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给你盘排骨啃啃
    正当大家对大眼睛烦的不行的时候,张组长电话响了,是主管打过来的,张组长嗯嗯了几声放下电话。

    “大眼睛,你能不能少打电话,领导刚才还说那,电话打了五六遍都占线”张组长站起身来冲着大眼睛说道。

    大眼睛看了张组长一眼,没有理会,继续用那独特的声音兴致勃勃的聊着。

    “别聊了,领导让扫雪去”张组长大声说道。大眼睛这才放下电话。

    “唉唉!又扫雪,这一个月给不了几个钱儿,天天扫雪”刘头唉声叹气的站了起来。

    “走,干活,往死里干活”老刘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大衣,一脸假横。

    “呵呵,这得会没让你干个娘们,要不然这水泥地都得让你整个窟窿”张组长一脸坏笑。

    “哈哈,走走走,干干干”聋子似乎从其他人的脸上看出了什么,哈哈大笑的拎起放在墙边的工具边笑边往出走。

    快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我们负责的清扫区总算是扫完了,期间大眼睛和老付差点吵吵起来,因为老付拎着工具不干活,最后大家都挤兑老付,他不得不干了一些。

    回到了办公室组长分配大家中午买菜,我和老付被分派去买酒和熟食,我俩坐着他的摩托车去了一家超市,买了四斤五块钱一斤的酒,又买了一只烧鸡,五卷熏豆腐,半斤花生米,最后一算账少了五毛,本来钱在他的手中,就少五毛钱,他贴上就算了,可他说他出来没带钱,我只好摇了摇头垫上。

    回到办公室,老刘他们已经炒了三个菜,我又拌了一个凉菜,放上熟食我们几个喝了起来。

    “大眼睛,看你天天聊,能不能上去啊!”喝了一阵,大家的兴致都上来了,开始热络起来。

    “组长,看你这话说的,我大眼睛还有上不去的女人”大眼睛抿了一口酒,撸了撸袖子。

    “呵呵,活行不行行啊!”张组长眼神放光的看着大眼睛。

    “那活”大眼睛一扬手,满脸得意之色。

    “活太好也不行,我听说活太好的话,那儿容易摩出茧子,可别伤着你”张组长说完,大家哈哈大笑,大眼睛也不以为意跟着大家共同笑了起来。

    正当大家越说越高兴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主管从外面走了进来,瞪着鸡蛋大小的眼睛扫了一圈。

    “你们这挺有生活啊!”主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上午干活累了,中午都不想回家,在这吃一口,主任吃没吃,不嫌弃这菜不行,也在这吃点”张组长笑呵呵的说道。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少喝点,下午还要干活”主管提醒了一下转身走了。

    “他吗的,都是那王八蛋捅咕的,以前就是个临时工,现在当个破保安队长不知道姓啥了”张组长一脸不屑。

    “人家可是主任面前的大红人”刘头适时加了一把火。

    “大红人个屁,哪儿红啊!屁股红那叫猴子,撅起来能当红绿灯使啊!”大眼睛将杯中剩余的酒一口喝干。

    “晚上都不用点灯了,省电费了,满屋通红,红彤彤”老刘呲着牙笑道。

    “哈哈,在插个电线,那就能嗡嗡叫了,跟那啥车上的灯一样,嗡嗡我是大红灯。”老张加了一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看着这帮人肆无忌惮的嘲笑老苟,我就想,若是以后我也得罪了人,他们又会怎样取笑我,又会怎样中伤我,那些能开大公司的人真是很有本领能将这些人摆平。

    大家继续吃喝,然后各自找了个地方睡了一觉。

    又是四个小时,又到了下班的时间,晚上躺在床上,望着棚顶上的那一方白色,我感觉人生如此虚度毫无意义,平庸的日子着实让人难受,尤其是看不到丝毫的前途,更是令我有些灰心,我下定决心只要攒下一些钱,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离那些粗俗的混蛋远点。

    第二天当我到了单位,我听到安保室里面有人在训人,我一听原来是因为业主装修将建筑垃圾(砖块,水泥块)扔到了垃圾箱里面,垃圾车没办法拉走,保安找业主让业主将垃圾拉走,结果双方发生了冲突。

    我赶紧走回维修组的办公室,免得殃及鱼池,一进屋,看到早到的人都静静坐在那里竖着耳朵听,一脸的幸灾乐祸,我也悄声的坐了下来。

    “代主任,你们这保安说话也太难听了吧!工人干活想省事往你们垃圾箱里面到垃圾是不对,你可以跟我好好说,一上来就挺横,张口就骂人,太能装蛋了一群小拉,我都不想整他们”一个粗犷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李总,您消消气,我已经让会计扣了他们工资,您的装修垃圾我找人给您拉走,他们都是从农村来的,啥也不懂,我在这里给您道歉”主管小心的陪着不是。

    “算了,以后让你的保安安份点”

    “对不起张总”主管不停的道歉。

    随机我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看来是这些人站了起来。

    “看在你们主任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你最好给我滚远点,要不然我敲断你的腿”看来是那个业主在对一个保安说的,也不知道是那个人倒霉了。

    业主说完,在主管的不断道歉下走了。

    “出来开会”送走业主之后,主管一脸阴沉的将我们从屋子里面叫了出来和安保组一起开了个所谓的会,会上主管将两组人一顿训斥,最后提醒不好干干就从这滚蛋,让我们将业主扔出的建筑垃圾都收了。

    “代主任,我们维修组是来干维修的,不是来干小工的,这平时扫雪三天一小次,两天一大次的,还没啥奖金,我这些组员都不好带了”张组长一点都不给面子。

    “搬点垃圾有啥,一会儿不就搬完”安保组的组长老苟向张组长笑道。

    张组长横了老苟一眼,没有理他。

    “好搬,你自己去搬,每次晚上扫雪你都不来,白天扫雪你还偷懒,刚才那倒垃圾的是你让我去管的,来了人,你连个屁都不放,将全部过错都推到我头上,老子不干了”安保组的小王将安保服一脱扔给老苟转身就走。

    老苟和主管两人脸色顿时都变得铁青,老苟尴尬的抓着衣服,偷偷瞄了主管一眼,主管正在一脸愤然的看着摔门出去的小王。

    “还有谁想走的,赶紧走,我这最不缺的就是保安”主管不愧混了多年社会的老油条,很快稳定住了情绪。

    “我也知道今年的雪特别多,大家扫雪很辛苦,尤其是安保组,晚上值班的还要扫雪,但在那个物业公司干都是这个规矩,我也向总公司请示了,到时候每个月给大家按照最高补贴发钱,不能让大家白干”说到这主管瞅了张组长一眼。

    “有些人,要是自问有本事想走,我也不拦着,现在就跟我去办公室,写下保证书,立马可以走,但你要是想留在这,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公司的规定”主管声音突然拔高,并用手比划了一下增加说服力。

    “散会,老张,你跟我来一下”主管不等张组长答话,转身走出楼门。

    “张组长,赶紧去吧!主任那有好茶,你可以品品,说不定中午还能请你吃饭那”老苟见主管没说他啥,又来了精神,一脸戏虐的看着张组长。

    “呵呵,请我吃饭那可好了,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盘红烧排骨,你不最愿意啃那玩意么!”张组长斜着头冲老苟嘿嘿一笑。

    老苟戏虐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说些什么也不是,不说什么也不好,就那么憋屈的伫在那里。

    “汪汪,小区里的狗该打狂犬育苗了”聋子咧着嘴,向大眼睛叫了几声。

    “疯狗病传染,你不会被谁传染了吧!”大眼睛夸张的去摸聋子的脑袋。

    我拿眼看了老苟手下那一群保安,无不脸上带着看戏的笑容,没有一个人出来帮着老苟说句话,这干工作干到这个份儿上,也真是绝了。

    张组长去了一个多小时,回来说了主管月底给奖金,这次的活让大家干了,老刘细问了一下,奖金是多少,张组长伸出五个指头

    “五百”老付瞪大了眼睛。

    “还五千那,五十”张组长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家一听气势顿时没了,一群人拖拖拉拉的来到四号楼的垃圾箱前,只见垃圾箱里外堆满了水泥块子,砖头子,主管叫了两辆车,安保组和维修组一人装一辆车。

    我带着手套搬着沉重的垃圾,仿佛又回到了种地的那个时节,一直到晚上七点,连着干了五个多小时才将垃圾弄完,我的两条胳膊累的都不能动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学校,去食堂吃了些饭,满腔郁闷的我回到了寝室,在卫生间里面用水冲洗了一下,来到自己的床下,坐在电脑前边。

    寝室里面就我一个人,在走廊里面不时传来学生玩游戏时音响起的声音,还有喝醉了酒的吵闹声,这些我也曾经拥有过,不过现在听到这些声音的感觉确是烦躁,大学读来何用那,还不是给人家搬砖头,这跟没上过学的人有啥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