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奶奶般的大姐
    回到家,已是日落西山,虽然我感觉我到头就能睡着,但我还是从压井中打出一盆水,脱了上衣,开始清洗,冰冷的井水激得我浑身颤抖,但我咬着牙将身体仔细的清洗了一遍,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脏兮兮穿着迷彩服的放牛小孩,人的习惯跟所处的环境真的是有莫大的关系,常年累月天天干这么重的活,想要每天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真的很难,以前没有机械的时候,那些农民都是咋过来的,都说农民苦啊!年轻人不愿意种粮食,这么累的活,还要靠天吃饭,还要交各种杂税,谁愿意种地。

    我擦干身体,换上一条沙滩裤和一件t恤走进屋子,老爸老妈在做饭,因为灶坑连着炕,屋里热热的,将我一身寒气驱得干干净净,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有条短信,是寝室老五的,因为他长得瘦瘦高高的,而且人看起来有些木喃,我们都叫他木疙瘩。

    “老大干啥那,回家还好么?”

    “还行吧!帮着家里干活那,你还好吧!和隔壁二工作找的咋样了?”我给他回道。

    隔壁二是隔壁寝室的老二,简称隔壁二。

    他是个特别猥琐的家伙,电脑里全是动作片,还都是玩另类的,某些东西只能算是小意思。

    有年夏天他们寝室老三病了,其他人都去医院帮着轮流照顾,晚上就他一个人在寝室留守,可能是看电影看得太兴奋了,竟然躺在床上自嗨起来了,最可悲的是寝室门没锁。只是那天正赶上学校临时组织全校学生会人员查寝室,我们艺术系的学生会成员,也在导员的带领下挨个查寝室。

    当时学生会的副主席是个女的,虽然看到隔壁二的寝室关着灯但还是下意识的轻轻推了一下门。可能是隔壁二感情太投入了,也可能是到了关键时刻,竟然没有发觉出来门开了,女副主席听到里面的声音感觉不对,想要抽身离开,结果跟她来的导员一推门走了进来,还随手将灯打开了。

    受到多重刺激的隔壁二一下子就那啥了,导员,女副主席,随同来的学生会干部都愣住了,还是导员经验丰富,说了一句经典台词“卧槽”,化解了多方尴尬“关门转身离去,从此以后,隔壁二成了整个艺术系的风云人物。

    毕业之后,隔壁二和我寝室老五,还有他寝室的大鸟去大连找工作去了。

    “还没找到,我们现在找了个小旅馆住下了,白天我们还吃了顿海鲜,死啦贵的,晚上吃了袋小当家干脆面”。

    看着老五给我回的短息,我能感受出老五现在的孤独彷徨,否则不会跟我说这些小事。

    “安顿下来就好,工作慢慢找吧!哪有一次成功的”。我只能安慰一下。

    饭做好了,是挂面条,煮得软软的,嫩嫩的,配上红色的柿子,绿色的辣椒,还有细细的小葱,闻着就令我食指大动,拿过饭碗连汤带面吃了七碗,最后吃得自己都吓住了不敢再吃了。

    又是一个辗转反侧的夜,身体累得要死,可脑袋偏偏是清醒的,听着外面不时传来的狗叫,牛叫的声音,迷迷糊糊之间,我仿佛来到一座阴冷的地下室之中,昏暗的灯光下,几个面色苍白,双眼猩红嗜血的男女坐在破烂的桌椅之中。

    我心里虽然感到害怕,但不知为何仍然笑着走了过去,与其中一个身穿白衣,双峰凸起,面上皮肤破损,露出干涸血迹的女人拥抱了一下,女人阴恻恻的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头淡黄色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浮现出一种另类的光泽,她的双眼是惨淡的绿。

    正当我想要问一下我在那里时,我的两个最要好的朋友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我想开口说话,但胸口却发堵,张了几次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时座在桌子旁边的一个傻子(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知道他是个傻子)开口向我要运动服,我其中的一位朋友厌烦的说道:“第一期的钱已经花光了,这里还有一些拿去吧,以后我不在管钱了,他要就给他买一套。”说完将一百多元钱仍在了满是污垢的桌子上。

    我一看里面还有一毛两毛的纸币,好像国家都已经不出这个版本的纸币了,我浑浑噩噩的拿起钱揣在兜里。然后同两个朋友走了出去。

    外面阴沉凄冷,一弯残月悬挂在深沉的天幕之中,我的后面是一座灰扑扑的高楼,上半部分是浅灰色,下半部分则笼罩在漆黑的阴影之中,我正要和朋友迈步走过楼前的草坪,却发现,那草坪突然变成了一片水域,月光洒在水面之上,粼粼而动,我那两个朋友的身影也消失在水面之中。

    我蹲下身子,想用手试试水的深浅,两个身材高挑,浓妆艳抹,气质出众的女子走了过来,我盯着其中的一个看了一眼,她一脸冷漠。双眼中似有怒火,一对红色的耳环随着她的走动来回颤动。

    一个长得很是英俊的男子从楼中阴影处走出,眨眼间二人诡异的来到楼中第一个单元门口,门口处薄纱遮挡,红灯迷离,二人大吵了起来,男人不屑的说道“给你二百元钱。”

    “你当我是那些路边的野女人么!”女人大喊道,随即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不知为什么,距离那么远,我却看得如此清晰。

    另一个女人背着白色的挎包走了过来,我感觉她的脸非常圆润,只是看不清她的长相。

    “那女孩是我朋友,他们一起上的大学”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似乎要向我诉说一段悲情的往事。

    我点了点头,感觉身体一阵疲乏,眼前景物随即消失,我睁眼一看,我仍在那破落的房间之中,我叹了口气,从炕上爬起,穿上衣服开门走到外面。

    天还是那个天,篱笆还是那个篱笆,缩在窝中的小黄听到动静,摇着尾巴走了出来,脑袋向前一伸,身体崩得笔直,张嘴打了一个哈欠,在窝旁赚转了两圈,闻了闻它的饭盒子,重新趴了回去。

    牛叫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那个穿着迷彩服的孩子拿着放牛的鞭子又一次从我面前走过。

    日子平淡得如同白开水一样,干活,睡觉,干活,比在学校还有规律,这个几乎与世闭塞的小村庄中,唯一能让我感到高兴的事情,就是村子里的小卖铺,有卖一种好吃的冰棍,一元钱十个,奶味,冰儿,山楂味儿,每次感觉心头发热的时候我都要去买上一袋。那种感觉好像是回到了童年。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地里面的草总算是割完了,我用大铁锅烧了一锅水,也不管里面是否还有油星,兑上一些凉水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看着肌肤上泛起的香皂沫,我的心情变得如同头顶上的天空一样蔚蓝,晴朗。

    “大姐,你回来了”正当我在屋子里面换衣服的时候,听到老妈在跟人说话,我我急忙穿好衣服,免得春光乍泄。

    “回来了”一个很是苍老,疲倦的声音传来。

    我走了出去,只见一个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神情愁苦,身材矮胖的女人正在和我老妈说话。

    “这是房东大姐”老妈向我笑道。

    “阿姨好”看面相,我感觉我应当叫那个女人奶奶,但老妈叫她大姐,我也只能叫阿姨。

    “这是你的儿子,小伙子不错啊!”房东笑了笑,露出嘴里没有几颗的泛黄牙齿。

    “谢谢,阿姨”我笑道。

    “大姐,您重孙子还好吧!”老妈接着问道。

    “小家伙可好了,肉嘟嘟的,我走的时候一直喊太奶奶”房东听到老妈提起她的重孙子,眼中放出真诚的喜悦,随即一抹伤感浮在脸上。

    “还以为你要伺候到年底才能回来那,没想到这么块”老妈不解的问道。

    “唉!生活习惯不一样,孙子,孙媳妇不用我带了”房东叹了口气,满是无奈之情。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回来也好,地里面的蔬菜都长高了,回来吃些新鲜菜”老妈轻声安慰了一句,眼神也跟着暗淡了一下。

    “你儿子啥时候结婚”房东似乎是想甩掉伤感,转移了话题。

    “谁知道啥时候了,这不刚毕业,他舅给他办工作那,以后看缘分吧!”老妈看着我笑道。

    “你儿子看上去挺老实的,以后一定能找个漂亮媳妇”房东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也只能跟着傻呵呵的笑了一笑,心道:“这年头,老实人是找不到漂亮媳妇的。”

    房东回到自己的屋子收拾了一下,也没吃饭就出去了。

    “老妈,房东多大年纪了”看着房东走得不见了,我问老妈道。

    “比我大一岁,过得可苦了,你看她头发都白了,上一阵子去给她孙女家带孩子去了,看样子是人家嫌弃她,不用她了”老妈叹了口气。

    “哦!”我不置可否了一声,拿起手机走到屋外,找了一个凉快的地方坐下,玩起了贪吃蛇。

    正当我百无聊赖之际,手机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