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曾经的同事
    到站了,我们三人下了车,远远的我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黑色紧身裤,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向我们招手,我们三人迎了上去,到了近前,女孩子一把拉住陈哥的胳膊。

    “你们来的挺快啊!“蓝颖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红艳的嘴唇向上翘起,白皙的脸上满是笑意。

    “主要是陈哥想你了,追着我们来,要不然我还在床上睡懒觉那。”我笑道。

    “呵呵!真的么?”蓝颖听我这样一说极为高兴,紧紧挽着陈哥的胳膊开心的笑了起来。

    看到着随着蓝颖欢快的笑声,挺拔俊秀的身材。我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我的身上似乎有一个火炉在烧,我若是有了好的工作,好的房子,也会有像蓝颖这样的女人吧!

    “走吧!别在这秀恩爱了,我的肚子都抗议了”小叶看来也有些看得眼烦。

    我们四个一路说笑,来到了那家面馆。面馆装修的不错,古色古香的。当中的牌匾是黑漆金子,四个龙飞凤舞的行书很有些意思。

    我们找了个座位坐下,一个画着极浓烟囱装,年纪也就十五六岁的服务员走了过来,伸出涂满了黑色指甲油的手,给我们递上了一壶茶水。现在饭馆里都是这样的女孩子,十五六岁就不念书了,出来打工,喜欢画浓妆,背小包,在大点就回老家,要一大笔彩礼钱结婚生子。

    我们点了几个菜,要了四碗面,热乎乎的茶水将我们身体里的冷气蒸发得消散无踪,感觉有些热的我们将外套脱了下来,蓝颖穿着一件宝蓝色带有兔子图案的高领毛衣,一对山峰拔地而起,不要说我和小叶,就是邻桌也有几个人不时的偷偷瞄一眼,其中一个男的还让他女朋友在桌子下踢了一脚。

    不一会儿菜面都上来,我们边谈边吃,正说的高兴,突然传来叫骂声。

    “艹,你想干啥?”听到声音我们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那个小服务员,一脸愤然的指着一个留着黄毛的小青年骂道。

    那个小青年跟我们隔了几张桌子,一共四个人。桌子上面摆着几个白酒瓶子,可能是喝多了。

    “曹尼玛的,小搔币,给你脸了是不是?瞧你那一身油烟子味儿,早让厨师干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吧!还jb跟我装紧,哥几个轮了你”黄毛小青年说着将面前刚端上来的一碗面狠狠砸在女孩脸上,女孩顿时被热热的面汤烫得惨叫连连捂着脸踉跄后退,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让你叫”黄毛青年抬脚向女孩猛踹,打的女孩来回翻滚。其他三个人哈哈大笑着将桌上的残汤剩菜往那女孩身上泼。

    “哈哈,你干脆现在脱裤子将她办了得了”其他的三人纵声狂笑。

    “一个臭服务员还敢装不,看她那样跟泔水捅里面捞出一样恶心。”黄毛边打边骂。

    “别去,那几个是这片有名的混混,惹了他们你没好儿,天天找你报复,你没看老板都不管么!”一个服务生看不过眼想要过去,被旁边的人拉住。

    过了一会儿,黄毛青年打累了想要走,刚走到门口,警察就进来了,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警察拦住了黄毛不让走,许是黄毛喝多了,张口对警察就是一句:“干个毛。”

    “砰!”当先的警察一脚将黄毛踹了出去,黄毛撞到桌子上摔在地上。

    “你tm还想袭警。”警察掏出警棍,对准黄毛一顿乱打,跟着黄毛在一起的那三个人都不敢吭声,看着黄毛挨揍。

    警察将满脸是血的黄毛从地上拎起来,戴上手铐和那三人一起押了出去,女孩则被后来赶来的急救车送到了医院。

    我不由得心中感叹,女服务员和那几个小混混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混混敢欺负女服务员,但在警察面前却变成了软蛋,表面不上服,但却不敢动手,这就是社会地位的差距,为啥有些人敢骂摆小摊的,敢撞环卫工,敢调戏服务员,却没听过有几个人敢去市政-府,警察局里面装老大,撒野的。

    那一刻我无心吃饭。想想自己再混几年也要年近三十,若是一事无成,说不定那天比那个服务员还要惨,我要做些什么,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可去做什么那,世界这么大,机会那么多,可对于我来说,一切又都是那么茫然,不知道应当从那里开始。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和他们三个逛了一下午,陈哥和蓝颖相拥而去,小叶说他知道一条回学校的近道,让我跟他走着回去,我一想锻炼身体也好,况且晚上还下起了雪,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在街边路灯的照耀下迷蒙得令人心醉。

    我跟着小叶穿行过一条条街道,走了大约一个小时,走到一条颇为僻静的街道中。正在胡侃之时,我俩对面道边上的一个旅店门突然打开,暗红色的灯光中闪出一个披着羽绒服的女人,涂着浓重的妆,顶着一头绿毛,张口向我俩喊道:“帅哥,进来啊!进来,来玩玩啊!。”

    我一看,这是哪儿钻出来的绿毛龟,赶紧要走,小叶一把拉住我,一脸音效:“走啊!,到了地方进去爽爽。”

    “原来你小子是要走这个近道啊!哥走的时间长了,体力不行,还是你去吧!”我一想到那些女人肮脏的身体我就感到恶心。

    曾经看过一本纪实文学,说解放前在北京八大胡同里面,那些年老色衰染上各种姓病形容枯槁的鸡女为了生存,晚上如僵尸一般躺在一个破草帘子搭建的棚子中,那些出苦大力的工人只要一个大子就能释放一下,但那些女人绝不让那些工人看到他们的身体和面孔,怕那些男人恶心之下断了唯一来钱的路。

    每一个那样的女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大毒源,不停的吸收和释放病菌,大家想想这世界最难治疗的几种因为病毒引起的疾病,其中大多数都是在星交中得的,说不定那一天这些人肉病毒包就得被干出生化危机来。

    “兄弟,你平时不会就是嘴上的功夫吧!这里的小妹很嫩了”小叶死活要拉着我去,那个绿毛龟也不停的向我们招手喊我们过去。

    “不行啊!小叶,我感觉肚子痛,可能中午吃的牛肉拉面坏肚子了,要是干着干着拉出来可咋整?咱们先回去,那天我身体好了再来。”我看小叶一副经虫上脑的表情,只好另寻他策。

    “诶呀!那走吧!还想出来玩玩那。”小叶败兴的跟我准备离开。就在这时我们后面亮起了一束灯光,一辆摩托车开了过来,绿毛龟又看到了生意,急忙招呼摩托车手来玩玩。

    摩托车听到招呼,下意识的向那方向一看,手上有些不稳,车差点滑到,车主气的张口就骂:“玩你m币。”说完加速跑了。

    “你个sb,回家玩你妈去吧!”绿毛龟一脸愤然的骂道。

    这时候里面出来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老头,刚好听到那个骑摩托车的骂的和绿毛龟回骂的话,一下子乐了起来:“我说小花,你这可就不对了,人家说的也是事实啊!你这生意不就是让人玩币的么。”

    “哎呀!你个死老鬼,下次我让玲玲好好弄弄你,看你还敢不敢胡说了”绿毛龟一脸笑容跟老头打情骂俏起来。

    “行啊!我巴不得那,嘿嘿”老头满脸的褶子都要堆积到了一块,可能是笑的太快了,突然咳嗽了起来,张口吐了一大口浓痰。

    “玲玲,赶紧拿纸过来”绿毛龟向里面喊了一嗓子,看来老头是这里的常客,绿毛龟对他很细心。

    不一会儿,一个上身穿着假毛皮里面低胸衣,染了一头黄发的年轻女孩子出来,给老头递上一包纸,借着屋里面的灯光,我看那女孩子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想想一个满嘴黄痰的老家伙刚刚爬在她身上,留在她身上的臭味还没下去,你就跟着上去,这真是太恶心了。

    我赶紧拉着小叶走了。

    第二天一上班,我看到办公室里面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看样子几乎是要报废了。原来是张组长以前在学生毕业的时候,在某个寝室捡到的,他看大家没啥事就将电脑搬来,里面有几个电视剧大家没事看看。

    “小申,我听说这电脑一点啥片都能出来,是不是真的”刘头拖着坡腿,瞪着眼睛,盯着屏幕说道。

    “咋地?老刘头,你还要看啥片?”张组长嘿嘿着,一脸暧昧的看着刘头。

    “啥片?你不想看那?叫小申整点,这工作一天天太单调了,得有点色彩才行。”刘头冲我一呲牙,我急忙向旁边躲了躲。

    “等我回去给你们下载一些”我笑了笑。今天咋没见到老王那,我看全组人除了老王都来了。

    “老王不干了,人家干大活去了。”付师傅一脸羡慕嫉妒的叹了口气。

    “干啥大活去了”我不由得一愣。

    “人家本来是站大岗的,来这就是为了猫冬。本来要干到明年春天,可咱们这总是扫雪,搬砖头的,人家不干了。正好咱们这有一家商户入住搞装修,他跟着包工头干装修去了。”付师傅接着说道。

    “那老王八才小气那。刚来的时候他说他家养狗,要请我们吃狗肉,吃到现在也没吃上,上几天要走了,兜里揣了点瓜子,看谁帮他干过活才给一把”老刘哼了一声。

    “那小子才小抠那,上次中午不回家,他招呼我出去吃面,他比我先吃完了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按理说他招呼我吃面,又是他先吃完,他就应当将账结了。我一看他那样,我付了自己的钱就走了”刘头站起来一脸愤然的说道,像是老王对他做了什么极大的坏事。

    我看着这些人齐齐出口讨伐老王,不由得心中叹了口气,这就是曾经的同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