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应当怎样去做人
    “你没有任何经验啊!”她拍了拍我的脸,笑道。

    “嗯!”我随口答应道。感到头有些晕,应当是酒劲上来了。

    她问了一句之后不在说话,继续看p4,一边看一边嘿嘿的笑,我侧着眼睛看她,感觉她就像是小屯子胡同里近亲结婚的产物,那种随时在排水沟上大便的智障。

    “再来一次啊!”她突然将脸凑到我的脸前,黑黑的脸上冒着油腻腻的光泽,肥厚的嘴唇上留着一丝哈喇子。

    “啊!”我强忍着她喷出的臭气闭上了眼睛。

    “把矿泉水和纸巾递给我”她心满意足的做坐了起来,床上、地上扔得都是白色的纸团子,地上还有一摊子水。那一晚我感觉我自己就像是在完成某种任务,虽然不喜欢可还是要去做。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旅店外依依惜别。清晨太阳依旧躲在云层之中,只有那天边如鱼腹的白色告我,天亮了。

    她抱着我一脸的不舍,走的时候几次回头同我摆手。我也微笑着向她挥手,一直目送她上了公交车我才转身离开。可没走几步,我感觉胃中一阵翻滚,不由自主的蹲了下来开始不停的呕吐,直到吐出浓浓的酸水我才感觉好受一些。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向单位走去。

    到了晚上我就将她的qq和电话拉黑,从那以后我在也没有见到她,但每当与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晚的一幕,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点点滴滴的细节越发清晰,就像是有人在我脑中装了一台录像机,每到那个时候都会自动打开。

    平淡的渡过了五天又到了周六的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下班,突然听到隔壁一阵大乱许多人开始乱喊乱叫。我和维修组的人急忙跑到隔壁去看,只见隔壁的小申(跟我一个姓)面容扭曲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半个小时之后救护车来了。从车上下来的医生检查了一下小申,告诉我们小申死了。

    我怔怔的看着地上那张年轻的面孔,他才二十一岁啊!

    小申以前跟我说过,他的父亲死于心脏病,他的母亲也在他上高二的时候死于心脏病,他那天也可能会死于心脏病。

    他刚上高中的时候学习非常好,年级组每次都是前五名,他的志愿是考上哈工大,只是他母亲病发之后他实在无法学习了,带着母亲四处治病,房子也卖掉了,最后他母亲还是没有活过来。

    他父母先后离世对他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幸亏他天性乐观,慢慢好了起来。他开始沉迷网络游戏魔兽世界,最火的时候赚了不少钱,自己组织起一帮人打游戏赚钱,但命运像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将赚的钱都赔了进去,只好出来当保安,他每次都说要东山再起,有了钱给自己弄个结实点的心脏然后在回去复读考上大学,可现在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单位,不知不觉来到了学校的图书馆,也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暂时麻痹自己的心灵。

    我喜欢看书,尤其是古典文学。总幻想自己回到了古代,成为一个风流倜傥的佳公子,家里面仆役成群,住着如苏州园林一样的豪宅,每日饮酒作诗,采菊东篱,悠然放歌,远离尘世的喧嚣与繁杂,没有生活的压力与金钱的苦恼,很多人喜欢看穿越小说可能就是喜欢那种虚幻的感觉。

    我顺着书架找到了放各种古典文学的那一排,从中抽出一本王昆仑写的《红楼梦人物论》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看书。

    正当我聚精会神在看书的时候,耳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我侧头看了一下,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头戴粉红蝴蝶结,身材高挑,长发披肩,长相甜美的女孩子捧着一摞书经我坐在了临近的桌子旁。

    在她经过我的一瞬间,一股幽香传入我的鼻中,如此美女,我也只能在梦中想想了。

    读了一阵感觉脖子有些酸疼,眼睛有些累,将头抬了起来想要放松一下。无意间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一个略微秃顶,戴着厚眼镜的胖男生不时拿眼睛溜一下那个白衣女生。那猥琐的样子有些像一个香港演员“曹查理。”我有些好笑的低下头继续看书。

    看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对面发出了一丝似乎是很享受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秃顶眼镜男正一脸陶醉的眯着眼睛仰在椅子上,拿着书的双臂伸的笔直。我仔细看了一下书名《金鳞岂是池中物》。

    那个秃顶眼镜胖子嘴角挂着满足诡异的笑容慢慢站了起来,我看到他裤1裆上似乎湿了一片,胖子似乎也怕被人发现,离开桌子的时候用借来的书挡在了前面。

    “卧槽,这也能行”。我只听说过在厕所里、在公交车,在电梯里,在树丛中干这种事的,没想到在图书馆里竟然也行,胖子的战斗力不低啊!

    现在的大学生都咋滴了,小申致死也没走入这个令他向往了一辈子的地方,有些人来了却干这种事,真是世界太大,我们有太多的不明白。

    我看了一眼白衣女孩,她静静的样子如同带着晨露的百合花一般,她可曾想到有个胖子刚才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唉!我在也无心看书起身离开。

    刚刚走出图书馆的大门电话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陈哥的。

    “兄弟,我下周日要结婚了”陈哥在电话那头兴奋的说道。

    “可以啊!我说这些天咋没看到你,原来准备结婚去了,你跟蓝颖都到这一步了,咋早没个信儿?我也帮你们忙乎一下。”我颇为吃惊。这俩人根本就没透漏出一丝的风声。

    “不是蓝营,是我老家的一个女孩”陈哥的声音有些尴尬。

    “那、那也恭喜你了,到时候给你灌醉,让你入不了洞房。”一瞬间我都不知道应当说什么了。憋了一下才整出一句话。

    “擦,我还指望你给我挡酒那”陈哥声音恢复了正常。

    “没问题”我笑道。

    我俩又聊了一下会儿,我没问那要和陈哥结婚女孩的事情,也没在提蓝颖,我估计陈哥也不想谈。我放下电话心情更加的压抑,去了经常吃酱骨头的一家小饭店,要了一盘子大骨头,两个菜,开始不停的喝酒,直到醉眼朦胧才踉跄回到寝室。

    下个周六转瞬既到,下午下班之后我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往寝室走,刚走到寝室楼前面就看到了蓝颖穿着一袭水蓝色的衣裙在那站着。不知道在跟她说些什么的我转身就想走,蓝颖却一眼看到了我。

    “干什么那,这么个大美女站在这里你没看到么?”蓝颖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向我招手喊道。

    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微笑着走了过去。同时心中奇怪“陈哥结婚,这蓝颖咋跟没事人似的。”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还站在这,小心引起事故。”我笑道。

    “引起事故?”蓝颖皱着眉,斜着头,瞪着一双满是疑惑的大眼睛看着我。

    “有人在上面偷窥啊!看得太激动掉下来咋办?”我说着故意抬头向上看了看。

    “呵呵,那也是活该。”蓝颖开朗的笑着。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的衣服。

    “陈斌那,我快有半个月没见到他了,给他打电话他总说忙,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他不会怪我没问他就擅自来他这里找他吧!”蓝颖突然向我问起。

    到了此时蓝颖还在顾忌陈斌的心情,一时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正当我在犹豫是否将事情的真想告诉她时,陈哥拎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从寝室楼里面走了出来。

    陈斌在看到蓝颖的一瞬间也是愣了一下,因为蓝颖是背对着寝室门同我说话所以没有看到陈斌。陈斌趁机就想转身回去。他退得有些急了,一下子撞到了一个男生身上,那个男生很不高兴的大声说道:“你干啥,走路看着点。”

    被声音惊动的蓝颖回头一看,立即露出惊喜的表情快步上前道:“陈斌,你在寝室。”

    “在”陈斌的表情也有些尴尬。

    “你去哪儿?”蓝颖接着问道。

    “饿了,正想着出去吃饭”陈哥随口说道

    “正好,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去”蓝颖高兴的拉着陈哥的胳膊。

    陈哥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不想在看到这一幕转身就要走。

    “小申一起去”陈哥见我要走,甩开蓝颖一把抓住了我。

    “不去了,我吃过了。”我想将陈哥的手推来,他却紧紧抓住。

    “一起去,咋地,还要我俩抓你去啊!”蓝颖笑着了走了过来,抓住了我的另一条胳膊。

    俩人几乎是将我驾着走的。当时的我感觉,这是我一辈子碰到过的最糟心的事儿。

    我们三在校园里找到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些菜,我只是闷头喝酒,陈哥喝了一阵子又变成了往日那个他,同蓝颖有说有笑。当暮色深沉,漫天星斗的时候,他和蓝颖走进了一家旅店。我自己则默默的回到了寝室。

    第二天我去参加了陈哥的婚礼,在当地一个颇为奢华的酒店中举行的,酒席也是高档的。新娘子很瘦小,我从其他人那里知道,新娘子也是大学毕业,家里也是种花的,并且在这个城市有一个现代化的花卉大棚,家里面很有钱。送了一台宝马当嫁妆。

    我随了礼,等到陈哥和他的新娘敬完了酒就起身离开了,我还是做不到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按理说蓝颖只是个没钱没地位的打工妹,我和她也只是泛泛之交,陈哥确实是公司的上层跟我关系还很好,我不应当在陈哥面前表露出我的不快,可我还是心中不舒服,这可能就是我为人失败的地方,不太会做人。