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最坏的动物
    这个世界上什么动物最坏,初中生最坏,这些半大的小孩子,很多都是家中的独生子,被家里面宠坏了,心理上上自私自利,对弱者充满了暴虐,校园暴力最多发的地方就是初中。

    我上初中的时候,跟我同一年级组有个男生,脑子不太好使,说是白痴还不是,说是正常人还差点,他爸早死,只有一个妈,靠着卖菜维持生活,他妈不想将它送到残疾人学校去念书,怕邻居说他儿子是个傻子,就托人将它儿子送到了正常学校。

    这人脑子本就不好使,学习能好么!他的班主和有的任课教师因为他的成绩拖后腿,天天将它拎到讲台前揍嘴巴子,天天骂他,这人可能也是从小受欺负,胆子非常小,老师一揍他,他就吓得嘀嗒尿,开始他班的人都不知道,可夏天的时候大家都穿薄裤子,时间一长,就有人发现了,每次老师教训完他之后,他的那总是湿湿的,被大家看出来后,更将他当个笑柄,不过他也得到了一样意外的好处,经常打他的老师不打他了,老师也怕将他打坏了,丢了饭碗。

    他班上的其他同学可没有老师那些顾虑,总是欺负他,其中有个人的老爸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混混,他欺负那个傻子(姑且这么叫吧)欺负得最厉害,总是放学后将他堵在校门口,不停的嘲笑他,然后揍那个傻子,一直将他打得尿裤子了,哈哈大笑的指给其他人看,说那个傻子像是一条狗(大家注意观察一下,有的狗一害怕就会这样)。

    有天他带着一群人在操场里面将那个傻子围住,说是傻子又尿裤子了,要帮他晾晒一下裤子,让其他人按住傻子,他将傻子的衣服裤子全都拔了下来,然后就将傻子往女厕所里推。

    傻子也知道羞耻,满脸流泪的不停哀求,那群人哈哈大笑的将傻子往里面推,傻子开始奋力挣扎想要跑,那群人见傻子竟敢挣扎,抽出皮带一顿乱打,用脚死命的踹,最终将傻子踹到了女厕所里面,这群人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到了下午傻子老妈知道了这事,来到了学校,冲进校长室不停的骂校长,校长走到哪里这个女人跟到哪里,那男生也知道信了,可能是有些心虚,就跳出窗户跑了,最后校长被骂火了,找来那个男生和他爸。

    当时那个男生他爸是开车来的(我那个小县城,我上初中的时候,各人有个私家车是很了不得的)校长和那女的就在校门口,那男的和他儿子从车上一下来,女人一见弄他儿子的人来了,上去就要厮打,结果那孩子的老爸抓住那女的脖领子一把摔在地上,用脚一顿猛踹,安保室的保安也在看着,打得那女的满嘴满脸是血,最后那女的躺在地上不动弹了,那男的从兜里掏出二百元钱仍在地上。然后带着他儿子上车走了,校长和其他看热闹的老师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大家看那对父子走了,也都散开了,至于那女的,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沾满了血的二百元钱走了。

    那个傻子再也没来上过学,在我上高中的时候还能偶尔看到他,那时候他的衣服还是干净的,头发也很短,等我到了大二放暑假回家的时候,看到那个傻子穿的很邋遢,头发油腻腻的很长,我开学回学校的那天,突然看到他的衣服又变得干净了,头发剪得很齐整,我大三回家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傻子一身肮脏的在垃圾堆中捡吃的。

    可能那次是他妈妈最后一次为他洗衣服,为他剪头发,我想那时的傻子可能会一脸安静幸福的坐在他妈妈身边,享受这世间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他妈妈望向他的眼神一定是充满了爱,充满了对他的不舍,充满了对他的忧虑之情……。

    还有的初中生保守校园暴力的折磨,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可不敢去反抗,有些人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回到家中向自己的父母发泄,用因为他们知道,无论他们对自己的怎样,父母都不会怪他们,还有一些拿着方便袋,满街寻找流浪猫,流浪狗,看到体型小的,就想办法诱惑来,用方便装装起来,拼命在水泥地上来回砸,那种动物临死前的凄惨叫声和血肉模糊的尸体,能让他们达到某种心里平衡,甚至无法言喻的满足。

    有一个对同班14岁女孩犯罪的的初中生整天欺负同学,特别是女同学,整天同女老师发生冲突,事后还向其他同学极力描述他乘机摸老师的感觉。

    他平时讲的最多的就是,他学过法,懂法,他还没满14周岁,干什么都无罪,九年义务教育学校还不能开除他,谁要是敢得罪他,他就把谁给打残、打死。

    总有人说十几岁的孩子是很天真,很善良,很无邪的,我们要用全社会的力量去保护他们,爱护他们,让他们茁壮成长。

    可不断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却在不断的讽刺这种说法,我们交给了他们法律上的知识,是让他们能遵守秩序,用法律保护自己,可他们却用法律上对他们纵容来凌虐这个社会。

    他们真的是孩子么,真的是天真的么,有多少女生在初中就已经不是除女了,有多少男生崇拜古惑仔,就算他们是孩子,难道他们连最起码的善恶是非观念都没有么,连什么是做坏事事都分不清么,对待初中生决不能手软,你要是手软他就会欺负死你,用脚踩在你的脸上,说你是个连狗都不如的sb。

    女孩警惕的走了几步,向草丛里看了看,发现她的同伴只是躺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

    “你想咋地”女孩口气依旧很硬。

    “送你俩去派出所”我摇了摇手机。

    “不就拿了你点破-瓜子么,我陪你钱不就行了”女孩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卷钱。

    “你要多少”女孩将钱在我面前抖了抖。

    “你们偷了小半袋子瓜子,用了多长时间”我皱眉看了看她。

    “我其实没想偷你家的瓜子,只是为了好玩才和我表妹来的,给你五十块,够不够”女孩数了数手中的钱,递给我几张十元的和五元的。

    “你还要在这睡啊!赶紧起来”我没理睬那个女孩,冲着躺在地上的粉衣女孩喊了一嗓子。

    粉衣服女孩表情呆滞的从地上站起来,站在运动服女孩旁边。

    “你个王八到底要不要”运动服女孩见我不理睬他,张口就骂上了。

    我拿起手机对准他俩拍了个照片。

    “你个死骗子,你刚才根本没拍到我俩,没有证据”运动服女孩一脸愤然,。

    “现在拍到了”我淡淡的说道。

    “拍到能咋地,就你一个人,你咋说东西是我俩偷的”粉衣服女孩突然开口,将我吓了一条,我一直以为她是聋哑人。

    “呵呵,你以为没有其他人看见,相关部门就查不出来是你俩偷的,现在没人我将你俩活劈了难道相关部门就找不到我了”我扬了扬手中的铁锹,嘲讽的笑了笑。

    两个女孩听我这样一说,又看看我的铁锹和周围的环境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刚才我们说的话,我可都录下来了,还有袋子上有你们的指纹,地里面有你们的鞋印,我手里有你俩的照片,你说能不能查到”我瞪着紧挨在一起的两个女孩道。

    “这些钱都给你还不行么!我俩下次在也不来了”运动服女孩终于露出哀求的声音,将那卷钱都递了过来。

    “呵!钱你还是自己收着吧!”我轻笑了一下。

    “不要钱,那,那你要啥?”女孩一脸警惕,厌恶的看着我,那表情仿佛是看到了一只癞蛤蟆。

    “扑!”我狠狠放了个臭屁,然后用猥琐的眼光在两个女孩身上溜了一圈。

    两个女孩依偎在一起,涨红了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俩那样,没来由的感觉很是发闷,转身要走

    “喂!你就这么走了?”运动服女孩见我转身要走,不由得一脸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

    “你们走吧!”我挥了挥手,头有也没回的离开了向日葵地。

    老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对于那些不走正道的犯罪分子,他们理解这句话中长一智是长了怎样犯罪,不被抓到的经验,对于那些想走正道的人是学会了少走弯路,不知道那俩女孩怎么理解。

    现在有多少女孩被这社会上的纸醉金迷所诱惑,想过上所谓上等人的生活,但想通过双手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太难,最终很多人都走上了另类的“致富之路”,反正就那么回事,谁的不都一个味儿,俩眼一闭,叫唤几声就来钱,这有多省事,还有智商高的,整容,包装,装明星,一夜赚的钱比那些表面上光鲜的坐在某地的办公室一年赚的还多。

    其实想想正路歪路都是路,只要有了钱,所有的路都是好路。

    我扛着锹回到了窝棚处,将铁锹放下,用晒在外面的水好好洗了一下,力士香皂的清香气味儿让我舒坦了很多。

    我回到窝棚里,躺在炕上,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个人的人生道路可能就在那么一瞬间就会发转折,都说冲动是魔鬼,可有几人能在冲动时压住那个魔鬼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