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玩命先驱者 > 初登虚界 第一章 两个李闲,看到怀疑人生
    砰,砰砰~

    湘省,z市郊区,在一片茂密的梧桐树中隐隐能看见青红色建筑一角。

    瑟瑟秋风犹如偷偷前来见情人,轻飘飘过来,安抚了情人后又轻飘飘的溜走,留下黄金之树欣喜的随之荡漾。

    树下,金黄色的树叶铺满这个寂静得庄园。

    在这一片由梧桐树所覆盖的庄园中,一身穿白色练功服,头戴白帽的男子正挥汗如雨,疯狂的击打着面前的拳靶。

    虽满脸汗水,却掩盖不了男子俊郎帅气的面容。

    男子叫李闲,是脚下这座偌大庄园的主人。

    然而这偌大庄园里,此时却只有他一人。

    随着李闲一拳拳重重落下,拳靶上方一串数字跟随着李闲的打击一起疯狂的跳动着。

    997、998、999、998、999、999、1000……!

    直到那一串代表着自己力量的数值再次恒定在1000kg后,李闲终于停止了对拳靶的疯狂输出。

    因为在那个代表着李闲力量数值的数字恒定在1000后,一个神秘、虚幻且古朴的石门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李闲的右侧。

    石门出现后,李闲熟练的纵身一跃直接闯了进去。

    随着李闲一进入,石门便缓缓消失,只剩下还未静止下来的拳靶在轻轻的摇晃着。

    当李闲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一个四面封闭的空间内。

    为什么是空间而不是密室。

    因为李闲此时置身在一个疑似太空之中的虚空场所。

    如若不是这个上下左右四方都有神秘的图文包裹,又有重力感存在,就四周那星星点点的,李闲一点都不怀疑这里是宇宙虚空。

    “来了!”

    “不错,进来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了。”

    随着两个李闲出现,原本死寂的空间一下子多了一丝生气。

    “你,你终于肯说话,你到底是谁!”看着眼前身披袈裟却跟自一模一样的和尚,李闲原本准备一拳击出的身形顿时犹如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回过神来后语气顿时有点激动的问道。

    “我?

    我不就是你吗!”身穿袈裟的李闲笑道。

    “放屁!”

    李闲顿时怒了,指着‘李闲’道:“我做什么也不可能做和尚。”

    “哦,是吗?

    不如你把帽子摘了,看看你那光秃秃的脑袋,这不是和尚却胜似和尚。”

    身穿袈裟的李闲停顿了一下后摇头叹道:“算了,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如果这一次你还不能击败我,那么也代表我们的缘分已尽,我易不复存在了。”

    “来吧,这是第十次,十代表无尽无极,也代表着轮回、完美、不可思议。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吧,只要你这次能击败我,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是不是你了。”

    然而随着袈裟李闲话落,原本带着怒气的李闲却不由的紧张起来。

    随之脑海中快速闪过石门出现后的一幕幕。

    想起了那个见过唯一一次面就升天见了佛祖的师傅。

    无眉僧,这是李闲给那个逼迫自己拜师,以此来满足死前唯一愿望的那个和尚所取得名号。

    想起无眉僧,李闲不由的就想起了那一掌。

    习惯性的摸了摸胸口,李闲随即不由得打了一下哆嗦,想想就觉得胸口疼。

    别笑!

    如果你让一个人拿着那不知道是谁的胸骨一巴掌拍进胸口,直接强行替换了你原来的胸骨,想必也会让你记忆犹新一辈子都忘不掉。

    也就是那一次过后,石门出现了。

    随后石门便犹如附骨之疽如影随形跟随者李闲,而旁人却毫无所觉。

    最后李闲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加上好奇,以及他那本就喜欢找刺激的性子,没忍多久便一头闯进了这个空间。

    然后就到了这个空间见到了这另一个如此相似的自己。

    可前九次不管李闲是骂也好,挑衅也好,对面这个身穿袈裟的李闲都不说话。

    脾气一上来李闲实在忍不住了,便想揍袈裟李闲一顿再说。

    就这样,来来去去打了九次。

    第一次,面对袈裟李闲,出生在富裕家庭的李闲就像个弱鸡,直接被袈裟李闲一拳ko。

    第二次,在中间那短短一段时间里,李闲发现自己开始掉头发了,可去了医院却查不出所以然来。

    为此李闲怀疑上了石门,因为石门出现后他才开始掉头发的。

    随之石门再次出现,然而李闲再次闯进去后又被一拳ko了。

    第三次,连续亏的李闲发了狠,戒掉烟,不在去酒吧夜宴飙车玩乐,开始疯狂的锻炼自己,捡起已经放弃了一年多的搏击技巧。

    当李闲认为自己可行后,石门再次出现。

    然并卵,李闲虽然在进步,但是对面的袈裟李闲好似永远比他强,没对战多久又被ko了。

    随后的几次李闲一次次疯狂锻炼,也在一步一个脚印变的更具战斗力,为此还找上他以前的教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特训。

    直至第九次那个虚拟力值数字出现。

    连续九次后,李闲对这个石门更上心了,可却没想到在进来却得到却是最后一次的消息。

    随着袈裟李闲的话不停的在耳边回响,李闲原本对自己那1000kg的‘巨力’突然变得没有信心起来。

    “怎么,这就紧张了?

    以前你玩各种极限运动的信心哪去了?”就在李闲犹豫要不要动手之际,袈裟李闲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

    看着袈裟李闲嘴角微翘的样子,李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每天起床后对着镜子他都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特别是找刺激玩,各种极限挑战,他每次完成任务后,脸上都是这样一副表情。

    可是这一次李闲却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幅表情特别欠揍。

    然而紧接着李闲嘴角微翘,二话不说跨步就是一个猴子偷桃。

    “又是偷袭,没用的!”对面的袈裟李闲贤淑的躲过李闲的偷袭后抬手就想锁住李闲的撤退。

    以前李闲每次偷袭不成都会后退,因此袈裟李闲下意识就准备欺身而上。

    可这次李闲却发了狠,根本就不管袈裟李闲的擒拿,直接抬头一口咬在了袈裟李闲的脖子上。

    正中喉管。

    咔擦!

    随着一声鸡排脆响,李闲只觉得自己脖子传来剧痛,紧接着眼前一黑。

    这一变故让李闲心生大恐怖。

    还未等他生出后悔的情绪,眼前却再次一亮。

    定眼一看,却发现自己已经回答了原来进入石门的位置。

    “怎么样,死亡的滋味如何?”

    就在李闲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剧烈运动之际,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前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