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丰收没有喜悦
    “大哥,我们也不筛,这个价格你看行不行”运动服对老爸笑眯眯的说道。

    “你在加一毛五,这价格已经不高了”老爸想了想道。

    “最多再给你加五分,这塑料布上的瓜子我全要了,你放在手里分量也是一天比一天少”运动服看着老爸。

    “我这瓜子是很干的了,又没有杂物,我出的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就是想一次全都买出去”老爸声音不紧不慢。

    “我在家一毛,大哥,今年的瓜子价格确实低,我也要有利润,你这瓜子确实干净,我卖也方便,才给的这个价”运动服一脸苦笑,看似下了很大决心。

    我听运动服这样一说,感觉价格也可以了,等到后来我才知道,就我们买他们的那一点瓜子还不够人家半次送的,他们这些二道贩子向加工厂送瓜子都是成吨送的。

    “呵呵,加一毛五,不能在低”老爸坚决不松口。

    “那你就放在手里,我看看你啥时候能卖出去,走”灰上衣向地上吐了口痰作势欲走。

    这人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难道卖东西的还能赔钱卖,我心里想到,皱着眉头冷冷看了灰上衣一眼。

    灰上衣似乎也感觉到了,向我横了一眼,鼻子不停的哼哼出气。

    “大哥,我看这样吧!,给你加一毛三,给我让个来回油钱”运动服也是锱铢必较。

    老爸和老妈互相看了一眼,老妈微微点了一下头。

    “好,就按照你说的价格,不过可说好了袋子上车之后,最后算账不抹零钱”

    老爸这样说是因为有的时候卖粮食的时候,有的人最后一结账,看到零出几十元就想不给,这几十元在16年看着不多,可在十年前也不算少了,而且还是在我生活的小城市。

    “哼!我还能差你钱,一毛钱我都给你”灰上衣不屑的冷哼一声。

    “大哥,你看咱们是不是开始装袋子”运动服向老爸笑道。

    “行,你有秤吧!”老爸问道。

    “有”运动服疑惑的点了点头

    “那有一袋子化肥,都是按照标准买的,上面有斤数,试试你的秤,也试试我的秤”老爸说完向老妈看去。老妈转身走进窝棚去找杆秤。

    “不用试了,用你们的秤就行了”运动服摆了摆手。

    灰上衣则脸上极为不好看,但也没说什么。

    这买粮食秤袋子也是有讲究的,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大磅数的电子称,,只能用最原始的杆秤(在秤的头上有一个圆环,用的时候放入棍子,秤的底下有个钩子,勾住要秤的货物,然后两个人抬起,在有一个人看斤数,现在基本上没有了)秤粮食(最原始的磅秤一般也没有,因为磅秤价格高,用途不广),会做手脚的商贩子有时候在秤上做,高明一点的在秤东西的时候做,当东西离开地面的一瞬间看斤数的人突然喊出数量,因为提起的一瞬间惯性会让秤杆往下沉一下,这样就秤出的重量就比实际重量轻,卖粮食的大户,一般要卖几百袋子粮食,这样下来买粮食的能省下几百,甚至上千元。

    “阿嚏!阿嚏!”灰上衣侧身连打了几个喷嚏,这好对着运动服。

    “姐夫你感冒了,得赶紧吃药啊!”运动服一边躲闪灰上衣的喷嚏,一边说道。

    “是有点感冒了,看来这几天喝酒喝多了,以后我得少下点饭店,少喝点了,儿子打个打电话给老杨,给我炖几只牛蛙,晚上我回去吃”灰上衣冲站在车边的男孩喊道。

    男孩也不说话,撩起衣服,从腰间挎着的手机盒子中取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有感冒药么”灰上衣伸出手,指甲里面满是黑色的泥,擦了擦眼睛和嘴,对我扬了扬下巴。

    “小林,去屋里给咱们那感冒药拿出来一板,在拿些水”老妈对我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回到窝棚拿了一板感冒药,用碗接了一碗水拿给灰上衣。

    灰上衣接过药,看了看剂量,吃了两片,省下的被他随手揣在兜里。

    “这药不会有毒吧!将我毒死咋整,现在这装好心人谋财害命的太多”灰上衣斜着眼睛看着我。

    我当时有种想将手中的碗砸到他脑袋上的冲动。

    “大叔走南闯北经验挺多啊!出门在外可要小心,钱财不要外露,不要跟陌生人吹嘘自己有钱,让人误以为真的有钱,那就是祸从口出”我笑了笑。

    “哼!”灰上衣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装袋子吧!”运动服斜了灰上衣一下,皱眉道。

    这时灰上衣也反过劲来,感觉我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对路,但也没法在开口了,只能面色不善的看了看我。

    我则对他笑了笑,这让他更加生气,扭头阴着脸不在说话。

    开始装袋子了,老爸和运动服提袋子,老妈和灰上衣看着秤,我帮助装瓜子,两个多小时,地上的瓜子全都装上了车,一万多斤。

    “我没有零钱,三十多元就算了”灰上衣收起装钱的包就想走。

    “我这有,找给你,咱们开始可是讲好的,零钱不抹”老爸眯起眼睛盯着灰上衣。

    “谁差那几十块钱,我这没有零钱”灰上衣将手一摊,看样子就是不想给。

    “我说了我找给你”老爸脸色已经有些阴沉下来。

    “不行我这也有零钱”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路口处传来一个洪亮声音。

    我一看,是房东的邻居,还有在我家临近地种地的亲戚,来了三四个人。

    “有零钱找就行”久为说话的运动服急忙笑着将一百元递了上来。

    灰上衣一看我们人都也不开口了。

    平时买粮食的时候,为了怕二道贩子带来的装卸工偷粮食(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一袋子粮食一百多元)或者虚报数目,买粮食的都会找自己亲戚或者临近地的朋友过来帮着看着,以防出意外。因为这次瓜子斤数少,老爸也就没找,没想到差点出事。

    灰上衣和运动服开着车走了。

    “这帮玩意还想赖账,得会你们来了”老妈对着我家亲戚笑道。

    “我们也是赶巧,我正好去屯子里买点东西”我家亲戚笑道。

    “我是来取瓜子机的,我那昨天刚刚割完,要打”房东邻居也笑着对老爸说道。

    众人客气了一会儿,办完事走了。

    “赚了多少”看着人走了,我急忙向老妈问道。

    “赚啥,刚刚不赔钱,这一年白受累了”老妈叹道。

    我顿时觉得有种凉水浇头的感觉。

    “咱们第一年种瓜子,没有经验,肥料上多了,向日葵长得太高,头小产量低,要是正常也能赚几千块”老爸解释道,也是一脸苦笑。

    “那这一年不就是白搭了工了”我想起下地干农活那种累得深入骨髓,进入梦境的痛苦,心中难过极了。

    “没赔上就好,要是今年水稻价格高,啥都回来了”老妈看出了我情绪低落,笑着安慰道。

    “一定能好的”我给自己打气。

    “你看刚才那俩人,等你步入社会,千万别学那个穿灰上衣的,那是个什么东西,说话做事让人烦,那种人一辈子别想发财,你看那个穿运动服的,笑呵呵,对人说话挺客气,其实是个笑面虎,心里有主意,你平时也要像那人一样,在社会上才能吃的开”老妈趁机教育我。

    我点了点头,其实当时这件事对我影响并不深,但当我以后在工作中遇到了坎,被人背后中伤,因为处理事情的时候同同事起了冲突,想想自己情商有时候真的很低。

    装蛋,装清高都是无能的表现,同样是人,为啥人家就能将同事关系,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你就不能,还总怪其他人不配合自己工作,怨这怨那,总之都是其他人和社会的错,就自己没错,很多刚毕业走出校门的学生都是这样,要是思想能转过来,或许能干成一番事,转不过来一辈子也就混在底层当个愤青。

    时间依旧走的不紧不慢,收水稻之前我家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早就跟屯寡妇滚过柴火垛的柱子叔,终于老树开花,将人家的肚子弄大了,这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小屯子中可是惊爆眼球的丑闻,寡妇原来的儿子都来找柱子算账,差点用镰刀搂了事实上的后爹。屯寡妇见家人反对索性同柱子叔私奔了,这种只有在小说和影视剧中才能看到的狗血情节,没想到在我身边活生生的上演了。

    老妈和老爸其实知道柱子叔要跑,将柱子叔一年的工钱提前给结算了,往后的几年,每当过年柱子叔都会打电话给老爸老妈。他和屯寡妇生了个小女孩,俩人始终在外打工讨生活,在后来就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

    收水稻的日子终于到了,联合收割机很难雇佣,我家找了三四天才雇佣上一辆车,开收割机的小伙子很不错,看得出来是个顾家的人,不喝酒不吸烟,干活痛快,我和老爸老妈拎着镰刀跟着收割机走,因为稻田地的边缘收割机收割不了,只能用镰刀自己收割,机器收到凌晨一点才停下,因为那个时间段到早晨五点半左右有露水,如果将水稻收上来,成堆一放,会让水稻自然发酵,那样水稻就完了。

    水稻整整收了三天,我们一家的腿几乎在地里面都走断了,想想一天十几个小时不停歇的收割,真是要人命,收割完了每天还要晾晒,用大板锹扬水稻,每天用收音机听天气预报,只要感觉变天,就用塑料布罩上,半夜来了雨穿着单衣出来挖掘防水沟,总之两个字“苦哇”生活不易,赚钱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