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下地去干活
    “这菜园子挺不错”我向里面看了看,各种蔬菜都有,小白菜之类的都能吃了。

    “是我和你爸种的,我俩来的时候这院子就是荒废的,里面啥也没有”老妈边说边向屋里走去。

    我也跟了进去,屋子里很简陋,两个屋子,一个厨房,一个大铁锅支在厨房的灶上,下面是一堆柴火和一个手摇的风车,一个半人多高的水缸,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葫芦瓢。

    碗柜具看样子应当有些年龄了,上面的漆皮早已脱落,还有一层黑黑的油腻,一条白中泛黄,有些破洞的抹布搭在碗柜旁边。

    我和老妈进了租住的屋子,里面还算干净,土地面,有几个柜子,还有几袋粮食堆在一个角落里,一台大约十五英寸的老式电视,天线都折了一根,屋里只有一个炕,是用水泥摸的,一张还算新的塑料席子铺在上面,看来是老爸老妈自己买的,在炕后的墙上还有一个钉着纱布的小窗户,从外面吹进凉爽的风,一个炕桌也放在炕的一边。

    “院子以前为啥是荒废的,农村不都自己种院子吃菜么?”我边将行李放下,边向老妈问道。

    “房主身体不好,这么大院子翻地都翻不动,还能种啥,我和你爸在年初的时候用旋耕机将这地旋了,然后又买的种子种的菜”老妈坐在炕沿上,叹了口气。

    “她儿女也不帮她”我疑惑道。

    “有俩儿子,都结婚出去过了,帮她啥,她的房子破了,还是你爸用茅草帮着膳的,她那儿子一个都没来,那房东可感激咱们了”老妈提到房东的俩女儿,将嘴一撇,一脸不屑之色。

    “那她自己过得也挺难啊!”我听老妈一说,又看看这房子,也能想到一个孤寡老人的难处。

    “儿子,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知道你要来,你爸去镇里的集市上给你买的肉,我给你焖了一块,现在切了在给你热热”老妈一脸慈爱的看我,向厨房走去。

    晚饭老爸老妈切了一盘子蒜酱五花肉,炒了一个青椒鸡蛋,还有大米饭,饿了好久的我美美吃了一顿,晚上就和老爸老妈一起睡在了水泥炕上。

    听着老爸老妈的呼噜声,我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从上初一开始我就自己一个床睡觉,今天和老爸老妈睡在一起,感觉怪怪的,总是无法入睡,而且一想到前天我还在学校那座象牙塔中享受安逸的生活,今天却在一个满是牛粪味儿的破烂小屯子过日子,这种感觉落差,让我如同有了从天堂落入地狱一般的感觉,

    胡思乱想间我仿佛做了几个奇怪的梦,等我从梦中醒来,却不记得梦中那光怪陆离的景象,窗外天色已经微明,满屯子的鸡都在喔喔的乱叫,我从被窝中爬了起来,感觉尿意上涌,下地走到门外找个地方释放了一下。

    提上裤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满眼睛都是破烂。

    闷!闷!几头老牛突然从道上经过,尾巴甩动间留下几泡残留物,一个手拿鞭子身穿脏兮兮迷彩服的小男孩跟在这群老牛后面,仿佛是感到我在看他,小男孩扬起鞭子抽出噼啪响声,口中发出清脆的吆喝声,一瞬间我有种回到民国时期的感觉。

    老爸老妈也起床了,早饭做得是米饭和大豆腐(南方叫水豆腐)。

    “我今天跟你们上地吧!”我边吃边说。

    “你在歇两天,不急着上地,地里活也不太多了。过两天咱家的长工就回来了”老妈又盛了一碗饭。

    “没事,不用歇了,我在这也是闲的难受,不如上地帮你们干活,老妈你不是常说,你十八岁的时候,在我大舅那插队,天天上山砍木头都没事么。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有啥干不了的”我笑道。

    “你是赶上好时候了,我那时候那能和你现在比啊,你要是实在想去就去吧!让你爸给你找双靴子”老妈叹了口气,仿佛想起当年那段苦不堪言的岁月。

    吃过饭后,老妈找了几个盆子,装满了饭菜,准备中午吃。

    干农活都是这样,一干就是一天,中午就在田地中对付一口。

    我将高中时期穿的校服找了出来,不说咱国家发的校服有多丑,相关人拿了多少回扣,料子还是很结实的,这件衣服既是我上学穿的,也是我平时在家干活穿的工作服。

    看着这件让我洗得发白,袖口处用密集针线缝补的校服,心里一阵感慨,学生时代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了,现在就是完全的社会人了。

    老爸给我找了双黑靴子,穿着有点小,我脱下靴子在后脚筋上贴上了两张创可贴,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不合脚的鞋子,最先磨得就是那里。

    “老爸,不用将窗子都挂上么”我看着老爸只是锁了房门,窗子却只是随手关上,没有从里面用挂钩挂上提醒道。

    “没事,这屯子里面都是屯里屯亲的,谁偷东西啊!再说咱家啥也没有,他们能偷啥!”老爸带上手套摇动蚂蚱子。

    我一想也是,都是亲戚,要是偷东西被抓住,在屯子里也住不下去。

    随着蚂蚱子发出吐吐的叫声,我们一家三口向地里开去。

    “这个屯子牛粪味儿可真大,早晨起来的时候,我还看到有个人赶着七八头牛从咱家院子前的路上走过”我紧了紧鼻子。

    “这个屯子除了一户汉人之外,住的都是达族人,要不然咋叫梅里斯屯那,相关部门给他们钱让他们养牛养羊”老妈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

    “少数民族就是受到优待,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有个同学爸爸是汉族人,母亲是少数民族,他就跟他母亲的民族,考大学多加了十分,考上石家庄兵工学院了,现在被一兵工厂录用了,听说是去造坦克去了”我心里感觉很不不公平,都是人,为啥少数民族的就能多加分。

    “老妈这咋有片荒地”当蚂蚱子又经过那条土路的时候,我发现在我的右手边有一片长满了野草的荒地。

    “那是草场,不准许种粮食的,其实咱家包的这片地也是草场,是其他人偷偷开的黑地”老妈用手指了指那片荒地。

    “还有黑地?”我只听说过黑工,黑加工点,头一次听说有黑地这东西的。

    “就是相关部门不准许种粮食的地,被开垦了”老妈解释道。

    “这么明目张胆,难道村干部都是瞎子”我皱眉道。

    “都是他们开的,普通老百姓谁敢开”老妈笑了起来。

    “就是因为是黑地,这地价才便宜,比咱家去年包的地每晌便宜六百元多那”老妈才不关心这是不是黑地,她只关心全家全年到头能有个好收入就行。

    “能不能区分苗和草啊!不要将苗当草拔下来”老爸有些开玩笑的说道。

    “草和苗还是能分清的”我笑着转身淌入水稻池子,脚下一片泥泞,举步维艰,弯下腰拔草的时候发现,水中到处都是一种黑色的虫子,在水面上跳来跳去,如同跳蚤一般。

    我一边费力的将脚从泥水中拔出,一边弓着腰将长在水中的杂草连根拔起,在池子外面感觉草没那么多,可真正到了干的时候才发现,这草怎么这么密,尤其是一种水草,连片生长在水中,竹节般的枝干到了那里就在那里生根,我顺着那些枝干捋到它的根部,用力拔了拔,竟然没动,我驴劲一上来,不管不顾的向水底下一阵乱拔乱拽,这草根仿佛长了爪子,仅仅抓住地下泥土就是不下来,我折腾了半天终于拔了出来。

    感觉腰有些累的我,直起身子想要轻松一下,一阵晃眼的光线射在我的脸上,眼前一阵发黑,头有些晕晕的,双脚又向下陷入几分,总之怎么动怎么站着都是不舒服。

    我抬眼望了望一眼不到边的水田地,心中有些升起绝望的感觉,老爸老妈当初是怎么将这一片地的杂草都拔干净的。

    我弯下腰咬着牙,继续拔草,一个池子拔完,在拔另一个,一个上午我走了两个池子,当听到老妈喊我吃饭的声音,我几乎要晕倒在水池子之中了,艰难的从池子中走出来,我咬着牙走到了地窝棚那里。

    “累了吧!坐着歇歇,喝点水”老妈给我倒了一碗热水,我接过碗,烫手的瓷碗中是一层飘着油沫子的白开水,因为是用炒菜的锅烧的水,所以水中有些油腻。

    实在是太渴的我,轻轻噎了几口水,胃中暖暖的感觉使我好了很多,老妈打开用布兜包裹的饭菜摆在炕上,已经都凉了,老妈用热水热了热分给我和老爸吃。

    我拿起饭碗艰难的吃了几口,初始几口感觉吃不下,可越吃越感觉饿,整整吃了五碗饭我才放下筷子,虽然饭食已经顶到喉咙,可是还是感觉有些饿。

    “累吧!这回知道爸妈的辛苦了”老妈边收拾碗筷边说。

    “是挺累的,咋不用农药”我躺在冰凉的炕上,一动不想动。

    “用了,能不用农药么,洒了两遍药,还雇人拔了一天草,可这也压不住,这草农药根本杀不绝,现在农资太贵,那两遍药还是赊账拿的,等到秋才给”老妈一脸苦相。

    “这要多长时间才能拔完”我有些灰心的叹了口气。

    “眼是懒汉,手是好汉,咋能拔不完”老妈反问道。

    “种地不易啊!要不是为了你上大学,咱家能万里八千的跑到这受这份大罪么!看把你妈累的”老爸适时教育了我一句。

    “总算要熬出头了,等你有了稳定工作,我俩在想办法给你置办个房子,将媳妇娶了,生个孙子那就好了”老妈眼中满是憧憬,仿佛这些都以实现一般。

    “你上大学那会儿咋不处个对象,你看咱家跟前的老王家,他家老五娃都有了”老妈开玩笑似的对我说道。

    “没人看得上我,在说大学处对象也不稳定,毕业可能就分了”我有些讪讪的敷衍道,将身子侧躺了过去,不愿意在讨论这个话题。

    “处一个也好,学生时代都纯真,能省下不少彩礼钱”老妈说到这语气中明显有些肉痛,仿佛是我没在大学找对象,给她浪费钱了。

    “我记得我王叔他家的老五不是今年初中才毕业嘛,咋就有娃了?”我怕老妈在唠叨下去,转移话题道。

    “具体咋整的我也不知道,不过那小子挺能耐”老妈将收拾好的碗筷重新放在布包里。

    “那他结婚也花了不少钱吧!”我随口问道,也想知道现在娶媳妇的行情(娶媳妇都快成卖商品了,买个房子年年升值,娶个媳妇年年赔钱)。

    “那小子有四个好姐姐啊!听说买房子的钱,彩礼钱都是他那几个姐姐帮衬的,要不然老王家能取得起媳妇吗?记得他家生老三的时候,没钱交罚款,跟街道的计生干部吵吵起来了,那家让人打得,腿差点打折了”老妈语气中满是叹息。

    “你们当初不如要个姑娘了,现在多省心,人家都说了,现在女儿是聚钱宝,儿子是要账鬼”我坐身起来笑道。

    “还是儿子好,这干活啥的咋也比姑娘强,你以后也要给妈生个大孙子”老妈呵呵笑道一脸溺爱之情。

    歇息了四十多分钟,拖着疲惫欲死的身体又走入稻池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色终于黯淡了下来,仿佛永远挂在天上的太阳,也逐渐隐入云层之中,天边那淡淡的晚霞前飞过一群回巢的鸟儿,我拖着麻木的身体,呆滞的爬上蚂蚱子重重坐在车斗里,放直了双腿,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