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想要回到校园的女孩
    第二天,我用移动硬盘拷了一些动作片回来,一群老男人围着电脑兴致勃勃的看着。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聋子一边看一边拍着大腿大笑大叫。

    “聋子,你喊啥啊,别喊啊!让人听见成啥事儿了!”付山东一把抓住聋子的胳膊。

    聋子却充耳不闻,继续哈哈大笑,全神贯注的观看。

    大家看聋子这样,急忙将电脑关了,免得被发现。

    “干啥,干啥,咋不让我看了”聋子见电脑关了,极为生气,就要自己去开。

    “你小点声行不行,别看了,干活去”张组长一脸生气的将电脑拿走,锁在了库房里面。

    这下大家没的看了,都开始埋怨聋子,聋子挠了挠头,嘿嘿傻笑。

    就这样,只要有聋子在,大家就不看,聋子出去干活了,大家才拿出来看,有几次让聋子发现了,聋子一脸委屈不高兴,回到办公室就摔东西,瞎嚷嚷,直到让他看了他才高兴。后来另一位电工古师傅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mp4,在里面拷了一些电影,在去没人入住的大楼里给聋子看,聋子才不在办公室乱嚷嚷了。

    今年冬天的雪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大,总有种下不完的感觉,那白色的雪花下了一层又一层,似乎想将整个世界都淹没在无尽的白色海洋中。

    我中午有时看着雪大就不回寝室了,在办公室自己泡碗方便面。刘头也不回去,同样是方便面。

    “刘头,你自己有养老金,女儿还在法院工作,来这受这罪干啥啊!”一天中午办公室就我俩,我边吃方便面边问他。

    “在家也是没事,我腿脚不好,不太愿意出去,在这有个活,还能让我有点动力出去。其实我来这是看消防系统的,这个小区消防系统物业公司始终不接,我就被安排在维修组了,等到消防系统一上马,我就走”刘头解释道。

    “看消防系统?没看出来,刘头你还会那技术”我笑道。

    “那东西就是糊弄人的,消防局要检查,不得不安。我说白了就是打更的,天天有个人在那儿,来人检查看到有人就行了。”刘头摇了摇头。

    “哦!”听刘头这样一说我才明白,怪不得有那么多发生火灾的地方。

    “小申,这饭也吃完了,你将电影拿出来,咱们消化消化食”刘头一脸讨好的神色。

    我上几天看到商店有mp4做特价,就花三百元买了一个,闲着无事看看电影,里面也有些动作片。我笑着将p4拿出来找到里面的片片递给了刘头,刘头如获至宝的躺在长椅子上看了起来。

    “小申,你们年轻人要少看这些东西”刘头突然整出一句让我茫然的话。

    “这片子当时看的时候,感觉挺爽的,但看了又憋着对身体不好,我要是在年轻几岁,手里有现在的工资指定出去玩疯了。”刘头一边紧紧盯着屏幕,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听刘头这样一说,我也是无言以对,想想这老家伙跟我在这大谈特谈要保养身体,自己却躺在那挺着老柴火棍爽歪歪,也真是令人无语了。

    “小申,你这是赶上好时代了,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别说找女的了,就是牵个手都是流氓罪,你上过大学,那些女大学生多开放,要是我还是像你这么年轻就好了”刘头一脸惋惜之情。

    “现在也可以啊!男女之情不在于年龄,只在于感觉”我故意逗了一下刘头。

    “这要是说感觉,我也有啊!先天的时候,我也是在这个物业公司打工,只是在另一家分公司,我认识一个扫地的女的,那女的个高,长的白,看上我了,领我去他家了,撩起衣服勾引我”刘头一脸兴奋的说着。

    “那你和她有事儿没?”我笑了笑。

    “没有,她说她家冰箱坏了,想让我帮她买一个,那我能干么!一个冰箱一千多,我玩那老女人。这男的就不应当结婚,要是将彩礼钱拿出去玩,夜夜换个娘们儿”刘头吧嗒吧嗒嘴,似乎在幻想自己夜夜驰聘在不同的新娘上。

    “听您老这意思,您也经常出去玩一玩”我用略带嘲笑眼神看了一下刘头。

    “咋地,像我这老灯捻比你们年轻人都抗熬”刘头见我不太相信急忙出言力挺自己。

    “呵呵,咋不相信,姜还是老的辣,不过刘头,你工资不上交给大妈么?”我笑着问道。同时想起那天见到的老头。

    “你大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我一人太寂寞。要不然我能来这工作么!”刘头叹了口气。

    “那你就没寻思来个夕阳红”我笑道。

    “那有啊!没合适的。”刘头摇了摇头

    “哎!现在国家老龄化越来越严重,空巢单身老人越来越多,这社会上不但年轻姑娘缺,年纪大的老太太也缺,像你们这些一腔苦闷的大爷们也只能没事钻钻小旅馆,或者进入公园的草丛中,很多人吵吵说俄罗斯美女过剩,咱国家光棍太多,要引进一些洋妞解决光棍问题,我建议在引进小姑娘的同时,也应当照顾一下老大爷的需要,关爱老年人是我们全社会的责任嘛!”我叹了口气讲了一大堆。

    “小申,你果然不愧是大学毕业的,说的太有水平了”刘头伸出大拇指一脸钦佩之色。

    “一般一般,刘头,男人就得猛点,要是有了机会千万不要错过。”我谦逊的点了点头,向刘头建议道。

    也不知道刘头是听了我的建议,还是看片看多了某虫上脑,总之他中午没事就用单位的电话骚扰那个他说的皮肤白的大高个,结果腥没吃到,反而惹了一嘴毛。那老娘们到电信局查出电话位置,就来我们单位找刘头算账。

    我一看那是什么皮肤白的大高个,整个一黑不溜秋的母夜叉。刘头吓得直接跑进厕所将门锁上,任由那女的又是骂又是哭的,整个单位的人都出来看笑话,那女的哇啦哇啦的将事情吼了出来,大家听了之后都哈哈大笑,没有一个帮着老刘头平息平息事的。

    那女的闹了一阵之后被闻讯赶来的主任带走了,后来老刘头也在大家嘲讽的目光中尴尬的低着头拖着坡了的一条腿去了主任办公室。也不知道最后是咋解决的,总之刘头是没脸在这干下去了。走之前还一脸痛惜的跟我说,他自己也要买个mp4有空让我帮他下下片。

    转眼间春节到了,学校里面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老爸老妈让我回家过年,我借口单位值班就没回家,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不在家过春节,我舅招呼我过去,我则说班已经排完了,我想多赚点加班费,就没去。寝室的其他三个人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

    年三十的晚上,赶上超市特价,我买了一袋子速冻饺子,十二个大铁罐啤酒,又切了一块牛肉,再买了些豆腐干,红肠,花生米,泡菜,准备自己过个年,我从超市出来,外面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我顶着雪向寝室走去。

    正当我低着头艰难行进的时候,在漫天的风雪中钻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一头掺杂了白发的头发被寒风吹得蓬乱,冻得通红的脸上满是焦虑之色

    “小伙子,向你打听个事儿,学校保安室在那里?”

    “从学校正门往下走,遇到第一个路口转弯处有一排三层的小楼,一楼就是。您有什么事情么?”我疑惑的多问了一句。

    “我姑娘让保安抓起来了”妇女提到了她的女儿,语气更加焦急。

    “咋还能被抓起来”我不由得一愣。因为保安良莠不齐,有的保安见到老实漂亮的女学生就会故意找茬欺负一下。

    “我女儿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本科,学的经济管理,毕业三年也没找到工作,在家待的脑袋出问题了,非要回学校。昨天偷偷跑出来坐火车来到这非要回到原来的寝室,楼下看门的不让进,她就将楼门的玻璃砸碎了,让保安带走了。我急得赶紧赶下午的火车来了。”她眼中的那种神情,令我心里堵得慌,我有些不敢看她的脸。

    “阿姨,您不要着急,我带您去,要是只是砸了玻璃赔点钱就没事了”我轻声安慰道,心里面五味陈杂。

    我带着女人来到保安室找到了她的女儿,一个脸色苍白,双眼冷漠的女孩子。我没有多待,交代了一下就赶紧走了。我不想在看下去,外面的风雪虽大,可也吹不走我满心的郁闷。

    心神失落的我回到寝室,脱下冰冷的衣服仍在床上,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袭上我的身体,我重重坐在了一张小凳子上,仰面看着被灯光刺得亮眼的棚顶心里空落落的。

    这座城市虽大却没有一块真正属于我的地方,家里面我的房间虽然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却让我感觉踏实。这所学校虽然青春如故,但已经不是四年前我初到的那个地方。我的路究竟在何方?

    打开一罐啤酒一口喝了下去,冰冷的酒水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可我不想停下去,感觉只要这酒一停下去,那些烦恼忧愁的事情就会涌上心头。我头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读这些书,要是脑袋空空的可能就什么也不会想了,可能就会认命了,可是我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