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家全是大佬 > 正文卷 第一章 气氛很尴尬
    前不久刚下过暴雨,泥土与落叶混合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哪里能落脚。少女捂着小腹处那道一指长的伤口,深一脚浅一脚地朝丛林深处跑去。

    身后持续传来坦克履带碾过树干的“咔咔”声,与空中那忽远忽近的战斗机轰鸣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别样的紧张感。位于制高点的几台超级探照灯全部启动了,宛如实质般的灯光穿透云层照射下来,交错着一寸寸扫过,几次险些打在她身上。

    剧烈运动导致伤口二次撕裂,鲜血如同决堤般涌出,顺着衣摆一路从大腿流到脚踝,将她原本雪白的大长腿染成了鲜红色,在夜色中尤为刺眼。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三星级任务而已啊,怎么可以难成这样?!”感受着掌心传来温热,双腿逐渐乏力的她,心中愈发悲愤。

    自从得到主神空间以来,为了避免陷入类似的险境,几年来她一直克制冲动,矜矜业业只刷低级任务。

    为的就是一举拿下高等奖励。

    但是进来之后才发现,任务难度比想象中高出十倍不止!

    她的对手,居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机械化部队,和异能者队伍的恐怖组合!

    面对这么不讲道理的阵容,她本应该第一时间就选择撤退。但诱人的奖励,又使她心中产生了一丝侥幸:我就尝试一下下……

    这一下下的后果就是,仅一个照面,她就被打的丢盔弃甲,险些横死当场!

    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兴不起什么“完成任务拿奖励”的幻想,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出生天!

    顺着来时的路发足狂奔,转过几个弯后,她终于见到了一扇纯粹由电光构成的小门,眼前顿时一亮。

    门的那头就是真实世界,只要穿过去,小命就保住了!

    这么想着,她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却没留意到,树叶下方掩藏着许多小坑。

    跑出没几步,她感受到脚下蓦地一轻,再然后,身体就直挺挺摔在地上,又咕噜噜滚出老远才停下,清纯可人的小姑娘秒变泥猴。

    没有时间去理会身上的泥土,稳住身形后,她就下意识地想起身,结果一动才发现,左脚踝已经严重扭伤,根本不能用力!

    愈来愈近的发动机轰鸣声,在少女听来就是死神的低语,她甚至能想象出几十秒后身体被碾成肉沫的残忍画面,精致的小脸再无半点血色。

    “轰!”

    就在这时,天边毫无预兆传来一声轰鸣,震的她耳膜生疼。

    少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呆住了。

    只见前一秒还灰蒙蒙的天空,此时竟变得通红一片,铺天盖地的血红色粘稠物自云层上方倾泻而下,乍一看就像天上有一座火山倒了,不断有岩浆从上面倒灌下来一般,极其壮观。

    “岩浆”所过之处,不论花草树木还是坦克战机,通通原地蒸发,霸道无匹!

    仅仅几个呼吸后,浩浩汤汤的追杀部队连同大半个丛林一起都被付之一炬,整个现场除了再也找不出半个能动的。

    看着这一幕,少女用力吞了吞口水。

    “难道是主神不忍见到我死在任务中,出手干预了?”

    “但是明明在任务前,主神明明再三强调又它不可能介入任务的……”少女感觉脑子有点乱。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挣扎着爬起来,一瘸一拐朝光门走去。

    接下来终于没再发生什么意外,少女顺利进入光门后,光门也很快随之消失。

    光门消失的同时,血红色的云层上,渐渐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形。

    少年大概十六七岁,长相很帅气,身材偏瘦,头发有点乱。不知道是不是身上那件蓝白色校服的关系,他往那一站,总能给人以很挫、很好欺负的错觉。

    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顾诚面色凝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剥开,塞入嘴里,然后慢慢嚼了起来。那道能熔金蚀铁的“钢铁洪流”此时已经缩小到了万分之一大小,它乖乖地盘在少年脚下,一动不动,温顺的如猫咪一般。

    “差一点、差一点就铸成大错了,幸好来的及时,呼……”顾诚心有余悸地叹着,如果那位少女今天在这出了意外,他能内疚一辈子。

    这位少女叫余文婧,是他姐姐。

    姐姐身上有主神空间这件事,顾诚一直知道,因为……就是拜他所赐!

    顾诚知道主神空间的潜在威胁,几年来一直在试图将其收回或摧毁,均无功而返,只能退而求其次,守住姐姐性命的同时,再慢慢做研究。

    如今也算有点眉目,不过他还得继续加快进度才行。

    因为当年受他的影响,而被迫遭到“奇遇”的人,并不止姐姐一个。

    有人重生了,有人走上了修仙路,还有人变成了厉鬼终结者……情况很复杂,顾诚需要挨个打补丁,不能让“奇遇”变成灾难。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顾诚大手一挥,身形瞬间消失。

    傍晚时分的江城市上空晚霞如火,金色的阳光自云层洒落下来,给千家万户描上了一层金边,特别惹眼。

    顾诚回到家时,爸妈正在客厅看电视。穿着一身白衬衣的顾爸就大刺刺坐在沙发上,一手抓着报纸,一脚踩在沙发扶手上,看个报纸而已,居然被他看出了六亲不认的架势,委实厉害。

    相比之下,顾妈就含蓄多了。她静静地坐在餐桌旁,单手握拳托着下巴,一副“沉思者”做派。顾诚走近了才发现,桌上放着几粒黄豆。

    “妈您在看什么?”顾诚有点奇怪,黄豆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想啊,古时候那些仙人是怎么做到撒豆成兵的?我要有那本事,以后烧水做饭不就不用亲力亲为了?诚诚你说对不对?”顾妈保持着姿势,缓缓作出回答。

    “……”顾诚嘴角抽搐,朝老爸投去询问的眼神。

    “别管她,间歇性看电视入迷症发作,又魔怔了。”顾爸回头看了一眼,一副早已麻木的表情:“你说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扯淡的能力,比蜘蛛侠之流还不靠谱。”

    顾诚点了点头,却不是同意老爸的观点。他只是认为老妈和大多数人一样,对撒豆成兵这个能力存在误解。

    真正的撒豆成兵,是施法者通过手段将神识封入黄豆中,诱骗亡灵们吃下。然后凭着那一丝神识,控制吃了豆子的鬼魂们对敌军发动奇袭。并非真的将黄豆变成士兵。

    当然这番话顾诚不会说出来,怕折了老爸面子。

    “都这个点了玲玲这丫头怎么还没下来,诚诚你去喊一下。”顾爸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桌上已经快没热气的饭菜,有点不满。

    “好我马上去。”顾诚点点头走上楼梯,玲玲是他妹妹,今年六岁半,还没上小学。

    走到楼梯拐角时,顾诚又朝客厅看了一眼,眼神有点内疚:“妈身上的灵力很紊乱,看来修炼又出岔子了啊!”

    与姐姐一样,顾妈也是受他影响,被“奇遇”的一员。顾妈就是修仙的那一位,不过因为没有正确指导的关系,她经常性走火入魔,是个移动煤气罐,危险性极大。

    相比之下,顾爸就显得正常多了。但事实上,他身体里其实藏着一只比他身体年纪要大许多的灵魂,没错,他是一位重生者。因为灵魂比肉体老太多的关系,他现在随时面临着灵魂先一步熄火,而肉体还活着的尴尬局面。

    这两位的情况都刻不容缓,顾诚需要尽快为他们做出对应措施才行。

    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的方案,顾诚恍恍惚惚来到三楼的妹妹房门口,下意识敲了敲门:“玲玲快出……”

    说到一半忽然愣住了,他看到滚滚黑烟从门缝下方钻出来,这些黑烟无色无味,但人靠的近了,就会有一种冰凉的感觉,显然是鬼魂的阴气无疑。

    “这丫头居然把鬼带回家了?而且还是个看起来怨念很重的家伙!”

    顾诚脸色很难看,玲玲身上的系统与抓鬼相关,所以平时见到她与鬼怪有交集不奇怪,但这次带了个大家伙回来……这丫头就不怕翻车吗?

    心念电转间,顾诚也没有理会房间里妹妹的回应,手掌一翻,轻轻按在门把上。

    “咔嚓”一下,门开了。

    屋内,原本坐在床上的顾晓玲刷一下蹦了起来,紧张地看向门外。

    顾诚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最后定在地上那个黑影上。

    那是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男子,头顶毛发洗漱,眼窝深陷,七孔流血,再配合那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凶残极了。

    但它此时的造型,却与凶残完全搭不上边。

    只见它双膝着地稳稳地跪着,两手朝天,似乎是准备以“五体投地”的姿势,给玲玲下跪。

    或许是受到开门声的惊吓,它现在愣住了,高举的双手轻微颤抖着,似乎是在犹豫放下来好,还是继续举着好,看起来有点局促。

    顾诚本是担忧妹妹安危,才慌不择路用手段开了门,结果开门之后看到的居然是这么和谐的画面,一下子有点懵圈。

    顾晓玲眨了眨眼,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小脸上同样挂着困惑。

    两人一鬼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半晌都没人说话,气氛变得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