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追来的老爷们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

    睡不着觉的我从炕上起来,拎了几瓶下午老爸用来招待张柱子喝剩下的啤酒,坐在蚂蚱子之中仰望星空,天空之中繁星闪耀,是那么的神秘美丽,无论多么伟大的人,在这亘古不变的无边星河之下都显得那样渺小,现代文明带给人很多便捷与欢乐,却也让人失去了很多。

    我的爷爷很喜欢在晚上看夜空,他平时随身带着的破绿布兜子中就有一本我小学时候上学用的自然书,上面有最简单的想象图,爷爷每个月都会拿出那本已经飞了边子的书对着星空仔细观察。

    我有时在想,爷爷可能不是真的对这星空感兴趣,而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留恋,在寻找自己死后的归宿,或许每每爷爷躺在黑暗的屋中都会想到,他死之后,他的亲人是否还会记得他,而他是否真的会有灵魂存在在在这个世界之上,能够继续看到自己曾经留恋的一切。

    人在年轻的时候,人只知道挥霍青春,对死亡懵懵懂懂,甚至充满了一种蔑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家的军队,都要求军人的年龄在十八岁左右,这个年龄的人思想容易控制,打起仗来不怕死(实则是没有真正感到生命的可贵)。

    很久都没有给爷爷打电话,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爷爷年纪大了觉少,应当还没有睡,想给爷爷拨个电话,按下一个按键,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机,还是不要在打扰爷爷了,否则他又要一夜惦念我了。

    我抓起一瓶啤酒仰头就要喝下去,一束灯光,伴着摩托车发动机的响动声来到了院子之中,我用手在眼睛上搭了一个棚,放眼看去,是那个穿白衬衫牛仔裤的靓妹。

    她看到这么晚了院子中还有人,也是吃了一惊,单脚撑着摩托车看了看我,随即从摩托上下来。

    “这么晚了还不睡”她将车灯熄掉,用手捋了捋略微散乱的头发。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她鲜红的嘴唇翘起,显然是对我笑了笑。

    “屋里热,睡不着”我放下手,从车上跳了下来。

    “夜里喝酒不凉么!”本以为她跟我打个招呼就要走,没想到却走过来跟我说了一句话。

    头一次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跟我我主动说话,我不由得心内乱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紧张。

    “不凉,以前在学校经常这么喝”说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上了这么多年学,却和没上学的一样在这刨地球,真是羞于出口。

    “一般在城里这么晚了也只有烧烤店在开着”她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似乎是没有察觉出我的尴尬。

    “是啊!你喝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突然冒出这句话。感觉自己特傻,深更半夜,拎着几瓶破绿棒子啤酒,邀请一个美女坐在这种环境下喝酒,也真是想的出来。

    “好啊!”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从车上拿起一瓶啤酒递给了她。

    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啤酒盖子就被弄开了。

    “我叫小玉,你叫什么?”她拎着啤酒靠坐在蚂蚱子的驾驶椅上。

    “我叫申久重”

    “呵呵!久重,酒虫,好古怪的名字,谁给你取的,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名字,是不是取名字的人特喜欢武侠小说”小玉轻轻笑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眼中满是妩媚的神采。

    记得刚上大学哪儿,在学校图书室中无意看到一本书,书名是《关于中国古代四大神书的研究》,如获至宝的我接连借了一个月,通宵达旦研究个不停,里面说有的女人是天生媚骨,一动一静之间皆有风情,当年能在掌上起舞的赵飞燕就是这种女人,听说这种女人兴之所至无男不欢,更有男人天生能够散发一种体味儿,这种味道平常人根本闻不到,但却能勾起女性的荷尔蒙分泌,如同无色无味的药物一般,古龙香水就有这种作用,但是它的味道有些刺鼻,会让身边的男人不舒服。

    天生媚骨的女人,男人若是迷恋其中就会要了男人的命,而能够吸引女人的男人,女人迷恋上就会要了女人的命,这两种人最是要不得。

    “听说你们大学生在学校都处男女朋友”小玉仰头喝了一口,250毫升一瓶的啤酒被她一口喝进去半瓶。

    “有的有,有的没有,没有的多些,有的少些,不同的学校不同的情况”我想了想认真的答道。

    “呵呵,你说的跟绕口令似的,干了”她笑着向我拿起了酒瓶子。

    “是有些绕口”我也端起瓶子和她碰了一下,然后将剩下的大半瓶子酒一饮而尽。

    我正在犹豫是否在拿一瓶的时候,她将手中的空瓶子放下,斜着头笑道:“你有钱么,能借我些么?”

    “啊?”我不由得一愣。

    “没有就算了,我在想办法”她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从里面抽出一根扔给了我,自己也点上了一只。

    “谢谢,我不抽烟,你想借多少”我将烟还给了她,声音低沉的说道。

    “二百,没有一百也行”她紧紧盯着我,青色的烟雾在她脸上淼淼升起,旋又消散无踪。

    “好,多了我还真没有”我微微笑了一下,伸手在衣服中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这是我在大学时候的生活费,来这的路上一只没有舍得花,在火车上饿了也只是啃几口面包,矿泉水都没过一瓶,就用自己的杯子接车上半生不熟的水喝了。

    “谢谢”她显然没想到我会真的借钱给她,当我将钱递给她时,我从她眼中看出了惊讶之色。

    “没事,谁都有个难处”我笑了笑,原本激动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我会尽快还给你的”她将钱揣进口袋,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谢谢你的酒”她突然凑了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那种小说中第一次被美女亲过之后,或者触电,或者惊愕的感觉,我一点都没感受到,那股混合了烟草与酒精的气味令我有些不舒服。

    当她的脸离开我的时候,我在她眼中分明看到了嘲讽,厌恶之色。

    她转身骑上摩托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或许在她眼中我就是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而她则是个落了难的凤凰,不得不屈就的吻了猪一下。

    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听过她的任何消息,就像是这个人在我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甚至于在单位中,我们的身边出现过很多很多的人,但这些曾经知道过名字的人,又有几人的面孔在你的记忆中出现过,回望我们度过的生命,又有那一天能让你记起当日的点点滴滴,岁月真的就是一条流淌的大河,它会冲刷过往的一切,而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河中,生命不会重来。

    我打开了剩下的啤酒靠在车兜上大口的喝着,夜晚的空气真是有些清冷,那种冷并非温度上的高低,而是你的心上似乎含着一块冰,就算你将全世界的烈酒都吞入腹中,也无法融化那顺着血液流经全身的寒气。

    我一口喝下剩下的大半瓶酒,转身准备回屋,一道刺眼的灯光将我的身影印在我的身前,我转身看去,一个身材极为魁梧的年轻男子正从摩托车上下来。

    他的年纪似乎在二十四五岁之间,短短的头发上蒙着一层浅浅的灰,眼睛不大,却布满血丝,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薄薄的嘴唇,穿一身运动服,脚下瞪着一双破旧的运动鞋,白色的鞋面已经脏的不成样子。

    “你是谁?”来人斜着身子,下巴一扬,眯起的眼睛中满是挑衅之色。

    “我在这租房子住,你找谁?”我看他如此作派语气,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轻声回答道。

    “哦!这家老太太的孙女在不在这”他眼神不善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向房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开口质问道。

    “不清楚,我干活回来的晚,房东家已经睡觉了”我心中一动,猜想这个男的可能就是那个小玉的前夫。

    对方听我一说,不在理睬我,直接大步走向房子。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要找也是找房东,关我啥事,我并没有出声,侧身让开,只是在他经过我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身酒气

    此人拉开房门直接去了房东那屋。

    “砰!砰!,小玉,小玉你出来,我刚才去你家了,你不在,我知道你在这,你出来,跟我回家”此人用力拽着房东挂上的门,扯开嗓子喊道。

    房东和我爸妈都被吵醒了,两个屋子的灯几乎同时亮了起来。缩在窝里面的小黄也爬了出来,用鼻子闻了闻,可能李全以前也常来这里,小黄熟悉他的气味儿,并没有对李全叫唤,转悠了一圈,又回到窝里面趴下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