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全能奶爸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这些都是不义之财
    “我押五百!继续押大!”

    程寒学着那些赌徒的样儿,嘴角叼着烟,大声说道。

    “我一千。”

    “我五千。”

    “我一万!”……

    周围的人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他们每个人手里和面前的台子上,都放着一大堆钞票。程寒的三百五百的,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骰子再一次左三圈右三圈扭扭脖子扭扭屁股然后亮了相,是个三点。

    程寒心里一凉,五百没了!

    系统,你给我出来,你不是说有你在我就可以大胆滴往前走吗?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半梦半醒之间随口让我押的?

    主人,主人,伟大而至高无上的主人,请息怒,这只是一次失误,请不要大惊小怪,下一次咱们押一千,不,两千,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二三得六,只要押中了,这损失的五百不仅回来了,我们还能赚一百。

    好吧我再信你一次,要是这次再——

    不会的不会的,这次你再押大,这次一定血本无归,不不不,口误口误,这次一定连本带利都回来!

    “好,押两千,继续押大!”程寒又点燃一根烟,隐隐感觉这种“一掷千金”的感觉,还真是有点爽。

    结果开出来,又是小,两点,比上次还小。

    系统,你、你——!这么一会儿,我就损失了两千六,我、我罚你三天不准,不准——

    不准什么呢?程寒有点儿犯难,这家伙既不需要吃也不需要喝,对,罚你三天不准睡觉!

    系统长叹一声,主人,你够狠!

    又一次下注,程寒狠狠心下了个一万,因为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的话,一万也就是挣回来三千,去掉损失的两千六,也就不过赚个四百块钱而已。

    这一次,他不再听从系统的建议,而是变换策略,押了个小。

    当他将一万块钱扔在桌子中央,抬起头来的刹那,差点没流鼻血。

    对面的一张台子旁,凤姐站在与他直线距离五米处,正弯着腰在发牌。这凤姐本来穿的就是低胸衫,这么一俯身,春光尽露,豪放蓬勃,几乎一览无遗。

    程寒赶紧收回目光。

    这个时候,结果又开出来了,大点,五点。

    这么一会儿,一万多块钱没了。

    程寒几乎是五内俱焚。

    再看看周围那些人,一个个血红着眼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相下注,有的人,甚至打开了随身带来的手提箱,搬出了里面花花绿绿的钞票。

    “哎,帅哥,怎么了,没钱了?还是不敢跟了?年轻人要有点气魄啊,这才几盘,就被吓住了?”旁边有人揶揄道。

    程寒心里纠结,继续下注吧,会不会被越套越深,不玩了吧,又不甘心,一万多块钱没了啊。

    正犹豫着,忽听得外面一阵嘈杂混乱,然后一个小瘦子闯进来,径直冲到凤姐身边:“姐,不好了,不好了,警察来了!”

    “什么?不都打过招呼了吗?怎么还来查?”凤姐两道柳叶眉挑得老高。

    一听说警察来查,所有的人全都慌了起来,纷纷手忙脚乱地开始藏钞票,桌肚下,衣兜里,柜子里,甚至裤裆里,反正是能装钞票的地方,都开始往里装。

    本来,完全可以用类似于筹码之类的东西代替,比如说一分钱筹码,相当于一百块,这样一下子金额就下来了,而且又不是真金白银,即使警察来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大家只是娱乐而已,并没有什么踏过红线之举。

    但是凤姐仗着她里面有人,开业这么好几年来,都从来没有被查到过,没想到今晚,却来了这么一出突然袭击。

    她当然不知道,今晚是上面亲自带队来查,不查出点名堂,怎么出成绩?

    正一片混乱之际,人已经进来了,浩浩荡荡,鱼贯而入,所有人都不许动,靠墙站。

    凤姐哭哭啼啼地走过去,眼泪哗哗地:“我们没有赌博啊,我们只是娱乐啊——”

    程寒是真佩服她,眼泪说下来就下来,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有个人将她往旁边一推:“不要妨碍公务,靠墙站没听到吗?”

    凤姐一看阵势不对,来的人没一个她认识的,也就只好老老实实地靠墙而立。

    程寒自然也被靠边了。

    那些人在大厅里、隔间里,翻箱倒柜,四处找证据,当然,最主要的证据,就是赌资。如果有数额巨大的赌资,那么定凤姐一个聚众赌博罪,直接弄进去,这女人估计就得吃一段时间里面的饭了。

    然而,奇怪的是,里里外外,桌肚下柜子里甚至卫生间里,每一条缝隙每一个可能藏钱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一张钞票。一张五块钱的钞票都没找着,更甭说巨额赌资了。

    所有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那些藏钱的家伙们,一开始心里连呼倒霉,这会儿倒是暗叫闹了鬼了。

    不知不觉中,连他们藏在裤裆里的钱,也不见了。

    而与此同时,靠墙而立的程寒,却是心头如小鹿般乱撞。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正在下着一场钞票雨,哇,纷纷扬扬,漫天飞舞,好大的雨啊!

    系统的计算功能,正在暗暗报数:已采集一万元,已采集两万元,已采集三万元,已采集五万元,已采集十万元,已采集二十万元,……已采集五十万元——

    终于雨过天晴,系统总共采集了六十八万三千五百元。

    主人,咱们发财了!

    系统偷着乐的声音传来。

    这是人家的钱,不能要,快还给人家!

    主人,咱这又不是抢银行,咱这是劫富济贫,这些都是不义之财,我们据为己有,有何不可?

    不可以,我的良心会不安的。

    主人,你——

    要是再多点就好了。

    主人,你你你——

    程寒其实想放声大笑出来,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警察最后一无所获,只得说了句:“有人投诉你们深夜扰民,声音小点,再发现有这种情况,就吊销营业证了。”

    “是是是,我们一定遵纪守法,多谢多谢,慢走慢走——”凤姐虽然满腹狐疑,却又觉得躲过了一劫。

    趁着那些赌徒一窝蜂地吵着要凤姐把找不着的钱找回来时,程寒悄悄地溜了出来。

    当天晚上,他们睡在a城国际大饭店的大床房里,五个人一人一间,三千块钱一晚,也就是说,每晚房间费就得一万五,老潘说,真是奢侈啊。

    程寒看着潘晓婷:“为了晓婷能够赛出一个好成绩,我也是拼了。”

    潘晓婷宛然一笑:“谢谢寒哥,还是寒哥好。”

    程寒的心里一股暖意,还有满满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