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全能奶爸 >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当程寒洗完澡,穿着睡袍,回到客厅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沈雨柔,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只是电视机的声音,几乎没有,只有画面,正在播放着一部都市情感剧。

    此刻,沙发边的壁灯,橘黄色的柔和灯光,照在她的脸庞上。

    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吊带睡裙,光洁的手臂,和浑圆柔滑的双肩,以及修长的脖颈,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白皙柔美。娇俏的脸庞,也被灯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此情此景,程寒的心里,不由地浮现出万千柔情。

    “小柔,怎么了?怎么起来了?”程寒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小声地问道。

    沈雨柔看了他一眼,轻轻一笑:“睡不着,起来看电视。”

    “现在都几点了,还看电视,赶紧回去睡觉去,要不明天白天又该打瞌睡了。”程寒像是说着自己的小妹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我不嘛,我把这一集看完,来,你坐下来,我帮你擦头发。”

    “我自己擦行。”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来,坐在这儿,”雨柔站起身,将程寒按坐在沙发上,然后,站在他身旁,拿着毛巾轻柔地帮他擦拭着头发,“舒不舒服?”

    程寒只好点点头。

    此刻,他的脸,正好对着雨柔的胸口,随着雨柔擦拭头发的动作,那一片波翻浪涌,真让程寒有些受不了,他赶紧弯下腰,将目光盯着电视屏幕。

    “拜托,坐直了可好。”雨柔不满意了。

    程寒只好又重新坐直了身子。

    他的眼睛尽量不看她,尽量死死地盯着电视机。

    这似乎是理智与情感的一种较量,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想入非非,但是情感和欲望,又忍不住想要去想入非非。

    因为两个人离得太近,雨柔身上那种好闻的淡淡的少女体香,若隐若现若有若无地飘过来,程寒觉得自己都要屏住呼吸了。

    程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小柔,你进屋去睡觉吧,我也要睡觉了,明天早晨还要上班呢,很晚了已经。”

    沈雨柔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好吧,不过,你进去睡,你有好久没带熙熙睡觉了?她睡梦中刚才还在念叨爸爸呢。”

    程寒点点头:“也好。”便站起身来,低着头往卧室里走。

    “程寒哥。”身后,雨柔轻唤了他一声。

    程寒身子没来由地一震,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正要回身,却感觉一个温热柔软的怀抱,已经从身后,紧紧地搂住了他。

    他的心里,荡漾起无限柔情,咚咚地跳着。

    “小柔,别——”他嗫嚅着,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简直就是在破坏气氛。

    雨柔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把滚烫的脸颊,贴在他的背上。

    他听到了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两个人静静地,就那么不动,却都听得见,彼此的心跳。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雨柔颤着声音在说:“程寒哥,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程寒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然后转过身,将她轻搂入怀。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两个人紧紧相拥。

    “我又不是木头,我怎么可能没感觉,你这么可爱,这么好,我怎么可能没感觉。”程寒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沈雨柔的耳畔呢喃。

    “你就是木头,你就是个大木头,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有毛病。”雨柔在他的怀里撒娇。

    程寒哧地一笑:“我有什么毛病?”

    沈雨柔也笑了,她抬起头,看着他,双眸如星般闪亮:“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毛病?可是,你没毛病,怎么会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难道是我真的在你眼里没有一点魅力吗?”

    程寒微笑着摇摇头:“小丫头。”

    沈雨柔闭上双眼,仰起脸:“亲我一下,就一下。”

    程寒叹口气。

    怀中,是如花似玉;面前,是粉面红唇。他怎么可能不动心?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雨柔长长的眼睫毛在颤动,如花的双唇微微开启,吐气如兰。

    程寒咬咬牙,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难道就不能亲一下我的嘴巴?”沈雨柔睁开眼,瞪着他。

    程寒咧嘴一笑,什么也不说。

    他能说什么?说什么,雨柔肯定都不喜欢听。

    他轻轻地拍拍她的脸颊。

    “好了,睡觉吧,乖,听话。”像是哄孩子。

    “我恨你!”沈雨柔张口咬在他的胳膊上。

    程寒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也不管她,让她咬,咬累了,她自然就会松口。

    “疼吗?”雨柔问。

    “不疼。”

    她再咬。

    “疼吗?”

    “不疼,用点力。”

    她再咬。

    “这下疼了。”他说。

    “我就是要让你疼,这样你就一辈子不会忘了我了。”

    “傻孩子。”程寒摸摸她的头,离开了她。

    “粑粑,你回来啦——”

    一转身,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房门口,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程寒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这小鬼头,什么时候下床的?什么时候出来了?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了?

    儿童不宜,她看到了多少?

    程寒和沈雨柔,两个人立刻都闹了个大红脸,仿佛做贼心虚一般被抓到了。

    程寒一把抱起只穿着睡裙的熙熙:“宝贝,怎么醒了?醒了有多长时间了?”

    “刚醒啊,”熙熙撅起小嘴巴,“你都抱雨柔姐姐,都不抱我,你都亲雨柔姐姐,都不亲我。”

    完了,小鬼头啥都看到了,幸亏没做啥更出格的事。

    “好,粑粑也抱抱你,也亲你一下,来,乖,咱们睡觉去,明早还要上幼儿园呢。”程寒吧地一下,在熙熙的额头上也亲了一下,然后抱着她赶紧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熙熙钻进他的怀里,像只小猫一样,还把一只小胳膊伸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用手臂,环绕过去,用臂弯,护住女儿,给她一个温暖的港湾。

    他闭上双眼,闻着熙熙身上好闻的淡淡的奶香味儿,很快就幸福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