,我男朋友至今都还没摸过我呢,被那帮混蛋捡了个便宜!”

    ……

    大家一边换衣服,一边气愤地说道。

    这时胡大姐从外边走了进来。

    开始发钱。一人一百。

    发到杨雪这里,没了。

    杨雪有些懵:“胡、胡大姐,怎么没有我的?”

    “导演说了,你中途跑掉了,不算,所以没有你的,我也没办法。”胡大姐耸耸肩。

    “我去找他评理去,难道就非要被那帮混蛋压在地上乱摸才算?”杨雪的倔脾气上来了,大踏步往帐篷外面走。

    “就是就是,太不像话了……”这些姑娘们正一肚子气没地方出,恨不得有个人出头找剧组算账,于是纷纷附和。

    胡大姐想拦住杨雪:“小杨,算了吧,以后还得指望——”

    可是杨雪已经走出了帐篷。

    “导演,为什么没有我的报酬?”杨雪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气鼓鼓地来到了导演面前,质问。

    导演是个糟老头子,两只小眼睛眯着,整天在姑娘们身上乱转。此刻,他眯着小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高挑丰满秀色可餐的杨雪,不自觉地,竟然喉头一紧,咕咚一声,咽了一下口水。

    “因为你没有参加拍摄啊,你中途跑掉了,害得我们还得待会儿把你那几个镜头给剪掉——”导演慢条斯理地说道,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杨雪的胸部。

    “难道鬼子兵来了,就不能有村民逃走?就非得让鬼子兵糟蹋?什么逻辑这是?”杨雪据理力争。

    “我们这段戏,就是要反映出小鬼子对于村民们的残酷蹂躏,都像你这样逃跑了,还拍个什么劲儿?你走吧,不要在这里捣乱,以后不要再来了——”

    “你,你凭什么——”杨雪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你,就是你,刚刚踢我的,是不是你?”身后一个粗壮的嗓音闷雷一样响起,将杨雪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被自己狠狠踢了一脚的死胖子鬼子兵,此刻,他似乎走起路来还有点儿不利索,两只腿有一点儿那么扭一扭的。

    杨雪心里想笑。

    看来自己这一脚,踢得稳、准、狠。

    杨雪斜着眼睛看着这死胖子,没说话。

    反正脸上都抹着锅灰,身上都穿着乱七八糟的碎花布褂,她不相信这家伙真能认出她来。

    可是她忽略了,当时“逃跑”的花姑娘,就她一个啊。

    “肯定是你,只有你一个人逃跑了,你说,你为什么踢我?大家都是在演戏,你为什么踢我?你得赔我医药费,不行,我这得去医院看,疼死我了都,还在疼——”对方说着说着就蹲下来了,龇牙咧嘴的,不知道是真的疼成这样,还是想碰瓷。

    “我可没钱赔你,我要是有钱,我还来干这个?”杨雪没好气地说着,转身就走。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反正看来今天也拿不到报酬了,别再被这家伙讹上了。

    没想到死胖子竟然腾地一下站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哎你别走——”

    她的胳膊被捏得生疼。

    火气一下子就从心底里窜了起来。

    “放手!我叫你放手!”杨雪喝道。

    “嘿嘿,我偏不放——”死胖子嬉皮笑脸,显然是因为刚才没有揩到油,还被踹了一脚,而心有不甘。

    杨雪一巴掌扇过去。

    “啪!”清脆响亮的耳光,在死胖子脸颊上炸开。

    “你、你敢打我,臭娘儿们,我——”死胖子举起了拳头。

    他的那些同伙们也都围了上来。

    都还穿着鬼子兵的衣服,活脱脱一群鬼子兵,要上演一场真实版的糟蹋花姑娘大戏。

    杨雪心里也有点慌了,自己一个女人,没亲没故的在这里,真要是闹起来,谁会帮自己,自己肯定吃亏。

    这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大群蜜蜂,嗡嗡嗡嗡,一下子就围住了这群鬼子兵,狠劲儿地蛰过去。

    “唉呀妈呀,疼死我了,快跑啊——”

    鬼子兵们被蛰得哭爹叫娘,抱头鼠窜,四下奔逃。

    蜜蜂们嗡嗡嗡紧追不舍。

    每个鬼子兵的头顶上,身子周围,都有黑压压的一大群蜜蜂,在向他们攻击。

    刚刚换好衣服走出帐篷的姑娘们,一看此景,笑得前仰后合。

    不知谁说了一句:“该!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说来也是奇怪,那些蜜蜂就像是杨雪饲养的一般,从她身边飞过,根本就不会在她的身上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