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全能奶爸 > 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是的,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又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是在四楼。

    程寒直接向四楼摸去。

    通往四楼的楼梯上,躺着两具尸体。两人都是中枪而死。

    孩子的哭声愈发清晰,在程寒的耳朵里,那哭声,就是熙熙传来的。

    他无法想象,熙熙正在遭受着怎样的恐惧。

    他加快脚步奔过去。

    斜刺里,暗影中,一个高大的黑影蹿出来,挡住了去路。

    忽然灯火通明。似乎是刚才断掉的电,又恢复了。

    宽敞的走廊上,一个施瓦辛格那样肌肉发达的家伙,站在程寒对面三米处。

    论身高,程寒1米85的个头,比他还矮一头。论身体的强健度,对方的宽厚程度,是程寒的两倍。就算是骨骼的粗细和重量,也比自己大一圈吧。程寒想。

    这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得小心对待。

    可是程寒无法静下心来。

    孩子的哭声就在不远处的房间里。

    那哭声,像刀片一样,在程寒的心里,一下一下地划过。

    他想立刻冲过去,踹开那间房门,去救那个孩子,那孩子,肯定是熙熙,肯定是。

    然而,对手已经摆出了专业的拳击姿势。

    程寒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

    两人晃动脚部,试探着对方。

    对方挥出两拳,强劲带风,而且快如闪电。虽然身材高大,却毫无半点笨拙迹象。

    如果要想击打对方的头部,显然是不可能,对方无能高度、臂长,都优于自己,只能攻击对手的下盘。

    程寒忽然往后急退。

    对手有些不解地望着他,同时谨慎地上前。

    程寒身形一矮,欺身而上,掌中短刀,划向对手的脚脖。

    再厉害,你也是血肉之躯吧,能硬得过刀刃?

    然而对手并没有给他机会,高大的身材竟然一个纵跃,躲过了他的短刀,同时踢出一脚,正向他的面门,程寒只得用左臂阻挡,一阵酸麻之际,他的整个人,仿佛一辆小轿车被一辆大卡车拦腰撞上,不受控制地,向后翻滚。

    奶奶的,力量如此霸道,程寒还是第一次遇上。

    再次欺身而上,整个身子几乎平飞起来,手中短刀直插向对方心窝。

    对手不退反进,左臂一晃,迎着程寒握刀的右臂,巨蟒一般游走绞缠,直接缠住了他的右手,同时对手的右手巨掌,闪电般从上而下,摁住了他的脖子。

    程寒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身体被迫前弓。

    此刻,他右手动弹不得,脖子又摁住,眼前,对方的膝盖,已经像一块巨石一般,自下而上,迎面撞来!

    这一下要是被结结实实地撞上,自己轻则昏迷,重则当场身亡。

    程寒只得一面腰腹用力,顶住那巨掌的压力,别让自己立刻趴下,另一面,用仅剩可动的左臂,去抵挡那块巨石的撞击。

    仿佛是听到了剧烈的轰鸣声,左臂传来剧痛。

    程寒不自觉地低吼一声,似乎这吼声,可以稍稍缓解这种疼痛。

    然而,撞击正在一次次地袭来。

    左臂已经渐渐麻木了。

    再这么下去,左臂非断掉、废掉不可!

    大喝一声,程寒在对手再一次即将抬起膝盖的同时,身体忽然反转,右臂不动,脖子巧妙地滑出对方的巨掌,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用后背,结结实实地迎接了这一次巨石的撞击,同时,他的左手,也已经抓到了右手中的短刀,在对手的大腿上,闪电般划出了一道口子。

    对手叫了一声,身体一松。

    程寒趁机摆脱了对手的控制,抽回了右臂。

    奶奶的,刚才差点让自己的右臂脱臼。

    他耸了耸右肩,还好,没有受损。

    然而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对手的右摆拳,已经击中了他的脸颊。

    程寒再次像被大卡车撞上的小轿车,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撞在旁边的墙壁上。

    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

    还没等他爬起来,对方的大脚已经踢到,滚落在墙边的程寒,只得再次用手臂阻挡。

    对方的拳脚像雨点一样倾泻过来。

    程寒下意识地想起了手中的刀,然而,在刚刚跌飞出来之际,手中的短刀,已经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他只能一边用几近麻木的双臂格挡着对方的攻击,一边艰难地贴着墙壁挪动着身体。

    终于和对方形成了一个45度角,程寒在对方收回一脚准备再次踢出的空隙里,跳出了对手的攻击范围。

    可是他错了,当他下意识地甩着麻木的双臂,脚步回撤的瞬间,对方竟又快如闪电地冲了过来。

    对方一个下勾拳,干净利落地击中了他的下巴。

    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巴下颌骨似乎已经掉落了,怎么都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身子后仰,将要再度飞出去,但是对手没有给他飞出去的机会,直接一个下压腿,砸得他跪在了地上。

    程寒觉得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双眼已经发黑。

    然而,对手一个回旋踢,他只看见一个巨大的黑亮的皮鞋,重重地、撞钟一样,撞在自己的胸口,要不是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肌肉,同时后仰,估计这一脚,足以让他断掉几根肋骨。

    饶是如此,他还是整个人被踹飞了出去,跌落在七八米开外的走廊上,胸口一热,一口鲜血,涌出口中。

    程寒想爬起来。

    可是他无法爬起来。

    他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就像那次,在那黑洞洞的废弃楼房里,当子弹冲进他的身体爆裂开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空了。

    程寒趴在地板上,冰冷的地板,让他的脸颊渐渐有了感觉。

    是的,自己还活着,可是,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因为他已经看见对手像一座塔一样,迈着大步向自己走过来,对方的大脚,只需要在自己的脖子上,来那么一下,自己就会被跺断了脖子,彻底死去。

    他根本无法战胜对手。

    这个正在大踏步走来的家伙,可以轻易地,将他碾压。

    他想用双手撑住地板爬起来,哪怕是逃跑,可是,他的双臂似乎已经不听使唤。

    那双大脚,正在越来越近。

    沉重的皮鞋踏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

    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视线的前方三十米处。

    “粑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