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对不起,我是个演员 > 初始无名 第二章 开始试镜
    方桢发表的这则动态并未在业内掀起多大波澜,顶多算是刮了两道微风,而这两道微风的影响范围,还只限于他的粉丝和关注着他的朋友当中。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方桢照常看了一下自己的个人主页,上面只多了两条简单的粉丝留言,话语真挚,却并没有点到他的心里。

    粉丝跟明星最近的说法……

    终归只是一种说法。

    还得分人,还得看缘。

    反正方桢现在都还没在他的粉丝阵营中找到真正懂他心意的家伙。

    虽然他接受采访时,话是说的特别漂亮的。

    比如——

    【最懂我的永远是粉丝。】

    “她也更新动态了么?”

    方桢的关注点很快移向了别处,由于他关注的人不多,所以那个表白被拒女子的最新动态十分扎眼的显示在他面前,是一个冷笑话,有些在呛他的意思,虽然含义隐晦,他却偏偏看懂了全部。

    【老板,有鱼丸么?】

    【没有,滚。】

    【那粗面呢?】

    【没有,滚。】

    【老板,你为什么老让我滚?】

    【你不就叫滚么?】

    【对哦,我就是滚。】

    【今天实在是抱歉,滚,下次再来吧。】

    【还来?我找虐哦!再见!我滚了!】

    ……

    “看来真的是生大气了,所以你干嘛要突然跟我表白呢,也不看看时候适合不适合,真是自己找气受,你不该叫滚,应该叫蠢才对……”

    方桢也没在下面留言或者走私聊打电话,给那位的动态浅浅点了个赞后便再无任何回应。

    因为,他要出发了。

    今天是他试镜的日子。

    成败就在此一举。

    ……

    “哎!方桢。”

    方桢刚走到小区楼下,就被人叫住了。

    事实上,方桢是他所在小区的名人,但他却和什么明星大腕完全不沾边,别的觉得他有名也并不是通俗意义上上的那个有名的名,而是不好的名声。

    方桢之所以在小区成名,是因为他是个确实的失败者,虽然经常去试镜,却偏偏碰壁多多,那拿来当作聊天笑料的经历更是多的无以计数。

    而且,方桢这个人与很多明星不同,一不在乎私隐,二不在乎自己形象的保护,很多时候,他都是素面朝天,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去进行什么潮品搭配,非要出门有型才敢出门。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无所谓,一来是方桢觉得自己本就不需要这样,二来是方桢认为自己在演技方面还需要很多的努力,极力塑造某种具化的形象,并将其死死保护,其实就是在毁掉他更多可能性。

    而且,以平常状态跟各种各样的人接触在方桢看来也有助于他演技的提升。

    艺术,终归是源于生活的。

    你不亲近平常的生活,平常时候还不懂得享受和安于生活,艺术自然也不可能会亲近你。

    “方桢,你这是去试镜?”

    “恩,今天有一场很重要的试镜。”方桢一边谦逊有礼的说着,一边提了提自己不久前刚配的无度数黑框眼镜。

    “那你今天是试镜什么角色啊,等等!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看你这身行头和给人感觉,是某高校的高材生么?”

    “恩,算是说对了一半。”方桢笑笑。

    “一半?那还有什么?为什么会是一半呢?难道你要演个人格分裂,一人分饰两角?那还怪有挑战性的!说说呗方桢,你这次的试镜角色到底是什么?”那人更热情了。

    “抱歉啊李哥,我还急着去试镜,时间有些不赶趟了,这样,等试镜回来我再跟你好好唠唠。”

    方桢指了指自己的手表,一副马上要走,不容耽搁的样子。

    不过,他其实跟这位李哥也不是很熟,只知道对方的姓,不知其全名。

    “哎,那好吧。”

    中年男人很快让开了路,可看着方桢匆匆离去的背影,他心里却有点不爽道:

    “这方桢,神气什么啊,全天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本事当演员,况且,这演员他也当的不怎么样啊!没本事还想跟别的大明星那样玩亲和?不伦不类。”

    ……

    另一边,乘了辆出租车的方桢向着目的地赶去。

    经纪人和保姆车这种东西,方桢原本是有的,但却仅限于过去,因为他事业上的平庸很早之前就让他慢慢负担不起这些东西,所以当下的他实际上已是孑然一身,只剩他和他的傻气。

    不过方桢现在都记得,最初负责他,为他奔波劳碌了将近三年的那位经纪人大叔在那个炙热的午后一边跟他道别,一边郑重其事地跟他说的话:

    “阿桢,放弃吧,你根本不适合这个圈子,因为你只想做个演员而已。”

    一开始,方桢并不理解这句话。

    后来,他慢慢悟了,却还是没想过放弃。

    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

    他想,就要去坚持,努力,顽强,铁定。

    就是这么简单。

    ……

    “到你了,137号。”

    不知过了多久,等待中的方桢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号码。

    如果他是个大腕,或许会有人叫他方桢,方老师,或是方前辈,方先生。

    或者压根就不用以此种等待法来参加这个试镜。

    但方桢显然没这个命。

    所以他只能被称作137号。

    与多数人一样,进行着看似公平,实际却更为严苛的试镜考核。

    “看,到方桢了!”

    有人认出了方桢,对他指指点点。

    “真是哪都少不了这家伙啊,你说他就不嫌累么?我要是他,来来去去,尽皆不得,早就乏了,而且他也不是一两年这样啊,这都多少年了。”有人看着方桢,不住感慨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还挺佩服方桢这种执着的,只可惜他命不好,不是到最后没人选,就是到手的角色被别人给抢了,就算是好不容易接下的戏,也是那种鸡肋一般的角色,根本显不出来什么。”

    “我倒是听说方桢之所以混的这么惨,是因为他早些年那次事件得罪了人。”

    “得罪了人?是谁?导演?编剧?还是圈内的哪个大前辈?”

    “这我哪知道去,我也是从别处听来的,事情的真相,估计只有方桢那小子才知道吧。”

    “算了吧,以方桢的性格,就算是得罪了谁,也会傻乎乎地蒙在鼓里,又或者,知道了也不反抗,因为反抗不起。”

    “也是……他这人,怎么看都不聪明,更没什么胆色,这些年也没有因为角色被抢和自身处境的事跟谁大发光火或是找媒体爆料过。”

    “所以说到底还是方桢他命不好啊,他要但凡混的好点,能被这么欺负?能受这个气?还十来年都没什么实际的改观,他倒霉就倒霉在1999年的那件他自己酿成的祸事上了,不过当时他又懂个什么,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话虽如此,但方桢落得现在这个局面也怪不得旁人,都是他性格使然,这人太直,也太简单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还是这么呆板,你看他,又那么仪式般的走进去了,你说他有必要这样么?这不过就是一场试镜而已啊,用得着这样面容肃整么?”

    “是啊,真不知道方桢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就是一场试镜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