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我要毕业了
    2004年7月

    黑龙江

    某师范学院

    夜

    夏风微凉,路灯迷茫

    真的要毕业了。

    走在往日熟悉的校园里,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轻松和愉悦,只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看着偶尔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一脸轻松惬意的学弟学妹,一对对亲密的情侣,心中的滋味更加难受。

    来到寝室楼下,跟看门的大妈打了声招呼,费力的爬上七楼,走廊之内一片狼藉,明天就是退校的最后一天了,整个楼层就像是一个大垃圾场,各种东西扔的到处都是,回到空荡荡的寝室,也没有开灯,就往床上一躺,想要平复一下失落的心情,却感觉身体底下有些咯得慌,用手摸了摸,入手处一片粗糙,起身借着窗外的灯光一看。

    “怎么是草垫子,我的被褥上哪儿去了,难道进来小偷了?”

    随即一想,也没啥可丢的,管他的先睡一会儿再说,心情不好,就是有小偷也懒得理了。

    刚想着躺下,复又想起什么,一下子从床上做了起来,向桌子上一看,长嘘一口气,电脑还在。

    这一番折腾下来我也无心睡眠了,起身打开灯做到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摆着两瓶啤酒还有一个鸡爪子,不由得一愣,随即心里一阵暖洋洋的,到底是住了四年的兄弟,回家前知道我长夜漫漫还给我留了两瓶啤酒。

    拿起一瓶刚要启开,下面出现了一张字条:“老大(因本人年纪最大,在寝室排行第一),明天你就要走了,被褥用不到了,兄弟们将它卖了,就当你最后请兄弟们喝一顿了,给你留了两瓶还有个鸡爪子,吃好喝好”。

    我槽,这帮人渣,口中大骂,拿起啤酒在桌子上用力一磕,啤酒盖子应声而落,一口喝了一瓶,几个饱嗝打出来之后,感觉头晕晕的。

    “这也不是我的量啊!难道这就是借酒消愁愁更愁么!”

    习惯性的打开电脑,习惯性的打开d盘,习惯性的点开爱情动作片,往日令我小弟弟振奋的苍老师也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想想大学四年我都干了什么,每天除了吃就是喝,再不就是逛街瞎溜达,没事看看小片片,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片片害我不浅啊!看惯了里面妖娆多姿的女主角,平日对校内众多女生根本提不起兴趣,能提起兴趣的也都名花有主了,感觉小腹涨涨的时候,只能拿着手机,让陪伴我多年的左右爱妃在厕所里帮我撸一管。

    苍老师的课既然听不下去了,看看小说吧!点开小说网站,里面基本都是穿越之类的小说,开头不是一觉醒来和美女一被窝,就是被漂亮的女朋友甩了,在不就是被富二代,官二代虐了。

    往天看着挺有意思的,现在想想都是瞎说,想你一个屌丝哪儿能追上女神,还想让女神甩了,也真是逗锈了,男人总是埋怨女人对自己不忠诚,在他们眼中女人就应当是狗,无论家中贫贱都要乖乖的跟着主人,可主人可以随时抛弃它另谋新欢,当这些总以为女友会因为钱而甩了他的男人,在一个白富美想要嫁给他时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小说看不进去,玩玩英雄联盟吧!打了一把一步一卡,这破电脑我气得都想将它砸了,可扬起的酒瓶子到底没有抡下去,虽说是二手的,但也伴我渡过了几年美好时光,回家以后那还有钱再买啊!

    叹了口气,啃了几口鸡爪子,从行李包中取出一件衣服,准备晚上盖在身上,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老爸的。

    “喂!老爸,这么晚了什么事”看到家里的电话,我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

    我上的是一所三流本,学的是平面广告专业,一年学费就九千,2006年的时候,在我出生的那个小县城普通打工者一个月的工资才六百多,想想花了家里那么多钱,到了毕业却感觉自己啥也没学会。

    我的专业老师基本都是大学刚毕业的,差不多都是哈师大的,基本跟我们这些学生一样,可以说是半懂不懂教全都不懂,最后一个学期的专业课老师是个女的,长发飘飘,身材瘦高,长得不赖,小道消息说是市里面领导家的子女,要不然怎么能一毕业就分配到这当大学老师。

    她还有个男朋友,长得一般,戴个眼镜,家是农村的,生活条件挺好的,因为跟这个女的处对象,自己也花了很多钱被分配到这个学校,不过在我就要毕业的时候,听说他俩分了,那个男的泡上一个中文系的在校女生。

    在这学校,我会的几个平面软件,就是photo什么的,还是在外面跟人花钱学的,当初不如上个专科,学个技术也比上个三流本虚费时光强,现在找不到工作,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老爸老妈。

    “儿子,明天几点回家啊!”老爸乐呵呵的声音传来,每次老爸老妈给我打电话都充满了高兴,是心里想我这个在外的儿子,听到儿子的声音心里就会踏实,高兴。

    “明天晚上十一点多到家,你和老妈还好吧,地里的活都完事了么?”我强压下心中酸楚。

    老爸老妈以前是工人,所在工厂都是我们那个小县城非常好的厂子,在八十年代以前的时候,一个大型国有工厂的厂长,行政级别跟当时市长,市委书记都是一样的,甚至于更高,在这样厂子工作跟现在在机关当公务员一样,可厂子毕竟不是私人的,这些厂子基本上都让领导祸害完了,大家齐下岗。

    老爸老妈刚下岗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那时候他们俩总是吵架(没钱过日子能不吵架么),俩人也不出去工作,一来是就业环境不好,二来是刚从厂子出来,实在不知道干啥,当时老爸还差点被亲戚骗去搞传销,上火车的前一天,那个亲戚来电话告诉了我爸,才保住了这个家。

    我那个小县城最多的是登人力车的,一块钱跑全城,有一年市里面还让这些登三轮的交钱定做统一的车夫服,一人三百,结果引起蹬车的反抗,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了,出苦大力赚钱,这当官的不但不想着拓宽就业渠道,还要从骨头缝里榨油,最后也不了了之了,只是城管经常抓蹬车的,要孝敬才能放车,因为这一个城管被蹬车的杀了,听说那蹬车判死刑执行之后,火化那天全市蹬车的都去送行了。

    出苦大力赚钱,老爸老妈都不愿意去。

    老妈总是躺在炕上抱怨老爸没本事,懒惰,老爸开始的时候不知声,说急了俩人就打起来了,我就哭或者就跑。

    日子就在这样永无吵闹中度过,后来一个亲戚来到我家,说在外地包地种粮食赚钱,实在是没啥干的二人向亲戚借了钱去外地种地去了。

    “回了家跟你爷爷好好在家”老爸嘱咐道。

    “老爸,我想回家待个几天之后出去找工作,我不能总在家待着”说到工作,我的心里很烦躁。

    “别出去了,你舅说他有个同学,能帮你办个老师,你在家等着信就行了”

    老爸显然心情很好。

    :“真的,在哪儿啊!”这一瞬间,我感觉我烦躁的心满是惊喜,外面黑沉沉的天都亮了。

    “就在你舅家那”老爸在电话里笑了笑。

    “我回家也是没事,不如我明天早晨退了票,去帮你们干活吧,我这高中五年(复读一年),大学四年从来也没帮家里干过啥活,你们雇人还要花钱,我去帮忙还能省下一个人工钱”我知道这办事是要花钱的,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还是省着点吧,一瞬间我觉得我长大了很多。

    “也行”老爸犹豫了一下,最终同意了。

    关上电话,我感觉我失去的精神又回来了,苍老师又可以为我上课了,电脑似乎也不那么卡了……。

    第三天

    下午

    五点多

    “梅里斯屯到了”客车上的售票员喊道。

    坐了一天一夜火车和七八个小时客车的我,从脏兮兮的客车上提着行李走了下来,迷迷糊糊的放眼望去,只见面前是一望无际的田地,长势苁蓉的各种农作物在夏风中来回摆动,发出刷刷之声,犹如海浪一般。

    “儿子”耳边传来老爸的声音,我抬眼望去,老爸笑呵呵的从一侧走来,眼中全是慈爱之色。

    “爸,等挺长时间了吧?”看着老爸黝黑,因为消瘦而布满褶皱的面容,我的心有些酸。

    “没多长时间,饿了吧!回家让你妈给你做饭”老爸伸手就要接过我的行李。

    “没事,老爸,我就是坐车了也没干啥,咱家在哪儿啊?”我拦住老爸,向田地望去,根本没见房子。

    “顺着这条路向里面走就见到了”老爸也没坚持,带着我从一条满是车辙的土路向里面走去。

    路面坑坑洼洼,深一脚浅一脚走起来都费劲,更不要说拖着箱子了,我将箱子拎在手中跟在老爸后面,向里面走去。

    才走了五六分钟,我就感觉自己的双臂有些痛起来,真像爷爷说的,手不能提蓝肩不能担担。

    “看,就在前面”走了十五六分钟老爸用手一指前方。

    我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用稻草覆盖的地窨子(在地上挖出一个坑,用木头和塑料薄膜支撑覆盖起来住人)出现在路边的一处空地之中。

    棚子边上有个用泥土和铁通子搭建的烟囱,周围放着一辆蚂蚱子(三个轮子的农用手扶拖拉机)和一些农业用具,还有一条拴着的黄色土狗。

    土狗可能是闻到老爸的气味儿了,隔了很远就从地上站立来,抻着脖子,摇着尾巴汪汪直叫。

    窝棚前,用木条和塑料袋子做的门打开,老妈出来了,一身粗布工装,脚穿农田鞋,黑黑瘦瘦的老妈一脸笑容的向我摇手喊道:“大儿子来了”。

    那一刻,我满心中都是激动,仿佛一生中头一次感受到了这深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